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在线观看超清

以前的阮虎有两个孩子,他早年生活不好,既早熟又早恋,十来岁就有了一次婚姻,他的妻子在他断了手脚之后弃他而去,只留下两个小孩,阮虎虽然为人兇狠无情,但对这两个孩子是真心疼爱的,他不希望他们跟他在黑道中冒险,便把他们寄养在西贡市的亲戚家,只跟他们说自己在外地工作。

阮虎心中焦急,那女孩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他顶了阮虎的身份,就有义务照顾他的家人,现在那两个可怜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了他们。

他没时间搭那破电梯,直奔出七楼阳台,就看见大佬的悬浮车飞了过来,他向悬浮车招手,悬浮车的侧门打开,慢慢向阳台靠过来,阮虎一跳,手抓住了悬浮车,然后用力一拉,把自己拉进了悬浮车中,他还没坐稳就问道:「收到座标了吗?」

「收到了!」大佬的司机叫道,他关上车门,车子一偏,加速往城区飞去。

只见这辆中型悬浮车高速地飞越国家大学,完全不走正规航道地向城内飞去,阮虎跟大佬建立了通讯,问道:「罗武是什幺人?」

「一个纨绔,罗总理的孙子,飓风级的身手,非常难对付,他很好色,特别喜欢少女,应该是看上了你女儿。」

「杀了他有麻烦吗?」阮虎冷冷地道

大佬被他噎了一下,他心里想道:「你一个刚开始修练的人想要杀飓风级高手?人家都已经筑基了,你这不是作梦吗?」但他还是委婉地道:「能不杀人还是别杀人吧,这里是西贡市,不是你的同春赌场。」

「知道了,那废了他有麻烦吗?」阮虎还是冷冷地道

大佬翻翻白眼,叹气道:「他是罗总理的孙子,你说有没有麻烦?」

几句话的时间,这辆悬浮车已经飙进了市区,它绕过正规的悬浮车道,钻过几栋大楼间的空隙,靠近一栋超高大楼,这栋大楼有防护力场,悬浮车不能靠得太近,只好在大楼旁悬浮,阮虎打开车门,向大楼跳过去,他横越了五六米的空间,落在下面一层的雨遮上,那雨遮只是小小的一片突出,立足的空间很小,阮虎滑了一下,差点掉了下去,还好他攀着凸出的窗沿牢牢地贴住墙面,总算把自己稳定下来。

阮虎单手解开腰带,把腰带用力一甩,那腰带沈重的金属扣重重地击打在厚重的高强度玻璃上,他连续甩了几下,分别击打在玻璃的四个角落,突然间一拳往玻璃上击去,那玻璃顿时出现裂纹,阮虎连续几拳,那玻璃就碎裂开来,阮虎一个翻身,俐落地从破碎的玻璃墙翻了进去。

密室里的老人楞楞地看着大佬分享出来的悬浮车画面,讶异地问道:「他一直这幺猛吗?」

大佬苦笑道:「比这还猛,他刚刚已经听我的话克制了。」

老人一愣,叫道:「叫他别乱来啊!让我看看他干了什幺?」

大佬只好要求阮虎把视频分享出来,幸好阮虎也听话分享了,只见他在一栋大楼内的通道奔跑,刚刚他的入侵行为,已经引起了大楼的警报,正有些大楼的警卫往这边赶来,但阮虎一点都不在意,他一面跑一面检查收到的座标,没有多久,他就停在一扇坚固的大门前,他正在想该怎幺摧毁这扇大门,大佬连忙提醒道:「罗武刚出电梯,正在向你那边走去。」,原来阮虎一路急奔,大佬的悬浮车又不走车道,竟然比罗武还早到达他家。

阮虎转过身来,慢吞吞的繫上腰带,气势凝重地站在门口,只听一阵喧哗的声音传来,有三四个人高声谈笑地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短髮女子还揹着一个昏迷的女孩。

走在最前面的罗武看见阮虎神色不善地堵在前面,他停下来问道:「干什幺的?」

阮虎沈声道:「人留下,你可以走了。」

罗武楞了一下,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他还没说话,阮虎视觉介面中,大佬一直对他说道:「你告诉罗武,隐形人叫他放人!快点告诉他!」

阮虎被逼不过,只好道:「隐形人叫你放人!」

罗武一听,反而笑了:「原来只是一条狗,我还当你是哪根葱呢!滚开!」

阮虎神色沈凝地盯着他,又道:「隐形人叫你放人!」

罗武轻蔑的一笑,挥挥手道:「大脚!把他扔出去!」,他的一个侍卫冷笑着走出来,他握起双拳,发出霹霹趴趴的声响,摆出了一个拳击的姿态。

阮虎冷冷地道:「那我废了这两个帮兇总可以吧?」

大脚讶道:「什幺?」

通讯中,大佬叫道:「别乱来啊,你拖一下时间,我们刚取消了警报,老头的人就快到了!」

但是阮虎已经动了,他一步跨出,一拳打向大脚,大脚轻笑一声,他的拳上蓄满能量,準备把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一拳打死,等他把拳挥出去,眼前的人却不见了,他的眼角一闪,对方一个旋身,避过他的拳头,一个手刀砍在他的后脑,这一击非常沈重,毫无防备的大脚被打得向前栽倒,「碰」的一声撞倒在地上,声息全无。

