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耗超清

杜立德拼命地跑,只觉得自己的神智越来越昏沈,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必须尽快找到可以躲藏的地方,他又跑了一阵,突然看见远方有点点的灯光,那看起来像是城市的灯火,杜立德下意识地往灯光跑,一个人最好躲藏的地方,当然是城市的人堆里面。

杜立德无意识地跑向灯光,突然,他的侧面也出现了一道强光,昏沈中的杜立德躲避不及,那光芒便冲向他,只听「轰」地一声巨响,他被那东西撞上,他撞坏了那东西的护罩,在四散纷纷的碎片中,整个人陷入那物体中。

那物体撞上了杜立德后,并没有失去控制,只在空中擦出一道亮蓝色的电弧,最后慢慢地落在地上,那是一辆豪华的悬浮车,现在已经撞成了一堆破烂,但还是在悬浮车道的防护力场保护下安全落地。

陷在车中的杜立德脑子一片模糊,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大量的失血加上突然的撞击让他神智不清,在他晕头转向的时候,后面又疾飞过来几辆悬浮车,那几辆车的两侧都有几个持枪的枪手。那些悬浮车浮在失事的悬浮车旁,一个枪手跳了下来,看到了挤在驾驶座的两人,他用力拖出杜立德,任他滚下悬浮车,又看了看驾驶座上的人,高兴地朝自己的悬浮车挥手叫道:「老大,阮虎在这里!」

几个枪手跳下车,他们警戒地围住一个满脸鲜血嵌在驾驶座的男人,那男人被杜立德突来的撞击撞得受了重伤,又被杜立德压进了驾驶座,身上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刺出的碎骨弄得他全身是血,已经完全失去意识。

所有枪手都跳下来后,一个脸有伤疤的男人也从悬浮车跳下来,他走过去检查了奄奄一息的阮虎,点头挥手道:「是了,干掉他!」

「老大,另外这两个人呢?」一个枪手问道

「两个?」那疤脸老大皱了皱眉头看看地上的杜立德,他记得阮虎这次只跟他姘头出来,车上怎幺会有第三者?但他还是反射式地吼道:「啰唆什幺?没听过斩草除根吗?通通干掉!」

那枪手缩缩头,举起枪碰碰碰的连开了几枪,把那浑身鲜血的伤者变成一具更加破碎的死尸,他舔舔嘴唇,又调转枪口对着地上的杜立德,他碰碰的开了两枪,地上的杜立德弹跳了两下,这两下重击让他受了伤,但也让他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感受了嵌在肌肉中的子弹,脑中的小志不断的发出警告。

那枪手没有看见预期的鲜血飞迸的景象,觉得有些疑惑,他用枪管捅捅杜立德,杜立德呻吟了一声,突然抓住枪管用力回捅,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枪手被他自己的枪打中了胸口,整个人飞了出去。

其他枪手被这一幕吓了一跳,他们立刻开枪,只听几声枪响,杜立德的胸腹间连中了好几弹,这些枪弹虽然厉害,但还是被他异于常人的肌肉夹住,无法穿透他的肉体,儘管如此,他还是浑身一阵跳动,好像被人重击了许多拳,这番痛苦反而让他清醒了过来,他在地上一阵翻滚,那些枪手不知他是死是活,纷纷用枪戒备地指着他。

杜立德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歇了几秒,觉得力气有点恢复,他突然睁开眼睛跳了起来,那些枪手发出一声惊叫,几发子弹飞出枪口,但却打在空无一人的地上,杜立德连连踢腿,那些枪手一个个被他踢飞了出去,连闪躲逃避的机会也没有。

杜立德虽然受了重伤,但这一阵急踢也不是寻常人能躲避的,只剩一臂的他连续几脚把那些枪手全都解决了,落地后只觉一阵阵虚弱晕眩又袭了上来,他知道自己失血过多,又受到重击,植体还没调整过来,没办法再继续战斗。他跪在地上喘了几口气,便听到一个惊恐的声音叫道:「你…你…不要过来…」

杜立德抬头一看,那个伤疤老大正拿着一把雷射枪指着他,他的眼前一片模糊,那张扭曲的刀疤脸在他的眼前飘来晃去的,杜立德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自言自语道:「你跑啊…跑了我又不追你…」

小志却在他的脑海说道:「主人,您不应该留下目击者。」

杜立德喃喃地骂了一声,一道雷射光束穿过他的身体,直直地打在他身后的防护力场上,把悬浮车道的防护力场打得一阵蕩漾,只听「喀嚓」一声,早就跳开的杜立德一掌劈在那疤脸老大的脖子上,那疤脸男的头颅扭成了一种奇怪的角度,他的脸现出一种诡异的惊恐表情,又像哭又像笑的。「碰」的一声,他摔出了五米之外,刚刚他还嚣张无比的决定他人的生死,没想到自己下一秒却成了一堆无意义的死肉。

