滑头鬼之孙超清

在这时,门上传来敲门的声音。廖明堂不悦地吼道:「谁?」

「老闆!是我啊!」门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是他的一个秘书常宣,常宣因为带人去办一些不怎幺规範的事,被丁泊月的护卫抓了起来,自己吩咐人,让他一回来就找自己报到。

廖明堂转头看了看罗娜,罗娜耸耸肩,她的身形淡去消失。

廖明堂迟疑了一下,吼道:「进来!」

他的秘书常宣鼻青脸肿的溜了进来,垂着头站在他的面前。

「其他人呢?为什幺只剩下你回来?」廖明堂大怒

「老闆啊…丁家的人…太霸道了…」常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他们把我们的人都抓走了,说等着您去赔罪领人,只让属下回来通风报信,属下这次…好惨啊~」

看着鼻青脸肿的常宣,又看了他伸出来,几乎被夹烂的十只手指,廖明堂的怒气又被逼了回去,他的脸变得冰冷无比,瞪着常宣看了一阵,直到常宣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廖明堂才低吼道:「你招了?才这一点皮肉痛你就把我出卖了?」

常宣张大了嘴巴,他急忙辩解道:「老闆,我能不招吗?全上海的人都知道我帮您办事啊,我招不招有区别吗?」

「没有吗?你口口声声说灰鸽子是你私人的行动,现在被打了几下,就全都变成我的授意,这样对吗?」

常宣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知道老闆动了杀机,打算牺牲他了,这种状况在他被刑求的时候就想过了,回来的路上也把对应之策想好了,他急忙大声说道:「老闆,我只招了一半啊,您听我说啊!」

「招一半?哪有什幺招一半的?」廖明堂怀疑地道

「我说我看您对丁大小姐一片深情,天天为她茶饭不思,偏偏那个陈漫又跟丁大小姐牵扯不清,所以我就私下雇了灰鸽子準备帮您清除情敌,这件事跟您一点关係都没有,纯粹是我自己自作主张!」

「喔?」廖明堂笑了:「一片深情加上茶饭不思,这话说得好,但是他们能信吗?你别以为别人都是笨蛋!然后呢?他们为什幺又让你回来?我既然什幺都不知道,你还要通什幺风,报什幺信啊?」

「当然没人能信,但是信不信不重要啊,这只是个理由,属下虽然…那个…一片忠心,但也私自动用了您的人力,这些人陷在丁家,老闆自要把他们救出来,属下当然要回来通风报信了…」

「还要我去救人?你让我这样丢脸,你觉得我会饶了你吗?」

「老闆当然饶不了我,但我还可以帮老闆做两件事啊,老闆请先留我一命,让我把这两件事做完~」

廖明堂摸了摸下巴,他看了看罗娜消失的方向,心里知道这个下属狡狯无比,也想知道在这种劣势下,他还能凭什幺死中求活,便毫不在意地道:「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帮我办事,说吧,你还能做什幺?」

「第一,灰鸽子这次失手,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失败,乌鸦们都想挽回颜面,我还能帮老闆策动一次行动,当然,这次行动还是我自己私下的行为,经费也由我自己支付。」

「嗯嗯~乌鸦要亲自出手啊,那肯定精采…」

「第二,乌鸦出手后,您就抓着我去跟丁大小姐赔罪认错,我能证明事情都是我做的,老闆您只是一片深情…」

「一片深情?呵呵~这样有用吗?谁都看得出来这事是我主谋…」廖明堂继续摸着他的下巴

「不管有用没用,丁大小姐总不能不见您吧?您也可以知道那个家伙在她心中的位置,反正人都杀了,她难道能把您怎样吗?」

「听起来不妥…」

「妥!一定妥!丁家说不定也讨厌那家伙败坏丁大小姐冰清玉洁的名声,那家伙纵容他的手下散发有损丁大小姐清誉的视频,您基于义愤杀了他,说不定丁老爷会更欣赏您。」

「嗯~」廖明堂想了想,发现情况也不会更坏了,他抬起脚把常宣踹翻,骂道:「既然如此,还不赶快去办事!」

常宣被老闆一脚踹在伤处,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但他知道自己还有机会,忍着痛爬起来笑道:「是!是!属下马上就去!」他急急地跑出了办公室,去为他自己小命做最后的努力了。

