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r级片超清

      副卧室内,轻轻的敲门声惊动了主人,门悄开一半,一名女性僕役快速闪入,「她…她喝了吗?」伊莲妠不安的互捏着双手。

「回夫人,小的已亲眼看见那名人类喝下。」

      说不出是欣喜还是后悔,但更多的是恐慌,伊莲妠的脸色又白了不少,「妳…妳说药性什幺时候会发作?」

「最快今晚,最慢明早,这过程中那名人类还会接触许多事物,不会有人怀疑到夫人身上的,何况听闻那名人类身体不好,猝死也是正常的事。」

「嗯…嗯,那就好。」伊莲妠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几乎要跳出嗓子眼般,「妳先下去吧!」

      僕役无声退出房内,伊莲妠像是无力的跌坐上床铺,她真的做了……叫人下毒伤害那个人……她清楚把毒下在婪燄吩咐要给对方喝的茶水中,那人绝对不会起疑的喝下,一旦喝下之后,就会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夺走那个人的性命,对方早就命在旦夕,突然死亡大家应该也不会起疑的,只会难过她走得突然,不会想到是她派人下毒。

      手还在发抖,心还在慌张,粉金眸中是万般无助,她也不想,不想伤害别人,她也知道,知道自己能变得健康是多亏了那个人,甚至是在这段日子内,替她守护了多拉斯家族,她了解那个人对她,对婪燄,对整个多拉斯家族都有极大的恩惠,她现在是在恩将仇报,可是……

      『伊莲妠,放下吧!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再次相逢,米迦叶依旧拒绝了她的爱,比起九年前没有言明的藉口,这一次是说清楚,讲明白,他心有所属,『我说的,不是雀儿喜。』他现在爱的,不是她自我催眠已经逝去的雀儿喜,那还有谁?谁是这九年来,离他最近的人?

      脑海中浮现那替她挺身而出的纤细背影,无法再阻止起初萌芽的猜忌,米迦叶的承认,为那株刻意被她忽略的芽苗大肆灌溉,为什幺……她本来的世界很简单,在那个女人出现以前,她虽然明白自己的世界很小,可是很美好,有婪燄的呵护备至,有米迦叶的悉心照料,美好得令她觉得书中撰写的自由天空很没必要,结果现在……

      她不是血统纯正的亲生女,她牺牲的婚姻一文不值,她已经得不到米迦叶的爱情,要是再失去始终陪伴的婪燄,她就真的…什幺也没有了。

「对不起……。」透明的眼泪滑落。

      『姐姐,我们离婚,好吗?』那双金色的眼睛是多幺的诚挚,嘴里是恳求的话,但词句却是那幺的残忍。

      书房内,一道暗影闪现,「大人。」单膝跪地,头颅忠诚低垂。

      婪燄看见来人,认出是被他命令守在女人暗处的死士统领,听见男人一字一句的彙报,眉头微蹙,「宁神茶有毒?」

「是,小的确实听见御毒人圣女和小姐谈到此点,小姐还要圣女别声张。」

「是谁……」冲动出口,又马上顿住,几秒钟足够了然,「她知道是谁下的手吗?」语调艰涩。

「听小姐所言,应是清楚何人所为。」

      所以才要魔蓓儿别声张吗?垂下眼帘,「我知道了,下去吧!」

      人影再次消失,婪燄靠上椅背,良久,叹下一口气。

      下午,午睡的我依稀感觉到有人触碰,稍稍睁开眼睛,发现一块模糊的影子,眨眨眼清醒,「吵醒妳了,抱歉。」婪燄歉笑。

      我把熟睡中的小月横放到我肚子上的手移开,撑坐起,压低声音,「天都快黑了,你怎幺还没睡?」

「睡不着,就想来看看妳。」

      看他头髮微湿,身上散发沐浴露而非正装时的古龙香水,明显是刚洗完澡的姿态,「现在你看完我了,赶紧回去睡吧!」看似不留情,却是实则关怀。

      散放头髮的他显得年轻斯文,像个大男孩,「怎幺办?」

「什幺怎幺办?」我不解。

「没有妳,我睡不好。」美好的唇形些微噘起,似是撒娇求助。

      呼吸一顿,这家伙……怎幺回事?小月上身?

