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动漫超清

「稻禾!」

      学园长办公室的大门被粗鲁推开,一名矮小的女童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怎幺办!我……」

      话还没说完,我定睛发现办公室内竟坐有客人,包含稻禾的三位男士齐刷刷的看着我,背后紧随着我的窜入一道微风,看见来人,对面三位男士也着实一愣,「呃…嗯…稻禾…爷爷我有话对你说。」我试图挤出符合外貌年纪的反应。

「呃…好,」稻禾急忙起身,对客座上的、站在我身旁的男人们点头致意,「你们自便,我去去就来。」

      婪燄想跟着,背后又传来声音,「你要去哪?」凌不解地问道。

「你迟到了。」雷湛深感难得,瞥了眼与稻禾偕同离去的红色背影,「怎幺,你认识?」

      婪燄听见雷湛的问话,身子一僵,难道…雷湛没认出对方?

「不认识,只是在走廊上碰巧同路。」婪燄扬起自然的微笑,不可否认,他有私心,假使只有他认出对方的话,那便是最好的结果。

「是吗?方才我也在走廊上遇过她,真巧。」雷湛没有忘记刚才的小插曲。

「哦?与你们俩都这幺有缘,看来也和稻禾挺熟的,她是谁?」凌主动拿起一旁茶几上的茶具,泡茶。

「谁知道,待会等稻禾回来,问问他不就得了。」雷湛没有放在心上,拿起书柜上的一盘战棋,示意婪燄:「赛一盘?」

「好啊!」婪燄没有拒绝。

      我扯着稻禾的衣襬走得老远,确定不会被任何人听见对话以后,立刻横眉竖目的面向稻禾,「他们怎幺会在你办公室里?」

「他们听说小月今年入学,便抽空过来看看环境。」

      在对方走后没多久,稻禾便在走廊上遇见雷湛,还讶异了一下,听闻雷湛的来意以后,他迟疑地望着雷湛来时的方向,『你刚才没碰上……』她吗?

      『嗯?』雷湛不解。

      稻禾立刻摇头,『没事,既然都来了,去我办公室喝茶吧!』他笑着转移话题。

「所以妳和雷湛有碰上吗?」面对我,稻禾终于无所顾忌地问出。

「碰上了。」我轻叹,「他没认出我。」

      稻禾点点头,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出乎我们的预料,他正想安慰几句,又想到刚才那个紧随而来的男人,「那婪燄……?」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婪燄他认出我了!」我紧张的说。

      稻禾一愣,「他……认出妳了?」惊讶,「怎幺会!」

「我不知道,但就好像……」我还记得当下的怦然心动,彷彿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悸动,心跳激烈得令我的胸腔都隐隐发疼。

      等不到下文,稻禾好奇的追问:「好像什幺?还有妳脸红什幺?」

      被稻禾一点明,我确实感觉到自己双颊一片热辣,「像什幺不是重点,而是我现在该怎幺办?」

      稻禾微顿,「妳问我,我问谁啊?」他觉得好笑,「妳不是一直提倡顺其自然吗?妳就顺其自然就好啦!」

「顺其自然……」我喃喃,「对,顺其自然就好。」

「再者,该怎幺办好像不是妳能决定的吧?别忘了,那个男人是婪燄呀!」稻禾笑起。

      我一顿,貌似也是,跟着稻禾笑起,不管我想怎幺办,也得看婪燄想怎幺办,那个男人从来都不是一个会顺应他人,顺应命运的人。

      重新回到办公室,我和稻禾各自整理好表情,正在下棋的雷湛、婪燄,观棋喝茶的凌同步看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孙女。」

「孙女?」雷湛挑眉。

「我怎幺记得你好像…不会有后代?」哪来冒出的孙女?凌也挑眉。

「咳嗯,」稻禾乾咳一声,「是认的,认的,可以吧?」他尴尬的说,真是的,怎能这样戳人伤疤?生不出来又不是他的错!

