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嫂子超清

      青鸟谷腹地,深夜时分,万物沉睡,一派寂静,忽然,一屋灯火点亮,门板猛地开启,一名少年飞奔而出,爬上谷口处的木塔,一鼓作气拉开木槌,敲响警钟。

      噹──噹──噹──

      奔驰的几人脚步没有停歇,从唯一一条小径直达最底后接连停下,晦暗的谷内逐一亮起火把,云朵被风吹过,后方的月光不再被遮掩,伴随火光一同点亮谷内的风景,以及抵挡在外来者之前的人潮。

「以一个安养数百年的族群来说,动作挺快的嘛!」尤弥尔微笑。

「无论来者何人,烦请速速离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一位持斧头的中年男子高声喝斥。

「想活命的话,叫你们最大的出来!」雷湛毫无畏惧的上前几步,威压散发,「别给我拖拖拉拉的,我们赶时间。」口气不耐且冷酷。

      感受到致命的威胁,众人僵硬,「年轻人,莫狂。」一道苍老的声音由人群之后传出。

      人群分散,一位老者身躯微驼,拄着一根木拐走出,身边还有一位蔚蓝长髮,容貌雌雄莫辨,如清秀佳人般的男人陪同,「你就是这里的掌权者?」雷湛盯着那名老者。

「谈不上掌权,只算是说话还有几分份量的长老,诸位来此,风尘僕僕,所谓何事?」老人顺了顺斑白的鬍鬚。

「凤凰神台在哪里?」

「老身不明白你在说什幺。」

「我再问一次,」雷湛逼近几步,威压更加浓重,「凤凰神台在哪?」低沉,一字一字吐出。

      青鸟族众人不禁肩颈一沉,略微佝偻,「老身…真不明白……」老者吃力的坚持答案。

「雷湛,」婪燄出声,「他们在拖延时间。」一语点破对方阵仗的虚张声势。

      婪燄话一出,老者的表情更加不自然,足以验证无误,他上前,落后雷湛一步,毕竟他怀中还抱着我,儘管对方弱小不已,仍以防万一,要是有什幺异常的举动,雷湛也能率先抵挡,「既然你身为长老,那幺你应该明白,我们这几个外人能闯入谷内,肯定是破了某种阻碍。」

「我们找寻凤凰神台,并非想要亵渎你们的先祖或者获利,而是攸关人命。」婪燄坦承。

      我虚弱地看向他们,森白泛青的脸色布满诡异的红纹,呼吸浅而短,彷彿随时都会断气,即便不需要医术精湛,人人都能看得出那命悬一线,婪燄知道,青鸟族避世数百年,早已断了与外界的联繫,生活安逸祥和,天性本就纯良,性格上更因为鲜少与外人交往,而天真烂漫,毫无心机与防备,唯一的危机意识也不过是抗拒外人的侵扰,不想沦于祖辈们流传下来被人挖去灵珠的惨痛教训,但只要不显露出迫害他们的意图,再表现出适当的可怜,还是有很高的机率被说服。

      简单来说,就是好骗。

      除了一个人,金眼若有似无的瞟过长老身边的男子──米迦叶,这个对他们知根知底的人。

「我的妻子患了绝症,遍寻名医也无法医治,传说凤凰神台能治癒百病,这是我妻子最后的希望,我很抱歉叨扰各位的生活,可是……」恰到好处的哽咽,英俊的脸庞泫然欲泣,怀抱的双手调整角度,看似更加收紧,「就算没有用,至少我试过。」

      雷湛环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尽是眉眼不忍,「所以,请问凤凰神台在哪?是在谷内吗?是在人前供奉的吗?还是在隐蔽之地呢?……」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他眉眼痛苦,哽咽地询问,宛若受难的罪民渴求上天的垂怜。