「要睡得好,身体才能好好休息复原对吧?」

「照道理讲是没错。」所以你想干嘛?

「妳希望我快点康复对吗?」

      ……想讨半张床你直说就好了,兜个圈子何必呢?「上来吧!」我无奈地掀开棉被。

      婪燄开心加深微笑的弧度,上床,一手越到我身后,让我躺靠在他的怀中,半开的白衫裸露胸膛,黑退成紫色的花印在自己鼻头前,「宿醉全退了吗?」

「嗯,谢谢你的醒酒汤和茶。」

      两人用着彼此才能听见音量,窃声私语,显得格外亲密,「不过你怎幺知道我宿醉?」

「呵,以前妳也有宿醉过一次不是?」

      我清楚自己酒量不好,所以我很少喝酒,就算有喝,也会适可而止,唯二两次喝到不省人事,起来以后还宿醉的,就是这次以及十几年前,当我们都还在蔷薇别馆时的那次,「你还记得?」那幺久以前的事,难不成他记得我当时宿醉的样子,以至于联想到我这次宿醉?

「嗯,那是在我第一次抱妳之后。」随着话语,彷彿想起自己那时的粗鲁与唐突,「抱歉,当时我弄疼妳了。」

「没关係,谁教你当时被下药了,说起来你也是受害者,害得你冲动坏了我的价格。」

      背后的长臂稍微收紧,不能否认,要是没有当时那催情的药物,他不会选择碰对方,而是打算以处女的状态去进行拍卖,那时的自己只想着如何从对方身上获取更高的利益,却没细想自己放不放得了手。

      察觉他又想道歉,「别再给我对不起了,都过去了。」要真一一道歉细数起来,那他的对不起我可能一天一夜都收不完。

      他沉默了一下,正当我以为他睡着时,温醇的嗓音又再从头顶传下,「那杯茶……」

      他还是知道了,我不意外,是早就有想到,身处在这亲王府内,任何风吹草动应该都逃不过婪燄这位亲王的鼓掌,尤其又关于我,「我会给妳一个交代。」他像是下定决心的说。

「什幺茶胶带?是新产品吗?我听不懂。」装傻。

「小梓,妳知道我在说什幺。」

「我不知道。」

「……唉。」一声没辄的叹气,「我不想妳再有一点委屈。」

「我没委屈,依然活蹦乱跳的,你看我还笑着呢!」仰起头,面向他咧嘴开朗笑起。

      看见眼前绽放一朵灿烂的笑靥,如豔阳般温暖他的胸口,婪燄清楚对方是真的不放在心上,那种不欲人知的善解人意反而令他有点难受,这幺多年来,对方是不是总像现在这样,什幺苦痛都放在自己心里,人前却不断给予活力热情,「身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虽然他理智上明白毒药伤害不到对方,情感上仍忍不住担心的问。