「你们好。」我露出一个符合幼小年纪的怯生笑容。

      雷湛和凌点头示意,并没有给予过多的目光,只有一个人,目光濯濯,那双金色的瞳眸像是想把我困锁在他的眼睛内,再也不容消失,我被看得浑身发热,有些尴尬,内心羞赧,表面却故作镇定地转头对稻禾说:「爷爷你招呼客人,我去招生处帮忙了。」

「嗯,去吧!」稻禾按照这些年的习惯想要拍拍我的头,忽然觉得那只手背感觉到火辣的目光,发现婪燄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利,欲碰触的动作立即停止,不自在的收回,「赶紧去吧!」稻禾又默默退开一步。

      我往外走,走到门口时,不禁回头看去,一身鼻挺皮革服装,银色短髮整齐服贴的雷湛盯着棋盘上的走势,身穿绛紫软袍,酒红长髮鬆束在身后的凌垂眸喝茶,观棋不语,黑色西服正装,乌溜青丝垂放在身后的婪燄挂着轻浅的微笑,似乎感应到我的回眸,为了不引起其余两人的注意,才错开半晌的视线又重新放回我身上,明明是剔透的琥珀金色,却让人难以忽视里头浓郁炙烈的爱恋。

      我呼吸一窒,心又不由自主地加速跳动,雷湛和凌也注意到我与婪燄的对视,纷纷朝我看来,深邃的暗灰色眼睛,妖媚风情的丹凤眼与泪痣,除了探究、迷茫、困惑,并没有过多的情感纠葛,我缓缓扬起嘴角,内心终究释怀,对于那些年的爱恨,对于这些年的徬徨,思思念念终归抵不上一面。

      他们,没有我,依旧一切安好。

      一如初见。

      我转过身,背向他们,走出办公室,关上大门,隔绝了视线,隔绝了牵扯近万年的他们,终于,我们的故事,也都有了新的开始。

      我的故事,这次由我来写。

      几天之后,我拉着稻禾站在不远处的树下偷看着,丝尔摩特的大门口,「小月,自己在这住宿,衣着饮食都要自己注意,要好好照顾自己。」梅温柔地说道。

「我知道,梅姨妳不必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放心大胆的欺负回去,天塌下来,有人替你扛着,所以千万别委屈自己,听见没有?」稚森拍拍小月的肩膀。

「我知道,稚森叔,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要记得顺便保护我喔!」小鱼笑咪咪的补充。

「哪次没有你的份?」小月瞟了他一眼,无奈笑道。

「小月,小鱼就麻烦你多照顾了,你们两个在学校,要记得互相照顾才是,还有小鱼,你别老是给小月添麻烦。」尖叔叮咛。

「保重。」雷湛和凌没有过多的言词,对他们而言,会对这个孩子放上心,不过只是因为看在他母亲的面子上而已。

      小月不冷不热的对这谈不上感情深厚,但的确在他生命中也注定疏离不了,无法变成陌生人的两位男人点头,「湛叔、凌叔,你们也保重。」就像他之于他们的意义一样,这两个男人对于他而言,也仅仅是因为他们是被自己母亲爱着的人,所以他也希望他们安好,为了不让那个已经离开的女人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有一丝难过的机会。

      自从自己母亲离世以后,梅和众人对他的关心照料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在金多司的成长岁月,他可谓是过得极其尊贵,虽然他是一个血脉里与人类混血的血族,但从没人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就连一点眼色也不敢给予,可以说是只要他愿意,即便他把金多司闹翻了天,也没人敢说他的不是,这些尊贵荣宠的待遇,他清楚,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婪燄的子嗣,更多是因为他是他母亲的儿子。

      就连他最不待见的婪燄,平常也可以说是毫无交集的婪燄,默许了周遭这些大人们对他毫无限度的宠爱,甚至有些时候他还会出手帮忙收拾善后,小月心里都明白,但这不代表足够让他原谅婪燄。

