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超清

      『父亲,如果在未来某一天……母亲有可能会受到伤害,你会怎幺做?』旅馆房间的阳台处,长髮的男人凝视前方,语气略带迟疑的询问。

      『当然是灭了他。』尤弥尔笑容轻鬆地说道,显然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是什幺具有难度的〝问题〞,因为答案从来都是显而易见的,完全不需要耗费一点脑力思考,『会让小雀儿受到伤害的,不论是谁,是什幺,都不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完全不出人意料的回答,一个非常符合多拉斯家男人会有的答案,『那如果……那个人…是你自己呢?』

      尤弥尔上扬的笑弧顿时僵住,『如果在未来,会伤害到,甚至可能会危害到母亲性命的人,是你自己,你又会怎幺做?』琥珀金色的眼珠隐隐约约透露出些许迷惘。

      尤弥尔答不出来,脸上的笑意逐渐消退,开始沉思,『刚才在房里,我动手掐了她,只差一点就要掐死了她,只差一点……。』

      尤弥尔愣住的看着婪燄,『一想到稍早,在那种危急时刻,我有可能会再次失去小梓,回到房间的时候,我一度想用某种办法把她囚禁在一个地方,哪怕是要折断她的手脚,她的翅膀,我也想把她关在某个只有我的地方,那个我能够完全确保她不会再受到伤害,进而消失的地方,为了不要付诸行动,我当下真的不敢碰她,甚至希望她可以离我远一点,让我一个人静静平复下那股冲动就好。』

      『可是在听到她说要走,离我越远越好,去到一个我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时,我……终究还是忍不住的……动手伤了她。』他伸出双手注视着,『若非在最后一刻我及时找回了理智,我很有可能就会这幺直接掐死她……为了不让她再有机会离开我。』

      『小梓曾教导过小月,爱一个人就是要竭尽所能的对那个人好,给她她所想要的,无论是一个世界还是一个家,然而我的爱情,从来都只有想到自己,为了得到,强取豪夺,为了拥有,綑绑囚禁,难怪他们都说……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英俊无瑕的脸孔蓦然扯出一抹苦涩的自嘲笑意,『父亲,我想,我们贯彻始终的爱情,错了。』

      尤弥尔内心强震,婪燄徐徐的看了过来,『真正令她们窒息的,是我们的爱情,真正会伤她们最重的,是我们本身,假使我们学不会放手,无论重来多少次,历经多少回,结局……都还是一样的,一样是个悲剧。』他不禁想起在望城时,稻禾曾告诉尚未恢复记忆的他和雷湛说这个故事注定是个悲剧,当时的他还不肯相信,现在……却由不得他不信了,『有些时候,最好的爱情恐怕就是放手。』

      『当婪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明在笑,看起来却像在哭。』转述整段对话时,尤弥尔难得脸上没有带笑,盯着前方的空气,脸上的表情一如他的语气都是淡淡的,任由我怔愣的眼神定在他的侧脸上,『不得不说,婪燄的这些话确实给了我警醒,也让我去反思,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怎幺去爱,所以我们爱人的方式错了,而且错得离谱,才会在最后时候生死两隔,好在我们如今都有了重新再来的机会,再加上我比婪燄幸运的是,小雀儿没有从前的那些记忆。』所以比起婪燄,他才是那个真正拥有崭新再来──重新塑造自己的形象,成为在雀儿喜眼中,一个完美无缺的恋人──机会的人,因为在他和雀儿喜之间是一张全新的白纸,并没有什幺放不下的过去──或者说,伤痛。

      尤弥尔转头望向我,玫瑰金眸中似乎蕴涵着千百种的情绪,最后融为一体成了〝複杂〞二字,『我知道要妳完全不计前嫌恐怕是强人所难,但就像我当年对妳说的,对我们而言,既是爱,也是佔有慾,能够把我们逼到放手这个地步,其实比要我们死在妳们手上还要强人所难。』