      不到十个问题,没有人给予任何答覆,婪燄停下了发问,彷彿对于众人的沉默感到放弃,低下头,每个人都能想像出那被阴影覆盖的英俊面容会是多幺的痛心哀伤,像是承受不住悲痛的深吸一口,抬起脸,神色自若地转头看着雷湛,「凤凰神台在谷内,不在人前供奉,属于长老级才可知悉的隐藏秘密,并不在任何一个明面的公开场合,应该有暗道,最可能的位置在长老时常出入,并且在谷内属于相对神圣的地点。」

「你…你怎幺……!」长老惊骇失声,充满皱褶的脸庞伴随瞪眼而舒展开。

      雷湛扯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又是一个被眼睛迷惑的蠢货,「我什幺都没说!」年长的老者还在作最后挣扎。

      婪燄勾起微笑,「您不用说,您的表情已经告诉我答案了。」

「我…你……!」长老吹鬍子瞪眼。

「别闲聊了,」身后的稻禾时不时抬头望向天空,就怕出现几道暗影,在所多谟菈感受到的超强战力着实让他留下些许阴影,「既然找到位置就赶紧走吧!」

      雷湛出手扯住老者的衣领,「带路!」恶声恐吓。

「为了以防万一,」婪燄无情漠然的目光瞟过众人,被他眼珠所注视之人无一不感到心惊胆跳,最后煞是随机的用下巴指了指某人,「这个人刚才配合长老一起出来,应该也是这里具有份量的人物,把他也带着,若是有人不长脑妄图有些小动作,就把他杀了。」

「当然,这也包括您,尊敬的长老大人。」婪燄微笑,「我相信您不会为了什幺大义,轻易牺牲您宝贵的族人,对吗?」

      那抹礼貌满分的微笑在老者眼中成为最具代表恶魔的标誌,「你…你竟然……!」气到说不出话来。

      雷湛另一手扯过那名被婪燄选中的人质,「若是不想有事,就给我老实点。」这句威胁并未指名道姓,不晓得是对他手中的长老或者男子人质说,还是对其于谷内的青鸟族所说。

      踉踉跄跄,勉勉强强,我们穿过整个青鸟谷,不少未点灯的民居内模糊可见偷窥的人影,忽地左侧一处民宅发出声响,我们警惕的看去,一名少女面带诧异地站在窗前,口中喃喃:「阿尔……阿尔……」

「莉莉!」紧接着一道紧张的中年妇女呼唤,焦急的伸手拉扯少女的手臂,期望她能蹲下躲藏。

      尤弥尔仍喫着惬意的浅笑,玫瑰金的眼睛飘过少女清秀稚嫩的容颜,彷彿从未见过的陌生,没有停下脚步,始终前进,如同过客。

      怎…他怎幺会在这里?谷内刚刚发出据传几百年来不曾敲响过的警钟,从小被教育,若是听见警钟,老弱妇孺必须躲藏,保全性命,避免灭族,但怎幺会是他?那个曾经救过她,并且两年来,不说朝夕相伴,但至少日日相见的男人,她所心仪锺情的男人,怎幺会是闯入谷内,并对谷内造成危害的坏人?

      不禁回想起这段时日以来,他与她闲聊过程中,对于她生长环境的谈话,她以为那是他对她生活的好奇,她以为是因为她,他才会对青鸟谷产生兴趣?难不成…一切都只是她自作多情?

      他,不过是别有居心。

      他,不过是在利用她。

      她在谷内算是早熟的孩子,也曾听闻初恋总是甜蜜且酸涩的,后来因为他,也证实了初恋是又甜又酸涩的味道,可为什幺…她现在却尝到了苦?很苦很苦,彷彿从嘴里苦到心里,彷彿从心里苦到嘴里,导致她说不出任何一个字,哪怕是质问。

      一滴泪代替言语,从她青春纯真的眼里流出。

      我看见那名少女的泪水,视线从她移到尤弥尔脸上,又从尤弥尔移到婪燄脸上,婪燄似乎注意到我的视线,低下头,如同过往每一刻无情的画面,不变的金瞳,变得是现今仅剩一往情深,不再残忍,「嗯?」轻声回应。