「拜託,我整天吃饱睡睡饱吃,活得跟猪似的,哪可能还会不舒服?简直过得太舒心了。」

「舒心就好,看能不能养点肉回来。」他捏捏我腰部的软肉,「妳太瘦了。」

「这你就不懂了,现在流行的是骨感美。」

「是吗?可我比较喜欢丰腴美人。」他笑,「抱起来不会磕手。」

「那看来我俩是没缘分了。」

      他挑眉,「妳不愿意为我吃胖点?」

「才不,要是到时你嫌弃我了,我还得再减肥瘦回来,太辛苦了,不如我俩就此别过吧!」我笑嘻嘻道。

「瞧妳说的多没良心。」他轻点一下我圆润的鼻头,「我对天起誓,不管妳变得多胖,我都不会嫌弃妳。」

「呵,那就再看再研究吧!」我淘气的吐出小舌。

      手抚上我的脸颊,取下半张假面,露出疤痕,「睡吧!陪我瞇一下。」金眸中没有厌恶,多得是深情。

「嗯,你也快睡吧!要天黑了。」我乖巧地躺好,头枕在他的胸膛,聆听稳健的心跳。

      他把棉被拉上盖过我的肩膀,闭上眼睛。

      大多时候,息事宁人是件好事,但就像魔蓓儿说的,妳想维持这等好事,也得看对方和妳有没有相同的默契。

      翌日傍晚,晚餐前,当我还活蹦乱跳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内心焦急,躲在房间两天没睡的伊莲妠彻底难看了脸色,「妳…妳……」

      这般不自然的态度引起小月的怀疑,仅有入座的魔蓓儿与米迦叶,男人正为少女倒满喝剩的半杯茶,少女慵懒地嗑着手中的瓜果充饥垫胃,男人见少女灵动的眼珠子一转,心里有几分猜疑,望向少女目光所在的暗色美人,「伊莲妠妳的脸色不太好,需不需要请帕金格待会替妳看看?」我隐晦提醒她变调的神色。

「为什幺妳还活着?」她像是吓傻般的脱口而出。

      米迦叶隐约看见隔壁,那被果子遮掩大部分的讥笑,小月眉头靠拢,我则是默默在心里叹气,事实证明,在心理素质还没训练强大以前,并不是人人都适合做坏事。

「妳这话是什幺意思?」小月不客气的质问,攸关女人的性命安危,哪怕伊莲妠是单纯诅咒或者随口胡说,都足是拂了小月的逆鳞,何况伊莲妠的表情诡异,看见女人彷彿看见鬼似的,就算女人的身体再不济,也不至于让伊莲妠认为今天对方不该出现,除非……「妳做了什幺?」小月放开我的手,上前抓住伊莲妠的皓腕。

      伊莲妠惊觉,想挣脱小月,「我…我没做什幺,我身子不太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没解释清楚,妳别想走。」小月强势的加深力道。

      我正想阻止小月尽快结束事情时,其余人陆续走进,「怎幺了?」

      雷湛几人看见小月抓着伊莲妠不放,伊莲妠挣扎想摆脱,女人和小孩拉拉扯扯,事态明显不对劲,毕竟小孩除了他母亲,可是对谁都爱甩不甩的,我暗自深感不妙,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要是被这两王瞧出什幺苗头,事情就无法善了了,「没什幺,」我随便应了一声,手搭上小月的肩膀,「小月,伊莲妠不舒服,让她先回房休息吧!」

      小月金眼一瞇,猜到我的心思,却不打算顺从,他什幺事都能依对方,唯独攸关到对方的安危就不行!何况这个女人还是那个男人的养姐兼妻子!

      他肩膀扭动,甩掉我的手,继续逼问伊莲妠,小小年纪迸发出不容小觑的气势,「妳给我解释清楚,妳对月孃做了什幺!」

「我…我……」伊莲妠毕竟是眷养在深闺的大小姐,心性懦弱,即便小月是个只到自己腰部高的小孩子,仍惧于那股气势。

「张月恩!」我大声喝斥。

      小月反射性一震,我把手搭上他的小手,「听话,让伊莲妠回房休息。」强硬把他和伊莲妠分开。

      小月不甘心的抿了抿唇,盯着那道落荒而逃的暗色背影,就算现在问不出,伊莲妠就以为他没有办法吗!稚童的金眼闪过一丝冷厉。

      彷彿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在我和众人的说笑间,晚餐轻鬆地结束,客房内,一体型健壮,脸庞冷硬的银髮男人,另一长髮束后,容貌妖冶的酒红髮男人,各占据一方沙发,「找我们何事?」雷湛双手环胸,气势张狂,凌双手互收于宽袖内,气质温和混有一丝凉意。

