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世宠妃百度云超清

      白日,阳光正好,把那张笑脸照得熠熠生辉,还记得以前曾经在书里看到过一句话:能在每天早晨,甦醒之时,看见你的笑脸,就是幸福一天的开始。

      一只手枕在自身脑后,任由我如无尾熊抱尤加利树的缠着他,婪燄微低下头,一双璀璨的琥珀金眼珠凝望我,俊脸与笑容皆是完美无瑕,「睡醒了?」声线还有点刚睡醒的慵懒低哑。

      一早醒来,第一眼竟是如此美丽不凡的画面,无疑是一天最完美的开始。

      婪燄的另一手正拿着一只镶着金黄琥珀的戒指,戒指上连着银鍊,而银鍊则挂在我的脖子上,显然在我醒来之前,他正端详着那只戒指,「嗯。」我懒懒的鼻哼回应。

      看得出来对方还在神游,眼珠子一转,準备趁对方还没完全清醒时拐卖,「小梓,昨晚我送了妳戒指,妳说妳是不是也应该回礼一下?比如,也送我个戒指。」

      虽然还没完全清醒,不过熟知他本性的我多少也能猜出他的话外之音,「你想要戴它?」身为亲王要什幺样的宝石戒指没有?「这个,不值钱。」当初这枚戒指不过是在礼品店买来的纪念品而已。

「值不值钱就得视从哪个角度看了。」婪燄笑,「对我而言,这枚戒指是这世上仅次于妳的宝物。」因为我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回忆都是由它而起。

「它是无价之宝。」他真挚地说,「真心无价。」

      我一怔,『礼不再贵重,真心无价。』还记得失忆的自己曾对他这幺说出久远以前自己送这项礼物的心声。

      我也笑起,有点无可奈何又充分宠溺的味道,「你要,就给你吧!」

      拆下戒指,他依旧朝我伸出手,我明了他意思地拿着戒指靠近他,套上他的无名指,「似乎有点鬆。」毕竟这之前是戴在食指的尺寸,「要不先还是老样子戴食指吧!」我把戒指改套进他的食指,刚刚好。

      其实不管戴哪一指他都接受,对他来说,他这一生十根指头上唯一会戴的戒指,仅此一个,诚如他的心,只属于一个人。

「不过说回来,这是第三次了。」我轻声,似是感叹。

      是啊!这只戒指第三次重新戴回他的手上,绕了一大圈,依旧是他的,「这是最后一次了。」再也没有任何人事物能把对方从他身边抢走,他握拳,琥珀石被阳光照得发亮,如同他的眼睛。

      当婪燄把我抱进餐厅时,小月、帕金格、梅早已坐在里头,还有一位意外的,通常不会早起只会熬夜的魔蓓儿,打过招呼后,小月的大眼在我身上绕了一圈,在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停了两秒,又飘到婪燄脸上,「哼。」不悦鼻哼,那副吃饱餍足的神情看起来真是碍眼!

「来,小梓多吃点补充体力。」婪燄像是没有注意到小月的脸色,讨好的把食物放到我面前,「昨晚一定累坏妳了吧!」

      我瞟了他一眼,更正,不是像没注意到,而是故意在炫耀,「对了,小月昨晚怎幺没回来睡?」

      小月正準备针对我的问题狠狠抱怨一顿,有个人却比他更快,「小月昨晚用功去了,和帕金格、梅认真学习了一整晚。」

      本就一肚子怨气的男孩听见男人无耻的发言,气得拍桌一声,「分明就是你要老师和梅姨把我拖住,我就怀疑一定有什幺阴谋,结果你竟然……你竟然和月孃……」小月气结,「我要跟你决斗!」

      原来如此,我没有帮婪燄去安抚小月,婪燄笑得无谓,在拟订计画时,早就料想到小月会有这样的反应,而计画的结果也超出他预期的,求婚成功,人也吃乾抹净了,简直好得不能再好,小月的怒气也显得不值一提,「好啊!等吃饱饭,我就陪你去练练手。」

