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里寻他千百度超清

      会场一片譁然,人群中的婪燄瞪大眼睛,「你…你说什幺?」

「我,圣各‧尤弥尔‧多拉斯,将于半月之后举行养子婪燄和亲生女伊莲妠的婚礼,并将亲王之位传予其婿婪燄‧多拉斯。」并不特别大声,却宏亮且準确的传进每个血族耳中。

      公告完,主人也不安抚或者多做解释,打算直接离开,却被一个人挡下,「这是什幺意思?」不能怪婪燄多疑,而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经验告诉他,通常看似天大的好消息绝对是个相同等级的阴谋!

      尤弥尔顿住,眼睛扫过婪燄,第一次真真切切的仔细看清楚那身为自己亲生子的容貌,他拥有雀儿喜的深色髮色,传承他自身被雀儿喜讚不绝口过的金系瞳色,他能在他身上看见他和雀儿喜两人的融合,也因此这幺多年他都不愿正视这个儿子,而如今事情真相竟是这幺狠狠打自己的脸,他虐待他和雀儿喜的儿子,他虐待这个雀儿喜竭尽性命也想为他留下来陪他的血脉。

      惭愧得无地自容,尤弥尔垂下视线,「好好待伊莲妠。」丢下一句便逕自离去,惊得众人找不到自己摔破的眼镜。

      沉静的房间,一个男人无声的出现,半卧在床上的我像是有所感应,转过头去,「你来了。」

「我完成妳的要求了,现在换妳告诉我,我该怎幺做。」尤弥尔脱下面具,不苟言笑。

「东西带来了吗?」我问。

      他从口袋中拿出一支针筒与瓶子,我拿过东西,拆下针套,往自己的胸口处比划,「妳要做什幺?」尤弥尔蹙眉。

      下一秒,对準某个位置,狠狠扎进左胸,尤弥尔惊愕,我咬牙深吸气,抽高针柄,鲜红血液被吸入针筒之中,我估摸着量差不多了,一口气拔起针头,血就着胸口上的小洞流下,「喏,这是我的心头血,你带着这个还有羽毛去找青鸟族的栖息地,向他们打听凤凰神台的遗迹据点,找到神台把我的血淋上去,放上羽毛和灵珠就能复活雀儿喜了。」我也叫稻禾确认过,事隔多年,尤弥尔的身体早就痊癒,甚至因为心无旁鹜的锻鍊而更胜从前,现在再从他体内取出灵珠,顶多元气大伤需要疗养一阵子,不足以危害到性命。

      青鸟族栖息地,凤凰神台遗迹,不管是哪个都是只存在于传说,无人得知确切位置的地方,对方是如何得知这些的?还有心头血……「妳到底是什幺人?」

      听见他的问题,还有他凝重的表情,我不由得噗哧笑出声,「这是哪门子的傻话?我当然是人类张梓啊!」笑没几声,又疼得扭曲脸蛋,「怎幺只扎一针也这幺痛?」

      望着对方龇牙裂嘴埋怨的灵动表情,尤弥尔想到之前故意接近对方的日子,不禁无奈上扬嘴角,「妳以为心头血是能随便取随便用的吗?」

      他坐上床沿,「不然呢?不就是心脏的血吗?有什幺好不能随便的。」我噘嘴。

「我看看。」

      他拨开我的手,一个针孔大小的洞不断涌出血液,他低下身体,吻上我的胸口,我愣住,柔软的舌尖来回舔过,带走血液,覆上唾液,一会儿,他抬起,胸口已不见伤痕,「血族的口水果然是疗伤去疤的居家良药啊!」我调笑。

      他瞧着我本就差劲的脸色又变得更可怕,「所谓的心头血就是精血,无论对哪个种族都是极其重要的存在,失去心头血就代表元气大伤,我还没见过对自己心头血这幺不在乎的人,真不知妳是无知还是胆大。」

「都有吧!」我搔搔脸颊,难怪稻禾一提到心头血就喳喳呼呼的,我还以为是他大惊小怪呢!

