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太阳超清

「他们没错,错的是你。」我拨开长期掩盖左脸的长髮,疤痕交错的左颊显露出来,「你好好看清楚,你妈我,的的确确就是个脸毁,手脚功能也有残缺的女人,而且未来只会越来越严重。」

      小月的表情像是窒息般,痛苦的盯着我的左脸,多年未真切看清那一条条骇人的,比小时候增加更多的伤疤,「如果你现在就受不了了,未来当我整张脸都不能见人,左手和右脚也不能动弹,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残废的时候,你又该如何自处?还是说你就打算把我弃置不管,任由我一人自生自灭?」

「我…我没有……妳…妳不会……」小月的眼眶通红泛泪。

「不会?」嘲讽的勾起一边嘴角,「我现在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会!」高声喝斥。

      小月一颤,泪珠抖落,「你不信,可以问魔蓓儿、米迦叶,甚至是你的伽恩哥哥,他们每个人都能证明,未来的我只会越来越丑陋不堪,无法自理,成为一个没有人照顾生活起居,就会活不下去的废物!」

      铿锵有力的字字敲打着他幼小的心灵,「丹艳别说了……」连一向最爱捉弄小月的魔蓓儿也听不下去了。

「怎幺,有本事伤害别人,没本事认清现实?」我想起身,米迦叶赶紧扶我,我一跛一步的走近小月,「张月恩你给我听清楚,你妈我张梓,就是个丑八怪瘸子。」

「妳不是!」小月哭吼出声,他从没对我这幺大声过,「妳不是!妳不是!妳不是!妳不是!……」

      我放任他吼完,冷漠的看着他,「然后呢?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吗?这个世界是以你为主吗?这个世界是你说什幺就是什幺吗?你什幺时候变得这幺自以为是?」

      小月控制不了啜泣的抖动身体,「你以为你是谁?凭什幺要别人听你的?就像嘴长在你身上,我管不了你,同样嘴长在我身上,我也可以回你一百遍,一千遍,我是,我是,我就是!」

「张月恩,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你管不了所有的人,哪怕你囚禁了他人的躯体,也控制不了他人的灵魂。」

      婪燄震住,「我可以!」小月嘶吼,「我会爬上这世界最高的位置,让所有人都听我的,敢不服我就全部杀光,当我成为最强者,世界就是我说的算!」

      啪!一巴掌奋力掴到他脸上,所有人冻结,「……可以,」我咬着牙,「你是有那个天分,你是有那个能力,你的确有资格登上这世界的顶点,就如同你的父亲,唯我独尊,傲视天下,但那又如何?我的身体还是不会好,事实就是事实,不会改变,未来我只会越来越悲惨,即便用尽各种方式,与命运抗争,与天抢命,我终将逃不过死亡。」隐忍,发颤。

「不会的,月孃,等我成为全世界最有权有势的人,我就会用所有办法救妳,把妳治好,妳就可以永远和我生活在一起。」小月泪流满面。

      『姐姐加油,撑下去,别放弃自己,等我变得更强,我一定会找到方法治好妳的,所以在这之前,妳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少年时期的婪燄一次又一次的在病榻前对伊莲妠发誓。

「是吗?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我冷冷笑起,「因为你所谓的顶点世界,绝对不会有我。」

      我微仰起下巴,不让眼泪流下,残酷的一字一字清晰道出,「哪怕我还活着,哪怕你同你父亲一样,用尽方法囚禁于我,我也不会待在你口中的那个世界。」

      婪燄和小月同时刷白了脸色,「一个人为了爬上那所谓的顶点,你知道要做出什幺样的事情,或者付出什幺样的代价吗?你知道顶点的位置是用多少尸骨血泪堆积出来的吗?当你决心要爬上顶点的时候,会无所不用其极,就算是背叛或抛弃对你而言最重要的理念,你知道为什幺吗?因为当你决定如此时,你心里最重要的,最在乎的就只剩你自己,亲情、友情、爱情什幺东西都能成为你的工具,即便你心中有多百般不愿意,你也会为你自己找藉口告诉自己,下次再弥补回来就好,下次再多对她好一点,多纵容她一点就好,下次下次下次,你以为人人都等得起那永无止尽的〝下次〞吗?你妈我等不起,以前等不起,现在等不起,以后更加等不起,为什幺?因为我没有那个命!」音量拔高,尖锐诉说。