      『我希望妳,即便不接受,也请不要怀疑──婪燄他,是真的爱妳。』

      忍不住心脏犯疼的鼻酸,眼眶发热却依然在强撑着,『小梓,离开这里吧!』

      我震住,不可置信的瞠圆双眼,『无论是去哪儿都好,出去走走吧!』尤弥尔衷心的建议。

      『在我年轻时候外出旅行时,有个老旅人曾经告诉我,家的定义就是当妳累了,倦了,不想再漂泊时,一个令妳心甘情愿所待的地方,哪怕前方有再漂亮美丽的风景,妳也在妳所留的地方甘之如饴。』尤弥尔说,『然而对妳而言,妳心心念念,穷尽所有去追求的〝家〞却是让妳受到最多伤害与委屈的地方,导致于〝家〞这个地方已经成为妳的累赘,在妳还是人类时,为了小月和婪燄,为了许许多多妳所在乎的人劳心劳累,如今重生了,过去的那些伤痕并没有随之消散,反而成为了阻碍妳人生重新开始的牵绊。』

      『也许在妳旅行的途中,妳会发现更符合妳心中期望,也最适合妳待的地方,又或许当妳走过一遍世界,感觉到流浪的疲惫与困倦时,那个令妳最想待和安稳下来的地方,就是妳所追求了两辈子的〝家〞。』

      『所以这次不为任何人,只为妳自己,出走一次。』尤弥尔凝视着那不知不觉被红眸中溢出的泪水所浸湿的脸庞,心疼的勾起一抹长者般慈爱的微笑,『从前,妳教会了我们,只有当你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幺时,你才有办法去追求和把握,可同样地,妳也要记住一点,唯有妳自己幸福以后,妳才有资格要求那些关心妳的人一起无忧。』

      黄昏时分,一名穿着翠绿锦袍的男人站在一处宫殿外引颈期盼,过了一会儿,貌似等不及地抬起脚步,似乎準备要入内,这时,一位白袍男子款款而来,绿袍男人立即收回差点要越界的脚,眼睛发亮的喊道:「阿润!」

      白袍男子收到呼唤的抬眸,双瞳剪水,皓齿唇红,搭配一头飘逸的长髮与轻薄的白袍,说是天仙下凡也不为过,「筝殿下。」不料,开口的嗓音儘管清脆如玉珠撞击,可仍听得出来是个偏向男性的声线。

      灵润悠悠行礼,膝弯不到一半,就被对方急急拉起,「哎我不是说了吗?要你见了我别行礼,你怎幺老是说不听呢?」皇甫筝略带困扰的说。

「礼不可废。」

「拜託,咱俩都可以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了,哪来这幺多礼?」皇甫筝撇撇嘴的嘀咕,实在受不了对方的古板守旧,硬梆梆的像块木头似的。

「再者,我同样也对殿下说过了,没事请勿来玄天宫叨扰,可殿下依旧日日故我。」

      皇甫筝一僵,悄悄地觑了一眼隔壁的友人,见对方还是照旧目不斜视的前行,看来并没有生气的迹象,默默鬆了一口气后,又扬起灿烂的笑脸,「哎唷!我来还不是为了怕阿润你无聊嘛!何况玄天宫内都是一堆年纪超大的叔叔阿姨们,我要是不来,阿润都要找不到可以说话的对象了。」

「殿下多虑了,玄天宫内的前辈们并不会倚老卖老地冷待底下的学徒们,而且宫内也有许多与我年龄相仿的学徒共同学习,所以我并非无人可交谈。」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不放心嘛!玄天宫内,不论是老资历的还是年轻小辈们都对他家阿润青睐有加,他要是不再把人看紧一点,哪天出现一个不长眼的狼崽子把他垂涎已久的肉叼走了怎幺办?皇甫筝暗自皱了皱鼻子,话说这家伙怎幺越大,对他的态度就越生份了?还记得小时候多少还可以看见对方被他惹得生气的样子,那张因为怒气而红扑扑的小脸可美极了,可惜现在大多时候都是这副冷冰冰,恪守己礼的姿态,令他甚少再见那堪比落日余晖的美景,话说玄天宫到底是怎幺教育底下的学徒的?把他一个漂漂亮亮的水灵人儿教成了一块无趣木头。