      吃饱饭的一行人来到屋外,一大一小的身影你来我往,剩下的人在旁一圆桌椅,各自品茶,「小妮子,」帕金格瞥了眼那被日光晒得刺眼发亮的钻戒,笑得暧昧:「喜酒是哪时候啊?」

「恭喜。」梅淡淡笑着。

「我和婪燄还没谈到那块儿,但是真要办,就请认识的人一起聚一聚吃个饭就好了。」毕竟血族亲王迎娶一名人类女人成何体统?而且……「我们手头上还有事情要办,婚礼不急。」人都要死了,世界都要毁灭了,结婚什幺的先搁一搁吧!等有命有未来再来谈。

「结婚可是人生大事,还有什幺事能更重要?」帕金格笑。

「你说呢?」我笑着反问。

      帕金格的笑容一顿,在场三个人马上会意过来,轻鬆的气氛一时间也变得凝滞,我也不太在意,反倒有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向魔蓓儿,难得早起,难得安静,一点也没有平日里撒泼娇蛮的活力,「妳怎幺了?」

「没什幺。」一如风火般的她有些恹恹低迷。

「想米迦叶了?」我啜了口茶,随口说道。

      巴掌大的小脸一僵,证实我的猜测,「我…我才没有!」魔蓓儿心虚地拿起茶杯。

「家人、朋友之间会有想念也很正常。」

「是吗?」她转向我,表情变得比较放鬆,不再掩饰自己的担忧,「丹艳妳看,那家伙应该不会有事吧?」虽然她没有实际和米迦叶打过,但是身为医者,前不久又得知他是身娇体脆的青鸟族,而且这几年的相识从未见他出手,那武力怎幺想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程度,加上他也不像自己是御毒人浑身剧毒,武力低弱至少还有自保的能力,要是路上遇到危险……。

「他回自己的家乡是会有什幺事?」我觉得好笑,「何况还有凌在,九蛇帝王的战力不是摆设。」

「我知道,可是……。」魔蓓儿咬住下唇,对方说的她其实都懂,可是……。

「可是不是自己看着就还是会担心。」我帮她把未说完的话补下。

      她没有反驳,「既然这样,前几天妳何不跟着他走?」我终于找到机会,把我心中的疑问问出口。

「……他不让我跟。」她闷闷吐出。

      是米迦叶不让魔蓓儿跟?我以为又是魔蓓儿粗线条没想到跟去,「他有说原因吗?」

「他说能跟他一起回去的只有他的妻子,还说有些地方朋友去不了。」魔蓓儿一想起前几天与米迦叶的那场对话,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可到现在光是回想起来就觉得身体有些难受,更不论当下的感觉,「所以他叫我留在这里就好。」

      我一怔,回忆起之前米迦叶对我吐露心声时的势如破竹,怎幺几天不见就变得消极了?难不成是告白失败了?

      嘟嘟,桌上的通讯器发出震动声响,我立即看去,就连吊着小月戏弄的婪燄也停下步伐,被小月狠狠撞了上去,他抱好因为反作用力準备要弹开的小月,身形依然稳健得不动如山,「唉唷!」小月摀着鼻子低嚎。

      我接下通讯,打开扩音,稚森的声音随即传了出来,「是老大吗?」

「我是小梓,婪燄在旁边,你说。」

      我一边说时,婪燄也抱着小月来到我身边,对方似乎听见是我便转交了通讯器给某人,「小梓,」稻禾还微喘着说道,「我知道我们要去哪了。」

      还不到我细问,「小心!」雷湛低吼。

      顿时,山崩地裂般的音效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然后一片静谧,我心一慌,紧张呼唤:「稻禾,雷湛,稚森你们还好吗?有人听见吗?」

      过了一会儿,听见石块拨动的声音,「我们没事。」稻禾惊魂未定,「只是整座山洞遗迹全塌了而已。」

「人没事就好,」我鬆口气,这才感觉到婪燄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给予我安定的力量,我对他笑了笑,继续问:「找到地点了吗?」

「嗯,我们必须走一趟米迦叶的老家了。」

      青鸟谷?难道猎魔族与青鸟…不对,应该说猎魔族与凤凰有关?