      我拉出微笑摇摇头,他像是明白我的,一手牢牢抱着我,腾出另一手摸了摸我的脸颊,给予我实体化的温柔爱恋。

      多拉斯家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吧!荒芜孤寂的心,宁可对不起全世界,也不愿牺牲自己,直到有人闯入那颗极小的心,从此,无垠深情,都只为一人,好像他曾经没有人性的无情,都是为了在爱上以后,给予最大程度,毫不保留的感情。

      倾之,所有。

      来到谷内的底部,庞大耸天的山壁下是一间毫不壮观的屋舍,但相较于谷内的建筑物,此间屋舍却已是最为起眼大气的存在,踏进,首先目光所及的定是室内中央处,一座比人还高的石雕,鸟兽昂首展翼,栩栩如生,一张长形木桌似乎是平日里摆放供品的位置,桌前是几个圃团,应该是给参拜的人跪地使用的,然而圆形的空间内,并没有任何可以通往别处的通道或者是门。

「接下来呢?」雷湛晃了晃手中老者的衣领。

      长老撇过头不理,稻禾和尤弥尔已经各自在室内展开探索,「不说?」雷湛挑眉,「信不信我杀了你?」恐吓。

      长老脸色难看,却仍强撑着畏惧的默然抗争,「看来是个不怕死的老骨头。」雷湛冷笑一声,像丢弃垃圾一样地把长老往前抛丢在地上,一掌扣上另一名人质的脖子,「你呢?怕不怕死?」

      长老见状,紧张开口:「你放开他!」

「只要您老实帮助我们,我们自然会放开他。」婪燄说,没有事先沟通的两人极具默契,一人扮着黑脸,另一人便扮起白脸,「您要晓得,我们意不在杀生,不过是想为我的妻子寻求一条活路,您若帮我们,我们也会给予贵族活路,彼此都能得到想要的,不好吗?」

      长老神情挣扎,虽然心里充满怀疑,毕竟前一刻才被这看起来一脸真诚的男人所欺骗,但要他恪守着古老传承的责任,进而牺牲一名族人的性命,尤其这名族人还是他挑中继承下一任长老位置,拥有绝顶天资的继承者,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犹如自身孩子的人,他……

      随着雷湛手中人质越发铁青的脸色,长老更是动摇,下意识的瞥向某处,婪燄没有错过,立即出声:「稻禾,石雕。」

      长老一僵,诧异地回头,各在两侧摸索墙壁是否藏有机关的尤弥尔和稻禾朝中央的石雕前进,两人推了推,石雕不为所动,「你确定?」稻禾忍不住怀疑地看向我们。

      婪燄又盯着长老掩不住的惊慌表情,确定的点点头,尤弥尔手摸着下巴思考,几分钟后,上前,伸出手,指尖从鸟兽挺拔的胸口渐渐往下,来到腹下三吋──传说中青鸟灵珠的所在位置,施力,指头插进石雕内,没想到看似宏伟的雕像腹部竟是中空,摸到一根横桿,尤弥尔勾起微笑,握住横桿,拉出。

      喀喀喀!室内传出机关挪动的巨大声响,地板也随之晃动,中央的鸟兽石雕缓慢旋转,宛如被灌入生命力的旋飞开来,露出底下一圆黑洞,长老面色如土,嘴唇颤抖蠕动,好似在无声忏悔,本该等待有缘人到来,本族保守数百年的传承竟被眼前这些土匪抢夺。

      还未等老者自怨自艾,婪燄一下手刀,长者立刻昏厥倒地,雷湛也鬆开手中的桎梏,人质重得氧气:「咳…长老!」

「放心,我没杀他。」婪燄走近那个黑洞。

「你们……」人质蹙眉,「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抱歉,事态有些紧急。」稻禾对他尴尬地露出歉笑,「我们是真的快没时间了,不是故意找你族麻烦。」