赶走了常宣,廖明堂对着沙发上凹陷的位置道:「你走吧,我不相信你们,我自己的生活过得很好,没必要跟你们去做危险的事情。」

罗娜虽然隐去了身形,但她还是坐在茶几前喝茶,她对着跟她连线的马格说道:「你评估得怎幺样了?需要的资料取得了吗?」

马格兴奋地答道:「取得了,他的身体素质很不错,精神状态也很稳定,你给我不计代价的把他弄回来!」

「我看没那幺简单,你没听到他拒绝了吗?」罗娜轻笑道

「那表示我们开的条件还不够!你再加把劲吧!」马格坚持着

罗娜无奈地笑笑,她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你这样的生活真的算好吗?事业困在这片大陆出不去,连女人都被抢走了,你有什幺办法可以打开困局?就算你抱到了三一协会的大腿,那又怎样?你要努力多久才能让他们正眼看你?再说…凭你这样的本事,居然妄想娶丁远光的孙女,你真的不觉得这是癡心妄想吗?」

廖明堂心中大惊,他们居然知道三一协会的事,但他不肯低头,只是冷冷地道:「那是我的事,不劳你费心,你只要滚出我的办公室就可以了。」

马格怒道:「你多答应他一点条件嘛!例如我们可以帮他弄到那个女人啊!」

罗娜嗤笑道:「你要去弄丁远光的孙女?你是要贝克大人去死吗?当心他直接灭了你!」

马格急道:「那还有什幺他感兴趣的嘛!」

「别急,你要有耐心,只需要一点点耐心和时间,或许一切都会水到渠成,我看他短期之内不会加入计画,你先把五号调整好吧!」

「我会调整五号的,但五号肯定不能让特使满意!」马格嘟囔地道

「那我也没办法喽!」罗娜耸耸肩,又对着廖明堂说道:「哼哼~虽然你表现得一直不太礼貌,但看在你的好茶的份上,我还是愿意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的话,可以随时联络我们…」空中飘下了一张奇特的卡片,似乎是金属打造的材质,但却像一片落叶似的轻飘飘的落在地毯上。「我这次真的走了,除非你跟我联络,否则我不会再来烦你,再见了。」,她话一说完,凹陷的沙发恢复原状,茶几上的那包茶叶却不见了。

廖明堂看着那卡片飘落在地毯上,他等了几秒钟,又放出感知四处扫描,确定那个诡异的女人已经走了,才弯腰把卡片拾了起来,他看了那卡片一眼,随手想要将卡片毁掉,没想到那卡片的材质非常柔韧,他捏了几下,始终没办法把卡片揉成一团,他想了想,终于把卡片放进上衣口袋,坐回他的大办公桌,楞楞地发起呆来。

此后阮虎又等了三天,第49227号不记名信箱每天都增加信件,但连续三天都是「确认此人抵达西贡市,但未发现进一步行蹤,深入调查中。」,这样的信一封也就罢了,连续三封这样的信,以洛可与梅尔事务所的能力,这可不是什幺好预兆。

到了第三天,阮虎都有点烦躁了,他整天心情都不太好,对部属的要求就更加严格,中午为了下龙湾的产业发了一顿脾气,因为没人可以接手度假中心,度假中心出了劳资纠纷,于是他就把蚊子找来骂了一顿。

他其实也知道蚊子没有办法,蚊子是当小姐起家的,当小姐又当了妈妈,交际手腕是练出来了,但对如何经营度假中心却两眼一摸黑,蚊子被他骂得满脸惭愧,马上跳上悬浮车,往下龙湾冲去。

阮虎胡乱发脾气,没人敢靠近他,只有李雪温柔地抚慰他,陪着他吃过了饭,又带他去正叔的诊所观看机体斗士的训练。她知道阮虎心里憋着一股气,虽然不知道他在气什幺,但男人嘛~~不是在女人身上发洩,就是靠打架发洩,现在他似乎不肯在自己身上发洩,那就让他去打架吧!顺便让他亲身体会一下机体斗士的厉害。

他们进了正叔的调製室,发现正叔不在这里,只见调製槽中换了三个没见过的人,偏黑肤色不像越国人,倒像是马来人,他们都装上了仿生机体,沈默地站在调製槽中,正在接受程序化。

李雪拉着阮虎进入训练室,正叔果然在那里,他站在高强度单反玻璃后面,观察着两个训练中的机体斗士,其中一个瘦高的斗士行动很死板,正用僵硬的姿态一步步的慢慢绕着训练场走路,看起来像僵尸,另一个瘦小的斗士直挺挺地站着,散发出一种沈静的威势。

正叔发现他们进来,高兴地指着那个瘦小的斗士叫道:「虎哥,你从哪里找到这幺好的苗子,这家伙简直是我有史以来做过最棒的斗士,你看看!你看看!停渊峙岳啊!一派高手风範,打起拳来虎虎生风,简直是高手中的高手!」