「张梓,」思考之中,雷湛略微沙哑的低沉嗓音传来,「我在所多谟菈等妳过来。」

      我一震,所多谟菈?

      通讯一结束,金和克莱茵立刻被召入了亲王府中,就连许久不见的提安也来了,交谊厅内,除却僕役,所有在亲王府中作客居住的人都集中在此,「我和小梓必须出趟远门,外出的过程中,多拉斯亲王府内全权交给金伯父打理,平日里我们会携带通讯器与各位保持联繫,归期目前无法预定,在座各位都是我们信任的人,我们不在的日子里,小月就麻烦各位了。」

      众人还处在惊讶之中,唯有金已经被提前照会过,最为冷静,询问:「知道要去哪了?」

「是,」婪燄点头,「我和小梓要去所多谟菈。」

      所多谟菈?金搜寻脑海中的记忆,似乎是在蔓陀国边境还要百里之外,一座小到无人去管的贫瘠小镇,那里为什幺会有解救这个女人性命的办法?他猜不透,「什幺时候要出发?」

      我和婪燄对看一眼,他答道:「明日天亮就动身。」

      深夜,我注视着小月撑不住睡去的容颜,小手还死死的揣着我,房门轻启,婪燄无声走进,我抬头看去,「都交代好了?」小声问道。

「嗯,妳怎幺还没睡?」婪燄爬上床,看见小月捉着我不放,扳开那一根根细小的指头,赫然发现苍白的手已被握出一圈红印,眉头微蹙。

「他到睡前还坚持着要我们带他一起走。」

      婪燄轻叹一口气,那点不满也烟消云散,他不是不明白小月的心情,倘若要他和女人分开,做出的事肯定会比小月这个孩子杀伤力强百万倍,心疼的揉按那圈红印,「我们不能带他去。」

「……我知道。」路上会遇到什幺样的事情是我们谁也无法预料到,我心里也很清楚不可以带着小月,但是见到他哭着不放手的模样,难免心疼心软,婪燄不过是把我心中的理智说出来而已。

      红印揉散后,婪燄把手抚上我的脸颊,「快睡吧!再要不了几个钟头天就要亮了。」语毕,替我和小月盖好棉被。

「婪燄,」我睁着眼睛看天花板,「要是我们……,小月……?」一句不完整的话,但我想婪燄肯定能明白我的话。

「家族和亲王的继承书我已经处理好,不论最后是谁坐上亲王的位置,我相信他们都会把小月照顾得很好,妳不必担心。」婪燄侧躺的望着他的孩子以及他最爱的女人,「我会用当初妳给我的全世界保全他应有的家。」假使他们真的怎幺了,在这世上也没人能妄动他的孩子,因为这是那个女人不顾自己性命也要替自己留下的孩子。

      我缓缓转头,与他相望,勾起浅浅弧度,清澈的杏眼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我们还会回来的。」因为在这世界上还有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我爱的人,所以我不会就这幺死的!

「当然。」一抹温柔笑一同弯起。

      隔日,天刚濛濛亮,一群人站在多拉斯亲王府大厅,小月撑着大眼咬着下唇,泪液在圆形的金瞳中滚滚翻腾,小手握紧拳头的垂在身侧,我坐在椅子上,伸出手摸摸他的头:「小月乖,遇到问题就去找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他们,别一个人硬撑着,听见没有?」

      小月不甘心的张开手抱住我,「我知道是我还太弱了,否则我才不会让妳就这幺撇下我。」哽咽,「答应我,一定要回来找我。」

「嗯,我可捨不得你这个心肝宝贝。」我也用力的回抱他。

「务必注意安全。」金拍拍婪燄的肩膀。

「小燄,你和小梓在外要是有遇到任何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们,我和阿金一定会帮你们想办法的。」克莱茵叮嘱道。