      脚步一顿,「殿下若是嫌我无趣,大可不必再勉强自己来与我相处。」

      皇甫筝突然回过神,发现原本走在自己旁边的灵润已经落后在自己一步之外,本来面无表情但还算是淡然的姣好面容煞是浮上一层冰霜,颇有一股生人勿近的氛围,难道……他方才不慎把自己心中所想的随口说出来了?

      发觉皇甫筝面有些许侷促,像是不确定自己做了什幺惹怒了他,灵润缓缓的移开了视线,别过头看向他处,状似闲聊般的提起,「据说陛下有意为殿下大选各家闺秀,似乎欲在半年后为殿下主婚。」

      皇甫筝愣住,对方……怎幺会知道这件事?分明自己也是今日早会退朝时,皇兄私下把他留住稍作提起而已,难不成……这婚事并非是皇兄随口一提,而是已经筹画许久,势必举行,以至于已传令要玄天宫卜卦选日?

      没有听见那平日里叽叽喳喳的男人急于反驳解释,半晌,白色宽袖下悄然紧握的手,鬆开了,随之也吐出一句几近无声的话语,「罢了,这样…也好。」最初从记香楼初遇一别后,再次在这偌大的皇城内重逢时,他其实就不应该放任这段情谊延续下去,尤其是在当这个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开始表现出不满于仅是友谊之间的状态时,他就更应该要立刻斩断,如此他才不会触怒了帝颜圣威,如此他才不会连累了教养他的玄天宫众人,抚育他成长的国师藻萍,如此……他才不会浪费了当年那个女人的苦心。

      只是,为何他左胸的位置会有种隐隐不适的感觉呢?在他今日下午被藻萍唤去告知这项消息以后,就一直有一种细细麻麻的刺痛感,『灵润,你和筝殿下这些年能够成为竹马之交,那是殿下性格宅心仁厚,也是陛下对殿下的纵容,但最多也只能止于此,万万不可再过,再近一步,身分终究是你们之间最大,也最不可讳言的问题。』除了灵润本身便是一个令人省心的孩子外,藻萍自己也是个少言的人,现今却难得如此苦口婆心,语重心长,『莫要挑战帝权,触怒了帝颜哪!』

      身分……是啊!事过境迁那幺多年以后,当年那段谋朝篡位的血腥历史已被人绝口不提,所以除了自己和藻萍,谁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是个该唤他〝皇叔〞的逆贼之子,如果让眼前这个男人得知自己的父亲就是那名残杀他母妃,迫害他和当今陛下多年的皇甫祺,怕是……别说喜欢,就连原本的友谊都会蕩然无存了吧!

      思及此,他忽然害怕起在这个总是对他笑颜相对,替他低调沉闷的生活带来快乐绚丽的男人眼中看见仇视与厌恶,为了逃避那样的画面,灵润控制不住自己的回身往玄天宫的方向快步前进,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好似那样的未来就不会有到来的一天,好似……这样他们两个人就能回到重逢的那一天,相遇却不相知。

      倏地,一股强大的拉力扣住了他的手肘,把他整个人蛮横的往后一扯,为了避嫌,招惹猜忌,特意避开学武的灵润不稳的晃蕩,直到背部撞上一旁的宫道围墙,才勉强稳住差点要跌倒的趋势,他随即注意到一道阴影垄罩在自己的头上,下意识的仰起头想要看清,却顺势承受了从上落下的吻,美眸顿时睁大,直到感受到那人辗转吸吮自己的嘴唇时,他才惊得回神开始挣扎,试图撇开头躲避对方的亲吻。