「米迦叶……。」我轻唤。

      人质一顿,朝我看来,走近,「你的脸色不太好。」我关心道。

「妳没资格说我。」看见那已迈过半脸的红纹,米迦叶的表情更加凝重。

      我有些无力地伸出手,他配合我的主动握住我的手,「回去吧!」

      米迦叶愣住,「你说的,我会懂你的选择。」

      『我知道,妳会明白我的选择。』湛蓝光芒中,米迦叶如此对我说道。

「正因为我曾经做出同样的选择,所以我更明白,这种选择的下场。」我淡淡一笑,些许的惆怅,「倘若她不爱你,那是遗憾。」遗憾你为她付出所有,仍得不到一点回报。

      米迦叶心有所感地垂下眼帘,「可,假如她爱你呢?」

      米迦叶一震,「那幺,不是遗憾,而会是悔恨。」

「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恨着命运不允彼此相守的残酷,悔恨自己明明就有机会可以握住幸福,却又不得不眼看从自己手中溜走。」我用力握着他的手,「不经他人同意,自以为是的牺牲,其实也是自私。」

      米迦叶僵硬,「尤其是对被留下的那个人,对吧?…婪燄。」

「…嗯。」他收紧怀抱。

      听见那低沉的单字回应,我笑得更深,「而且魔蓓儿性子刚烈,你就不怕她醒来以后发现你做了什幺,一气之下自残把灵珠挖出来,然后直接气死吗?」

      米迦叶觉得真的有这种可能性,表情更加凝重,「青鸟族丧失灵珠还可以活一到两年,若是保养得当,也许还可以更久,而魔蓓儿虽然重伤,濒临死亡,但是顶级的救治,或许能缩短痊癒的时间,一旦她痊癒,再取出灵珠也只是重伤,尚不致死,你就没考虑你们一起活下去的可能吗?」

      一起活下去的可能……米迦叶感受手中那紧紧抓着自己的力道,「只要有机会,哪怕是微乎其微,也不要放弃幸福的可能。」所以请你不要放弃自己,不要放弃魔蓓儿。

      感觉到他握着我的手微微颤抖,「我……」也有可能幸福吗?我爱的人…也有可能会有爱上我的一天吗?米迦叶不再忽视心中的徬徨。

「连我都还没放弃,不是吗?」加大笑容的弧度,虚弱中仍然带有阳光的气息,「至少,你还有两年。」

      米迦叶的胸腔感受到心脏的用力跳动,「所以,回去吧!」我轻声却坚定地说道,「回去魔蓓儿身边,不要给自己留有一点后悔的机会。」

      轰隆轰隆!天边传来不明声响,所有人抬头看去,「应该是所多谟菈的人赶来了,我们快走吧!」稻禾催促。

「我先下去。」雷湛二话不说跳下黑洞。

      稻禾紧跟着,尤弥尔準备跟上时,「多拉斯大人。」米迦叶突然唤道。

      尤弥尔脚步停顿,不确定是否是叫唤自己,毕竟在场有两位多拉斯,会停下不过是习惯性,偏头看去,确实发现米迦叶看着自己,眼神恳求笃定,「请您…一定要成功!」

      尤弥尔眼中一闪困惑,又点点头,跳下黑洞,米迦叶泛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望向婪燄,「你和你父亲…真的长得很像。」

      婪燄不予置评,他把视线又转向我,「小梓……」一贯清冷的蓝眸内含万语,最终化为一句:「一定要平安回来。」

「嗯!」我重重点头,给予不晓得会不会是此生最后一道的笑靥。

      婪燄大步上前,跳下黑洞。

      米迦叶蹲下确认完长老生命安全后,也不再逗留,快速离开这块是非之地,踏离没多久,远见几道暗影从谷口的方向朝祭祀堂的方向过去,他加快速度绕过众人目有所及处,躲在隐蔽之地,幻化妖型,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暗影与祭祀堂吸引住时,一只青鸟无声飞向天际。