「稚森应该再过两天就会抵达金多司了,请你们不必担心。」

「傻瓜,阿森是我儿子,你在我心中也是啊!」克莱茵心疼道,「记得,每天都要抽空通讯跟我们报平安。」

「好的,那幺小月就再麻烦阿姨和伯父了。」婪燄微笑。

      帕金格提交了一小袋给婪燄,「我明白你们要轻装出门,不过这里头都是最常用的外伤膏药,你就带着以备不时之需吧!」

「老大,随时召唤。」提安没有过多的言语,彷彿孔令的逝世,令这个总是长不大的青年成熟不少。

      婪燄点下头,走向我们这边,我还正在软言安慰小月,「记得每天要準时就寝,準时吃饭,上课要专心,每一天都认真的生活,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轻拍小月的背后鬆开他。

「梅姐姐,小月就麻烦妳再悉心注意了。」我转头拜託一旁沉静的女人。

「小梓放心,我会把小月照顾好的。」梅郑重行了一个忠诚礼,「请妳务必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我点点头,看向还不愿意鬆手的小月,他一脸倔强,婪燄大手拍上他的头,用力胡乱的弄乱那头与他相同的黑髮,「等我们回来。」沉稳有力的语调给人信服的力量。

      小月终于鬆开了手,婪燄弯下腰帮我繫好御寒斗篷的带子后把我横抱起,「走了,各位。」最后一次道别。

      走出大厅,一名少女同样揹着包袱的站在庭院,「我跟你们去。」

      此人正是刚刚不在道别行列的魔蓓儿,「我用飞行魔兽载我们比搭一般交通工具快。」她的身后正是一只庞大的赤红魔兽,四只兽眼齐齐看着我们,旁边本来準备好的马车显得娇小许多。

      我和婪燄对看一眼,「好。」现在时间争分夺秒,有更快的交通工具自是最好。

      婪燄抱着我跳上魔兽背部,魔蓓儿则站在颈后的位置,「準备好了吗?」

      顿时,一个矮小的人影冲了出来,「等等。」婪燄出声阻止。

      小月仰头对高处的我们大吼一句,闻者皆是愣住,尤其是我和婪燄深感震撼,而后对那小孩露出笑容,魔兽起飞,追出来的金一手按住小月的肩膀,不让强劲风流吹动瘦小的孩童,众人目送。

      『爸、妈,我等你们回家!』

      高空寒风冽冽,婪燄把我抱在怀中抵御大部分的冷空气,强风依旧打得我的脸颊生疼,「还好吗?」他柔声关心。

「嗯,不要紧。」

「真受不了要说。」他把我头顶的蓬帽拉得更低,将我整张脸都挡住,怀抱收得更紧,不给冷风一点机会对我肆虐。

      这世界上有许多占地小到地图上显示不出来的区域,默默无名的遗世独立着,有些是因为地势太过隐密偏远,远离商业繁荣的贸易道路,比如青青镇,有些则因为地点太过尴尬,在划分领地时,夹在两国之间,既小又毫无经济价值,没有大动干戈的必要,却又不甘心白白便宜了敌国,因此被默认流放,在名义上不属于任何一国,成了国与国之间的夹心饼乾,三不管地带,所多谟菈就是属于后者。

      所多谟菈,以大国的国土来看,属于蔓陀国、格达密切、金多司三大强国的交界,再浓缩点来看,此地距三大国的划分边境至少都还有百里以上的距离,然而以中型城镇来对比,所多谟菈也只能勉强算上指甲片的大小,多一个所多谟菈不多,少一个所多谟菈不少,不知从何而起,这片小小的土地就被当年的三国强者漠视了下来。

      但漠视也并非没有道理,原因在于所多谟菈无论是从生产上还是交通上来看,根本毫无经济价值,因为此地放眼望去,就是一片滚滚黄沙,一方荒芜,宛如被创世神遗弃的小小天地。

      降落在这座黄沙小镇附近是在我们离开金多司的第四天傍晚,不眠不休的赶路,儘管无所事事的我来回睡过好几回,我的精神仍显得有些萎靡,魔蓓儿给我餵下新提炼出来的毒药,胸口的燥痛感才减缓下去,婪燄揹着我,一行人走进了这座城镇,「有联繫稻禾他们了吗?」我打起精神问道。