      雷湛和凌各自上了自家的交通工具后离开,其他要返回金多司的人也都纷纷準备上车,稚森踏上一只脚,余光发现自家老大根本没跟上,「老大你不走?」

      婪燄看着与自己几近相同的年轻面容,即使平日里舌灿莲花,可在面对小月时,他却说不出一句好话,曾经,他害死了那个女人,要他说对小月不愧疚,那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他也不想哄骗他们的儿子,虽然女人不在了,他一个人无法和小月和美相处,但至少他能做到坦诚,哪怕一句话也不说,也不说一句谎话。

      他曾答应过她,他会替她守护这个世界,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有她的朋友,有她的儿子,有太多她深爱挂怀的人,所以他继续选择留在这个世界里,看着他们曾一起生活过的屋子,看着流有他们共同血脉的儿子,缅怀那个用生命画下故事句点的女人。

      婪燄瞥向某方的一棵大树下,隐约有人躲藏在树干后而展露出的衣角,想到稍早的重逢,那豔红如火的鲜明颜色,英俊完美的脸孔浮现柔和的笑意,看回小月,既然刚才自己是在教室走廊,小月面前与她重逢,而从她看见自己的第一反应,不是表明身分,而是想假装不认识去错过,再加上从对方年岁看来,对方重生已经是好几年的事,却不曾打算联络自己或雷湛或者攸关过去的任何人,就表示她打算抛弃过去,重新生活,若非是小月入学,她忍耐不住跑去找小月,自己搞不好根本不会和她相遇,更不会知道原来她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中……

      小月冷然中略带警惕地盯着突然温柔得诡异的男人,「小月,」婪燄扬起真心的微笑,「我真的觉得有你这个儿子真好。」金眸微微笑弯。

      面对的小月、小鱼,上车上到一半的稚森,看见婪燄的温柔笑容,顿时愣住,紧接着小月一阵恶寒,「你有病就去吃药,少找我犯噁心!」没好气地丢下话,转身离开。

「哎…呃……」小鱼尴尬地对婪燄礼貌点点头,转身追上自己兄弟,「小月等等我啦!」

      一间富丽堂皇的豪宅内,里头来往行走的人们脚步安静无声,步履却稳健得健步如飞,一名髮色浅淡,面容冷峻的男人走进大门口,西装革履的总管闻讯出现,「金大人。」

      金略略颔首,「人呢?」不仅脸上的表情,就连声线都极为冷酷。

      本在宅内奔走而额头冒出薄汗的总管,一面对有人形冻库别名的金,自觉周遭气温降下不少,他拿出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亲王大人目前还在丝尔摩特,归期不定……」

「还没回来?」金眉头一点扯动,「小月不是都已经开学超过两个月了吗?」

「呃…是。」

「小月在学校生活有麻烦?」金的声音更冷了些,像是总管一回答是,就準备去灭了给小月製造出麻烦的〝问题者〞。

「不是,月少爷在丝尔摩特一切安好。」如果只是这样的问题,那位亲王大人用得着不回来吗?这里多的是赶着替月少爷讨场子的人,而且个个都是随便一句话便能使金多司兴风起雨的大腕,何况那位月少爷本身也不是个会任人拿捏的人,他不去欺负别人就很好了……总管默默在心里思咐。

「那他还不回来是为何?」金不解,虽然这些年来,小月与婪燄的父子关係可以说是冷漠,但他们这些旁人都看得清楚,婪燄儘管对待小月如对旁人般看似温和实则疏离,可该给的荣宠是一点也不少。

      尤其以他和克莱茵还有尤弥尔这些当过父母的过来人角度看来,婪燄并非忽视小月,而是那些关心,他不晓得该用什幺方式表达,这对父子少了那个女人在中间调剂,终究无法坦然的面对同样失去挚爱的对方。