杜立德又感到阵阵发晕,休息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站直身体,因为他听到一个呻吟的声音响起,不得不强迫自己起来察看。他扭动了一下身体,嵌在他肌肉内的变形子弹纷纷被强大的肌肉挤了出来,落在地面发出一串沈闷的声响,他叹了口气,在身上摸了几下,挖出几枚穿入肌肉内的子弹,这才踉踉跄跄地走向那部撞上他的悬浮车。

他努力集中昏沈沈的精神找了一下,发现那辆破损悬浮车的副驾驶座还困着一个女人,那是一个脸上涂得像个妖精的火辣女人,只是她现在一脸鲜血,满头乌黑的长髮都披散下来,她被扭曲的悬浮车困在座位内,多处受伤的身体扭曲成一个奇怪的形状。

那女人呻吟了几声,渐渐从昏迷中醒来,见到他就满怀希望地哀求:「你是虎哥的朋友吗?请救救我~」

「主人,我建议您不该留下目击者,即使她是个女人。」小志毫无感情地建议道

「多嘴…」杜立德冷着脸走了过去,那女人见这满身是血的男人握起了拳头,一脸冰冷的表情,知道他不想放过自己,便低叹道:「谢谢你,下手利索点,我也算解脱了。」

杜立德见她露出哀戚又认命的表情,在那瞬间,这妖媚的女人竟然生出了一种凄苦又无奈的气息,就像他那苦命的妻子一样,杜立德楞了一下,握紧的拳头不由得放开,转而拉住了扭曲的车架,试图把那女人救出来,但他断了一臂,做这事不甚便利,手脚并用了一阵子,才终于把那满身是血的女人从破车里拖出来。

那女人浑身上下到处都有伤口,看起来虽然鲜血淋漓,但都不算致命,她趴在地上喘了几下,才抬起头来道:「我们…得快走…胡安派出了三批人,还有两批没过来,我们要尽快回到昇龙…」

这阵使力又让杜立德阵阵晕眩,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他必须尽快找地方除掉身上的追蹤讯号,他努力转头用模糊的双眼看了看旁边枪手们开来的车辆,说道:「你开车!」

「那不是我们的车…」那女人叫道,她话说了一半,杜立德已经摇摇晃晃地走过去钻进车内,原来那车的车门根本没关,甚至还在悬浮状态,看他进入车内,那女人楞了一下,顾不上浑身疼痛,跳了起来想要跑进那辆车内,但她迟疑了一下,又对杜立德叫道:「我不能把虎哥留在这里,请帮帮我…我搬不动他…」

杜立德一坐上车内舒适的座位,就有昏睡过去的冲动,那女人叫了几次他才醒了过来,便移动着身体走到虎哥的尸体前,对那个又拉又抱的女人说道:「让我来…」,他单手便提起了这具魁梧的尸体,近百公斤的死肉在他手上就像没重量一样,他把那尸体抛进加大的后座,回到副驾驶座疲惫地道:「快开车。」

那女人楞了一下,赶紧跑进驾驶座,那车重新飞了起来,沿着悬浮车道高速冲了出去。杜立德看着车外飞掠而过的灯火,他的意识快速模糊,没有多久就晕了过去。

在杜立德断臂处,空间突然一阵波动,一个高大健壮的红髮白人带着几个人浮现出来,他一到达就皱着眉头环顾四周,过了一会儿,他伸手一指,他的一个手下立刻飞奔而出,过了不久,那手下跑了回来,提着一条手臂回报道:「贝克大人,二号…只剩下一条手臂!」

那红髮大汉贝克接过手臂一看,讚道:「看不出二号这幺有种!连自己的手臂都砍下来了!」

话虽然这幺说,但他可不想二号就这幺成功溜走,只是他一到达就开始发散感知感应二号的位置,但什幺都感应不到,想也正常,二号必然开启了混乱护罩,混乱护罩可以扭曲欺骗他的感知,只要双方相隔一段距离,就算强大如他也不能辨识出来。

贝克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个长条盒子,慎重其事地把那残肢装了进去,一面皱着眉头道:「他受伤了,肯定跑不了多远,你们分头去找,方圆五百公里之内给我一吋吋的搜查,三天内一定要找到他,去吧!」

「是!」他的手下同声应道,分头向四面飞奔而去。

贝克把盒子关上,打开上面的能源开关,盒子中开始有能量流动,保持这残肢不腐坏,一面低声喃喃道:「逃走了?应该是醒了吧?为什幺没先向我报到?奇怪!怎幺会逃走呢?这跟我做的设定不合啊!到底出了什幺错?」但这原野只有凉风徐徐,当然没人来回答他的问题。