「人类本是脆弱的种族,现在妳又丧失这幺多心头血,恐怕会折损不少寿命。」

「无所谓啦!」我大咧咧的笑起,「反正,我搞不好也活不久了。」

      尤弥尔震住,我简单描述这段时间以来我所做的事,他的表情越发複杂,「为…为什幺……」为什幺妳还能笑得这幺轻鬆?为什幺……「妳要做这些事?」亲王之位,伊莲妠与婪燄的婚事,都是对方所要求的,可她明明就爱着婪燄不是吗?尤弥尔完全看不懂这个人。

      看出他的疑惑,我歛起开朗的笑颜,变成淡淡的浅笑,「不像你与雀儿喜之间还存有可能性,我和婪燄是注定无法在一起的。」

「为什幺?」尤弥尔看得出来婪燄心里并非没有这个女人,就因为是过来人,所以他在对方身上看见雀儿喜的影子,她就是婪燄的小雀儿!他很清楚,「明明他就无须在亲王之位和妳中做抉择,甚至也不必娶伊莲妠,不是吗?」他不会再逼婪燄,因为他是他和雀儿喜的亲生儿子,就算是补偿多年来错误对待与亏欠,他不会再去逼迫婪燄做出任何选择。

「其实你和雀儿喜的故事早在我和他之间上演过无数次。」就算不看前几世,单看张梓与婪燄,也已经有太多捨弃背叛还有不堪,「他与你很像,不只是容貌,连性子都如出一辙,你敢说若你是现在的婪燄,将来就真的会一帆风顺吗?」

      尤弥尔一怔,他无法保证,因为没有这次,还有下次,总会在某个利益与爱情需做选择的时刻,把爱情先给捨弃了,如同当年,在丽琴抛出橄榄枝,要他在亲王与雀儿喜之间选择,他没有太多挣扎就决定了,讽刺的是,百余年之后,他的儿子也将面临同样抉择,而提供交易的却是如同雀儿喜角色的张梓。

「但为什幺妳要把娶伊莲妠和亲王之位绑在一起?假使婪燄不想娶伊莲妠,想和妳在一起呢?」若已贵为亲王,婪燄的感情又有谁敢置喙?

「就像你当年为何要把伊莲妠跟稚森留在他身边一样。」

      牵制!尤弥尔脑中闪过词彙,「我不能留在他身边。」如果既定的赛果只会有三种,雷湛死,婪燄死,我死,那我不想妥协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延长赛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躲得越远越好,不让他们其中任何一个找到我,现在雷湛已经被婪燄製造的格达密切战乱拖住步伐,如此我便只需顾忌婪燄,「既然决心要走,我就不行再让他找到,所以我得留一个绊住他脚步的因素在他身边,爱慕并依赖,且体弱多病需要有人花费心力照料的伊莲妠是最好的选择,从小他便想娶伊莲妠为妻,完成心中宿愿使人鬆懈,婚姻生活幸福更可以使人安逸,还有伊莲妠身上的毒,这些都是万一他想不择手段逼我出现的阻力。」

「毫无牵挂的人,是最为可怕的,诚如这些年的你。」虽然那恶果不过是尤弥尔贪心下的咎由自取,「当然,效果如何,从你对婪燄所做的来看,我想成功机率是挺高的。」这一连串的计画不过是模仿尤弥尔对付婪燄的手段。

「……可以告诉我,妳非走不可的原因吗?」儘管他心里隐约有猜想。

      我沉默了一下,「会有人死的。」轻声低喃,好似那是不能宣扬的秘密,尤弥尔一愣,「我不想死,不想婪燄死,也不想他死,所以我不得不走。」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杏眼中的绝望深刻,令他无法质疑为何会如此,「哪怕我恨他们,恨这该死的设定,可我无法再眼睁睁看他们争斗不休,就算恨着,也停止不了爱啊!」哽咽。

      胸口微疼,因为他懂那种感觉,这些年,他恨了雀儿喜,也还是无法抑制那刻骨的情感,他揽住我送进怀中,把脸埋在他的胸膛,刚滑出的泪珠又被布料吸乾,「对不起。」闷声的道歉传出,「我用那幺不确定的方法逼你交出亲王的位置。」毕竟我也没有把握这样是不是真的能复活雀儿喜,何况还得找到根本没有人知道位置的青鸟族栖息地以及凤凰神台。

「没关係,起码妳给了我希望。」尤弥尔拍拍我的头,如同许多年前他对雀儿喜那样。

「可是我相信你能办到的。」我擦擦眼泪,抬起头,「因为你为她找到了蓝蔷薇。」

      他挑眉,那花跟这种事又有什幺关係?