「亲王大人只传话目前有要事走不开。」总管也深感困惑,但身为下属,他本就无权过问太多。

「那阿尔呢?小燄不在,至少亲王府还有他坐镇,怎幺还要我出面?」

「尤弥尔大人……」总管面有难色,比起那位掌握实权的亲王大人,这位从亲王王位上退下的尤弥尔才是真正令人头疼的角色,「尤弥尔大人他说他走不开。」

「走不开?」金的前进脚步一顿,眉头微蹙,「他是能有什幺事?」

      总管看看四周的僕役,靠近金几步,小声说道:「大人正忙着洗蛋。」

      金顿时眉间皱褶加深,足以夹死一只虫子,总管满脸无奈,只差没用笔写上〝我只是个下属,无能为力〞,金深呼吸一口气,恢复冷酷的表情,「我知道了,你先请客人们稍坐片刻,我们马上就来。」金提速朝着某个方向前进。

      金来到一间卧室,推开浴室的大门,水雾瀰漫,看不清室内,只能听见雾气后方传来俏皮的小曲调,金朝声源前进,走到澡缸边,一肘惬意的往后靠在边上,鼓起的肌肉线条分明,湿漉漉的金髮随意的梳在脑后,露出整张比例完美的俊容,仰头往后上方看去,玫瑰金色的眼珠微微笑弯,「阿金,你怎幺来了?是要一起用餐吗?」

      看见尤弥尔如此放鬆的享受,金的冷面透露出一股不爽,「你知道你家里来了客人吗?」

「我知道啊!」尤弥尔收回目光,重新看回自己另一手捧着的,半颗浸泡在热水中的蛋,「但那又不是我的客人。」尤弥尔边说边捧起水,徐徐从蛋的顶端淋下,像在替蛋沖澡。

「但那是你儿子的客人。」金的双眉渐渐靠拢,「你儿子目前不在,你明明就在馆内又不出面,让你家下人急忙通知我来接待,访客看见接待的人不是多拉斯家的成员,而是里尔家的我,难道你不觉得失礼吗?不觉得丢脸吗?」

「拜託,失礼的是她好不好?」尤弥尔翻了个白眼,「婪燄摆明着对她没心思,她一直赶着贴上来是什幺意思?而且身为主人的婪燄既然都能藉着参加儿子的入学手续,就此不回来,态度已经有够明显,她还敢抱着亲王亲属的名义赖着不走,请问你丢脸的到底是谁?还好我没这种愚蠢亲戚,否则不用等别人,我第一个灭了她。」尤弥尔再一次庆幸好险自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完全不会有什幺兄弟姊妹、子侄孙辈打着他的旗号去骚扰别人,当然,他现在有了儿子和孙子,但不管是婪燄还是小月,起码智商水平都还保持在他认可的範围,完全不愧于他的血脉。

「怎幺说你都有理!」

「我当然有理。」尤弥尔笑起,「反正呢,我很忙,整天的行程都满档,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别拿来烦我。」

「忙?那你说说你都在忙些什幺?」金生气的冷笑,他以为他们大家都不知道他整天除了混吃等死外,就只剩盯着那颗蛋了吗!

「白天,我要陪它睡觉,睡醒之后,我要陪它吃饭,吃完饭后要陪它散步,吸收月光精华,散完步要陪它洗澡,洗完澡要陪它说话,说到天亮就又要睡了,它还小,不能熬夜。」尤弥尔摸了摸光滑洁白的蛋壳,亲暱的看着蛋问:「妳说对吧?」

      简直歪理!金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深吸一口气,稳住崩溃边缘的冷静,「反正,我给你五分钟起来穿衣,然后跟我一起去接待客人,只要你把你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你爱怎幺着就怎幺着,我不会管你。」你这个护蛋狂魔!金在心里咬牙咆啸。

      尤弥尔瞟了脸色不佳的金一眼,「啧,知道了啦!」尤弥尔撇嘴,等这件事过后,看他怎幺教育教育亲王府里的人,怎幺能因为一点小事就随便搬救兵呢?不想见的客人轰出就是了,哪来这幺多问题?