「你知道什幺叫作顶点吗?顶点就是一个人站在最高的位置。」呜咽,「一个人,没有多余的位置,所以理所当然的,容不下你自以为是为对方付出的那个人。」

「这样,你懂了吗?这就是现实。」我抿了抿唇,嚥下倒流的泪水,「倘若你仍想站上那所谓的顶点,那我会送你去找你爸爸,让你跟他一起生活,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出色优秀的人才,学习如何爬上顶点,成为王者。」

「月…月孃……」小月恐慌的凝望着我。

「而我,会留在这里,等待我无法再从老天手上抢命,无法再违抗命运,用尽各种方法,也再也活不下去的那一天。」我别过身,「到时,你再回来替我收尸就好。」跛步退开。

「月孃不要!」小月惊慌大吼,扑上来抱住我不让我走,「月孃别不要我,我不能没有妳,妳答应过我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不可以不要我,不可以不爱我。」

「我没有不要你。」眼泪隐忍不了的落下,「我仍旧会永远爱你,给你最好的,给你我的全部,给你全世界。」

「只是,那个世界,我待不下而已。」我拔开他紧抱的双臂,坚决离开。

「月孃!」小月崩溃哭吼。

      一走进厨房,我忍不了的痛哭出声,靠着墙滑落蹲下……。

      一片寂静,仅有小月的抽咽声,伽恩心疼的抱着他,魔蓓儿看了看小月肿起的脸颊,欲言又止,婪燄彷彿掉入黑暗的冰窖中无法逃脱,「小月,」米迦叶缓和的开口,「你知道普通人类,如果生长在健康良好的环境,没有受到任何迫害,那他的平均寿命是多少吗?」

      所有人被米迦叶的话题吸引,「平均是八十岁,若以妖怪种族内,最短命的种族来看,平均最少也有两百岁,更别说是血族这种强大的妖怪,寿终正寝的最低年岁至少是五百岁。」

      小月一怔,「你能明白这其中的差异吗?」

      小月呆呆的点下头,「那我告诉你一件事,一个你妈妈的秘密好不好?」米迦叶凝视小月哭红的眼睛,「你妈妈她啊,差不多只剩十到十五年,最多不过二十年的寿命。」

      小月和婪燄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瞪着米迦叶,「也就是说,你妈妈活不到五十五岁便会离开了,以你血族的年岁来看,她很可能撑不过你少年时期。」

「骗人……」小月喃喃,「骗人!叔叔你骗人!魔蓓儿阿姨妳说米迦叶叔叔在骗人对不对!」

      魔蓓儿低垂视线,沉重的不发一语,「伽恩…伽恩哥哥你说,」小月转而求助抱着他的伽恩,「叔叔阿姨只是生气我惹月孃生气,所以故意骗我的对不对?」

「小月……」伽恩心酸的开口。

「我不听!」小月摀起耳朵,「我不要听!你们都在骗我!我不相信!」好不容易停止的泪水又再次流出。

「我们没有骗你,你妈刚才说的话也没有骗你,她是真的等不起,等不起你,和你们。」魔蓓儿忧伤的望着婪燄和小月,「她没有时间了,早在八年前,她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不是她不愿意留在你们身边,而是她留不下。」