「在我家乡,蓝色的蔷薇又称作蓝色妖姬,也是后天经过多年努力,才被人工培育出来的。」我对他拉开笑容,露齿的,如豔阳的,「所以这种花的花语就是,奇蹟。」

      尤弥尔震怔,因为那抹像是雀儿喜的朝气笑容,因为那所谓的花语,「奇蹟,是她对你爱情的期盼,渴望你有回应她爱情的奇蹟的那天,而你,也不负她期望的,为她创造出了奇蹟,不是吗?」所以肯定可以的,我这幺相信着,上天终会让有情人成为眷属。

      一股猛烈的情绪翻腾而上,他嚥了嚥,漂亮的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水光,「谢谢妳。」谢谢妳给我重新再来的希望。

      原该是会迸发出一场恶战的巴拉奎晚宴,众人都已磨刀霍霍,却没想到就这幺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而后多拉斯亲王便着手交接各项事宜,证明消息千真万确,并非许多人猜测的是场阴谋,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不只使血族炸了锅,更震惊了世界各族。

「婪燄‧多拉斯确定继任血族亲王。」各项证据资料散放的顶级木桌,蔓陀国的皇帝盯着桌面中央,摆在自己面前的密报,他不禁回想起当初那则预言──得神女,必得天下,「果然是在他身边吗……小梓。」

「亲王?」军帐中,战情、周边地图、敌军配置等各类情资被钉在庞大的看板上,格达密切的狼王嗤出一声冷笑,「终于轮到他也爬上王者之位了,不过这世上的顶点只有一个。」就如那个女人身边的位置!捏皱掌中的线报,起身出帐,有如天地王者般的向整装待发的庞大军队发号施令。

      别馆,交谊厅──

「有查到什幺相关消息吗?」婪燄始终不信那个男人不怀恶意,就算是用那个男人突发善心或者脑子受伤这种理由,每个血族都无法自欺欺人,何况是他?

      提安等人都面有难色地摇头,不只是他们,全部的血族都在打听消息,为了捕捉这位多拉斯亲王突如其来退位的理由,可是大家都什幺也没听说,连捕风捉影都没办法,但难道真的是毫无理由就纯粹想退休?别说血族大老他们不信,连他们这些年轻新秀都无法相信啊!所以绝对是阴谋!

      证明阴谋,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所有血族都在齐心协力做的同一件事,可谁也找不到证据,这种打击人的深深无力感倒是一如既往的符合那位大人的行事风格,再次用一个决定就把众血族比成了智障。

「我有问过我妈,结果我妈完全不知道这件事,还惊掉了下巴。」稚森无力的抹抹脸,「可以肯定的是,我爸应该知道什幺,不过按他的性子,是别冀望他会透露的。」

      连和多拉斯家最亲近的里尔家都探不出消息,那真的也不用指望有谁会知道了,孔令与提安对视一眼。

「若不把这件事阴谋化来看,这对老大而言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孔令平心而论。

「没错,既能娶伊莲妠小姐为妻,还能继承亲王的位置,这根本是天大的好消息,单论能娶到伊莲妠小姐这件事,就足以羡煞所有男血族了。」提安笑道。

「老大,你真的打算娶伊莲妠小姐吗?」梅开口。

「为什幺不娶?伊莲妠小姐可是每个年轻血族的梦中情人耶!」提安惊呼。

「是啊!而且亲王大人不也说了,传位给女婿,这就表示得先娶了伊莲妠小姐,才能继承亲王位置。」孔令回想当时那人宣告的决定,「就算是不喜欢的女人,冲着亲王的位置是谁也会娶的,何况老大又不是不喜欢小姐。」

「没错没错,娶了成为亲王,站上血族的顶点,不娶,就是一无所有的平凡血族,老大筹画这幺多年,怎幺可能会在这种紧要关头放弃?」提安摆手。

      稚森没有发话,仔细观察婪燄的表情,可他却从头到尾面无表情,像平时在聆听他们意见时思索的安静,「可是……」梅微皱眉,「小梓怎幺办?」纠结问出。

      一个人名,凝结在场人的神情,然后渐渐暗沉,因为他们都清楚,回不去了,在那个女人说出恨他们每个人之后,他们就明白友谊已经被他们磨耗完毕,那段美好的岁月只能沉澱在他们心中的某个深处,静静遗憾。

「娶。」主位的男人忽然吐出,打破宁静。

      没错,为何不娶?他都已经战战兢兢的花费大半人生走到了这步,就如提安所说,这是最后一步,他怎幺能前功尽弃?何况要娶的女人还是他心心念念,从小爱慕的姐姐,不管是亲王还是伊莲妠,他都无法放弃!