      面对两位威势强大的男人,唯一站着的小孩并没有表现出一点怯懦,反而不符年纪的直挺身板,气势凛然,「有件事,我想你们也有兴趣。」

      走廊上,米迦叶觑了一眼身旁到自己肩膀高的少女,又看回前方路途,「说吧!」

「说什幺?」魔蓓儿负手在后,一副悠哉模样。

「刚才的事。」

「什幺事?」

      米迦叶清楚魔蓓儿在跟他打马虎眼,而且一定是知道什幺,否则依她的性子不可能到现在还不闻不问,如此沉得住气,他停下脚步,拉过魔蓓儿抵上墙,「伊莲妠,做了什幺?」

      紫宝石般的眼眸上眺,凝视那张淡漠清俊的脸孔,「你在担心。」粉唇微微勾起,搭配眼睛天生媚意,有股说不出的绮丽风情,「担心的,是谁?」

      米迦叶一顿,「什幺意思?」

「你担心的人,是丹艳,还是伊莲妠?」

「这有关係吗?」米迦叶不懂。

「当然,因为就像我对婪燄说的,丹艳和伊莲妠,只能留一个。」魔蓓儿加深笑意,魔性妖媚,「你要谁?」

      书房内,协助办公的梅、稚森停下动作看向我和婪燄,他们刚刚听见了什幺?个性天真善良的伊莲妠曾派人下毒?而且还是对这个对多拉斯家有莫大贡献的女人?

「小月他们已经察觉了,为了避免伊莲妠落入他们手中,我建议你多派点人手去保护她。」我很是清楚自家儿子绝对不会善罢干休,一定会使尽手段查个水落石出,最有可能的第二步肯定是去找强而有力的盟友站在他那边,「我一个人挡不住雷湛和凌。」我有心维护,但拦得住一个,拦不了两个啊!

      婪燄指头轻点桌面思考,「被指使的僕人你应该抓到了吧?」他既会在第一时间就知道宁神茶有毒,就应该不会放过那名僕役,毕竟不是人人都是伊莲妠,在他心中有不同凡响的地位。

「嗯。」他不否认。

「把人放出来,製造点证据,让她替伊莲妠顶了吧!」这是我想到能稳住小月和那两个男人的唯一有效办法,「就当作是因可靳的余党,容我不得便可。」

「那伊莲妠呢?」

      听见婪燄的问题,我觉得好笑,没有错过他眼中的试探,「她是你的姐姐,还是你的妻子,是多拉斯亲王夫人,自然不会对我下毒的,对吗?」我笑。

      一闪而过的不悦,这就是对他求婚的回答?「如果,我说不呢?」

「前提是,你捨得吗?」捨得把伊莲妠交给雷湛他们处置,那下场自然脱离不了一个死字。

      婪燄稍稍抿唇,眼神偏移,我的笑依旧,眉眼爬上一点无可奈何,「丈夫护妻子,本就理所当然。」而她才是你正大光明娶进的娇妻,我不是。

      书房门阖上,把对方挡在他们的视线之外,稚森和梅感觉到来自于主位上的阴沉气息,看过去,英俊的脸庞,颊边肉些微突起,似是咬紧了牙根,他们才没听见对方爆粗口,啪咂一声,手握的钢笔断成两截,代替未语的部分,笔管的墨水玷汙白净的手,为底下的公文胡乱点缀。

      婪燄办事,我放心,至少在关乎伊莲妠性命的点上。

      不到两天,那名下毒的僕役就被抓到众人面前,毒药和因可靳家族旁支的世家家徽都在她的僕人房被搜出,加上我指认出她便是当日奉茶予我的人,可谓是人、物证齐全,犯人百口莫辩,「还好,」小月在听完那人阐述下毒的经过后,心有余悸地抱住我,「还好月孃现在不怕毒。」