      接受皇子教育,想当然自是练过武艺的皇甫筝轻而易举地压制住怀中的人,一手更是少有霸道的扣住那线条秀美的下巴,逼他正视自己的双眼,「阿润,我可以接受你不想承认你对我的感情,我也可以接受你目前还只想作我兄弟的想法,我告诉我自己要有耐心,我可以给你充足的时间等你自己想通,但是──」茶色的眼眸不见平时的游戏放蕩,认真的令人心惊,「我绝对不允许你有想要丢下我的念头,不允许你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低头,妥协地捨弃〝我们〞。」

      灵润的嘴唇诧异的张了张,为什幺……这个看似玩世不恭的纨裤会知道自己内心的所有想法?

「假使你真的那幺狠心,那你也别怪我对你无情。」拇指暧昧的揉了揉嫣红的下唇,覆着一层被他吻上的水光显得诱人至极。

「你…你想要干什幺?」灵润突然对眼前的男人感到陌生害怕起来,彷彿他从未了解过这个他自以为了若指掌的男人。

「我只是要给你一个选择,」皇甫筝那张已摆脱大半少年稚气,初显成年男子轮廓的容颜浅浅笑起,不同于平时的朝阳却也孩子气,有股成熟却也深不可测的魅力,「看你是想保持原样,我给你时间让你自己慢慢想通,自愿的与我在一起,亦或者,今晚我就直接把你掳回我的寝宫要了你,让你成为我的人,明日我就有理由去请皇兄指婚了。」

      灵润一张美丽绝伦的面孔随着对方的话语一阵红一阵青,「这有差别吗!」

「就结论来说是没什幺差别。」皇甫筝笑着耸耸肩,朝灵润更加欺近身躯,几乎把整个人都压在他那单薄的身子上,「但阿润你要明白,对我而言,我皇甫筝这辈子只要,也只会有你一个人。」随着耳边低语,呼出的热气吹拂过白瓷般的耳蜗,染上一层羞涩的绯红,鲜嫩欲滴的让皇甫筝内心躁动,渴望能张口品尝,他想,那滋味肯定比看起来的更加美好。

      在两人相处上,即使皇甫筝贵为皇子,当今皇帝最是宠爱的胞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地位,却也不曾有过像现在这般的强势,灵润发现自己原本胸口处的不适好像也被对方这般强势的举动驱散,转而使得他的双颊微微泛热,同时,他也感觉到一处比他自身更加火热的物体抵在他的下腹附近,再搭配上对方那若有似无的蹭动摩擦,他瞬间反应过来那处火热是为何物,原本就些许泛热的双颊立即爆红,还以为飘浮在周围的是浪漫的旖旎桃花,没想到却是某只禽兽的〝春意昂然〞!

「喏!」压在灵润身上的皇甫筝顿时一声闷哼,似乎难以承受疼痛的弯了身板,「阿润你…竟然……!」该死的,要是踢坏了他的宝贝,以后他还该怎幺给对方〝性〞福!不晓得是恼怒还是疼的,他憋红了一张脸。

      本被压制得无法动弹的灵润,这回轻鬆的推开阻挡自己去路的手臂,没好气地鼻哼了一声,「既然殿下这幺急不可耐,明日我便去请藻萍姑姑帮殿下大婚的好日子选得近些,最好就是明日,才好让殿下有处发洩,免得在外头随地发情,丢了皇室颜面。」

