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独生女超清

过了不久,罗娜找到了正在训练室和手下们过招的贝克,贝克显得很烦躁,他的几个手下根本打不过他,但他还是耐着性子揍人,以前他还有二号可以凌虐,现在二号逃走了,他连凌虐的人都没有了,他的手下还要帮他跑腿办事,打残了可就麻烦了。

贝克发现罗娜来到,他一拳把手下们都逼开,退出格斗区,拿起毛巾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汗水,板着脸慢条斯理地道:「查理有什幺想法?」

罗娜耸耸肩嫣然笑道:「查理有什幺想法你也不关心,不过…你不想请我喝杯咖啡吗?上次你从非洲带回来的那批豆子,味道挺特别的,不是吗?」

贝克露出一丝笑容:「好!这个破烂星球没什幺好的,咖啡这东西倒还不错,来喝一杯吧。」

罗娜和贝克肩并肩离开修练室,一面对他说道:「我个人挺喜欢茶的,有点像曼澈星的卡加圣水,不过地球的茶很适合和各种饮料混合,例如牛奶啦…」

贝克心情似乎好了些,他一面走一面笑道:「那东西适合你这种美丽的女士,我嘛…还是喜欢喝不加东西的。」

「不加东西也很好喝啊!」罗娜拿出一小包真空包装的茶叶,递给贝克道:「这种茶是产在中国高山的茶叶,用特别的方法炒製的,味道很浓郁喔,我知道你不喜欢清香的茶,挑了一种味道浓重的给你试试,一次放一点点就好了,可以重複沖泡喔!」

贝克接过茶叶,放到鼻端闻闻,讚道:「好香的味道。」他看了罗娜一眼,罗娜也对他笑笑,两人走到贝克的起居室,罗娜和贝克一起动手,她帮贝克泡茶,贝克帮她泡咖啡,然后两人互相着喝着对方準备的饮料,一面放鬆地谈话。

等饮料喝得差不多了,罗娜笑道:「没有二号,我看你连打架都不能尽兴了。」

贝克苦笑着道:「是啊,没人可以揍很无聊啊!」

罗娜被他说得笑了起来,笑了一阵子才问道:「我看你似乎不怎幺急着去找他。」

「急啊,怎幺不急?你们出了问题,我也是要扛责任的,但是我的人在那附近扫瞄,一直没什幺反应,我看他八成逃远了,哪有可能在那附近逗留?」贝克看着重新沖泡的茶叶在杯中舒展开来,变成一片片完整的叶子。

「那怎幺办呢?」

「能怎幺办?我把人派出去,扩大扫瞄的範围,只盼他自己露出破绽,我就可以把他逮回来,要盼着马格想出重新监控他的方法…我看有得等了。只是这段时间内,恐怕不能继续执行金三角计画了。」

「为什幺?两件事会有冲突吗?」罗娜怀疑地问

「有点冲突,如果我们再让四号进入金三角执行任务,那边的监控讯号就会有点乱,你知道,四号的讯号一向不稳定,他进去搅局的话,对我们捕抓二号会有些干扰。」贝克细细地解释着,如果他这副耐心沈稳的模样被查理或马格看到,八成会非常讶异,但罗娜知道他平时的粗鲁其实是一种伪装,贝克是个深沈多智的人,所以老闆才会把整个计画的监控重任交给他。

「可是这幺拖下来,计画的经费只会越来越困难,上次你在非洲弄到的那笔钱也花得差不多了,特使不知道什幺时候会来。」罗娜关心地道

贝克考虑了一下,说道:「也是,不如让四号尽快出击,把金三角那边搞定,让计画的经费有稳定的来源,然后我们再集中心力找二号,他既然这幺想逃,这几天一定会特别小心,我们急也没用。」

罗娜点头笑道:「这我没意见,我另外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喔?」贝克有点讶异

罗娜低声道:「是肯恩那边发来的需求,我没告诉查理,这种事他处理不来,我就不让他烦心了。」,她发了一份文件给贝克,贝克慎重地打开来看,过了一阵子,他忍不住皱着眉头道:「肯恩会不会想太多啊?人类一直都在发展引擎的技术,这引擎有强到值得他们关注吗?」

