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无码超清

杜立德一下车,就有许多人在两旁迎接,他们大声喊道:「虎哥好!」

杜立德冷冷底扫视着他们,发现那个受伤的女人李雪也在这里,最后他的目光停在被点名出战的老驴身上,他沈声道:「老驴,你不盯着对手,来这里做什幺?」

打了一整晚的老驴双眼通红,浑身都是血腥和硝烟的气味,他抓着头,有点尴尬地道:「吴平路那小子是个孬种,他们围攻赌场的人被我们打散了之后,就缩进一家酒店当乌龟,可能是在等胡安的命令吧。酒店那种地方,我们不好做太大的动作,长腿觉得他可以先盯着,让我来听听虎哥您的训示,我…顺便来跟老安领些枪械弹药。」

杜立德瞪着他,知道他们遇到麻烦了,敌人缩进酒店,他们如果强攻损失必然很大,而且会引来警方的干预,只好来跟自己讨主意。他昨天让老驴冲锋,老驴果然没遇到阻碍,拼命的杀了一夜,杜立德对他的表现很满意,这个老驴看来是个说一不二的江湖好汉,除了脑子不怎幺转弯之外,用起来还蛮顺手的。杜立德不夸奖他,反而骂道:「还要领弹药?你他妈的把发下去的枪枝弹药弄到哪里去了?」

老驴看看旁边的另一个秃头主管,辩解道:「虎哥啊,我可没有乱来,您忘了,上次臭头和市区的帮派干架,枪火都是我这边出的,他们连续打了好几场,把我这边的储备打掉不少,昨天晚上那场大战消耗得很厉害,打到后来我们都抢对方的枪弹来打了,但是对方剩下的弹药也不多,所以需要补充一点。」

杜立德瞪着他骂道:「所以你就溜回来了?别跟我说人不够!」

老驴不服地叫道:「我老驴什幺时候开溜过?人肯定够的!但…」他讪讪地抓头道:「没弹药总不能拿命去填啊…都什幺时代了…」

杜立德点头道:「很好!你老驴也聪明了,很好!」他转头看着老安,说道:「枪弹都发下去了?」

「都发下去了!虎哥!但是剩下的弹药实在不多了,可能要设法补充点…」一脸笑意的老安躬身道

「弹药的事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让兄弟们都进来吧!我有话跟大伙说说!」他转头对三个护卫说道:「打开大会议厅,联络所有能联络上的兄弟,把会议直播出去,只准收看,不准录影。」

「是!」七个年轻人兴奋地应道,在场的几位主管却惊讶地互望,不知道虎哥有什幺用意。

他们下楼,进入位于六十层的大厅,杜立德坐上了台上主席的位置,等手下的七个主管和他们的随身小弟都按照次序坐好,后面负责转播的的小卡等七人忙碌了一阵后也打来準备好的手势,杜立德便大声道:「我这次被无耻的胡安偷袭,十六个兄弟全部牺牲,只剩下我和阿雪逃了回来,兄弟们的血洒在路上,你们知道那是什幺吗?那是一串仇恨的怒火!提醒我们千万不能放过这些仇人。」他目光森冷地看着底下的主管们。

沈默了一阵子后,他又继续道:「大家都知道,昨天我们打了整天的仗,从早到晚!仓库被抢、车队被毁、娱乐城被毁、赌场被围,但我们还是把敌人打退了。你们知道胡安为什幺袭击我们吗?理由很简单,他想要抢走我们努力的成果!经过五年的努力,所有当初想要看我们笑话的人都闭嘴了,他们变成一头头贪婪的野狼,想要把我们这块肥肉叼走,胡安只是其中最没耐心又最愚蠢的一头,兄弟们,你们知道我们干了什幺大事吗?」他扫视着主管们,指着负责走私业务的胖子老安道:「老安!把最近几个季度的红利数字唸一下,让所有兄弟都知道我们为什幺会引来一群狼!」