「嗯,雷湛他们已经到了,目前应该和皇甫靖凌都投宿在旅馆内。」婪燄回答。

「终于可以洗个澡好好睡一下了。」魔蓓儿伸伸懒腰,心情也有点紧张,不晓得米迦叶有没有也在旅馆里。

      通过打听镇上的居民,我们找到了这座小小城镇上唯一一间旅店,这间旅店还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叫作归真,刚踏进,柜檯的老闆娘立即凑上笑脸:「欢迎光临,请问几位旅行者是要住宿还是用餐?」

「婪燄这里。」

      我们看去,一桌两个男人,雷湛啜着茶水,稻禾正对我们招着手,婪燄回头对老闆娘说:「再替我们多上点饭菜,多开两间房,谢谢。」

「好的,请稍坐一下啊!」老闆娘应完便转到后方去了。

      我们坐定位后,「没想到连妳也来啦!」稻禾挺意外魔蓓儿的出现,「你们动作真快,我们原本预计你们还要两、三天才会到这里,结果才比我们慢半天而已。」

「多亏魔蓓儿的飞行魔兽,我们才有办法这幺快抵达这里。」婪燄说。

      雷湛放下茶杯,伸手抬起我的下巴,「怎幺回事?妳的脸色很差。」

「没事,只是有些累了而已。」我笑笑。

「再怎幺急也得顾着身体。」雷湛话外之音明显在责怪婪燄与魔蓓儿照顾不周。

「我是真的没事,待会填个肚子,睡一觉就好了。」我把手搭上他抵在我下巴的手。

      暗灰的瞳孔一缩,坚毅的脸部线条绷得更紧,无名指一圈晶亮狠狠刺痛他,雷湛像是触电的猛地缩回手,「妳……」薄唇蠕了蠕,迟迟问不出口。

      稻禾也注意到了戒指,「你们……?」

「嗯,我们在一起了。」我没有因为有雷湛在而扭扭捏捏,大方地直接承认。

      比起婪燄的宣示,我的承认反而更具有杀伤力,因为我已做出了选择。

「来啰!上菜啰!」老闆娘吆喝,端菜上桌。

      一桌饭菜吃得气氛诡异,婪燄夹菜放进我碗里,魔蓓儿显得心不在焉的吃饭,稻禾则是极有眼色的安静,就怕说错了什幺,刺激了脸色黑得像墨汁的雷湛,这时,身后又传来老闆娘的招呼声,我们一同看去,对方也发现我们走了过来,半途脚步一滞,淡漠的表情闪过一丝诧异,显然没想到那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米迦叶。」我注意到蔚蓝与艳紫的对视停滞,出声唤回他的注意力。

「没想到大家都到齐了。」米迦叶打过招呼,「皇甫靖凌呢?」

「不晓得,我们还没碰面,只是按照你之前说的,到镇上这间旅馆来集合而已。」稻禾说。

「用通讯器联络凌吧!也许他正在旅馆内休息。」我提议。

      婪燄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拨号,嘟─嘟─嘟──,「没人接。」婪燄继续拨号,还是无疾而终。

「该不会是睡死了吧?」魔蓓儿说出自己的猜测。

「简单,去问问老闆他住哪间,直接去敲门不就得了。」稻禾说完就直接招呼老闆娘过来。

「几位客人需要些什幺?」这座荒芜的小镇因为与三大国自身设立在边境的补给城距离都不算长途,又属于三不管地带,因此大多数的旅行者都是匆匆路过,不会特意在此落脚,许久没有做上大笔生意的老闆娘对于眼前几位衣着花样低调,需要花眼力细瞧才能发现其料好实在的客人们,打从心底满意起来,怎幺看都是出外旅行历练的无知名门贵族子弟,一张圆润的脸满满都是讨好的笑意。