「我说,」被拜託寻找,闻讯前来的人,哪怕是以冷面闻名,都忍不住对眼前的景象扭曲脸庞,「你们在干什幺?」

      豪宅这种房子,能冠上个豪字,就是连厨房的坪数都是不容小觑的,三张太师椅突兀的处在这空间中,其中坐上两个悠哉品茶的人,「看不出来吗?」我迟疑地看向来人。

「果然是有老人痴呆的倾向啊!」尤弥尔纳凉道。

      青筋浮现,「该躺着的伤患不好好养伤,準备退位的不去处理事情,都给我坐在这干嘛?等死吗?」金咬牙切齿。

      我眨眨眼,又把视线移至尤弥尔,「我大概可以理解为什幺你老爱惹金生气了。」尤弥尔好奇地转向我,「毕竟看一个自持冷酷的人崩坏形象,真的挺有趣的。」我扬起笑容。

「对吧对吧!」尤弥尔兴奋的点头,找到知己。

      凸!青筋不容忽视的彰显存在,「既然在等死,那我就好心的送你们一程吧!」金冷笑的折手指头,发出喀喀声响。

「欸别气别气,喝杯茶消消火。」我赔笑的替他在唯一一个空杯子倒茶水,因为尤弥尔早说过金肯定会出现,所以有提前预留一杯一椅。

「我听阿森对阿茵提起,妳拒绝帕金格的医诊,为什幺?」金坐上空的椅子。

「唉,有什幺好看的,你之前不就请人来看过了吗?难不成看第二次会有不同结果?你请的是庸医?」

      谁跟妳请的是庸医!金不客气地赠送一记大白眼,想到那时的诊断,不论头骨与腹腔这等努力调养还尚可恢复的伤势,再次被摔折的左手拇指确定无法恢复,右小腿骨尽碎,怕是会终生残疾,最主要的是,那毒不曾见过,根本无从解起,更无法确切判断寿命还有多久,思及此他垂下眼帘,「帕金格的医术在血族中是名闻遐迩的,兴许他会有不一样的见解。」对方还这幺年轻,而且又是帮助尤弥尔与雀儿喜的恩人,他不希望这样的遗憾发生在对方身上。

「嗯──原来金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嘛!也有优柔寡断的时候。」我支着头说,「没事啦!我不在乎,你也别在意。」我安慰道。

「妳怎幺可能真不在乎?」金不相信。

「是真不在乎。」我认真点头,「你看,打断我腿的兇手还正在跟我喝茶呢!」指了指悠哉的尤弥尔。

「妳这伤患都不在意了,我在意干什幺?又不是我的腿。」他没心没肺的露出笑容。

      我睨视他,「魔鬼。」撇嘴。

「谢谢夸奖。」他欣然接受,「啊,还是小梓泡的茶好喝,一喝过就令人流连忘返,就和妳的血一样。」他馋嘴的舔了舔嘴。

「想喝?」我凑近他,暧昧询问,他的玫瑰金眼睛透露出慾望,「自己泡。」吐舌鬼脸。

      金见这一来一往毫无芥蒂的两人,无话可说,默默叹了一口气,看来,能让他没辄对付的人又得多一个人,抚额。

      回归正题,「你们在这做什幺?」金不解地望向仅一位在工作台前忙碌的厨师。

「先前我曾看料理书学做蛋糕,只是怎幺做我都觉得差一点,后来尤弥尔有帮我找来蜜拉种子,可惜我之后没机会实践,刚好今天尤弥尔偷跑来找我,我提起这件事,他便帮我找了糕点料理师来让我观摩学习。」我解释。

      金是依稀记得尤弥尔有去跟某知名糕点店〝借取〞秘方这件事,「妳还想学做蛋糕?」他挑眉,以对方现在的状况,能不能备料就是个问题了吧?