      皇甫筝发现灵润前行的方向已不是方才逃避时要去的玄天宫方向,而是朝着他的寝宫,每日一起用晚膳是他拉着灵润从小培养起的习惯,想来这人暂时是不会再打算放弃他了,最起码还会龟缩的选择继续过着原本的生活,再加上看见对方除了冷冰冰,恪守己礼姿态外的另一面──久违的情绪起伏──即使只是恼羞成怒也令他高兴不已,「阿润你别担心,无论前方有什幺阻碍,我都会一一摆平,你只需安然的待在我身边便罢。」唇瓣一点蠕动,几近无声,让人无从发觉的音量,却是他许多年一直重複许下的承诺,即便那个人从未听见,因为他在等,等那人心甘情愿的走向他,到时他便会日日夜夜在对方耳畔轻呢,这段单恋日子以来他曾暗自许下的所有恋念诺语。

「哎阿润你等等我啦!你要请国师把大婚之日挑选在明日也好啊!反正这幺短促的时间,皇兄那边肯定也还没选定新娘人选,要不我也去奏请皇兄,展现我这个胞弟的贴心,亲自为他提供一个皇妃人选,你觉得如何?」皇甫筝追上去,亲暱的伸手揽住对方的肩膀,如灵润所愿的朋友嘻笑姿态,「美人,明日便是我俩的新婚大典,你开心否?」手指轻挑的挑起灵润的下巴,脸上的笑意放蕩肆意。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调戏,就算是再好脾气的人也会发飙,「开心你个头!」灵润不客气地打开那只在他下巴放肆的手,顺势再给对方一记肘拐,「还有,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美人,我是男人!你再不让太医看看你的眼珠,治治你的眼拙,我就替你剜了它,哼!」灵润生气的骂道,加快步伐速度脱离男人的勾揽。

      见对方被他激怒,皇甫筝非但没有紧张,反而继续调戏:「非也非也,本殿可不眼拙,否则怎能这般及早便看上了玄天宫内的第一大美人?」

「你!」灵润气结,转身瞪他,可惜美眸天生自带水光波澜,此时又是满面霞红,因此一点也没有慑人的威迫力,反是只会令观者大叹──春光无限好啊!

「哈哈哈──」

      其实心里也明白对方只不过是老爱在嘴巴上佔自己便宜而已,除此之外,就如他方才所言的,他给了自己极度的尊重,从不用权力胁迫自己做任何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样好的人……眼看身着翠绿华袍的男人放肆的捧腹大笑,一身飘逸白衣,板着脸孔的男人也不禁被对方的欢喜所影响着,嘴角上扬些许,真希望对方能永远像现在一样的无忧无虑,喜乐一生。

      起风时,在洁白与翠绿吹动间,谁也没有注意,一羽丹红随着展翅高飞而慢慢飘落。

      在灯光略显昏暗的大殿内,一人宛若扶柳之姿的倚靠在椅背上,纤纤长指轻执羊脂玉杯,酒红色的长髮鬆绑放到身前,一颗泪痣为那张盛世美颜画龙点睛,带出无尽妩媚妖冶,乍看之下是一名绝世美女,然而仔细一瞧,便会发现对方身上那件暗红底色,中央刺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蛟龙底下竟是一片平坦,丝毫没有一个女性该有的特徵,「阿净。」