「你妈她,小梓她,」米迦叶顿了顿,「比任何人都想为你们活下去,可是…她已经尽力了。」

「所以别把她仅剩的时间浪费在争吵和恨上好不好?因为她已经散尽生命,给了你父亲想要的全世界,给了你一个完整的家。」

「她是世界上最爱你们的人,因为她已经给了你们,她的全部。」

      小月颓然的放下双手,圆圆大眼眨也不眨的泪掉不停,「这二十年对血族,甚至是所有妖怪来说,不过是眨眼般的短暂,但是这是你妈妈人生最后的二十年,我不想你后悔,答应阿姨,好好陪在你妈妈身边好吗?」魔蓓儿心疼的说,「等你妈妈走了以后,你可以再去完成你站上顶点的理想,在那之前,请你好好珍惜这段时光。」

      嗡嗡嗡,婪燄觉得耳边充满了嗡鸣声,二十年?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年?什幺意思?他不懂,他不懂!

      叩叩,「来了。」

      门打开,「月…月孃妳怎幺来了?」

「大胖妈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欠身道歉,直接走进去。

      大胖和少年正站在大胖爸面前,大胖一看见我,吓得倒退两步,「失礼了。」我对大胖爸欠身后,逕自走到少年面前,「你是大胖的表哥,来这里寄住对吗?」

「是…是又怎样?」少年不明所以,莫名感觉到有些害怕。

「不好意思,擅自跟老师打探了你的消息,只是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大胖爸妈一怔,总觉得这段对话有些耳熟,『不好意思,请问你们是大胖的父母吗?我是小月的妈妈,冒昧来访,今天我来,是想谈谈大胖和小月之间的事……』

「针对今天小月在学校对你动手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抱歉……」

      『针对今天小月对大胖动手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抱歉……』

      大胖爸妈突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而且是非常不好,「那…那个月孃……」大胖妈不安上前。

「但是,」我忽然出手掐住少年的脖子,利用体重把他压在沙发上,赫然举起右手,一把亮晃晃的菜刀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你可以汙辱我,笑我丑,骂我残废,我都无所谓,你却骂小月是没教养的私生子,这件事真是令我非常痛心。」

      大胖吓得尖叫躲到大胖爸后方,少年整个人僵住,「我想你可能不懂没教养三个字的意思,我身为长辈理当好好跟你解释,还有,私生子这种话也不是能随便说说就能了事的。」挥舞起菜刀。

「月孃不要!」大胖妈尖叫,联合大胖爸上前拉住我。

「放手!放开我!」我不再伪装冷静,生气的破口大骂,「臭小子竟然敢欺负我儿子,还敢汙辱他是没教养的私生子,你当他家里没大人吗?你把他妈我看作是死人吗!大胖爸妈你们放开我,我要宰了这个臭小子!」

「月孃妳别冲动,小孩子说话不经大脑……」大胖爸劝道。

「不经大脑?对一个七岁的小孩骂他是没教养的私生子是可以随便不经大脑就说的吗?既然他不用脑袋,那脑袋也不用留着了,让我砍下来!」

「大胖你傻愣着做什幺,快去叫人来帮忙啊!」大胖妈喝斥,又转头安抚我:「月孃是我们家小子不好,妳别动气,有话好好说。」

「跟他这种中二的少年没什幺好说的,你们放开我,就算不给我砍他的脑袋,我也要拔了他的舌头,让他见识什幺叫作没教养!」

      少年见我被大胖爸妈拉得牢牢的,缓了缓惧意,「我又没说错,不过是几句玩笑话,那个臭小鬼竟然敢打我,这不是没教养是什幺?」

「拉雅得!」大胖爸气啊!

「你还说!你还敢说!我要砍了你!」我歇斯底里的尖叫。

「啧,不只是丑八怪瘸子,还是个疯婆子!」

「拉雅得你给我住口!」大胖妈气得抡起拳头。

      我得到自由,双手握着菜刀,「我就是疯!你去死吧!」用力砍下。

      少年紧张躲开,回头便见菜刀整个砍进沙发中,这…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会闹出人命啊!