「动手是不可能了。」我摆摆包成白色猪脚的左手,「但是做个口水军师倒没问题,只是我得先了解一下所有步骤。」

「想吃请人做就好了,妳何必还去指手画脚的。」金瞟了我一眼,「婪燄那小子不会连妳想吃食物都限制吧?」

「是没有,不过就是把我锁在房间,不让我见任何有生命徵象的物体就是了。」

      金倒不意外,他想,要不是对方现在身体状况太差,恐怕也不会少了镣铐这等必备工具,区区门锁实在简陋,瞧,这会儿不是就被人偷渡出来了吗?「金你说,喜欢把人关进小黑屋Play这种事是不是有遗传基因?」我真心求教。

「咳!」喝茶的尤弥尔被我惊人之语吓到。

      金的眉毛飞得高高,瞥了呛红脸的好友,又看回我,「也许。」点头,「不过那也得怪他们太没眼光了。」

「嗄?」没眼光?

「谁叫他们都喜欢爱乱跑的女人?情商也低,连自己的女人都顾不好。」金认真解答,哪像他,他就把自己老婆治得服服贴贴,在家相夫教子完全没有问题。

      摆脱不了一贯的讽刺,但真是贴切的让人无法反驳啊!我和尤弥尔尴尬地摸摸自己鼻子。

「难怪你爱惹他生气,不然要讲赢他还真不容易。」我又偷偷和尤弥尔咬耳朵。

「就是。」尤弥尔掬了一把辛酸泪。

「哼。」金捧起茶杯,嘲讽鼻哼。

      白日,门边传来解锁的声音,我看过去,黑髮固定在脑后,整齐凛然,优雅迷人的男人走进,「睡醒了?」婪燄发现我醒着,一顿,镇定开口。

      好几日,我知道他每天早上都有过来,然后躺在我身边一起入睡,只是每次我都装睡,等他睡着的时候才会张开眼睛,太阳下山他起床时,我又会再次装睡等他离开,「老睡觉没意思。」我收回视线。

      余光瞄过他闻言无奈一笑的模样,装睡这件事,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他没戳破,我也就继续,直到今天,「饿了吗?」他往角落的衣柜走去,「我先去洗个澡,待会陪妳吃早餐。」

「不必,」我直接拒绝,他的脚步微滞,「你那幺忙,我怎幺敢佔用你一点时间?」讽刺,早前日子,没有记忆的我每天都想他陪自己吃饭,陪自己多说点话,可他总是来去匆匆,因为他忙着照顾伊莲妠,忙着打败尤弥尔。

「我不饿。」我丢下一句,再次倒卧闭眼。

      几十分钟后,棉被的一角被掀开,冒着热气的身躯靠近自己,「如果不想睡别勉强自己。」他说。

      我不为所动,「我现在不会勉强妳做不喜欢的事,所以妳也别勉强自己。」

      温柔传进耳里,我犹疑的睁开眼,想确认他是否就如他口气的温柔,那双琥珀的眼珠圆润晶莹,柔情流转,倒映出独我一人的模样,好似他眼中就只有我,「那放我走。」

      姣好的容貌一怔,「不行。」原本柔软的神情有些僵凝。

「呵。」我冷笑一声,翻身背对他,这就是他的不勉强?

      婪燄蠕了蠕嘴唇,他也知道自己前话与后头不符,可是他真的放不开,「唯独这件事,」他缓缓呼了口气,「除了离开,其他的事我都能答应妳。」

      没错,他在火场里答应过对方,不论对方想要什幺,他都会倾之付出,他现在要兑现他的承诺,唯独离开他身边,是万万不行。

      如果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你还能奢望什幺?至死不渝的爱情吗?心中苦笑,难怪雀儿喜会说出想要蓝蔷薇的愿望,明知道这世界上就没有蓝蔷薇,要让他们这种人懂得如何真正爱一个人,太难,除非有奇蹟出现。

      何况,我也不寄望婪燄会为自己寻来一朵象徵奇蹟的蓝色蔷薇。

      等不到回应,婪燄垂下视线落在那张只要闭上眼睛,就看不出一点颜色的侧脸,那竟是比身体孱弱,病重多年且中毒的伊莲妠还要差劲的脸色,感觉流逝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飞速带走对方的生命,「晚点我再请帕金格过来一趟,妳让他看看好吗?」轻声哄问,因为对方已经连日拒绝看诊数次,甚至是以死相逼,要是帕金格被他受命强行靠近,对方就一脸决绝的準备咬舌自尽,以伊莲妠栓在自身的性命做要挟。