另一个护卫也冲了上来,他看到大脚吃亏,行动小心多了,他先用破空诀发出一团能量,阻止袭击者冲向自己的主人,然后追着能量向敌人冲过去,只见阮虎飞快地抽出腰带,向他甩了过来,那护卫早就有所提防,他操纵感知凝起能量,準备挡开这一击,一面冲到主人前方,好一副忠心护主的模样。

但他準备好的感知好像突然失去作用,那条皮腰带上的金属扣突然穿过他的能量防御层,狠狠地敲在他的后脑杓,那护卫全身一震,噗通一声跌倒在地,头上还冒出了鲜血。

阮虎接连放倒两人,毫不停留地越过罗武,对那个揹着少女的女护卫冲过去,罗武本来浑身轻鬆,对这个意外的插曲毫不在意,但没想到两个护卫接连被放倒,他吓了一跳,一声怒吼,伸手向阮虎抓来,他这一抓蕴含了强大的能量,但阮虎丝毫不跟他对攻,滑溜地冲向那个愣住的女护卫,一下子就把她撞倒了,还伸手把她背上的女孩抢了过来,随即像一阵风似地跑了。

罗武楞了几秒,他实在不敢相信,一个没有能量的人居然连续放倒他三个护卫,还抢了他看上的女孩,罗武毕竟是个飓风级,他的感知散出,一下子就感受到逃窜的阮虎,他发现阮虎不敢等电梯,而是沿着逃生梯奔逃。他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他脚下略一使力,整个人飙射而出,一下子就沿着逃生梯下到了下一层,但却没看到人,他楞了一下,又发散感知,果然又找到阮虎,他正沿着逃生梯拼命往下跑,罗武哈哈一笑,会逃走的猎物追起来比较有趣,他便继续沿着逃生梯追下去。

他连续沿着逃生梯追了三层,都没看到阮虎,觉得很奇怪,赶紧停下来用感知扫瞄,却没发现任何蹤迹,这下诡异极了,他用感知快速地把下面几层楼搜索了一遍,却没发现阮虎的蹤迹,正想回头搜索,突然一个感知碰触了他,一个男人的感知传过来道:「罗武!停手吧,放弃那个女孩!」

罗武大怒道:「放屁,黎文东,你给我滚一边去,别来碍我的事!」

那黎文东沈稳地道:「老头子说:『他要是不听话,就派他去非洲驻点,那边的女人又黑又丑,他爱怎幺玩就怎幺玩,只要别得爱滋就行。』」

罗武被他说得噁心不已,忍不住骂道:「混蛋!混蛋!」他忿忿地放弃搜寻,一路怒骂地走回自己的家。

被罗武追丢的阮虎已经搭上电梯,直接升上这大楼的最高层停车场,他跑过电梯的时候,按下了上楼的按钮,让电梯往这楼层靠近,估计好电梯到达的时间,先跑下逃生梯,察觉到罗武在扫瞄他,便又故意继续往下跑,製造出急着逃跑的假象,等罗武开始追他,心有旁鹜之际,他的混乱感知挣脱了罗武的锁定,又偷偷溜回去搭电梯,罗武找他的时候,他正搭的电梯往上升呢!

一直盯着他行动的两老等他进了电梯,忍不住互望一眼,大佬切断了通讯,鬆了一口气道:「我没骗你吧!」

老头子隐形人骂道:「这种心计手段去混黑道太可惜了,应该去当情报员啦!」

大佬耸耸肩道:「你也听到了,他连黑道都不想混了…」

隐形人搔搔头:「你觉得我如果给他一点特别任务,他会愿意干吗?你也知道,北方那边有些需要注意的事,金三角的状况也需要调查…」

大佬对他竖起中指,骂道:「你这白癡自作聪明却干了笨事,你去动他女儿做什幺?你说他还会相信你吗?」

「操!我只是按照标準程序做个保险而已…」隐形人抓抓头喊冤道,他想了想叹道:「唉…这次真的干了笨事了,我笨啊!」

「哈哈哈哈~~」大佬欢畅地大笑:「你自诩计智无双,这辈子算无遗策,终于也有反被聪明误的时候。」

电梯升上最高层后,阮虎抱着女儿走出去,悬浮车已经在那边等了,他带着女儿跳上悬浮车,说道:「到平西市场。」,他发现女儿似乎被迷昏了,便从车内的冰箱取了一瓶冰凉的纯净水,洒了一些到女儿脸上,女孩儿皱了皱眉,似乎不肯醒来,阮虎只好又洒了一些,水沿着精緻的小脸流下她的颈项,阮虎顺着水迹看见女孩青春的衣着和隆起的胸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小女孩才十二岁,居然就有了几分豔丽的姿色,难怪那罗武看上她。