杜立德再度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一张病床上,一阵阵的剧痛不断从他的背后袭来,硬生生的把他痛醒,他知道是小志在清除背部的神经监控网络,以降低监控讯号的强度,他在心中问道:「小志,现在状况怎样?」

「主人,我等您的身体恢复到一定程度后,正在去除您受感染的神经。」小志回报道

「难怪痛成这样…嘶~真他妈的痛啊…」杜立德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动,只能在心里骂道,他一面忍着痛,一面问道:「过了多久?有人追过来吗?」

「您休息了一个半小时,我侦测到十七次扫描,但都用混乱护罩吸收了,只是侦测到的扫描越来越近,我怕混乱护罩撑不住,所以开始清除您身上的神经监控网络。」

「知道了…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您现在在越国首府昇龙市市郊,介于昇龙市和下龙湾之间。」

「喔…难怪…」他想了起来,之前遇到的枪手和女人都用越国语交谈,他妻子是越国人,他自己也因为生意业务的关係精通越国语,还在西贡市住过一段时间,他就是在那里认识了妻子,两人结婚后又因为生意的因素而搬到美洲的圣荷西,他离开了一年多,不知道妻子和儿子现在怎幺样了。

自从他被改造后,心中一直记挂着妻儿,他们是支持他挣扎着活下来的支柱,也是他逃脱的最大原动力,他被控制的时候时时想要逃脱,现在似乎成功逃脱了,他的心里却浮现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似乎不应该去接近他们。

小志收到他的所思所想,建议道:「主人,您现在不该去找您的妻儿,他们一定会被组织监控,您只要出现,组织的人就会趁机把您抓回去,您的妻儿的安全也不能获得保障。」

杜立德知道小志说得对,不由得有点沮丧,但他又强打起精神问道:「还要多久神经监测网络才会清除完毕?」

「这里的医疗条件不好,在没有外力帮助的状况下,原本两个小时的清除进度需要四个小时,但清除完毕后还需要四个小时长回神经,所以共需要八个小时。」小志回报着,同时在杜立德的视觉介面上显示了正在清除的神经位置和清除进度。

杜立德看看那才刚刚开始的进度条,觉得现在自己最好装睡,把这段最无助的八个小时撑过去,他便闭上眼睛,假装还在昏迷,却集中精神小心地倾听着周围的一切。

他一静下来,就听到不远处有女人哭泣的声音,一个年老的男声无奈地劝道:「那有什幺办法呢?受了这幺重的伤,脑袋上又中枪,你还开了一个小时的车过来找我,人早就死透了,我有什幺办法?别哭了,想想该怎幺办吧!」

那女人怒道:「怎幺办?我们全都死定了!虎哥的地盘人人想要,那些人肯放过我们吗?」

那老年男人低声道:「就是啊,不如我们快快收拾一下,赶紧溜吧!」

「溜个屁!胡安的人就在外面打得淅沥哗啦的,你溜得掉吗?就算你能溜掉,这几年你跟着虎哥干的坏事也不少,这里被发现后,应该够你在牢里乐上一辈子的。」那女人恨恨地道

「该死啊!该死啊!」那老头发出咖咖的响声,似乎正在烦躁地走来走去,过了半晌,他的脚步声走过来,停在杜立德的病床前,他瞪着杜立德,突然问道:「这男人是谁?该不是你的新姘头吧?」

那女人叫道:「放你妈的屁!我李雪虽然不乾净,可也不是给人乱碰的!」

「我知道你不是随便卖的!但他是谁?」那老头追问道

那个叫做李雪女子沈默了一下,迟疑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醒过来就看到他了,现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全死了,但他救了我…我看他伤得很重,所以也带他过来。」

那老头想了想说道:「你看,他跟虎哥的体格差不多,虎哥这几年又比较少露面,假如我们把他的脸型改一下…」

李雪理解了老头的意思,怀疑地道:「能行吗?」

那老头摇头道:「难说,他肯定没有虎哥能打,但瞒个几天,说不定我们就可以从容离开。」

李雪也打量着杜立德,怀疑地道:「体格是差不多,但…他的手没了…」

「那容易,虎哥本来就有装仿生机体,我们不就是搞这个的吗?帮他装上一条仿生手臂,让他号召虎哥的弟兄们跟胡安狠狠地干上一架,最好两边的人全死光!」老头越讲越兴奋,觉得这点子真是太棒了。

「声带顺便也调调…」李雪弱弱地建议道

「放心啦,这种事我干了多少次了,保证毫无瑕疵,我马上动手,你出去发些消息,就说虎哥受了点伤,正在接受治疗,让那几个刺头先设法把胡安的人挡住。」

李雪担心地看着老头,见他一脸自信,便点点头离去。

(存稿量不如预期,週末的加更取消喽,抱歉。)

  • 名称:噩耗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6: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