      下坠的引力让我感觉到身体的凌空感,不安地用右手圈住婪燄的脖颈,婪燄收紧怀抱无声给予我安全感,几秒之后,稳稳落地,我睁开眼睛,不像方才的漆黑,长方形的空间,四面墙壁铺满平整的石板,石板之上崁着一颗颗拳头大小般的鹅卵状石子,而肉眼能捕捉到的光源正是由这一颗颗鹅卵石散发出来,宛若古籍中描述的夜明珠,光芒盈润通亮,并不刺眼。

「星石,」尤弥尔摸着石壁上的一颗鹅卵石,「在黑暗中会自行发光的矿石,有如夜空中的星子得名,盛产于远古时期,至今已成为稀有宝扩,就连多拉斯家族库房也仅有一颗拇指大小的,那价值已是足够买下一座中型城镇。」

      听见尤弥尔的叙述,我吃惊不已,又看向那望不到底的通道,以及镶嵌在墙壁上数不清的发光矿石,「一颗拇指大小的能买下一座城,那这拳头大小的……?」

「一颗大概能买下一个小国。」婪燄回答我,「光是这里数量的星石别说买下金多司、格达密切、蔓陀国这三大强国,就算买下全世界也绰绰有余。」

「买下…全世界……」我呢喃,眼珠子瞬间发亮,「帮我挖下来!」

      四个男人一愣,「快点!能挖几颗是几颗!」我努力伸出手想去抠挖墙上的鹅卵石,「嘿嘿,这下子小月的生活费、学费、聘金、养儿费……就通通有着落了!」

「噗!」稻禾忍俊不住。

      其他三个男人也因为我的话语而稍微放鬆紧绷,婪燄伤脑筋的笑起:「妳老公我家已经是世界首富了,我们不缺这些钱。」

「谁说的,有钱还能更有钱啊!何况那是你的钱,又不是我的,谁知道哪天我们会不会掰了,我总得为我和小月将来多做点打算,努力存多一点私房钱。」我说得头头是道。

      婪燄脸一黑,既然对方是这种想法,那就更不能让她去拿星石了,什幺私房钱通通没收,绝对不能让对方偷存〝自己的钱〞,要是这钱成为对方离家出走的资本,他多得不偿失?他抱紧怀中人儿,走在走道中央,绝不靠近墙上石头半步。

      我努力伸长手都搆不到墙壁,想开口要求婪燄走过去一点,抬眼却看见他脸上已有不豫之色,只好讪讪的闭嘴,「虽然妳不能带走星石,不过我还是能告诉妳一个好消息。」稻禾笑咪咪地走到我身边。

「什幺好消息?」

「我们,很可能找对地方了。」

      我们一怔,纷纷看向稻禾,稻禾环顾四周,再望向前方无底的通道,「如此庞大的星石,足以证明我们所在的地方,至少得是数百年前,甚至是远古时期的产物。」

      稻禾一句话,替众人对未来的迷茫打了强心针,「我们走吧!」雷湛出发。

      相同的景色容易造成视觉疲乏,让人失去距离与时间感,我感觉我们走了很久,又望向前后方向,同样望不见底,好似我们才走了一小段路或者原地踏步而已,「这条路到底有多长啊?」我忍不住问道。

      婪燄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兴许连他也不知道答案,「妳若累了就先睡。」

      我摇摇头,「婪燄,你揹我吧!抱着我你不方便。」

      他想说不碍事,我又补充道:「而且我老是同个姿势,感觉有点腰酸背痛。」

「好吧!」他停下把我放到地板上,「我们先休息一下。」

      没人有异议,毕竟不知道这条路还有多久,也没人认为之后会一直这幺风平浪静,多保留一点体力总是好的,大伙準备各自席地而坐,「欸,你们看,这颗星石还真大对吧!」稻禾讚叹地摸上那颗比周边大上一倍有余的圆润鹅卵石,「小梓,要不妳挖这颗走吧!虽然不足以买下全世界,至少买个小国做一方天地的女王也是足够了。」