      尤弥尔起身,精壮的身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他赤裸走出浴室,拿起毛巾将手中的蛋擦乾后,动作轻柔地把蛋放进床上的一个籐篮里,籐篮内是顶级的鸦毛绒衬垫,柔软无比,黝黑质亮的衬垫将蛋衬得更加洁白无瑕。

      把蛋处理好后,尤弥尔才拿着半湿的布将自己擦乾,套上衣服,随着金走出房间。

      怎幺就走了呢?今晚不聊天了吗?蛋蛋有些落寞地想道,只可惜身为一颗蛋,它没办法出声询问或者慰留。

      最近,丝尔摩特石阶一班迎来了新任的班导师,即便鸡飞狗跳的群妖乱舞,讲台上的青年依旧微笑得温和,目光只停留在班级座位后排,在满屋子的妖族形态中,仅有的小小红衣女孩。

      我望着讲台上视乱妖于无物,彷彿身在某个恬静雅致的场合,温文儒雅的男人,嘴角抽了抽,至于吗?一个堂堂血族大亲王…不,掌管半个世界的神跑来学校当幼稚园老师,是吃饱太闲了吗!

      钟声响起,婪燄阖上手中的课本,「下课了。」

      一得宣布,全班骚动,正当集体群涌向我时,一个响指,世界彷彿冻结,婪燄步态优雅走到我的座位边,宛若没人相争,是只存在于我与他的美丽邂逅,「这位小姐,请问我有荣幸与妳共进午餐吗?」

      面对这完美无缺的微笑,我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从座位上起身,婪燄跟着我走出教室,没多久,冻结的时间又开始流动,教室内预计集结的幼妖们一眨眼,却发现原本打算围住的目标已然消失不见,奇怪了,人又去哪了?

「你又不需要吃饭,现在连喝血都不用,这样你还约我吃中餐,有意思吗?」已经恢复成神的婪燄早已不再局限于原本血族的限制,但自从那天碰上以后,他就每天跟在我旁边,变着花样名目黏在我身边,甚至还不晓得怎幺跟稻禾说的,竟然变成石阶一班的班导师,真是……!

「有意思啊!」他笑咪咪低头看我,「只要能和妳一起做的每一件事都很有意思。」

      我一顿,抬眼看他,注视他金眸中的真情流露,脸颊发烫,羞赧的挪开对视的视线,「呿,油嘴滑舌。」加快前进的步伐,掩饰怦然心动。

      婪燄笑意更深,好似自己被褒奖了般,心情愉悦地跟着不及自己半身高的小女孩。

      推开学园长办公室大门,本以为只会有偷懒的稻禾,没想到办公室内很是热闹,就连婪燄都一愣,「伯父,父亲,你们……?」

「亲王大人!」

      一声甜腻的嗲声呼唤顿时引起我全身的鸡皮疙瘩,只见一个打扮华丽的漂亮女人凑到我们…更準确的说是婪燄之前,优雅的行礼后,含情脉脉地望着婪燄,「莉琳见过亲王大人。」

「莉琳小姐怎幺来了?」婪燄脸上的表情瞬间转换成客气又疏离的礼貌微笑,「是有亲朋好友打算入学吗?」

「不,我是来找你的,你不是有跟我说好要一起讨论〝纳尼拉古城之远古商业起源〞吗?」她拿过身后侍女递来的一本老旧的厚重书籍,「你看,我还特地让人寻来第一版,据说这是最接近原版,内容最为完整的一版,你要不要过目看看?」

      我挑起眉毛,侧抬起头的瞥向婪燄,婪燄接收到我的目光,勾起的嘴角一僵,「看来亲王大人是没空与我共进午餐了。」我皮笑肉不笑,「不送。」不再理他的朝稻禾走去。

「莉琳小姐不好意思,我记得我之前是和妳说有空再进行讨论,妳怎幺……」自己跑来,而且还挑在我老婆面前?婪燄一脸为难又无奈。

「我和叔叔打听过,最近亲王们没有大型的活动,所以……。」她欲语还休,用娇羞的眼神代替她的发言。

「所以就自以为婪燄有空,不顾矜持的主动跑来找人了?嗤,是哪来天真的女孩认为亲王平时不参加公开聚会就没事干的?」我压不住内心的不爽,阴阳怪气的酸道。

      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我身上,发现是一个还在幼年期大小的小女孩骂一个成年人女孩,不禁感到啼笑皆非,「妳…妳是谁?妳可知在妳面前的人是谁?竟然敢在血族亲王和贵族面前大放厥词,妳可知以下犯上是罪大恶极!」莉琳不悦的说。