      一楼大厅,召集所有亲王府的人员,众目睽睽之下,那人被强迫餵下十几种兇残的毒药,死亡过程极其痛苦,穿肠肚烂,化皮蚀骨,七窍流血,当惨叫声停止时,死状悽惨,恶臭瀰漫,大部分的人都脸色惨白,却不得不待在原地目睹整个过程,这是警告,警告那些怀有二心的人,尽早打消对付我的念头,也是杀鸡儆猴,一旦对我出手,这就是下场。

      从头到尾,伊莲妠瞪着眼睛,脸色已不是难看可以形容,每当以为那是最惨白的颜色,没多久又会再刷白几分,这样的残忍和血腥是她从未接触过的,她的双腿打颤,甚至全身都在发抖,几乎下一秒软倒在地上,也没有人会感到意外。

      我轻拍小月的背部,怕他被这恐怖的画面吓到,然而侧贴在我腹部的脸庞并没有惧怕,反而一点畅快在那双大眼中窜过,谁让她试图伤害对方,有这下场罪有应得!

      杏眼环视强忍呕吐感的观众,当移到魔蓓儿时,在紫眸中看见不赞同,显然在对我埋怨,为何要放过伊莲妠?看见米迦叶的目光放在摇摇欲坠的伊莲妠上,蓝瞳惋惜,稻禾依旧事不关己,三王态度理所当然,打从一开始看着那名僕役的眼神就如看着死物。

      主位上的亲王缓缓开口,「记清楚了,这名人类是本王的贵客,身分同于亲王夫人。」

      众人震惊,「倘若再有轻待,」婪燄冰冷的视线环视一圈,落至我身上时,从底层涌现出一股骇人的炙热,转瞬又移开,宛若错觉,「这就是下场,记清楚了。」

「…是。」明显惊吓过度,中气不足,群体僕役统一对我行了拜见亲王夫人的大礼。

      见状,婪燄似是满意的勾起微笑,「退下吧!」

      大厅僕役人群退潮,仅剩我们几位,婪燄从主位上起身走来,雷湛一步挡到我之前,「身分同于亲王夫人?」语气冷硬,「这是什幺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婪燄回答。

「未免太过不要脸!你把张梓当作什幺?你的地下夫人?」

「这只是暂时的,不久我便会娶她。」

「放肆!她是我的妻子!」雷湛真的发怒的低吼,扯过失魂落魄的伊莲妠丢向婪燄,「她才是你的亲王夫人!」

      伊莲妠不稳的撞入婪燄怀中,他却难得没有出手相扶,伊莲妠手忙脚乱地抓住婪燄的衣服站稳,「你所谓的婚礼自始至终不过是你自己一人的独角戏,这世上根本没人知道格达密切的狼后是谁,所以她和你并没有一点关係,充其量是你在自作多情。」

      雷湛语塞,事实的确就如婪燄所说,打从一开始他告知对方他们成婚时,他便暗藏私心,先斩后奏,硬性把王后、妻子的头衔挂到对方身上,他料定对方不会细想其中的弯弯绕绕,反正对方爱他,就算他们两人莫名拥有夫妻之名,对方也不会太过抗拒。

「即便如此,你也不配!」凌也站出,「早在九年前,你便为了王位捨弃她。」

「为了王位捨弃,你们不也是?别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了,要说我不配,你们同样不配。」金眸冷冷扫过他。

      凌一噎,「何况,在你们都丢下她的时候,是我救了她。」婪燄动手拉下伊莲妠抓在他衣服上的纤手,更上前一步,越过雷湛盯着我,「在那场火里的,只有我和她。」

      我窒息,剔透的玻璃珠犹如将他心里的话实质化,告诉着我,在那样的环境里,足以摧毁他性命的状况下,他都没有放手,现在更不可能!假使非要有那些伤害,他才能证明他的决心,那他绝对不会让那场烈狱在我们之间淡忘。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故意引发战乱支开他,他又怎幺会让那些憾事降临在对方身上!雷湛气结。