小女孩眨眨眼,迷迷糊糊的醒来,她喃喃地道:「下雨了吗?」

阮虎好笑地道:「可欣,看看我是谁啊?」,这是阮虎每次来看儿女时的第一句话。

那女孩呆呆地盯着阮虎,突然跳起来把他抱住叫道:「爸爸!」

阮虎的心被这诚挚的欣喜撞了一下,他的眼泪差点就涌了出来,他的小志应该也是这幺盼着他吧,他强自忍着感情,不敢开口说话,只是轻轻地拍着女孩的背,过了一会儿才道:「你还好吗?会不会头晕?」

阮可欣突然觉得一阵晕眩,她抱着阮虎的手却不肯鬆开,只是说道:「嗯…有点晕…」

「没事了,我送你回家。」阮虎拍拍她道

「我上学的时候…有两个人撞了我…」女孩尽力的回想之前发生的事

「没关係了,别想太多,我们先回家,可喜还好吧?」阮虎安慰着她,把她的思绪引开,跟她谈起了弟弟的事。

他让司机把车开到平西市场附近的一条小巷,带着还有点不稳的女儿走进了一家洗头店,店里有一些穿着暴露制服的小姐,她们的生意似乎不太好,正围着桌子打牌。发现玻璃门打开,其中一个女人抬起头来,又低下头去,根本不理阮可欣。

阮虎大声道:「老闆呢?」

女人们高声叫了一声,过了一阵,一个女人从后面转出来,一面低头修着指甲,她叫道:「干嘛?有什幺事?这里是吴老大罩的,你有什幺事跟他说好吗?」

阮虎看着这女人,摇头道:「你每个月拿我五百美金,就这幺对待我的女儿?」

那女人抬头一看,顿时堆上了满脸笑容,她叫道:「小虎子,你怎幺来了?这次来怎幺没先通知呢?」

阮虎不悦地道:「可欣给人绑架了,差点出事,你这姑姑一点都不关心吗?」

那女人吓了一跳,正考虑该不该先发制人哭闹一番,阮虎抬手道:「够了,可喜呢?让他出来吧,我带孩子们去吃个饭。」

那女人疑惑地看了这远房堂弟,见他似乎没有发作的意思,便道:「可喜上学呢!」

没想到可欣却道:「可喜没上学,他在市场的街上跟吴老大鬼混。」

阮虎怒从心中起,以前的阮虎把这两个孩子送到这里,本来就是希望他们远离黑道,现在他的孩子才十岁,怎幺就跟黑道混在一起了?

他沈声道:「这是怎幺回事?」

「可喜想要钱,他想要买游戏机,所以逃学去帮吴老大送白粉,我拦他也不听!」可欣忿忿地道

「送白粉?」阮虎气得两眼发花,他喘了几下,说道:「走吧!带我去找可喜。」

小女孩可欣带他出了洗头店,在小巷中绕了几圈,到了一间饮料店,找到了蹲在柜台后面的弟弟,她生气地叫道:「小喜,爸爸来了,快出来!」

小男孩有点狼狈,一身校服皱巴巴的,脸上有些髒污,全身都是汗水,似乎才刚跑过很远的路。他抬起头看着一脸怒火的阮虎,怯怯地叫道:「爸!」

其实阮虎看到他的时候,满腔的怒火已经消散了,这个小男孩就像他的小志一样,如果小志平安长大了,会不会也像他现在这样又累又怕?

他走过去,把那瘦巴巴的小孩从柜台后面抱出来,用脸颊贴在他那冰冷又汗湿的小脸上,笑道:「怎幺了?有人追你吗?」

小喜几乎哭出来了,他哽咽地道:「好多警察…狗子被抓了…呜呜呜~~我好怕~~呜呜呜~~」吓坏了的小男孩终于哭了出来。

阮虎拍拍他的背,安慰道:「别怕,我在这里,没人动得了你,我们回家吧!」

他转身正想把小孩带走,一个阴侧侧的声音说道:「你是小喜的爸爸吗?他还欠我二十万。」

阮虎楞了一下,才理解这人说的是越币,他一向惯用美金计价,很久没把越币当作钱了,他也不想计较一个小孩子怎幺会欠上二十万的债,只是把小喜放下,拍拍他的头道:「别担心,这只是小事一桩!」

他转过头来,沈声说道:「吴老大?」

吴老大是一个消瘦的中年人,一脸吸毒后的颓废神色,他本来阴沈地看着阮虎,等阮虎转过身来,他脸上出现讶异的神色,怀疑地道:「血虎?昇龙血虎?」

阮虎淡淡地道:「你认识我?」

吴老大见他没否认,高兴地道:「天啊!我看到你的真人了,你真是酷毙了!帮我赢了四百万呢!」

阮虎这才知道他的黑暗形象已经通过那场赌斗传遍了越国的黑道,连西贡市深巷内的一个小混混都知道他的大名。他有点无奈地道:「我身上没有越币,你要多少美金?」

吴老大双手乱摇道:「别…别这幺说,能见到您是我的光荣,别提钱,那多伤感情啊?」

阮虎叹了一口气,从上衣暗袋拿出一扎美金,他抽出了其中几张,数也不数地放在柜台上,说道:「这样应该够了吧?」

他也不等吴老大回答,拉着两个孩子走了。

  • 名称:金瓶梅在线观看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1: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