老安吓了一跳,他迟疑地看着自家老大,但杜立德毫不退缩地瞪着他,老安只好打开视觉介面,调出内部的财务数据,站起来大声唸道:「去年第三季盈余一千九百七十六万,同比增长百分之两百六十三,第四季盈余两千三百七十二万,同比增长百分之两百零五,今年第一季盈余两千八百二十六万,同比增长百分之两百三十二,以上的货币单位是美金。」

杜立德大声说道:「大伙都是粗人,这些数字大家听不懂,老安,你告诉我们,如果本季度也保持这个发展势头,假如每个单位的效率都达到百分之百,那每个单位可以分多少红利?」

老安大声答道:「现在公司分成九个单位,分别是四个营利单位、四个保安单位和一个督察组,如果每个单位都圆满达成任务,每个单位预估可以分到一千两百万美金的红利。」

「碰!」杜立德一拳砸在会议桌上,骂道:「我操!为了一千两百万美金,什幺杀人放火的事我们干不出来?那群恶狼要来抢劫我们,我们就任他们抢吗?」

杜立德才刚说完,就听到后面负责转播的小卡他们愤怒地大叫道:「作梦!」

杜立德看了他们一眼,又吼道:「没错!我的回答跟各位一样!他妈的作梦!这些钱是老子和兄弟们辛苦一整年赚来的,我们的老婆孩子巴望着这些钱过好日子,这些混蛋凭什幺伸手?全都让他们去死吧!」

台下的几个战斗派的保安主管也攘臂吼道:「对!让他们都去死!」

「所以!我要灭了胡安这群人,我要他们死得惨不堪言,要死到所有恶狼都要给我好好想一想,伸爪子之前多多考虑!我的兄弟们可不是好惹的,我们的钱也不是好拿的,要动我的人,请他妈的做好拼命的心理準备。最后,我还要胡安的命,我管他是什幺东城老大,在我眼中,他只是一个死人而已,从他碰我的人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死了!现在的他只是一具行尸走肉,我会亲自去收割他的性命,让他在地狱永远痛苦!」

他看着底下的主管们,大声问道:「各位主管,有没有什幺意见?」

那几个主管互望,都不敢发言,现在整个会议直播给所有帮众,一句话不对,那以后就别混了。剩下的两个战斗派的主管还同时站起来叫道:「虎哥!您不能只叫老驴和长腿上场,给弟兄们报仇这种大事,也得给我们点尽力的机会。」

杜立德冷冷地摇头道:「臭头你刚打过一仗,手上的人损失不少,这次别急着出手,先提高戒备守住家门,别让人趁虚而入,老驴、小圈,你们两个跟我去讨债!讨兄弟们的血债,让那群恶狼看看我们昇龙之虎的手段。」

热血沸腾的老驴大吼一声,抢先冲出大厅,杜立德冷冷地扫视了剩下的人,也跟着步出大厅,登上悬浮车,众多悬浮车同时升空,向胡安的人据守的酒店飞去。

十五分钟之后,杜立德站在一座酒店的顶楼,拿着望远镜眺望不远处的另一栋酒店,那酒店的各楼层都有人来来往往,楼顶还架起了一些盖着厚重帆布的设备,四个角落都有人放哨。

他看了看,冷哼道:「胡安果然财大气粗,他什幺时候在这里埋下这根钉子的?」

负责情报和赌场的小圈站在他身旁,恭敬地道:「去年九月的事,他用酒店老闆弟弟的名义注资进来,把我们都瞒过了,但这次他的动作不小,一百多号人进驻,我们透过关係一查,就确定了他们的关係。」

杜立德把望远镜转到酒店下面的楼层,观察对方的布防,又问道:「海丰那边出了多少人?」

「海丰老黄现在还有四十多人,范大头还有三十多人,其他的都是胡安的人。」

「混蛋,连范大头都把我卖了,枉费我们让了不少客户给他!」杜立德骂道,他心中冷笑,觉得这个阮虎真是可怜,他把靠近海丰的走私管道让给范大头,连谈判都选在范大头的地头举行,结果人家反手就把他卖掉,还带人来分一杯羹。

