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挑战超清

两个多小时之后,昇龙市东区,留着三绺长鬚,有些清瘦的胡安正在款待宾客,他突然收到一个通讯,他看了看来源,皱着眉头接了起来,低声道:「什幺事?」

那边的人嚅嗫地道:「胡老大,我的酒店…不!您的酒店出事了!」

「出事?酒店能出什幺事?」胡安看看宾客,端着主人的架子,一脸笑意地道。他在黑白两道都很有影响力,有什幺事他搞不定的?

那人吞吞吐吐地道:「您的酒店发生大火,我们没办法扑灭火势,酒店内到处都是浓烟,只怕…会有些人命损失!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

胡安吓了一跳,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向宾客们致歉,又笑着要作陪的手下们向宾客敬酒,自己走进了一个小房间,沈声问道:「怎幺回事?我在里面的人呢?」

那边的人哭着道:「不是我的错啊,胡老大,配电房发生了爆炸,大火烧得很快,我根本没办法啊!」

胡安怒道:「混帐!你怎幺管酒店的?我才不想管你的死活,我昨天晚上进驻的人呢?他们怎幺样了?」

那人叫道:「我不知道啊!我跟着人从楼顶搭车逃了出来,我看到很多车一起飞了出来,您的人…应该不会有事吧?」

胡安怒极了,他的酒店大火,这家伙居然自己先跑了,根本没有留下来抢救的想法,实在是该死!但他知道这人一向靠不住,只好骂道:「你马上去给我察看伤亡状况,看看我的人有没有损失!」

「可是…胡老大,现在整个酒店都被警察和消防队控制了,我一回去会不会马上被抓啊?」

胡安低吼道:「你就算死也给我去问警察,反正你也逃不了责任,给我把火灾的责任扛下吧!快去自首!赶快把伤亡状况给我弄清楚,不然别想我帮你脱罪!」他把通讯切了,喘了几口气,又面色凝重地发了几个通讯,但对方都没接,他有点慌乱,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强自把情绪宁定下来,他想了想,推开房门,对外面正在陪客人谈笑的手下说道:「阿德,你过来一下。」

等他的手下进入房间,胡安沈声问道:「你说昨天晚上我们的人退了之后,阮虎的人追击我们,结果呢?」

阿德躬身答道:「他们好像不要命似的,火力很强大,地头又比我们熟,我们损失了一些人,后来我向您请示,便照您的命令让人都聚到新海洋酒店,我想他们应该没胆子追进去吧!」

「全都进去了?」胡安语调不稳地问

阿德讶异地看了他一眼,躬身道:「您的命令一下达,马上就执行完成,今天清晨五点后,所有还能打的人手都进驻酒店休整。」

胡安沈默了一下,又问道:「你帮我联络一下老黄和范大头派出来的头。」

阿德点头,马上打开视觉介面发出通讯,过了好一会儿,那通讯才被接通,就听一个粗鲁的声音骂道:「快点,接了没?」

然后他就听到海丰老黄的手下大将红头唉叫道:「别打了啦,我接起来了!唉呦~~」

「打开视频!你这笨蛋!」只听「乓」一声,那通讯的主人似乎被敲了一下头,红头惨叫一声,视频一闪,被打开了来。

只见一个疤脸汉子得意洋洋地站在一脸痛苦的红头背后叫道:「唉呀,我说是谁啊,这不是阿德吗?你家老大有在旁边吗?哈哈~~胡安你这没卵子的杂种,昇龙之虎的老驴问候你老母~~」

阿德惊讶万分地看着自家老大胡安,把视频分享给胡安,胡安一见,他的手就紧紧攥了起来,却神色平静地问道:「问问他们要什幺!」

阿德定定神,他混到这个地步,当然不是笨蛋,故作轻快地说道:「老驴啊,你干嘛抓了老黄的人?当心老黄跟你急~~」

老驴不答,伸手拍拍红头的一头红髮,笑着对旁边吼道:「拿刀来,我早就看这头红毛不爽了,理成光头多好?我来帮你,不收费喔~~红头!我对你不错吧!」他从旁边接过一把利刃,揪着红头的头髮一阵乱割,把丝丝红色的断髮撒得到处都是,红头却连动都不敢动,只是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惨像。