「我是谁关妳什幺事?其他人是谁我自然知道,至于妳是谁我没兴趣知道,再来,我并不是血族,妳拿什幺血族律法治罪于我?还有,我怎幺不知道血族现在可以任由一个小小贵族之女就能探听亲王的行蹤?说我以下犯上,那妳的行为是什幺?不知羞耻?」我讥讽地说。

「妳!」原本还不确定是羞红还是气红的脸,这时我已经可以确定,她是气红的,因为她现在的脸色比刚才面对婪燄时更红了一层。

「妳什幺妳?妳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妳难道不知道妳这位〝亲王大人〞可是有老婆的人?」

「亲王大人早就与多拉斯小姐离婚了。」至于多年以前曾流传过婪燄有一人类妻子,对于这项消息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人类?配血族亲王?太可笑了。

      我冷冷一笑,不是没看出她内心的想法,我也不戳破,顺势说下去,「就算他和伊莲妠离婚又如何?妳有没有照过镜子?凭妳的尊容比得上伊莲妠吗?别忘了,伊莲妠是血族大家多拉斯家族的嫡女,身分贵为王女,本人又是血族公认的第一美女,连这样的女人都成为婪燄的下堂妻,妳拿什幺自信以为自己能登上亲王正妻的位置?」

「妳!亲王大人你看,这个小女孩简直太狂妄了!」莉琳说不赢的回头搬救兵。

      什幺狂妄,根本就是吃炸药了吧!稻禾扯扯嘴角。

「哼,」我又冷笑一声,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没人告诉过妳,眼泪对婪燄一点用都没有吗?他喜欢的,是和他对着干的女人。」

      空间瞬间安静下来,没人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幺,除了一人,短暂错愕以后,噗哧笑出声,「笑什幺?我说错了吗?」我双手环胸,不客气地瞪向婪燄。

      婪燄勉强止住笑声,唇前收成拳状的手半遮着唇弧,却掩不了脸上大肆绽放的笑意,「严格说起来,没错。」毕竟套一句稚森曾形容过他们的形容词──后来他自己想想也觉得十分贴切──相爱相杀。

「莉琳小姐,不好意思先前没有跟妳说明白,我是已经有家室的人了,妳的盛情邀约恕我不能赴约,关于这位女孩……」婪燄见我狠狠一瞪,心思剔透的改口:「这位小姐的发言,若有惹妳不快的地方,我向妳道歉。」语毕,欠身行礼。

      如此降贵纡尊的一幕令观望的人都暗自吃惊,我则是稍稍平息了腹中的怒火,算他识相,哼!

「亲…亲王大人为什幺……?」一个尊贵至极的男人竟然为了一个还未脱离幼年期的女孩向自己道歉?莉琳不敢相信。

「不好意思,恕我先失陪了。」

      婪燄走到我面前,配合我的弯下身子,与我平视,温柔安抚道:「别气了,我带妳去吃好吃的?」

      好吃的,身为一个吃货,听见这个关键词就本能的分泌口水,我抿了抿唇,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好打发,「稻禾也去。」

      婪燄瞟向站在一旁的男人,金眸透出若有似无的冷光,稻禾一惊,他…他才不会这幺不识相,别拿这种看死人的眼光看他,稻禾正想拒绝,就接到我的视线,敢不去?我就烧光你的鬍子收藏品!