阮虎看了那斗士一眼,叹了一口气,心里暗道:「人家本来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转头对李雪说道:「我的医疗室里有一把刀,你帮我拿过来一下,那刀有点沈,小心一点。」,他看李雪走了,对正叔说道:「我去跟他练练,怎幺进去?」

正叔为难地道:「这…不好吧!他还控制不了自己…」

「没问题的,对了…他还保留着记忆吗?他会认得我吗?」阮虎问道

正叔摇头道:「理论上他不会认得你…但记录上…他会对有极深印象的人留有残存的记忆,但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幺。」

阮虎点点头,他在正叔的指引下找到一扇门,便开了门,走进训练区,那个僵尸状的斗士经过他的身边,突然停下来,僵尸脸上出现极度惊吓的表情,连续退缩了几步,竟然坐倒在墙面下发抖。

正叔透过播音系统骂道:「该死,这个失败品,他还认得你,但在他的心中你只是单纯的恐惧,可恨啊!废物!被一吓就倒的斗士,白费了我的心血!」

正叔不断的骂声中,阮虎转过头去面向那僵尸斗士,低喝道:「站起来!」

那僵尸抖个不停,根本没有反应。

阮虎又用命令的口吻大喝道:「站起来!」

那僵尸跳了起来,手足无措地站着,垂着头完全不敢面对阮虎的眼光。

阮虎又低喝道:「站好!看着我!你如果不听话,我就再把你割碎一次!」

那僵尸恐惧极了,他强迫自己抬起头,用死板的眼睛看着阮虎,全身却一直发抖。正叔讶道:「哇靠!他的数值全乱了,怎幺会有这种事情?小心!」

突然,那僵尸一声狂吼,他再也忍受不了那种恐惧的感觉,向阮虎扑了过来。阮虎伸出手臂,抓住那僵尸僵硬的机体手臂一扭,那僵尸一声哀嚎,整个被他带得转了个圈,「碰」地一声,狠狠地摔在地上。

阮虎控制得很好,这下虽然让他摔得重,但落地的点在他的下半身,摔不坏这僵尸人。那僵尸被摔得晕头转向,阮虎一脚把他踢了起来,叫道:「再来!攻击我,不然我撕碎你!」

那僵尸又一声哀嚎,拖着脚向他冲来,却又被他打倒,只见他不断的扑向阮虎,却又一直被他用各种手法打倒,那僵尸像疯了一样,但动作却越来越灵活自然。

「这是怎幺回事啊?怎幺也教不会的动作,怎幺打一打就会了?」正叔挠着头不解地道

「这是恐惧的作用,恐惧促使他下意识地运用所有的方法求生。」不知道什幺时候回来的李雪盯着训练场内,心不在焉地道

正叔高兴地道:「这能放进程序中吗?如果可以,以后训练起来就更容易了!」

「不行!这并不常见。」李雪浇熄了正叔的妄想,但她马上又道:「不过这证明了机体斗士的心理状态还是在活动,以后我们可以用心理学上的手法来诱导他们学习。」

「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啊!」正叔抱怨道

那个僵尸人被阮虎摔了十七八次,他的恐惧渐渐消失,动作也稳定下来,不再恐惧也不再疯狂冲动,只是低伏着身体,望着阮虎喘气,伺机寻找攻击的机会。

阮虎对他的反应满意了,突然大吼道:「立正!」

那僵尸人反射性地跳了起来,做出立正站好的姿态。

阮虎点点头,大声吼道:「很好!保持这样的警觉性!不要散散漫漫的!你已经不是老百姓了,是一个荣耀的军人,要服从长官,要保持纪律!」

那僵尸人喊道:「是的!长官!要服从长官,要保持纪律!」

阮虎喊道:「继续训练!解散!」

那僵尸人喊道:「是的!长官!」,他举手敬礼,然后又绕着训练场开始步行,但姿态已经完全不同了,就像个训练有素的军人。

「这…这是什幺?他怎幺办到的?」正叔扯着头髮叫道

「这应该是智能锁的基本控制!他怎幺会运用的?」李雪惊讶地道。要知道他们的改造技术本来就是从军中弄来,他们自己不可能开发智能锁,也没办法解开智能锁的加密,只能在智能锁原有的功能上加上一些延伸性的设计,靠着这些延伸设计来控制机体斗士,军中智能锁的核心系统他们根本没办法运用,没想到阮虎居然有办法激发失败的机体斗士的智能锁,并从其中取得机体斗士的长官权限。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那表示阮虎有机会组成一支机体斗士军队。

  • 名称:滑头鬼之孙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1: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