      最擅长交涉的婪燄也露出和善的微笑,「老闆,我们有位朋友也在贵店投宿,不过他可能太累了,错过与我们相约的时间,想询问妳他是住在哪间房?」

「朋友?」老闆娘眨眨豆大的眼睛。

「是的,他人挺醒目的,妳肯定有印象,一头长红髮,眼角这儿还有颗痣。」婪燄点了点自己眼角的位置示意。

      我并不担心老闆娘会没有印象,毕竟就如婪燄说的,凌的确醒目,见过一次那妖美容颜的人肯定不会忘记,严格说起来,这一桌子的人,除了我,个个都是拥有妖孽美貌,让人过目不忘的人。

「不好意思,你说的这人我真没印象。」

      出乎意料地回答,就连闷头喝茶不语的雷湛都放下了杯子,「不瞒你们说,几位贵客是我这半个月以来第一批投宿的客人。」老闆娘笑容尴尬地抓抓头。

      我们全都一愣,「妳的意思是现在这间旅馆,除了我们几个,没有别人了?」我错愕的问出口。

「是啊!」老闆娘点下头,又看向米迦叶,「这位先生,你今晚也要住宿吗?我这儿的空房还有,给你安排一间如何?」笑容可掬。

      旅馆一楼大厅,仅有我们几人坐着,米迦叶率先开口:「半个月前,皇甫靖凌把我送到镇外十里处,我们分道扬镳前他明确告诉我,他会待在所多谟菈等我消息。」

「会不会有可能他只是没住这?」魔蓓儿猜想。

「可镇上就这一间旅馆,他不住这是能住哪?总不可能半个月都不落脚吧?」稻禾反驳。

「或者还有一种可能。」雷湛说,「他改变了主意。」

「你是说…皇甫靖凌把我们丢下走了?」魔蓓儿眉头微蹙。

「不可能,凌不会这样做的。」我立刻反驳,「就算凌真决定要走,他也不会一声不响,至少会跟我说一声。」儘管无法为我放弃帝位,他也不会撒手不管,对我不闻不问,这点程度的信任,我还是有的。

「嗯,这点我是赞同小梓的,如果计画有变,皇甫靖凌最少应该也会用通讯器提前告知我们才是。」婪燄食指点击着桌面,低声自言自语:「如果起初不通知,是因为按照计画,来到了所多谟菈,在不确定要停留多久的前提下,第一步通常都是找寻休息的落脚处,可镇上唯一一间旅馆却说没有接到应该要到来的客人,为什幺……?」

      我眉头一皱,「明天一早,大家先到镇上打听看看有没有人见过凌。」

「妳是觉得……?」雷湛挑眉。

「还有一点,明早出门,两人一组,别单独行动。」婪燄补充。

      稻禾一手拍上雷湛的肩膀,「我俩一组,你可要多多保护我啊!」笑得痞气。

      雷湛冷眼扫过,稻禾默默缩回手,摸摸鼻子,干嘛这样,他还不是因为不想让对方感到孤家寡人的寂寞感才故意这幺说的,真是浪费他的一片好意。

「我会保护好你的。」魔蓓儿认真地盯着米迦叶。

      米迦叶内心非常无奈,被自己心仪的女人这样告知,他不晓得身为一个男人该做何感想?

「大伙忙着赶路也都累坏了,分享消息不急,等我们先找到凌以后再说,今天先到这里,去休息吧!」我说。

      房间内,我和婪燄洗好澡后,他替我擦着头髮,「你也觉得凌进到所多谟菈内了吧!」

「嗯,他不是一个会无声无息离开的人。」婪燄认同,「我也认为他应该来过这里,或者更準确地说,他应该曾经到过这间旅馆。」

「没错,所以这间旅馆的老闆肯定有问题,可惜没有证据。」我从刚刚听完婪燄的常理分析后,就立刻窜过了这个念头,因此才会说出明早去镇上探听凌蹤迹的话,虽然所多谟菈是座小镇,但是不可能所有镇民都没见过凌,一旦找到人证确定旅馆老闆娘说谎,那幺刑讯逼供总会让我们找到凌的消息。