「像你这种小小年纪就挖人疮疤的坏蛋,少一个就是对世间的净化,我不只为我儿子,还要替天行道!」拔起菜刀追着逃跑的少年,「给我站住!」

「脑袋有问题才站着让妳砍!妳这个疯婆子,丑八怪瘸子!」少年边喊边加速。

「你的脑袋留着也不过是装饰品,砍下来给大家做椅子才是功德一件,别跑!」

      一个脚底抹油的少年,一个提着裙子,跛着腿,持刀追赶的妇人,一声声互骂从街头到街尾,镇民全都好奇的探出头来,「不过就是个没教养的私生子,就妳这个疯婆娘在那边宝贝,就是因为有妳这种母亲,他才会被全镇的人霸凌欺负。」

「你还说!你还敢说!」目眦欲裂,「我要宰了你──」菜刀射出。

「月孃!」

      闪过一道影子,正朝少年门面的菜刀被婪燄夺下,一股力道环住我的腰阻止我前进,「月孃不要冲动。」小月紧紧抱住。

「放手!我要宰了这个臭小子,我要让他看看什幺才叫作没教养,我要他付出代价!」甩开小月,朝少年扑过去。

      腰部再次环上更强大的力量,「妳冷静点,身子要紧。」婪燄低醇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

「有什幺好冷静的!竟然敢汙辱我儿子是没教养的私生子,我要让他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奋力推着腰上的手臂,「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浑蛋!」

「我又没说错!全镇的人都晓得妳儿子就是个父不详的私生子,妳一个脸毁又残废的女人带着父不详的儿子,是会多有教养!」少年不甘示弱地回吼。

「我说了,你可以骂我丑,骂我残废,甚至是骂我下贱,我无所谓,唯独不能汙辱我儿子,我儿子是全天下最好的孩子,他将来会成为最强大的男人,会爬上这个世界的巅峰,你这种垃圾不配辱骂他!」

「月孃……」小月愣愣地望着失控的母亲。

「哼,连是谁的种都说不清楚,还敢说出这种话也太不要脸了,要说他最大的败笔是什幺,就是妳这个丑八怪瘸子!」

「这是谁家的孩子,嘴也太臭了吧!」魔蓓儿等人皆沉下脸色。

「才不是!」一声清脆的孩童叫声,「月姨才不是丑八怪瘸子!」

      大胖哭着跑出来捶打少年,「月姨不丑,月姨只是受伤而已,等她好了,就会变成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子,你不能这幺骂她!」

「没错,月姨不丑,月姨最漂亮了……」一个一个小孩渐渐哭出声,「你这个坏人,欺负月姨,欺负小月,你才是丑八怪瘸子!」晶晶大哭着。

「小鱼爸爸说小月不是没有爸爸,他爸爸只是出海捕鱼去了,等捕到大鱼就会回来,他不是没有爸爸,不是私生子!」

「妈妈说小鱼爸爸是老实人,老实人不会说谎,所以是真的。」

「小鱼爸爸说小月爸爸是很厉害的渔夫,每次他卖的大鱼都是小月爸爸捕的,所以他爸爸只是太忙了,才没有和月姨他们住在一起。」

「没错,而且我还听见小鱼爸爸对我爸妈说,月姨和小月都是很好很好的人,所以不要讨厌他们,小鱼爸爸不会骗人,所以月姨和小月一定是好人。」

「没错,小鱼爸爸说小月爸爸是很厉害的渔夫,为了让我们每天有鱼吃,努力捕很多很多鱼,才会没办法回来,小鱼爸爸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他说的一定是真的!」

      几个当年和小月扭打在一起的小朋友哇哇大哭,连带所有小孩都开始跟着哭起,一言一语的解释小月为何没有爸爸,「大家……」小月红了眼眶,他以为其他人只是因为现在怕他,所以才没有再欺负他,没想到……。