他顿了顿,又冷哼道:「还剩下一百多号人?哼哼…人家出了几百人来抢我们的地盘,你们说呢?」

「把他们全留下来!」好战的老驴吼道

杜立德笑而不语,转头问一直监视着这里的长腿道:「条子们走了?」

「早就走了,他们不敢介入战斗,手上又抓到了可以交差的人,溜得比什幺都快…」长腿答道。

引来警察只是老安的缓兵之计,现在目的达到了,这里随时会发生火拼,发现被利用的警察自然溜得比什幺都快。

「确定三方的人都进了酒店?」杜立德确认道

「确定!我们从昨天晚上打到今天早上,在我们的地头上,他们根本不是对手,被我们连番袭击,又干掉了三十几个人,其他的都集中到这里了。」长腿正色道

杜立德看看他,见他一脸坚毅之色,知道长腿还是打算强攻,但是一栋四十层的酒店,这幺攻打进去逐层战斗,伤亡肯定很大,经过了昨天的大战,他们还能动手的人已经不多了,虽然经过阮虎的强力动员,又从各单位拉来一些敢杀能打的人,但这些人多半都是没经验的新手,一腔热血是有的,但真刀真枪打起来,只怕不见得能压过对方,打打顺风仗还行,要真的僵持起来,只怕很快就崩溃了。更何况在酒店这种地方动枪,警方也会出来干预,到时引起各方的注意,不仅舆论的压力很大,对自己的生意也会有不良影响,他是不可能让手下这幺硬上的。

杜立德对长腿点点头,拍拍他淡淡地道:「别急,先依照我的计画让兄弟们一组一组的就定位,如果状况不好再考虑你的计画。」,他看看视觉介面上的时间,又问道:「老驴,我的礼物安装好了吗?」

老驴呵呵笑道:「有五处安装好了,还有三处正在装…嘿嘿…等一下,啊哈!八处都装好了,胡安的人烂透了,一点水準都没有!哈哈~~虎哥,你现在可以透露一下那是什幺礼物吗?」

杜立德诡笑道:「只是一些祭拜用的香烛而已。」,他又转头问道:「小圈,现在酒店里还有多少人?我要清楚的数字。」

小圈看着视觉介面回报道:「现在总共三百二十二人,其中一百四十八人是胡安他们的人,六十二人是酒店员工,还有一百一十二名在酒店休息的旅客。」

「这时候还不出去玩,留在这间酒店,只能怪你们命不好…」杜立德冷冷地道

「都是些赌鬼、色鬼和毒虫,死一个少一个。」小圈耸耸肩道

「虎哥,安装的人都撤出来了,我让他们搭船到南岛度假。」老驴兴奋地道

杜立德看着小志提供的建筑设计图和他在图上标示的危险建筑设计,在小志的建议中,只要在那栋酒店的几个特定点引起短暂的电力短路,那栋酒店的主供电系统就会超载,偏偏他们安装的主供电系统是已经被证明有问题的老旧型号,没办法正确处理超载问题,原本就设计不良的各电流回路会出现不正常的电力回馈,这些问题集中到主供电系统后,只要被他安装的几件小零件一激发,主供电系统就会爆炸,并且造成瞬间的能量溢流。

他确认了一番,对老驴和长腿淡淡地道:「那我们就开始点香烛祭拜兄弟吧!等一下点名的时候可别漏了,让兄弟们按照方案行动,务必做到一百四十八人一个不漏。」

「知道了!但这东西真的有用吗?」老驴怀疑地问道,他按下手中的按钮,只见目标的大楼突然一震,发出一声低沈的爆炸声,过了一会儿,又有几声爆炸声传来,这波爆炸很强,震得那大楼一阵摇晃,一波强大的震波从大楼底部一路升了上来,震波经过的楼层玻璃全部震裂。老驴楞了几秒,大叫道:「哇!这个爽!真爽~~这种玩法真新鲜!我老驴喜欢!」他一面叫一面哈哈大笑。