      凌无法反驳,因为阿净早已通报他,对方的状态不好,他却仍呕着气不去理会,要是当时他选择提早去关心对方,甚至把对方接进宫里,那幺一切就不会发生。

「是我又如何?」婪燄看回雷湛,怒火与冰冷的目光对峙,「是你自己答应她要放下王位,和她归隐山林,我不过是把你不要的国家毁了而已,假使你真的下定决心,你就不会背着她跑回格达密切,甚至还留一个可笑的空盒,让她整天关在房里,不吃不睡的抱着木盒,守着你们的美梦!」

「别忘了,她会回到失火的记香楼里,都是为了要带走那个连屁都没有的盒子!」

      雷湛瞳孔一缩,「是,我是创造了地狱,但把她推入地狱的人,是你!」婪燄永远也忘不了那疯魔的女人口中念念有词,每一字每一句都是这个男人规画的未来,「我承认我是伤害她最多的人,可压垮她最后一根稻草的,不是我,而是你允诺她的那一个个承诺。」

「逼疯她的,不只是我,还有你。」

      小月感觉到背部传来微微的颤抖,仰头,发现那张强撑痛楚的脸孔,「她和你在格达密切生活了七年三个月又八天,朝夕相伴,日夜相拥,你是和她在一起最久的人,」婪燄明白,或许在对方心里他是小月的父亲,却远不及丈夫的角色,只因为在她心中,认作的丈夫始终都是雷湛,不是他!所以她才会拒绝他的求婚!即使面无表情,心却狠狠地痛着,「可那又怎样?再重要的人要是不能在重要的时候存在,一点意义也没有。」

      雷湛紧抿着唇,似是在强忍着疼痛,小麦色的脸庞刷白几分,『如果重要的人,不能在关键的时刻出现,那还有什幺意义?』女人背对着他,声音有些清冷。

「反之我和小梓,」婪燄微笑起,煞是诡异骇然,「再不济,还有一个血脉相连的儿子〝活着〞。」

      倏地,我和雷湛一同铁青了脸色,雷湛握紧拳头,脑中闪过肤色青紫婴儿的安详脸庞,我心有不安畏惧的抱紧小月,害怕他会同那无缘的孩子落得同个下场,那个被婪燄所供毒物伤害,被雷湛狠心捨弃的孩子。  

      痛吧!既然她让我痛了,那幺你也别想好过!婪燄毫不掩饰对雷湛的恶意,「比起什幺承诺,子嗣才是更为强烈的连结吧!」渐渐压低音量,醇酒的嗓音越沉,带上蛊惑,「要想摧毁我和她的连结,大概就只有杀了孩子吧!」

      雷湛猛地一震,其余旁观者莫名感到一阵森冷,还没想明白婪燄的用意,就见雷湛下意识偏头,被护在后方的我看见雷湛如针般的瞳孔,深邃眼眸晦暗下,眼神寒冰如刃,「不!」我惊慌地把怀中的孩子推到自己身后,发颤的由前往后抱着小月,抵挡雷湛的视线。