      心酸和鼻酸交织,浇熄了我的怒火,「婪燄,把我放开。」拍拍他的手臂,「我冷静下来了。」

      他把我放下,我一步一步走近少年,「妳…妳要干嘛?」

      面对少年害怕却死要面子的强撑着,我低下视线,弯腰鞠躬,「对不起。」

      少年愣住,我直起身,正视着他,「我为刚刚对你的辱骂还有失控向你道歉,人错了,就是要勇于承担,并承认错误,我身为长辈理应以身作则。」吸吐一口气,「该给你的道歉我给了,希望你能向我儿子道歉,为你不负责任说出口的话。」

「我…我为什幺要道歉?我又没说错!」

「是吗?」垂下眼帘,也不强求,转身走回魔蓓儿他们之中,在小月面前停下,伸出手,「我们回家吧!」

「好。」小手牵上。

      围观的镇民让道给我们六人,临走前,婪燄回头瞥了一眼少年,少年冻僵,黑瞳闪过金光,收回视线,跟随我们离去。

      走到半路,我不稳的晃了晃,婪燄眼明手快的接住我,「怎幺了?」

      米迦叶和魔蓓儿快速查看我的脉搏和脸色,「送她回去,快!」

      婪燄立即把我横抱起,全速冲向旅馆。

      长臂扫除桌面上的杂物,婪焰把我轻放在桌上,米迦叶直奔楼上,魔蓓儿拉开我紧捉胸襟的手,扯开我的衣领,半露酥胸,左乳上浮现粉色的线纹,「伽恩,针。」魔蓓儿解下自己的腰包,伽恩跟上,又听魔蓓儿吩咐:「去楼上把那个虫壶拿下来。」

      银针刺入,「唔!」我咬唇忍痛。

      米迦叶和伽恩同时下来,虫壶打开盖子交给魔蓓儿,米迦叶发现胸口的纹路,马上摊开一个布包,里头是满满的金针,「带走……」喘息,「把小月带走……」

「不要!月孃我不要走!」小月惊慌地想凑上来。

「伽恩!」魔蓓儿使眼色,伽恩听话地把小月拖走。

      魔蓓儿一声口哨,一只五足蜘蛛型态的虫兽从虫壶中爬出,大型的钳齿开合,圆胖的躯体有着一圈圈红色的圆纹,牠灵敏地爬上我的身体,坐落在我的左胸上,婪燄认出牠就是那个晚上从对方口中爬出来的虫兽,想到那个晚上女人的样子,紧张出声:「你…你们要做什幺?」

「你怎幺还在这?」魔蓓儿不耐的瞥了婪燄一眼,「你去陪小月,这里的事你别管。」

「我不会走。」婪燄坚持,「我不走。」

「魔蓓儿快点。」米迦叶催促。

「哧!」魔蓓儿不再搭理婪燄,挑起银针绕着胸部和虫兽圆周刺下。

      几乎在魔蓓儿刺完一整圆的同时,米迦叶的金针往外一指之距开始落针,魔蓓儿再次吹了口哨,虫兽受令,展开钳齿露出嘴里细小的尖齿,咬下,「啊!」我痛得拱起身体。

      原欲扩展的红纹停滞,新的银针瞄準红纹刺上,金针同样相隔距离的跟随,固定频率的口哨一响一响,虫兽一次次下口,我努力压抑惨叫的音量,痛得全身发抖,左手掌痉挛,右腿僵直,红纹被逼回胸口成为一点朱砂,魔蓓儿和米迦叶同时刺入,叫声瞬间消失,犹如死绝般的宁静。

「小梓!」婪燄惊恐的低吼上前。

      散开的长髮被冷汗浸湿黏在斑驳的脸颊上,双眼失去焦距的低垂着,米迦叶取出一旁瓶子的药丸,塞入我口中,遇水即溶的药丸渗透进我的口腔组织吸收,逐渐重拾呼吸,眼皮颤了颤的闭上,「小…小梓……」婪燄在看见对方呼吸的那剎那,自己彷彿才感觉到氧气的存在。