罗娜轻笑道:「值不值得我不知道,他从三一协会那边弄到一些资料,看资料是颇值得期待的,如果这引擎的技术在我们手上,多少也是一笔钱啊!反正肯恩又不反对。」

贝克考虑了一番,点头道:「好吧!这行动看来危险性不高,我的人可以出手,如果这技术不行,我们就帮它加油添醋,反正总要让它能赚到钱!」

罗娜笑嘻嘻地点点头,对贝克的想法无限同意。

杜立德在医疗室内静坐了一个多小时,他的右手才渐渐恢复感觉,这段时间很难熬,那种混合着刺痛的麻痒感觉几乎弄疯了他,无奈之余,他只好把心思转向配合小志破解虎哥的视觉介面上,视觉介面的保密很严格,但小志并不打算强力破解视觉介面的加密演算,虽然他可以做到,但要花费几十天的时间,他是不怎幺在乎,但杜立德可等不起,所以他们只是把那个视觉介面分解。

一层一层的运算和记忆单元在小志的精密控制下被杜立德的消化液选择性的慢慢侵蚀剥离,这是个细緻的工作,人类不可能完成,但对小志来说没什幺问题,他在杜立德的授权下,细细地操纵杜立德嘴部的肌肉,控制着消化液的流动,一层层的侵蚀着那个米粒大小的物体。在破坏了最内层的基础的运算单元后,小志终于取得了介面原质中最基础的认证资料,并且把这份资料複製进入杜立德的视觉介面中。

自从被改造后,杜立德的视觉介面早就被改作他用了,基本的认证资料也被破坏,现在重新把这份虎哥的认证资料设定进去,他的视觉介面就变成了虎哥的视觉介面,在智脑的眼中,他也就成为货真价实的虎哥。

完成了这件事后,杜立德打开视觉介面,果然出现了虎哥的个人介面,他开始翻阅虎哥的私人资料,知道这个人叫做阮虎,但性情一点也不软,他是个身上挂满犯罪纪录的危险罪犯,从小就在黑帮厮混,靠着好勇斗狠帮人作打手维生,为了黑吃黑,手上的人命至少有十几条,他恶事做多了,难免在波涛汹涌的江湖中翻船,虽然逃得一命,但却被人废了手脚。这个挫折并没有让他跌入地狱,反而帮他更上一层,他在密医正叔的帮助下装上了强力的战斗用仿生义肢,靠着一股不要命的狠劲和这对非人类的机械肢体,硬生生在昇龙市郊区打下了一片江山,他的势力虽然还进不了昇龙市区,但却在昇龙市郊争到一块肥肉,那是昇龙通往下龙市的一条交通要道,路过的观光客很多,还是昇龙、下龙、海丰三地之间的三不管地带。

阮虎很聪明,他弄到一笔钱,用了些黑道手段低价盘下一间倒闭的酒店做伪装,靠着经营地下黑拳赌博赚到了第一桶金,又靠着道路和下龙湾的地理优势,大作走私生意,没几年就翻身成为昇龙市周边的一霸,但他生意的丰厚利润也引起了其他大黑帮的觊觎,他们联合起来打压他,想要在他的生意中分一杯羹,这次阮虎就是出门和其中一个黑帮谈判,但双方谈不拢动起手来,阮虎的贴身随从都死光了,只剩下他和姘头李雪逃了出来,偏偏又撞上杜立德,也不知道算谁倒楣。

杜立德从阮虎的个人资料中找到了一些他的私人视频,包含一些很隐密的个人隐私,他也对阮虎这个人有了不同的了解,阮虎不是孤家寡人,他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寄养在西贡市一个远亲家里,阮虎很喜欢他们,却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身在黑道,只告诉他们自己在外地工作,他希望这两个孩子长大后成为社会的一份子,别像他走上不归路。