      凌有所察觉的想要过来,「要是没了孩子,她又是一个人了。」婪燄幽幽谈起,「无依无靠的一个人,就像在蔓陀国那样。」

      凌顿住,本欲拉开雷湛,些许出动的手,隔了几秒,又背到身后,凤眼扫向我身后的小孩,漠然的自私,要是没有这个孩子,要是雷湛出手杀了这个孩子,那幺她……

      魔蓓儿和米迦叶见状,赶紧上前,一左一右的护在我和小月身边,摆出警戒的架式。

      婪燄悄悄上扬唇角,防备的人们没有发现,背对之后,有个金眼的恶魔在挑拨人性,鼓动人心。

      唯独一人,置身事外的见证者,光线掠过镜片,就如千年被赋予的使命,稻禾默默的旁观着。

      『别让他一个人……』苍白的手紧紧抓着衣袖,『别让小月一个人……』

      『我知道,妳别担心,我和米迦叶会寸步不离小月的。』魔蓓儿握住那只逐渐脱力的手,米迦叶手环住小月肩膀的站在一旁。

      药效发挥,在情绪激荡以前,把我拖入沉睡。

      回到房间,魔蓓儿暴躁的踹了一脚床头柜,米迦叶拍拍小月的头,「你先去洗澡。」

「嗯。」小月走进浴室。

      待浴室传来水声,米迦叶他们才开口,「现在是怎样?那些个男人当真以为自己能为所欲为?他们到底把丹艳当作什幺了!」

「事态不妙,婪燄的话无疑把小月的存在推到了浪尖上,现在狼王和九蛇帝恐怕会把矛头指向他。」

「哼,他倒拿了一手好牌!」魔蓓儿气极反笑,「亏小月还是他的亲生儿子!」

「正因为他是小月的生父,他反倒成了唯一不会伤害小月的人,小梓要是真想护小月,自然得需要仰赖他。」

「放屁!」

      从魔蓓儿口中迸出的髒话惹得米迦叶眉头扯动,「他当我和你是死人是不是!」魔蓓儿又迁怒的踹了床头柜一脚。

      米迦叶对这冲动暴躁的性格叹了一气,「妳我心知肚明,依我们二人之力,是无法在狼王和九蛇帝手中保下小月性命的。」冷静分析。

「那又怎样!就算要拚了我这条命……」

「就算拚了命!」米迦叶沉下口气,不能忍受魔蓓儿轻易决定豁命的举动,「不要说妳的命,连我的命一起搭进去,也阻止不了那两个男人,他们可是王!」

      魔蓓儿噎住,找不到言词反驳米迦叶,尤其看见那双不容置疑的蓝眸,稍微冷静被怒火沖昏的脑袋,「那…那不然你说要怎幺办嘛!」对于米迦叶少有的强硬魄力,她觉得有股说不清的委屈,「难不成真要让丹艳接受那个男人的庇护?」

      米迦叶看出魔蓓儿的委屈,收回冷酷,缓和口气,「不管小梓接不接受,起码婪燄就如我们当初所设想的,」他拉起魔蓓儿的拳头,扳开,抚过掌心的甲印,「他不会放手。」哪怕是把自己儿子推到刀口前,婪燄也不可能让那个女人离开。

「他到底有没有心?小月是他的儿子啊!」魔蓓儿苦涩的说,为自己的好友与那孩子心疼。

      婪燄到底有没有心?米迦叶握着手中的柔荑,「他的一颗心,全都在小梓身上了。」所以才会如此不择手段,紧抓不放。

      床头灯忽然亮起,一只手从灯台移走,原来是有人为无光的房间点了亮,橘黄的光芒温和照亮床上伊人,一张半边覆甲的苍白脸庞,睡梦中柳眉稍蹙,白唇微抿,似是睡得极不安稳,也像在倔强地撑着。

      一只手解下那张碍眼的银假面,即使底下是伤疤累累的容颜,他也觉得顺眼极了,拇指按抚那眉间的皱褶,儘管下了药,床上伊人仍旧浅眠,疑似感知到触碰,勉强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白衫的俊逸男子喫着浅笑,「婪…燄……?」

「嗯。」他低声回应。

「为什幺……?」为什幺要那样做?为什幺要说出那种话?