「别碰她。」

      魔蓓儿的声音阻止了婪燄欲碰触的指头,这次由米迦叶先行拔针,魔蓓儿跟随,直到最后一针拔起,银针通体全黑,朱砂也消失不见,恢复一片苍白,「好了。」魔蓓儿说。

      婪燄马上握住痉挛扭曲的左手,犹如尸体的僵硬寒凉,他感觉难以呼吸的一指指扳开,「没事了,没事了……。」呢喃,不晓得是在安慰我还是他自己。

      魔蓓儿把虫兽放回虫壶中,米迦叶出手要把我扶起,婪燄阻挡,不让别人碰触,小心翼翼的把我扶坐起抱在怀中,汗湿的额头贴在他的脖颈上,隐隐还能感觉到他失速的脉搏,「没事了,小梓,没事了。」他把黏在我脸上的髮丝拨到耳后,手掌贴覆在我的脸庞上,掌下是凹凸不平的疤痕。

      服贴在脸颊上的颤抖使我睁开眼睛,「没事了,婪燄。」气若游丝的安抚。

「唔,」他一窒,收紧怀抱,「嗯,没事了。」俊朗的脸庞,两道剑眉皱得死紧。

「我……你先带她上去泡个热水,至少三十分钟。」米迦叶本想代劳,不过他想婪燄绝对不会同意,所以改了口。

      婪燄点头,把我抱起上楼。

      我的头靠着边缘,长髮漂浮在水面上掩饰赤裸,仰望飘渺的水蒸雾气,他坐在浴缸旁的地板上,沉思的看着对面墙角,两个人默默无语,将彼此的心事寄託在迷茫之中,两人比起分隔两地时,明显察觉到了距离。

      身在咫尺,心在天涯。

      躺在温热的浴缸十多分钟,我舒缓的呼了口气,刷的从水中起身,热水溢出浴缸弄湿了他,「时间还没到。」

「没关係,我已经好多了。」

      脚正準备跨出浴缸,一道人影直立起挡住我,「还有十分钟。」

「唉呀,你别挡着我。」用手推他。

      他的眼神往下看住我推在他胸口的手,沿着我的手移向身驱,被湿髮服贴的娇乳,深色髮丝中裸露的白,挺起的幅度,平坦的小腹,细腰圆臀,水珠随着曲线隐入双腿间的神秘。

      感受到炙热的目光扫过我的全身,脸颊红起,尴尬地收回推他的手,掩住双峰,「你…你不准看!」

      娇乳因为被手部挤压,越显丰盈,沟痕更加深邃,如同他的眼神,越发晦暗充满慾望,我无处可逃,只想到一个办法,迅速蹲下泡回热水中,长髮再次漂浮在水面上遮羞,「我…我的泡澡时间还没到,你可别乱来。」

      他高高的俯视,半晌,面无表情的脸庞有了新动作,微微勾起一边嘴角,似是嘲笑似是轻笑,「呵。」重新坐回潮湿的地板。

      呵?额边的青筋突起,呵个屁啊!在内心不断翻桌。

      这场澡,我不只泡满了三十分钟,还超过了二十分钟,整个人头晕眼花的被婪燄捞出浴缸,他帮我穿上乾净的衣服,自己也换上乾爽的衣服后抱着我下楼,三大一小的看着我们入座,「哟,今儿个这幺老实,泡满了时数。」魔蓓儿调侃。

      妳以为我愿意吗!我瞟了她一眼,「没想到你还是有用处的嘛!」魔蓓儿收到视线,满意的对婪燄坏笑。

「过奖。」婪燄微笑。

      伽恩打了个机灵,他想经由上回小月的告白宣言,以及这次的事情,他终于能明白米迦叶所说的〝笑了才开始〞那句话,亲王阁下笑里藏的刀都好锋利啊!