      拒绝的话到嘴边,稻禾左右为难,只好转头,找盟友,挤出笑容:「要不,尤弥尔你们也一起去吧?」

      一行人走在路上,尤弥尔和金、稻禾落后前面一大一小的人几步,金本想问婪燄迟迟不回金多斯的原因何在,但就按照目前所看,他大概也知道问题出在那个小女孩身上了,「那个女孩是谁?」金问。

「婪燄这副狗腿的样子真是……」尤弥尔一手抱着蛋,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该说许久没见?」

      金一震,瞥向自家兄弟,「你是说……小梓?」

      稻禾一顿,怎幺尤弥尔一下就猜出来了?难道他和婪燄一样……不,比起婪燄还有身为创世神的理由,尤弥尔的过份强大,只能说明他本身就是变态,是这世界妖族中的突变种,稻禾扯扯嘴角。

「知道我们是谁,清楚伊莲妠和婪燄的事,还敢在婪燄面前摆脸色,又和稻禾很熟的人,不管怎幺想都只有一位吧?」说完,尤弥尔朝前方努努嘴,「而且婪燄那巴不得黏上去的狗腿样,你见他何时有过这样的状态?」

      确实,他曾见过的每一次婪燄失态,都是和那个女人相关,「不过她不是已经……死了吗?」金还是不太能够轻易相信。

      自从和稻禾他们经历过望城一战后,尤弥尔对于这种非理智可以想像出的事情,接受的包容度已经晋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和雀儿喜的儿子都可以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他的儿媳妇还挂有创世神头衔,死人复活什幺的,简直与传说、神明相比,太小儿科了,而且……他摸了摸手中的蛋顶,他自己不就抱着一个死而复生的人…蛋吗?

「管他的,反正婪燄开心就好,不是吗?」尤弥尔无所谓的笑道。

      最近我的情绪有些低落,不仅因为那位莉琳没有打退堂鼓,反而成天绕着婪燄纠缠不清外,还有一个很大烦恼。

      学园长办公室内,「亲王大人,我昨天读着这本〝纳尼拉古城之远古商业起源〞,想好好努力看完然后等你有空跟你讨论,可是有好多地方我发现我都看不懂,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抽空为我解惑一下?」莉琳一手拿着书,一手主动缠上婪燄的手,悄悄地用胸前那对傲人的柔软磨蹭怀中的手臂。

「我……」婪燄微笑不变的要抽回自己的手。

      我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稻禾,我去逛逛。」

      不等稻禾开口,婪燄还来不及阻拦,我便跃出窗外,一阵红光,赶到窗边的婪燄只见一只全身朱红羽毛的巴掌小鸟,飘着带有金丝的长长尾羽飞走。

      『喂!』一日下午,那名叫作莉琳的女人把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我叫住,『虽然我不晓得妳是谁,又是哪来的胆子让妳那天敢如此大放厥词,不过我告诉妳,亲王大人是不可能会喜欢妳的。』

      『呵,妳又知道了?婪燄可是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他说没有我也不会独活在这世上。』虽然不是谎话,婪燄的确这幺说过,但那都是恢复全部记忆以前的事了,我心里明白,当初的诺言如今多少都有灌水的成分。

      『凭妳?哈,别说笑话了,这百年以来,多拉斯亲王身边从未出现过一位伴侣,别说女性,连男的都没有,妳若真得亲王宠爱,大家怎幺会一点消息也没收到?』莉琳不屑地看着我。

      『妳怎幺能确定亲王不是为了保护我才隐瞒消息的呢?又或许我们就喜欢这幺暗着来,怎样?』我嘲讽回去。

      莉琳一窒,但是理智告诉她,与其现在和这个不知从哪来的女孩大吵,破坏自己努力在婪燄面前经营的淑女形象,不如胜利以后再狠狠向对方报复回来,亲王正妻之位,她势在必得,『反正亲王是不可能会喜欢妳的,就算今天不是位高权重的血族亲王,他也不会看上妳,毕竟哪个成年大妖,会看上这幺一个……』她毫不客气的上下打量我一遍,『乳臭未乾,前胸后背不分的幼妖?』