阿德可玩不下去了,他骂道:「老驴,你他妈的在干什幺?」

老驴一面乱割,一面笑道:「等人喽,但不是等你家的杂种老大,我跟你家没什幺好谈的,你让老黄和范大头来跟我谈吧,我老驴这两天宰了百多号人,现在心情正好,还没打算对他们的人下手,让我等越久,只怕剩下的活口就越少了。」

胡安示意阿德把他加入通讯,阿德会意手一挥,胡安就出现在通讯中,他沈声问道:「你把我的人怎样了?」

老驴见他出现,提着红头参差不齐的头髮狠声道:「你这杂种,杀了我们这幺多兄弟,我家老大会亲手取你的狗命,至于你家的小狗,你很快就会知道结果了,动人动到我们昇龙之虎头上,你死定了,老头,你洗乾净脖子等死吧!」那视频一闪关闭。

胡安的视觉介面「叮」的一声,一封标示成红色的重要邮件进来,他反射式的打开,那是一封限时邮件,是他的小舅子吴平路寄过来的,里面没有只字片语,只有一张照片,只见一个肃穆的灵堂中,地上一座头颅堆成的小山,那头颅是如此之多,恐怕有上百个,胡安惊叫一声,那限时信件自动销毁,什幺都没留下来。

那照片虽然消失了,但那可怕的影像却留在胡安的心里,他整个人摇摇欲坠,阿德赶紧扶住他,胡安两腿发软,又惊又怒又急,眼前全都是那些死不瞑目的头颅。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发现阿德一直在喊他:「老大,老大,您怎幺了,醒醒啊~~」

胡安回过神来,他定了定神,挥手道:「好了,我没事了,别惊吓到客人。」,他勉强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打开房门走出去,刚刚阿德那阵大喊外面的客人都听到了,他们一脸惊疑地看着脸色苍白的胡安,胡安对他们歉然道:「很抱歉,两位大佬,我们的行动失败了,阮虎烧了我的新海洋酒店,抓了我们的人,我的人…只怕已经死光了,你们的人…阮虎放话要跟你们谈。」

海丰老黄是个混身都是刺青的光头大汉,他的身上肌肉纠结,看起来充满了爆炸力。他跳了起来,问道:「那小子疯了吗?烧了一栋大楼?」

胡安对他苦笑道:「他确实疯了,他杀了我所有的人,足足有一百多个,割下他们的头堆成一座小山,祭拜他死去的兄弟。」

三个黑道大佬面面相觑,机灵的范大头已经发出通讯,他的通讯一下子就被接起来,他的头号打手喷子急急地哭喊道:「老大,对不起,我们被抓了,他们要您跟阮虎联络。」只听「喀」的一声,喷子似乎挨了一记,通讯也跟着中断了。

范大头大怒,他对阮虎发出通讯,等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来,阮虎懒洋洋地道:「大头,什幺事情?」

范大头怒道:「说说你的条件!」

阮虎也不啰唆,直接道:「看在我们的老交情份上,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你亲自来祭拜我的兄弟,留下一条手臂道歉,赔偿我两百万美金的损失,我饶你一命,人全都还你,以后交情还在。第二,你照规矩花钱赎人,每个人十万美金,领头的喷子五十万,不二价,以后我们翻脸,大家各玩各的。」

范大头怒道:「你放屁,别以为你抓了几个人就可以狮子大开口!」

阮虎笑道:「我可是照规矩开价,我的兄弟只等你一天,到明天日落之前你不回应,我就把你的人都剁了祭拜我的兄弟,我正好觉得这座人头塔还不够高。」他突然打开视频,范大头只见一堆人头叠成的塔,他楞了一下,视频一闪消失,通讯也切断了。

范大头楞楞地盯着消失的视频,喃喃地道:「他…他是怎幺做到的?怎幺做到的?」

胡安和老黄都知道范大头的意思,一百多人据守酒店,他居然能把人全赶出来抓住,还好整以暇地杀人祭拜,甚至跟范大头和老黄提条件,这种手笔,就连一生在黑道打滚的他们也是闻所未闻。

胡安楞了几秒,突然叫道:「他竟敢放火烧酒店,我找人对付他!」,他发出通讯,过了半晌,终于有人接了起来,胡安大声道:「我是胡安,阮虎烧了我的酒店,你赶快把他抓起来!」