「月孃,妳没事吧?」小月肿着双眼看我。

「没事,吓到你了,对不起。」我心疼的朝他伸手,他乖巧的窝进我怀中。

「我说妳都几岁人了,拿刀去跟个小鬼对干做什幺?」米迦叶严肃唸道。

      我尴尬一僵,「是啊!我也正打算唸妳,妳明知妳的身体状况不能太累,情绪不能起伏太大,结果妳怎幺着?竟然泼妇骂街,拿着菜刀追杀人家,真不知道我该先骂妳胡来还是笑妳夸张。」魔蓓儿也不客气的唸我。

「我…我就气不过嘛!谁让他骂我家小月。」我委屈的扁嘴,心疼的抱紧小月,「我家小月是那幺好的孩子,怎幺可以受这种委屈。」

「月孃。」小月感动的抽抽鼻子。

「那妳不会叫我们去吗?分分钟帮妳搞死那个死小鬼,妳何必浪费时间狂追他两条街?」魔蓓儿挑眉。

「是啊!敢欺负我们家丹艳和小月的,都需要有所觉悟。」伽恩用力点头附和。

「不是。」婪燄突然插话,瞟了伽恩一眼,「他们不是你家的。」冷飕飕的口气。

      所有人一顿,伽恩感觉毛骨悚然,他…他没有别的意思,亲王阁下请别用这种别有深意的眼神看他!

      忽然,我对伽恩涌起一股惺惺相惜的感慨,唉…真像当年的我,婪燄用一个眼神就能治得服服贴贴的,「就是我们家的。」魔蓓儿对婪燄吐舌鬼脸,「我就打算让小茄子和丹艳在一块儿,你又能怎样?」

「我……」我没有啊!伽恩惊慌。

「伽恩哥哥喜欢月孃?」小月把埋在我怀中的脸转出,深褐色的大眼睛阴森森的,脸上还有红红的巴掌印。

      婪燄也看着伽恩,黑瞳幽暗,「我……」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啊!他对人妻是完全不会有兴趣的,天地明鉴啊!拜託你们父子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伽恩欲哭无泪。

「月姨!」

      尖叔领着小鱼进来解救了伽恩的窘境,「尖叔,小鱼,你们怎幺来了?」

「妳和小月还好吧?」尖叔担忧的慰问。

「没事。」

「那就好,」他鬆口气,「妳…现在有时间吗?」

「有啊!」我想起身,撑桌的手却被婪燄一握,我顿住,看向他,腰间一紧,低头发现小月漠着脸抱紧我,他们…是怎样?

「呵咳,」伽恩窃笑,「你直说吧!」

「其实不是我要找妳,是……。」尖叔示意小鱼,小鱼回头喊了一声,陆陆续续有小孩子进来,「孩子们想来跟妳和小月道歉。」

      婪燄和小月同时鬆开了手,孩子们大多都哭肿着眼睛,作为代表的大胖走到我面前,「月姨对不起,我们不该胡乱骂妳是丑八怪瘸子,还有小月对不起,我们以前不应该打你欺负你。」

「我…我表哥他不是真心的,只是听到我被你修理,想帮我出气才会故意说出那些话,请你们原谅我们好不好?」大胖泪眼汪汪。

      我和小月对看一眼,「好。」

      大胖抽咽,我伸手摸摸他的头,「做错事会来道歉,大胖是乖孩子,月姨和小月原谅你们。」温柔的微笑。

「月…月姨…哇……」

      大胖的放声大哭像是某种讯号,顿时旅馆内一片孩啼嚎哭,「月姨对不起,小月对不起……」

「唉别哭别哭,月姨和小月不怪你们,真的。」我伤脑筋的望着一群哭泣的孩子,「啊,月姨请你们吃糖,你们别哭了好不好?」小孩子喜欢甜食,这样应该就不会哭了吧?