「好啊!」我兴奋的点头。

      婪燄脸色微臭,还来不及抱怨,就看见我睁圆眼睛,貌似惊讶,旁边也传出稻禾煞是惊讶的声音:「阿咧?」

      他看去,原本被两人觊觎的大型鹅卵石陷入墙壁内,「我…我只不过摸了几把而已。」他还没开始挖呢!稻禾紧张解释。

      顿时,通道天摇地动,雷湛等人警戒的查看四周,「婪…婪燄……」我张大嘴巴的指着他们身后。

      他们往后看去,脸色大变,一颗与通道同大的圆形巨石正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朝我们滚来,「快…快跑啊!」我尖叫。

      婪燄立刻把我重新抱起,所有人拔腿狂奔,跑了许久,巨石仍旧孜孜不倦,然而我方几人已明显开始喘息,尤其体力最差的稻禾已经满头大汗的速度缓下,「稻禾你再跑快点,石头要追上来了!」我赶紧提醒道。

      稻禾赏了我一记大白眼,大小姐,妳是被人抱着才能这幺轻鬆,真是站着的人说话不嫌腰疼。

「父亲,你看是不是……?」婪燄虽然察觉,却仍不完全确定的询问道。

「嗯,你想的应该没错。」尤弥尔认同。

「你们在说什幺?」我不解地问道。

      婪燄没有回答我,「雷湛,你前方三尺正上方。」

      雷湛抬眼,深邃的眼珠马上锁定婪燄口中的位置,加大步伐,一跃,一颗比周遭相对圆大的鹅卵星石被压下,顿时通道又开始天摇地动,滚动的巨石逐渐缓下速度,甚至开始向后,朝着我们的反方向滚去,我们终于能停下休息,「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啊?」我感到惊讶。

「大家先坐下来休息,注意别碰到墙上的星石。」婪燄把我放下,坐到我旁边代替墙壁让我靠着。

      他看见我急欲得到答案的眼神,终于解释,「小梓,妳觉得我们走了多久?」

      走了多久?我困惑的想了想,感觉走了很久,又感觉没走多远,「一个小时?」

      他摇摇头,「我们至少走了超过十个小时。」

「準确来说是走了十个小时,跑了两个小时,也就是半天。」尤弥尔补充道。

      我震惊,半天?

      雷湛和稻禾也是微微一愣,虽然是有感觉他们行进了不小段时间,却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活动了这幺久,「一成不变的景色加上看似笔直的道路,本就容易让人丧失距离与时间感,而且每隔五百公尺,墙上的星石排列就会重複一遍,这便更容易造成浅意识上的错乱,走的人会以为自己似乎一直在原地前进,根本察觉不出自己到底走了多久还有多远。」

      星石排列?我傻傻地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一点规律的变化,他是从哪看出来的?「等等,你说看似笔直的路,难道我们不是一直在直走吗?」

「不是,我本来还不太确定,只是感觉有些奇怪,直到刚才的巨石,我才能确定。」婪燄说,「其实我们在走的这条路有转弯,也有坡度,只是变动的幅度都很小,让人的肉眼难以察觉罢了。」但是圆形的巨石就不同,有好几次前进圆石都摩擦到了左侧或右侧的墙面,然而圆石却丝毫没有减速或停下,要造成这样的结果,行进的路面势必要有一定的倾斜才行。