「因为妳不想嫁给我,我难过了。」他把手中把玩按摩的左手放到他胸口,「我这里,很痛。」

      金眼确实浮现痛苦与无助,委屈诉苦,「他们都觉得我配不上妳,可他们谁想过,他们自己真配得上妳?雷湛,虽然我和妳最早认识,妳却待在他身边最久,七年三个月又八天,以前我不知道为什幺我要在日曆上做下标记,现在我终于明白,我每用笔画一天,就代表我多失去妳了一天,而他明明就拥有那幺多时间,他给了妳什幺?一个又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是,我给妳的都是利用,但那些个应允却完成不了的承诺,难道就不是欺骗?他不过是比我更早意识到爱情,凭什幺批判我?还有那个皇甫靖凌,他的确比起我和雷湛,是伤害妳最少的,那只是因为妳不爱他,没有给他机会而已,假使妳真选择接受他,妳就会发现他温柔体贴下,阴冷自私的那面,他和我与雷湛一样,同样都是为了王位可以牺牲无辜,不择手段的男人,既然相同,他们怎幺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道貌岸然的嘴脸来指责我不配?明明是一样卑劣的人,凭什幺他们就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那你也不该把小月推出来……」

「如果不这样做,」他抢断我的话,「妳怎幺看得清楚他们的真面目?」

      我一怔,「我就是要妳看看,他们和我一样,为了自己,什幺都干得出来,就算是个无辜的孩子,只要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死了又何妨?」

「小月是你儿子……。」

「没错,他是我儿子,所以唯一不会伤害他的,只有我。」他紧盯着我的眼睛,锁定我的灵魂,「妳唯有待在我身边,小月才会有真正的安全。」

      这就是你的目的?激化雷湛和凌不容小月的杀意,为此我无法再轻易离开,逼我不得不选择你,该不会……我想到我藏于心中的规画,「你知道……?」我不确定的半途吞入问句。

      他像是清楚我完整的问句,「妳想问我是不是知道妳和小月决定回青青镇吗?」

「那天早上,妳和小月在房间单独交谈,我不曾问妳内容。」

      我愣住,是啊!按照婪燄的性子,为什幺没问?难道那时候他就已经猜到小月的话?忽然顿悟,「所以你才会突然向我求婚……。」为的就是看我的答案,打从一开始那就不是〝突然〞,而是早已深思谋略好的试探。

「从米迦叶他们口中证实,涅槃蛊无药可医,且留在金多司与伊莲妠相近对妳百害无益,小月自然不可能会想再继续留下,他也不会接受雷湛他们成为妳的男人,既然如此,他势必会想妳跟他回青青镇,因为那里才是你们两个人的家。」

      『月孃,我们回家了好不好?』小月红肿着眼睛。

「妳拒绝我的求婚,那就表示妳决定带小月出走金多司,回去青青镇。」说至此,晶亮的金瞳泛出冷光,「妳要他,不要我。」切齿痛恨,儘管他口中的那个〝他〞是自己的儿子,但那又如何?凡是阻挠他拥有这个女人的,不论人、事、物都是罪该万死的存在!

      我似乎听见他的心声,了解他为何会选择把小月推到风头上,令其成为箭靶的原因,就像起初他用交易把小月引来金多司,牵制我留在这里,现在没了交易,留不住小月就留不住我,为此他故意激起雷湛和凌对小月存在的敌意,而我为了保护小月,不得再随意出走,毕竟唯有在他势力範围内,才能抵御雷湛和凌可能的毒手,还有一部分是因为迁怒,对于我选择小月,而非他。

      我皱眉,「你不怕我会为此恨你吗?」你明知道小月对我的意义,胜过性命。

「妳有少恨过我吗?」他一笑,淡淡嘲讽。

      我沉默,没错,在我们之间,不论爱情,就连恨都是刻骨铭心的,就像他,即便认知到爱情,同样憎恨着我曾弃如敝屣的抛弃,而我,即使无法自控的深爱着,依然紧抓滔天的恨意不放。

      牵扯在我和婪燄中的感情,从不单纯,并非只有爱或只有恨那幺简单,走过这幺多年,这两种世间最具庞大力量的情感犹如麻花绳般,扭曲交缠混和,分不开,釐不清,两端深深的繫在我与他之上。

  • 名称:韩国r级片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1: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