      要起身去拿糖果,小月挡住我,「月孃坐,我去拿就好。」他跑到柜台后面拎出糖果罐交给我。

「好了,不哭了,大胖来,月姨给你糖吃。」我递出一颗色彩鲜豔的糖果。

      大胖止住哭声,啜泣着看了看糖果,又望向我,扑到我怀里,「月姨不丑,月姨是最漂亮的女生,大胖喜欢月姨。」

      其他小孩有样学样,一个个涌上来,「月姨人最好了,大家都最喜欢月姨了。」晶晶嗲声,可爱的小脸还垂着眼泪。

「好好好,既然喜欢月姨,就听月姨的话,都别哭了好不好?开心吃糖。」我帮晶晶抹去眼泪。

「嗯!」

      好不容易哄完孩子们,把糖果罐放在地上供他们拿取,一边吃着一边叽哩呱啦,「小月,你爸爸什幺时候会捕鱼回来?」有一小孩问道。

      小月一怔,不晓得该怎幺回答,「这次也会捕到大鱼吗?」

「当然,」小鱼挺起胸膛,骄傲的说:「我爸说小月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渔夫,不只是普通大鱼,就连这这这幺大的鱼都捕得到喔!」尽力展开两只小手。

「哇──」众小朋友投以崇拜的眼光,「小月的爸爸真的好厉害喔!」

      小月看见小鱼对他偷眨眼睛,心里涌入暖意,软化了脸上的僵硬,同小鱼一起骄傲的说:「那当然,我爸爸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人。」

「好羡慕喔!小月的爸爸这幺厉害,感觉我老爸只会卖菜,好逊喔!」大胖失落的说。

「真的,我也好希望我爸爸会捕鱼。」晶晶扁嘴。

      大人们听着小朋友们一边嫌弃自己的父母不会捕鱼,一边羡慕小月有个全世界最厉害的渔夫爸爸,不禁莞尔一笑,「尖叔,谢谢你。」我感激的握住他的手,「今天小朋友们都说了,是你以前在小月被霸凌后,一一去找大家相劝,平时你就一直很照顾我,发生这种事你还如此维护我,我真的不晓得该怎幺答谢你才好。」

      尖叔脸红了起来,「没…没有啦!我只是尽一个邻居守望相助的本分而已,月孃妳太客气了。」

      我摇摇头,「不只有守望相助而已,你还帮我骗小朋友们小月爸爸的事情,我真的…真的……,我是个失败的母亲。」原以为当年是我对镇民的劝阻有效,没想到背后竟然是尖叔的义气相挺,我难过的低落下来。。

「没这回事。」尖叔回握我的手,「妳把小月教得很好,小鱼常告诉我小月帮助他很多,如果没有小月,他恐怕会每天被欺负,小月帮小鱼,我帮妳,我们只是互相而已,就像我之前说的,单亲总会有些地方照看不到,我们两家如果成为一家…我是说,如果我们两家能彼此合作协助,我相信一定能给小鱼和小月更完善的成长环境。」他鼓起勇气,甚至差点说漏了心思,古铜色的肤色也挡不住那快滴出血的红色。

「挺有道理的。」米迦叶认同的点点头,魔蓓儿和伽恩早就掩嘴捧肚的窃笑不止。

「嗯,好!」我认真地用力点头,「我们两家应该要变成一家,好好合作无间,为了两个小孩子,努力打造最优质的成长环境!」

「真…真的吗?」尖叔欣喜若狂,哪怕他知道对方的心思很单纯,但这就表示他不是完全没希望不是?

「尖叔,我们一定要好好成为一家人。」我郑重的双手握紧他的手。

「好…好!」尖叔双眼发出光芒,一同握紧我的双手。

  • 名称:黑太阳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9: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