      状似无人空蕩的帝清宫,却从暗影处无声浮现一抹人影,「这数百年来,你可曾觉得厌了或乏了?」

      阿净思索了数秒,并非是因为在揣测帝王提问下的用意,而是真的在认真的回忆过往,然后摇了头,「不。」

「是吗…挺好的。」皇甫靖凌扯唇,淡淡一笑。

「孤倒是乏了……孤…呵。」莫名的轻笑一声,隐约带了点自嘲,「如今,我终于明白为何帝王总会自称孤。」

      孤,独有一人,站在世界顶点的高峰处,虽然拥有从高俯视一方世界的浩瀚,可那般磅礡却仅有自己,无人能够比肩分享,高处不胜寒。

      或者说,他找不到那个可以让他甘愿全心分享所有的人。

      『能不能,妳从未给予我机会。』

      『现在,我正给你机会,放下帝位,或者,放下我。』

      记香楼分离前的最后,那日的一切在他脑海中还是那幺清晰,恍若昨日,紧盯他的杏眼,他无比渴望能够得到的女人正等待着他的答案。

      『若你走出这扇门,而今以后我俩素不相识。』从相遇到相识,在他印象中从来都温柔的女人却给出狠话,『皇甫靖凌!』最后的警告,也是最后的机会。

「如果……」皇甫靖凌低喃。

      『呵…呵呵…哈哈哈──』女人突发的笑了起来,神经质的,歇斯底里的,彷彿在嘲笑自己竟然会对他在帝位与她的选择上有所期待,纤细脆弱的身子笑得哆嗦,令人心疼,忽地,笑声嘎然而止,突兀的使人感到丝丝诡异,『若能得君心,卿负天下又如何?』

「奈何……天下更胜卿,卿自不再望君心。」他迷离的吐出那段只属于他和她的记忆最后。

      所以,哪有什幺如果呢?当初他不就做出选择了吗?

      『为了王位捨弃,你们不也是?别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了,要说我不配,你们同样不配。』

      所以,当那有着一双金色眼珠,宛若魔鬼的男人对他如此批评时,他无从辩解和反驳。

      所以,即便在那场大火之后,女人未死,却再也没有只属于他们之间的故事,有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站在一旁看着,如同最初在远古时期的赤业,如同每一世每一辈子的角色,也如同最后这一世的他,皇甫靖凌,一个只能旁观却无法介入女人爱情之路的──见证者。

      『我们大家,终归不是对方真正想要的。』破败的望城内,他们所有人好不容易齐聚一堂,再次回到引发这一连串事件的最初地点,『雷湛与婪燄,要的,不是我,而是胜利。你要的,也不是我,而是,胜过他们。』本以为回到望城,勾起女人的所有记忆,他便能够获得女人垂青的机会,没想到她依旧对他的癡心妄想摇了头。

      『你是爱我,但爱之中,更多的是敬,我对你而言,一如你唤我,是创造你的母神,是引领你成长的长辈,而非女人。』

      她试图告诉他现实,可他不愿相信的破口吼出:『妳胡说!』

      然而,即使他再不想相信,不去承认,可最残酷的现实是──『即便是我胡说,我也无法爱上你,哪怕你杀了他们。』

      所以,无论他是真如对方所言的把她当作信仰,或是他始终以为的坚若磐石的爱情,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她不爱他。

      这百年来,他总是在想,假使他们不曾去到望城,他不曾强制唤醒对方的记忆,对方是不是就还会认为他是真心把她当作女人来看待,而非信仰?这样起码在那两个男人把她伤到体无完肤时,她还会知道有个男人正无怨无悔的爱着她,她能够随时放弃他们的回头来找他,让他给她想要的幸福。

      但,他最常想的是,假使后面的伤害挫折都不曾发生,他在那个时候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那幺,只属于他们之间的故事是否就能够持续下去?

      明明他都为了要得到对方而去谋取帝位了,怎幺就在女人好不容易给出他选择时,选错了呢?

      『这…这不可能!我明明就亲眼看见的……你们也看见了不是吗?在落央宫内,她明明……她明明……』

      『她说力量不够,落央宫内的力量只够治好她的残疾,但对于要延长油尽灯枯的寿命,远远不够。』

      『救救她……你们救救她……我知道你们会有办法的,你们救救她吧!』

      『他们的力量全都封印在她体内了,现在的他们充其量不过是只有恢复所有记忆的妖族而已,得等到她死了,力量才会解封回到他们体内,所以现在的他们根本毫无他法!』

      『那…那不然等力量回归以后,你们再重新复活她……』

      『他们办不到。』

      那一夜,如此晦暗,他不想因此而绝望,稻禾却打碎他努力挤出的每一个希望,每一个……希望,坐在皇位上的男人像是呼吸困难的稍稍昂首,闭眼蹙起的眉洩漏出痛苦。

      『当年复活她的,不是他们,而是〝你们〞!』稻禾吐出的残忍好像永无止尽般,『如果没有你提供的那缕──她为保护你而被你吸收的──神力,即便他们两个将力量耗费殆尽,也不足以重新凝聚消散于天地的神魂,之所以会成功,那是因为有〝三位神祉〞的力量!』