      『妳说,妳要长成能承欢的成年形态要多久?一百年?两百年?或者,更久?』

      看见我微变的脸色,她终于感到一丝快意的勾起笑容,满满恶意,『男人都是容易被慾望驱使的,尤其血族又是如此重视自身慾望的种族,就算不看自己主动前去争取的人,亲王身边拥有这幺多资源,妳真以为他会愿意花上上百年等妳长大?他等不了那幺久的。』

      蔷薇别馆外,窗外一棵大树,茂密绿叶间,一点红藏在其中,豆大的眼睛望着坐在窗台上,看似面无表情,我却藉着过往的了解,察觉出神情其中落寞的少年,他隐约感受到目光的看了过来,发现苍绿丛中的朱红,那是自从他入学以后,时常会出现在他周围的红色小鸟。

      我往前跳了几步,走上枝头,青涩的精緻面容乍现一抹温和的笑意,「会说话吗?」小月问,因为在他看来,这只小鸟颇有灵性,却不曾开口,所以无法分辨到底是普通的鸟类,还是某种鸟妖的幼兽。

      我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地盯着他看。

      看来真的只是一只普通的小鸟了,小月闪过一丝失落,「没关係,反正只要你能听我说说话也好。」他撑起微笑,「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

「那天,我看见他,抱了一个人。」目光没有焦点,「这幺多年了,即便他一点也不难过,但他也从未让任何一个人接近他,这还是我唯一欣慰的地方,起码他没有打算让谁替代她的位置,否则我就算是死,也会杀了他。」金色的眼珠窜过冷厉。

「然而,那天,他却主动抱了一个人,还是一个比我还小的幼妖。」小月嘲讽的笑起,「害死了她以后,如今看上一个乳臭未乾,连毛都没长齐的幼妖,也不怕一用力就弄死人家遭报应吗?……不,这世上根本没有报应,没有神,能相信的,只有自己。」小月阴沉下脸色。

      小小身躯窝缩在成年人坐还略显宽敞的办公大椅,背对着室内,面向窗外,办公大椅的主人──学园长──稻禾则站在一旁,「我说妳这几天到底怎幺了?老唉声叹气的。」

「我知道妳不爽有女人缠着婪燄,但婪燄的态度表现得很清楚,我也打听过了,尤弥尔说那个女人是亲王阿雷季的姪女,所以碍于阿雷季的面子,不好意思做得太过,免得到时候给了阿雷季理由,顺理成章的找婪燄麻烦,婪燄已经私下联络阿雷季那边的人,再过几天,那位小姐就会走了。」

「嗯。」我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情敌要走了,妳怎幺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稻禾不解。

      我咬了咬唇,决定还是把压在心中的问题问出口,「稻禾,我问你,我要长大成为成妖要多久时间?」

      他想了想,「凤凰不比一般妖族,撇开全身是宝外,最强大的特性就是几乎可以达到不死的强韧生命力,相对的寿命也是相当绵长,妳幼妖期还没过完一半,要想到成年期,至少还要四、五百年以上吧!」稻禾推测。

      四、五百年!我的表情更难看了,「难道就没有什幺可以快点长大的办法吗?」

      听见我略是不耐的口气,稻禾一顿,不明白对方为何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这几十年他见对方幻化出人形以后,就一直挺顺其自然的生活,从没想过自己年龄大小的事,毕竟内在早就是个成熟的灵魂,自然也就不会像一般孩子想要急着长大成人,「妳不是一直都不在意自己是个小孩吗?怎幺突然想急着长大?」

      我扁扁嘴,之前不急是因为自己就一个人,身体年龄是大是小无所谓啊!可是现在……,我不满的盯着自己的短胳膊小短腿,不管从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前看后看,自己就是一副幼稚园小娃的样貌,就算长得再好看,也是个小萌娃,始终脱离不了个娃字,虽然自己是不满意那个女人缠着婪燄,但也没法反驳她说的某些话。

      的确,除非有病,否则哪个成年男人会对幼稚园女娃感兴趣的?

「其实要快速长大的方法也是有。」

      听到稻禾的话,我的眼睛立刻一亮,「说来听听。」

  • 名称:天使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9: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