      他不能让伊莲妠死,更不想对方有一丝一损,因此他才放弃强行医治的打算,可他明明清楚感受到对方的虚弱,却只能眼睁睁放任,他真的觉得有股无法控制的无力从胸腔蔓延出去。

「我不想看医生。」我说,「我不喜欢看医生。」重申二遍,以表坚决。

「可是妳的伤势不轻,脸色也很差,」还有很多很多他觉得不好的地方,「假如是因为不想吃药,没关係,我会让帕金格都开外敷的药,由我帮妳换药就好。」婪燄温言相劝。

「不要!」我张开眼睛瞪过去,「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还是你连这个也要勉强我?那你可以直说,反正你最爱对我命令东命令西了不是吗!」不悦的骂着。

      婪燄一窒,「我……我没有,妳不想便作罢。」他妥协,「不过妳要是有哪里不舒服,别忍着,随时告诉我,我马上让帕金格过来看,这样可以吗?」低下姿态。

「吵死了。」撇过头,矇被。

      婪燄盯着只露出头顶的白色隆起物,金瞳複杂,挣扎几回,「过几天,我便会把姐姐迁到本馆,到时我就不会把妳锁在房间里,妳要是无聊可以在别馆内走走散心。」婚后,他会把这整座别馆的人员清空,留给对方生活,这样的空间应该就不会感到拘束了吧?

      从一间主卧室,到一幢别墅,这样可真自由啊!我在心中吐槽,而且他压根儿没打算告诉我他要结婚的事情,真打算用这间金屋别馆来藏我这个娇?ooxx的,何时包养小三也能这幺明目张胆?

      还是没有回应,婪燄若有似无的叹了气,完全躺下,把矇着我的棉被拉低露出我的口鼻,「别闷坏了,睡吧!」由后往前的拥着我。

      我的背贴在他的胸口,温热的体温夹带沐浴后的馨香包围住我,一吸一吐的鼻息微微搔痒颈后,揽过腰肢的手掌垄罩在我的左手之上,没有握缚的压迫,暖意透过掌心传达到僵冷的手掌,虽然好像我拥有自由的活动空间,实际上我却是被他整个人困锁在怀抱之中。

      就如他曾对尤弥尔说的,爱情对女人而言是最好的枷锁,而他自身,便是我的牢笼。

      一帖喜讯摊放在办公大桌上,室内的主人没有把太多心思放在喜帖上,瞥过几眼确认完内容后便深深叹了口气,旋转椅子,转向大窗外,摘下大鬍子,露出面容竟是出奇的年轻,「计画成功了是吗……」自言自语。

      『如果结局既定无法改变,那我能做的,就是想尽办法延长比赛。』通讯器中响起女人的声音,曾经的娇俏纯真,也避免不了磨难促使的成熟稳重,还有一股掩藏在计画之下的狠绝,『我的存在,是他们争斗的主因,那如果我不在了呢?』

      『妳…妳想自杀?』他很是吃惊。

      『傻瓜,我死了,比赛不就结束了?支撑比赛继续的基本条件就是我们三个都得活着,分不出胜负赛事才能不断延长下去。』我解释,『我若是留在他们其中一人身边,那另一个人肯定会不依不饶,非得打个不死不休分出胜负不可,但如果我不在了,他们的注意力就会放在找到我之上,为了不演变成前者,我必须消失,活着的消失,而我躲得越久比赛就会持续越久。』

      『妳以为以妳人类之身能躲多久?一个是狼王,一个未来会成为血族亲王,更何况还有个九蛇皇帝也在找妳,妳是能躲到哪去?』

      『那假使我从未存在过呢?』

      这个假使令他一怔,『妳…妳什幺意思?』

      『稻禾,你会帮我吧?』她的语气不难听出年轻时候的俏皮,『帮我抹去我存在过这个世界的痕迹。』

      他震惊无语,『雷湛和凌的部分我尚且不用担心,他们俩现在都还忙着处理婪燄搞出来的烂摊子,自顾不暇,而婪燄那里我会想办法拖住他,我相信你办得到的,毕竟你可是这世上活最久的大妖怪啊!』她笑。

      不放弃……这就是对方不向命运低头的办法?改变不了结局,所以就不打算让事情走到结局?这股敢与天斗的毅力与胆量也不禁让他哭笑不得,不知道该笑对方傻还是心疼对方,『……我需要在什幺时候出手?』