      『她告诉我──这次,是真的要结束了。』

      结束……他本以为,就算没有得到她,看着她幸福也是好的,就如同这九世以来的每一个旁观者角色,只要她能幸福,就算他仅能在旁边看着,无法插足也无所谓,只要她能幸福……

      『不……就当我求你们,你们救她好不好?』为此,他不惜低头哀求长久以来,那两个被他视为死敌的男人,『我求求你们救救她啊!』

      可在最后,打破他希望的,是她,『凌……』轻到宛如气声,『别为难婪燄和雷湛了,不是他们不想帮忙,他们是真的做不到。』惨白无色的脸还是带着那抹温柔的微笑,好似已经奄奄一息的人,不是她。

      所以,在这百年的时光中,他总会设想,与其让那样的结局到来,是不是他根本就不应该放手成全女人留在那两个男人身边?更会忍不住妄想,如果女人选择的是他,他会如何如何的规划他们的未来,给予对方幸福?

「如果……」他微睁凤眼,目光迷茫的仰望着挑高的屋顶,梁柱上,宛若腾空飞起的黄金蛟龙在视线中被雾气弄得模糊,「如果当初放弃了帝位……」他和她之间又会如何呢?会不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一人一只大手各牵着一边小手,一男,一女,一孩子,朴实而幸福的生活着?

      『凌儿,想娶她为妻。』明明他曾跪着向这辈子对他有过养育之恩的女人道出如此承诺。

      只可惜,这世界从来没有如果。

      他到底,还是犯下了错,辜负了她。

      透明的酒液仰头灌进口中,一点溢出的从嘴角流落,宛若代替那在眼眶中流转却始终不滑下的眼泪,若说这百年来他学得最会的一件事便是──如何不再为了曾经的失去痛哭流泪,哪怕他再痛。

      辛辣的酒液口感刺激出更多湿意,他却紧闭着眼硬是把泪液逼回体内,捏在手中的玉杯承受不住帝王强大的力道,啪咂一声的浮增裂纹攀于表面,如同他已经碎裂不堪,满是斑驳的心。

「孤,」再次睁眼时,凤眸重回平静,殷红的菱唇挑起一边嘴角,慵懒的浅笑,「真心羡慕你。」羡慕你不曾犯下大错,羡慕你觉得此生不虚,羡慕你一世问心无愧,蔓陀国的帝王望着皇位底下的贴身侍卫如是道。

      阿净站在象徵皇权高高在上的阶梯下,昂首回望着上方,尊不可侵的帝王,数百年的不离不弃,他们是有着尊卑之分的主僕,亦是情同手足的知己,从当选上还是皇子的对方的贴身侍卫,进而被对方赐名时,他这一生就是只为了守护对方而存在,若说这个男人是光,他便是影,这世上从来都是光影不离的,「主子,你还有我。」他没有唤对方陛下,而是使用即使对方落魄时,也不改口的尊称,在他眼中,不管皇甫靖凌是一国之帝还是一介商贾,这个男人都是他阿净发誓会誓死追随的主子。

      听见阿净认真说出口的话,皇甫靖凌不禁沉沉笑了一声,「呵,是啊!我还有你。」除了筝儿,我也仅剩你了,几近无声的喃喃低语,而后他对他说:「往后,仍旧麻烦你了。」麻烦你,连同我的份一起,一直问心无愧的活着。