「没错,」尤弥尔附和,「稻禾第一次触动机关时,那时的声音除了放出巨石外,还有通道变动改道的声音。」

「改道?」雷湛蹙眉,「你们意思是,这里不只有我们走的这条路?」

「不,按照我听见的变动,至少有数十条。」尤弥尔说。

「也就是说……」心中浮现猜想,我眨眨眼睛。

      婪燄点头,「这里是座迷宫。」

      迷宫!我吃惊的目瞪口呆。

「不会吧?」稻禾经过刚才的剧烈运动,内伤的胸腔泛疼不适,「那这样我们到底得走到何年何月才能出去啊?」哀号。

「这倒不用担心。」尤弥尔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尘,「你们知道破解迷宫最快速的办法是什幺吗?」

      我不解地摇摇头,他走到稻禾身前,敲了敲他身后的墙壁,像是掌握了什幺的点点头,微蹲马步,右拳握紧,手背前臂浮现青筋,上臂的袖管鼓起肌肉,后缩手臂,稻禾浑身一僵,只见尤弥尔如他预想的挥出拳头,超越音速的拳风划破他颊边的肌肤,留下一条血痕,砰!震耳欲聋。

      石灰瀰漫,我轻咳几声,沙尘中似乎看见尤弥尔扬起一抹笑容,回头让我看清那抹笑容的单纯天真,搭配其后一圈穿透的大洞,「直走。」他比了比大洞,「直走是闯关最快的办法了。」笑得如同不解世事的孩子。

      稻禾虽然坐着,双腿不免打颤,愣愣地回头看向那比自身大超过三倍的洞口,他不禁想像,刚刚那一拳要是打在自己身上,自己大概也灰飞烟灭了吧!……多拉斯家的人果然都是变态。

      ……真是粗暴简单的方法,我无语的扯扯嘴角。

「既然父亲听出方向了,那幺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婪燄微笑,把我揹起。

      穿过洞口,尤弥尔指着下一面墙,对雷湛努嘴,「年轻人太懒惰不是好事,换你去。」

      雷湛挑眉,没多说什幺,走到墙前,一拳挥下,墙壁破碎,稻禾率先穿过,雷湛回头看了一眼尤弥尔打出的洞,再看回自己打的洞,冷酷的表情更臭了,婪燄揹着我经过他时,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我大概能猜想到他内心的想法,主动安慰道:「洞大洞小没有什幺,能过就好了。」

      雷湛看向我们,又发现婪燄嘴边的笑意,更加炸毛,「哼!」

      我眨眨眼睛,「怎幺,我说错了?」小声偷问着婪燄。

「妳没错,别理他。」婪燄说。

      空间中接连传出暴力的砰砰声响,我们一行人畅通无阻的按照尤弥尔指示的方向前进,走了许久,「如果没意外的话,这应该是最后一道墙了。」尤弥尔指着右前方的墙壁说,「狼小子,上。」

      雷湛额边的青筋凸起,脸色恐怖得吓人,稻禾默默挪到我身边,至少在雷湛和尤弥尔打起来时,我身边的位置绝对是最安全的,不仅有婪燄的保护,而且雷湛也不会往有我的方向攻击,「你干嘛?」我瞟了如果可以,完全就想黏到我身上的稻禾一眼。

「保命。」稻禾摸摸鼻子。

      我给他一记白眼,但还是望向前方的两个男人,「尤弥尔,别再捉弄雷湛了。」明知道雷湛不待见他们这些血族,还故意主动去撩拨他,这恶劣的孩子心性还真是一点改变都没有。

「怎幺,妳心疼他?」尤弥尔看向我,笑道:「妳都和我儿子生孩子了,怎幺还可以关心其他男人?啧啧,花心。」

      一路上,虽然不太明显,但他没有错过那些隐晦的情绪轨迹,他看得很清楚,这名年轻的狼王与对方绝对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存在,虽然婪燄是默认的忽视,但他也得替他自家儿子出口气才行。

「少啰嗦,有力气说闲话,不如去打墙,去。」

      尤弥尔耸耸肩,「去就去。」

      随着最后一面石墙的倒塌,我们终于走出了迷宫,紧接是一扇顶天立地的大门。

  • 名称:和嫂子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2: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