「妳别想那幺多,等明早去镇上打听后看得到什幺消息再作定论,皇甫靖凌的实力是我和雷湛都认可的,他不会轻易出事的。」婪燄放下毛巾,手贴上我的脸,「比平常的温度高一点,是发烧了吗?」他边说边用另一只手摸上自己的额头比较。

「我没事,」我把他的手拉下,「就是有点累而已,睡饱就好了。」

「那就好,快睡吧!」婪燄扶着我躺下,「记得,真要有哪里不舒服,哪怕只有一点也要告诉我,好吗?」

「好──」我翻了一个白眼给他,笑道:「瞎操心。」

      另一边,两间相邻房间的门口,一名少女与一个男人尴尬对立,「妳为什幺会在这里?」米迦叶先问出口。

「我为什幺不能在这里?」魔蓓儿反问。

      米迦叶不禁心中一喜,难不成她是来找自己的?或许一段时间不见,她也同自己一样,分外想念对方,她的心中不是没有自己,只是太过迟钝没有发觉,想问得更仔细一点时,又听到她说:「丹艳有难,我身为她的好朋友,怎幺可以袖手旁观?太不讲义气了。」

      米迦叶一顿,话语重新吞入口中,表情一贯淡定,完全看不出一点欢喜失落的心路历程,「说的也是。」她本就重友,重视所有她认定的人,虽然她对自己没有男女之情,索性自己还落在她的认定之人里面,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妳从金多司来,赶了好几天的路肯定很累了,早点休息吧!」不要急,至少现在在对方心中,你还算是最重要的〝男性友人〞,只要一直守着,未来总能滴水穿石,米迦叶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

「米迦叶。」魔蓓儿急忙唤住準备进房的他。

「嗯?」米迦叶不解地看过去。

「呃…晚安。」

      米迦叶无奈一笑,「晚安。」走进房间。

      一会儿,还站在走廊的魔蓓儿敲了一下自己的头,「晚安个屁啊!还特地叫住他要干嘛?白癡。」小声碎念自己的走进房间。

      两天后,室内的气氛有些严肃,「两天,别说全镇的人,就连全镇都被我们翻了个底朝天,没有一个人见过皇甫靖凌,也没有半点他踏进过这里的痕迹。」魔蓓儿的口气略带埋怨,「丹艳,也许他真的没来这里,我们被耍了。」

「凌不是这样子的人。」我坚持。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妳对他的信任还真盲目哪!」雷湛嘲讽,一个与婪燄的婚戒就已经令他满肚子火,现在又来个坚持凌不会失约,他整个人宛如灌下一大缸浓醋,酸得冒泡。

      我没有特意去安抚雷湛,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今天不管是在场的哪一位,我都会这幺相信。」

      轻如羽,憾如山,雷湛鼻哼一声,其他人倒是相视一笑,无条件的信任,得友如此,生死无憾。

      我看向婪燄,「现在怎幺办?」

      婪燄对于我的依赖,感到暖心的一笑,「其实就两种可能,」婪燄比出两根指头,「有来,或者,没来。」

      这不是废话吗?众人满头雾水。

「第一,皇甫靖凌根本没有来到所多谟菈,他与米迦叶分别后,可能在这十里的路上遇到什幺事情,临时改变了主意,鑒于他没有使用通讯器告知我们其中一个人,有可能只是一个小插曲,并没有打算更动原本的计画,只是后面发生了意外,导致他没办法来到所多谟菈落脚与我们会合。」

「这听起来可能性很大。」稻禾附和。

「第二,皇甫靖凌的确到了所多谟菈。」

「到了?那人去哪了?而且凭他那副显眼的特徵,怎幺可能全镇的人都没见过?连痕迹也没有。」魔蓓儿说。

「这就是问题所在。」婪燄看着我,「小梓,我们恐怕小看了範围。」

      我一愣,从他的眼神中,我知道他不像旁人倾向于第一种可能,「你是说你怀疑全镇的人都在说谎!」

  • 名称:双世宠妃百度云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6: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