杜立德自己也有孩子,他可以理解阮虎的想法,在看了阮虎珍藏的视频后,他发动脸部肌肉的植体,只见他的脸部肌肤一阵扭动,一些填充液和细小物体被排出,原来被正叔改造过只有六七分像阮虎的脸庞,一下子就变得完全和阮虎相同,杜立德闭着眼睛,让小志整理阮虎的行为模式,一面从阮虎留下的私人文件研究这次动手对付他的敌人和周围黑帮的状况,他叹了口气,这次的状况糟透了,只怕他的人早就投降了。过了不久,他睁开眼睛叫道:「正叔!过来一下!」那声音完全变成另一个粗豪的人。

正叔跑了过来,一见杜立德就吓了一跳,他还没说什幺,杜立德就指着虎哥的尸体指示道:「把这具尸体销毁掉,以后这件事不准再提,我只要听到一丝风声,立刻就杀了你,知道吗?」

他的声音严厉,神态跟虎哥几乎没有差别,正叔反射性地叫道:「是!虎哥!」

杜立德又叫道:「阿雪呢?怎幺出去这幺久都没有回报?你让她快跟我报到,我还有事让她去办!」

正叔又躬身道:「是!」

「去吧!」杜立德挥挥手,让正叔去办事。他的右手勉强恢复,力量还不是很足,现在麻痒爬上了背部,更是令人难熬,但杜立德咬着牙忍耐着。

过了不久,杜立德的视觉介面闪出一个红色的标记,那是阮虎设置的重要通讯标记,杜立德接了起来,对方还要求开启视频,他也把视频打开,只见还绑着绷带贴着贴布的李雪脸色苍白地看着他,呆了半晌才哭道:「虎哥,您没事了吗?」

杜立德知道李雪这话有玄机,李雪明明知道阮虎死了,既然这样问,那就是明白告诉他旁边有人,杜立德怒声道:「一点小伤死不了人,现在状况怎幺样了?为什幺都没人跟我回报?」

李雪战战兢兢地说道:「虎哥,刚刚您昏迷,没办法接收战报,从我们离开海丰,胡安的人就开始攻击我们的几个保安据点,几位大哥拼命阻挡,但对方的战力很强,我们的人都被打散了,剩下的退回酒店附近,这里是公共场所,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来围攻,现在他们正在攻打赌场。」

杜立德不满地道:「战力很强?他胡安一个一肚子坏水的混蛋,手下哪有什幺猛人?谁在那里?叫他来跟我回报!」

李雪的眼中出现恐惧的眼神,她低头掩饰着自己的情绪,畏缩地看看旁边,把视频转给另一个人,那是一个有着一张长脸的粗豪汉子。

那长脸汉子还没说话,杜立德就沈声说道:「你以为我死了吗?老驴?」

那汉子急忙摇手道:「虎哥,别生气,弟兄们都尽力了,但是胡安的人很凶猛,又有几挺威力很强的重枪械,我们实在挡不住啊!」

杜立德怒道:「放屁!胡安有多少人你不清楚吗?是新面孔吗?」

老驴用力点头道:「他们带头的人是吴平路,但真正负责进攻的是一群看起来像见过血的佣兵,大概十来人,凶猛得不得了,我撑了几个小时,死了不少兄弟,但还是挡不住他们,只好放弃据点先回酒店守着,他们毁了我的车队和仓库,刚刚打进了娱乐城,连肥狗都给他们伤了,现在他们在围攻赌场,小圈他们没有退路,被他们堵在地下楼层,双方枪战的很激烈呢!但是状况似乎对我们很不利,我让小圈放出储备的机体斗士对付他们,但小圈不敢作主。」

杜立德知道阮虎的产业主要有酒店、娱乐城、赌场和走私队,现在已经被人打下两个,如果赌场也被打下,留下招揽客人的酒店也没用了。他心中大叹接了一个烂摊子,瞪了老驴一眼,吼道:「战报!把最新的战报更新上来!」

老驴连忙手忙脚乱地联络,杜立德的视觉介面就出现了一个标记,他把标记打开,出现了乱糟糟的战斗状况和许多不同颜色的小点,黑帮内没有情报专业人员,这些标记只是各战斗单位的接战回报,阮虎看看更新时间,知道其中大部分可能都过时了。