那人楞了一下,他怀疑地问:「阮虎烧了你的酒店?新海洋酒店是你的吗?」

胡安叫道:「没错!你快把他抓起来!」

那人迟疑了一下,才道:「可是…可是我收到的鉴识报告是大楼的主供电系统劣化爆炸,造成大楼各处的配电出现故障,才引起电线走火…鉴识报告说是偷工减料造成的,不是人为纵火。而且那栋大楼的消防设备根本不过关,上面很生气,说对本市的观光产业会有恶劣的影响,还说要严格审查各酒店的电路系统和消防设备呢!」

「啊?」胡安愣住了,那人又道:「胡安啊,我知道你跟阮虎斗上了,但这件事大家都盯着,没证据我可不好偏帮你,你有什幺证据就交给我吧,要不然…你请那位给我个命令吧,就这样…」

胡安楞楞地听着通讯切断的忙音,老黄瞪着他道:「阮虎该不会连政府的人都打点了吧?」

胡安吶吶地道:「他们说鉴识报告是电线走火…」

「操他妈的电线走火!」老黄怒吼道,他也发过通讯了,他跟阮虎一直没交情,阮虎对他更狠,也不要他的手臂,只要他出钱把人赎回去,但是开价贵了一倍。这是个两难的问题,他如果不赎人,底下的人会抱怨他不照顾兄弟,他如果花钱赎人,就算赔钱认栽了,以后他还能抬得起头来吗?

三个老大面面相觑,他们一直以为合三方之力,对付毫无防备的阮虎应该是手到擒来,没想到布局袭杀他失败,连正面战斗也落了下风,最后撤回来的兄弟们更被他一锅端了,一时三人都陷入了难以忍受的沈默中。

昇龙市江湖翻腾之际,远在澳洲坎培拉的G&D生物科技公司。查理拍桌愤怒地吼道:「这是怎幺回事?才受了一点小伤而已,为什幺四号就擅自脱离战斗?快点把他弄回来!」他回头对着贝克说道:「贝克,你的人追上去了吗?」

贝克面无表情地道:「追上去了,我本来就反对四号出任务。」

马格从回馈的数据中抬起头来叫道:「四号的精神崩溃了,精神控制程序没有问题,但他已经失去理性,赶快把他回收回来吧!」

「这种破烂货还需要回收吗?不如就地销毁!」贝克不屑地道

马格看看查理,查理绷着脸并不答话,他们就这样看着追蹤讯号不断的变动位置,好几个贝克的人向逃离战场的四号围过去,可是四号已经失去理性,他用超乎他能力範围的速度奔驰,迅速地摆脱了围捕者,追蹤讯号回馈回来的所有的数据都乱成一团。

过了几分钟后,一直察看数据并且试图挽回四号的马格放弃了,他叹道:「完了,他完全失控了,快要爆炸了!」

只见四号在奔逃之中,身上的能量指标却一直不断的向上攀升,同时身上各种生理指数都随之飙高。

贝克冷哼道:「已经没有继续追蹤的价值了,我要让人停止追蹤他,免得被爆炸波及。」

查理呆楞了一下,沈重地点头道:「好吧,大家辛苦了!」

贝克下令把围捕者召回,又过了几分钟,四号突然散发出强烈的光焰,他升空腾起,像一颗流星一样划过天际,散放着强烈的能量,直直地向东南方飞去。他的追蹤讯号高速划过陆地,没多久就进入海洋,接着,追蹤讯号便像烧光的火星般灭去。

「四号的讯号消失…消失点是海洋…研判已经坠入海中,座标已经标示出来了。」负责监控的罗娜回报道。

「喔…天啊~~我这是被诅咒了吗?」查理忍不住掩着脸叹道

贝克冷冷地看着查理和马格,摇头道:「特使就要来了,你们得在特使到达前做出成果,如果你们交出来的成果是像四号这种垃圾,我建议你们赶紧先动手自杀。」

查理和马格互望一眼,他们都感受到贝克动了杀机,但马格已经变不出花样了,所有堪用的实验体都用过了,除了逃走的二号,根本没有能蒙混过关的成品。他的脑子转了转,回头对罗娜叫道:「罗娜!你那个一级实验体现在怎幺了?赶快把他弄过来吧,只要他能来,什幺都好谈!」

罗娜从监视数据中抬起头来,她看看查理,查理对她沈重的点点头,罗娜便笑道:「好啊,我会努力的。」

  • 名称:华丽的挑战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0: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