      彷彿听进男人未说之语,阿净单膝跪地,「是!」

      还算带有暖意的双眸从自家侍卫上移到桌案上的一卷帝诏,顿时变得淡漠冷情,如同对待外人时的疏离,『皇兄,就算你告诉我,未来你要将帝位传承于我,因此我必须娶那些大家闺秀,延续血脉,可你明明就很清楚我喜欢的人是谁,不是吗?』皇甫筝认真严肃的注视着他,与他争辩着,『这一辈子我就只想要阿润一个人,不管他是否能给予我子嗣,无论他的真实身分到底是什幺。』

      皇甫靖凌一怔,关于当年的那个秘密,他守口如瓶,『你怎幺……?』迟疑的问,不确定对方话里的意思和他所想的是不是同一件事。

      果然如他所想,皇甫筝见状思咐道,似笑非笑,颇是嘲弄的扯动嘴角,『虽然和皇兄比起来,我是不学无术,可不代表我就是傻瓜,何况……』似乎是因为提及自己心中那人,脸部线条变得柔和许多,『他的眼睛和那个男人很像。』都是一双多情如水的桃花眼。

『皇兄,』他叹息一口气,像是感慨逝去,也像是释怀受过的伤,『都过去了。』

      再耿耿于怀,紧抓不放过往,最后受伤的人,也不过是自己,毕竟最好的例子,不就在自己眼前吗?这个从未从过往走出来的男人,儘管他现在拥有世上至高的权力和地位,他却再也不像从前在民街上那般恣意快活,所以在自己看来,这座皇位,不过也是一个外观奢华精美的囚牢而已。

      那是一卷指婚的诏书,新娘是目前在民间名声与军事战绩最高的姜氏家族的嫡女,这样的家族地位单是配后位也是绰绰有余的,他本意将此女指婚给皇甫筝,既能稳定现今国势与军心,更能为他在未来承接帝位时作铺路,然而皇甫筝显然比起江山,他更爱美人,『如果非要我娶其他人才能够继承这个位置,那幺这个皇帝我不当也罢。』皇甫筝说得理直气壮,好像在他眼中,这至高无上的帝位不过路边玩物,『因为比起我自己,我更爱阿润,所以我皇甫筝此生只会娶他一人,爱他一人,至死不渝。』言词铿锵有力。

      似曾相识,那样的皇甫筝……『小梓,跟我回宫吧!让我用尽一切好好爱妳。』他也曾这般坚信爱情且对那个女人承诺过。

      执起朱笔,沉稳且迅速的填上新郎的姓名,拿起象徵帝王的玉玺,腾空在诏书的上方,仔细一看似乎还能发现那双交叠在玉蛟的手暗自颤抖着,『我皇甫靖凌这一辈子,只会爱张梓一个女人,只会娶她成为我唯一的妻子,一生不离不弃。』

      咬牙,烙下红印,一颗不知来向的水滴从上堕至玉蛟,蜿蜒流下,当抬起玉玺时,不慎湿晕了红色方印的边角。

      『当初,商贾之身的你能因为我是人类,就推开我拒之门外,现在你已成皇帝,你真以为我们能走到最后吗?』素雅的容颜煞是刷白,像是不可置信他竟能在前一刻说出那般残忍的话。

      原是新郎姓名的位置不再留空,朱笔落下的字体与玉玺烙下的帝印好似在相互争锋攀比谁更心殇似血──蔓陀国帝    皇甫靖凌将迎娶姜氏嫡女,封此为后。

      『谢谢你爱我。』总是展笑为旁人带来温暖的面容覆着一层无法溶尽的哀伤,双眼空洞的盯着前方池塘里的水中弯月,『只是,当你成为皇帝的那刻,我们的缘分也尽了。』

      宫檐外,不知何时留下的一羽残红随风捲进大殿内,半跪的阿净随手捡起,好奇的来到外头,却是空无一物,完全找不到红羽的可疑来源,仅有一轮巨大的满月高挂于空,只是隐隐月中,貌似有一鸟影越飞越远。

  • 名称:银魂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1: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