就算间隔这幺远,那大楼发出的电流霹啪声仍旧清晰可闻,没过多久,浓密的黑烟就从大楼底部窜了出来,整栋大楼顿时陷入一片慌乱,所有还可以动的人都跑来跑去,随着时间过去,那浓烟越窜越高,低楼层还冒出一些火头,在大楼里面的人慌乱成一团,又过了不久,一大堆狼狈不堪的人终于陆续跑上顶楼,他们纷纷登上悬浮车,一辆辆的冲入悬浮车道,但是楼顶的悬浮车有限,还有一些人没车好搭,只好在楼顶跳脚。

老驴和小圈拎着望远镜大略地辨识那些悬浮车内的乘客,并且指定给负责的弟兄们「款待」,那些逃命的悬浮车一冲入车道,就被一组三辆的悬浮车们逼着降落,他们三辆车靠过来一夹,或逼车或开枪,强迫那些车辆脱离车道,可怜那些逃难者急着跑路,身上什幺都来不及带,就算有些手枪小刀之类的随身武器,怎幺跟人家的机枪比呢?他们被一车车的切分开来,人手不如对方,火力也不如对方,只能乖乖的被逼下车道。

在这同时,也有一些悬浮车靠近那浓烟袅袅的大楼「救灾」,他们一停下,马上就有些人跳上车,那些车等人上得差不多了,便升空飞走,这些车可不是什幺善心人士开来的,全都是阮虎的手下,他们等那些逃难者上车就把他们缴械铐了起来,一车车自投罗网的敌人就这幺毫无还手之力的被载到附近的指定地点「卸货」。

又过二十分钟,整栋大楼到处冒出浓烟和火头,连顶楼的停车场都浓烟密布的,冲不上顶楼的人估计都困在楼层内燻昏了,小圈报告道:「跑出去的目标有一百三十七人,还有十一人不见蹤影,估计是困在里面出不来了,那些留在里面的旅客倒是全溜出来了,这酒店的服务品质不错,哈哈~~」

杜立德点点头道:「差不多了,报警了没有?」

老驴笑道:「当然报了,十五分钟前就报了,只是他们来得太慢,到现在还没听到声响,警察总是这样,哈哈!」

「逮到多少?」

「到目前收穫了四十八辆悬浮车,确认为目标的有一百二十六人,这次带头的吴平路也已经逮到了,这没种的龟儿子吓得连魂都没了,但还是活蹦乱跳的。」老驴高兴地道

「很好,带回去开香堂上刑,按照规矩活祭牺牲的弟兄,其他的,按照计画集中起来处理,老驴,逮到的就交给你了,胡安的人你要好好处理,这可是门技术活,至于其他人,先款待一番吧。」

「是!」老驴乐得脸上的疤痕都扭曲了。

在主管们的恭送下,杜立德和一直站在他身后的李雪上车离去,等到杜立德他们离去后,凄厉的警笛声和消防车的呜呜声才远远的传来,小圈不屑地道:「搞屁啊,一群乌龟。」

老驴也笑道:「别这样嘛,我挺喜欢乌龟的,这样比较有情趣嘛~」

众人都笑了起来,笑了一阵之后,老驴忍不住讚道:「这次虎哥真够力,我从来没办过这幺爽快的事,谁会知道一栋大楼能够这幺点着起来?」

小圈也佩服地道:「虎哥这次是真的怒了,这口气出得爽脆,他说他要胡安的命,我觉得肯定不是吹牛,胡安这次有难了。」

老驴舔了舔嘴唇,笑道:「这里没什幺新鲜事了,谁跟我去过过瘾?他妈的!胡安这些人不少,我老驴可得多费点手脚,大家都来帮忙吧!」众人都笑了起来。

(求收藏和珍珠)

  • 名称:波多野结衣无码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9: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