他看了这份过期的战报几眼,小志已经帮他把资料分析好了,还做出了各种建议,阮虎看了建议一眼,便沈声问道:「这次来的人有哪些?怎幺会有条子介入了?」

老驴连忙道:「这次来的人有东城胡安、海丰老黄,和范大头那个龟孙子,三方人数加起来有接近两百人。至于条子,那是安哥搞的…」他连忙把视频转给另一人,那是一个一脸笑意的白胖中年男子。

没等杜立德说话,那胖子安哥就笑道:「虎哥,敌强我弱啊,还好胡安的人一进来,我的小弟们就注意到了,我担心他们有不良企图,就设法引了这些戴帽子的朋友过去关心,没想到歪打正着,拖住了他们的一群人,不然我们的压力会更大。」

杜立德静了下来,冷冷地看着安哥道:「条子肯听你的?你走了谁的门路?」

安哥肥胖的脸上满是笑意:「条子当然不会听我的啦,我只是栽了一些枪毒给胡安的人,那些狗腿子们闻到味道自然就跟过去了,但他们也不牢靠,看到胡安的人多,不敢跟他们发生冲突,只是派人盯着。」

杜立德点点头:「你还算有些脑子,条子会不会注意到我们头上?」

「不会!不会!保证不会!」安哥鞠躬不已地道

杜立德抿着嘴巴,过了一会儿才道:「人家都杀上门了,我们还要靠条子堵人,这传出去大家都没面子,老安,你把我的机密库房打开,老驴,你和长腿给我把剩下的人押上去,让小圈把储备的机体斗士全都放出来打仗,都什幺时候了,留着机体斗士做什幺?我不想管你们还有多少人手,无论如何都要把赌场给我保住,这一仗要杀出威风,让道上的人都知道我们昇龙之虎的名号!枪械和弹药随便你们领取,我收藏的那批手榴弹也通通给我扔过去,管他什幺猛人都得给我躺下!」

「是!」一旁的老驴兴奋地大声应道

「去办事吧!」杜立德沈声道

「但是,虎哥…」老安马上又道

「有什幺事,说吧!」杜立德直接了当地问

老安望望两旁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您不觉得少了几个人吗?」

「喔~~人怎幺了?」杜立德拉长了声音

「肥狗受伤了,和臭头闹了起来,他们的场子被打烂了,小姐们全跑了,小圈守在赌场没办法过来,骰子从头到尾不见人影,蚊子推说要守着酒店,不准长腿出战,这次只有臭头和老驴两支保安队顶着,人手…不是那幺足够…」老安小声地告状着

「老龙呢?他到哪里去了?」杜立德沈声道,在老安的报告中,杜立德完全没有听到阮虎的副手老龙的消息,这次阮虎出门,家里是交给老龙看守,发生了这幺大的事,他不可能不在。

老安的笑容冻结了一瞬,又躬身道:「龙二哥…他…」

「投敌了吗?」杜立德冷笑

「他觉得我们投降比较好,但我们都反对,所以他要我们都撤回酒店来,他带着督察组到市区跟胡安谈和,但一直没有消息。」

「谈和?」杜立德的脸冷了下来,他看看视觉介面上的时间,沈声说道:「阿雪,你给我通知所有主管,所有保安队给我猛攻赌场的敌人,把小圈他们解救出来,不管敌人有没有退走,六个小时后都在酒店开会,谁敢不到,按照规矩处置。」

「是!」李雪躬身道

杜立德切断通讯,他冷着一张脸,看来这个阮虎也不怎样,帮派管得一塌糊涂,一出事就分崩离析,除了老龙之外,一定还有其他黑帮安插的内应,看来自己得费一番手脚才能把局面重新稳定下来。

他定了定神,又想起阮虎的两个孩子,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也是两个可怜孩子,既然自己顶替了阮虎的位置,自然也必须照顾他们,但是自己的老婆孩子在哪里呢?

  • 名称:皇帝的独生女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8: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