      『你会知道的,当那个时机点来临的时候。』她故作神秘。

「这就是她所谓的时机点吗?」稻禾猜测。

      『虽然想跟你说今生有缘再会,不过依我们的状况,最好还是我从此杳无音讯更好吧!』她感叹,倘若再有消息,表示她又落入他们手中,强制停摆的命运巨轮将再次轮转,把他们还有这个世界导向不可挽回的结局,他懂,所以他没有反驳,『稻禾,我会在世界某处替你祈福的。』

      『不必,』他笑,『妳祈祷自己别被找到就好。』

      『呵呵,说的也是。』她的笑声很洒脱,完全没有丧气的感觉,『那幺,不见了,稻禾。』

「一路好走,阿克劳蒂亚。」他遥望远方,叹息。

      肩膀轻拍,我马上惊醒,尤弥尔的俊脸放大版出现在眼前,我差点尖叫又硬生生忍住,对他挤眉弄眼示意婪燄的存在,「没事,我已经把他弄晕了。」露齿笑道。

      嗄?这种老爸是否也太兇残?

      我试探的活动身体,身后的男人的确一点反应都没有,撑起身瞥了一眼,婪燄呼吸如常,就像平时熟睡一样,只是光是不警醒这点就已经是种异常,「大中午的,你不睡觉?」

「就是大中午,我看气候好,阳光佳,特地来带妳去野餐的。」

「野餐?」

      宝蓝色花丛中,一块质地上好的布料铺在地,摆上饮品美食,一男一女或坐或躺的待在阳光下,享受豔阳以及微风的洗礼,感受自然的回馈,略显毒辣的阳光温暖了我冰冷的手脚,我抬头看看发光发热的太阳,又低头看看瞇眼看似享受的男人,「你不会不舒服?」迷惑。

「很带感,妳不觉得吗?」他勾起微笑。

「有病。」我不得不下这个评语,「脑子有病也别放弃治疗,现在连人格分裂都能吃药控制了。」拍拍他的肩膀。

      他朝太阳伸直手,我清楚看见阳光在他掌心灼烧出一个褐黄的痕迹,冒出白烟,收回来,又在我面前随即癒合,不留痕迹,我一愣,就算是在婪燄身上,我也没见过这幺强大的癒合能力,「从她离开后,唯有这样我才能感觉自己还活着。」他突然说,「我曾以为这是诅咒。」

      尤弥尔盯着自己完好的掌心,「因为我困住她,她宁死也想自由,太过怨恨囚禁她的我,所以才会留下这等诅咒。」要他孤独一人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结果,妳反而告诉我,这其实是她对我的爱情。」

      他细述了他和雀儿喜的过往,我静静听他诉说,没有插话,因为我了解他此时需要的是一位倾听他孤寂内心的听众,说到最后,「我真的不能理解,为何能为爱情轻易就捨弃自己的性命?」血族的天性本就是重视自身利益,为了别人连命都豁出去这种事情,他从小没遇过,长大之后也只有巴康和雀儿喜。

      我思考了一会儿,「我想,这就是爱人者的悲哀。」凝视被风吹得摇曳的蓝色妖姬,妖冶的芳香霸道的缠绕在鼻尖,我说道,「比较爱的那一方,总是付出比较多,若被爱者没有好好回应,很容易在渴望被在乎的过程中付出越来越多,一不注意,就连命也搭进去了。」

「你没听过吗?」我低头与他面对面,「被爱总是比爱人幸福。」

「……哧,真傻呢!」他别过头,不敢面对那双拥有和雀儿喜一样清澈的眼睛。

「可不是吗?」我露出笑容,抬起头看回花海,「在爱情之中,再聪明的人都会变成傻子,你知道为什幺吗?」

      尤弥尔重新望向我,「因为爱情是一种病,得的时候措手不及,走的时候引人唏嘘。」毕竟真心付出过以后,还是得不到对方的心,等未来的自己再回头看当时像傻瓜般付出的自己,就只能用无限唏嘘四个字送给过去的自己。

「……妳还是坚持要走?」从他的方向斜上看去,纤细的颈部与下颔线条无不让人感觉盈弱,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竟无畏挺身与自己对峙,甚至对未来也果断的义无反顾,他由衷的佩服起这个人类。

  • 名称:众里寻他千百度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2: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