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小姐超清

      晚上,就连金和克莱茵在自己房内都能听见隔壁房的争吵声,『妳要走?走去哪儿?』尤弥尔质问,『谁同意了?』

      『我是要回自己的家乡,不需要谁的同意。』

      『好,那我陪妳回去。』

      『我说了,我家那里不欢迎外人。』

      『外人?妳竟敢说我是外人?』尤弥尔的音调节节升高。

      『难道不是吗?你已经要和丽琴结婚了,跟我不是外人,难道跟她才是?』雀儿喜反驳。

      尤弥尔一窒,『反正我不同意,妳不准走!』

      『凭什幺……?』雀儿喜紧握拳头,努力忍住自己的眼泪,『你凭什幺决定我的去留!』悲伤用愤怒掩饰的吼出。

      『就凭妳是我的!妳喜欢我!难不成就因为我没有接受妳,妳就要离开吗!』尤弥尔回吼,『妳是我的,妳只能待在我身边!』

      雀儿喜如雷贯耳,他知道……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心意!所以他才会常对她忽冷忽热,若即若离吗?因为他不接受自己,又不想失去自己,还以为掩饰得很好,藏在心中的私心顿时变得难堪,『谁答应是你的了?谁要是你的了?你已经要结婚了,我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你身边的!』

      『谁说不可能?』尤弥尔咬牙切齿,『谁说不可能!』玫瑰金化成竖瞳,充斥的怒火燃烧他的理智,毁了……毁了她,他若得不到,也不许别人得到!

      在完全丧失理智的前一刻,他甩门而出,砰的好大一声,震掉了她极力隐忍,通红眼眶中的眼泪。

「隔几天不知道小雀儿和阿尔又谈了什幺,两个人和好如初,她也决定留到参加完阿尔和丽琴的婚礼后再踏上归途,没想到,婚礼当天小雀儿意外地没有出现,我有点担心,毕竟她不是个会违反约定的人,阿尔则惋惜的表示昨天晚上小雀儿去告诉他家乡临时有事,必须非走不可,还为此很抱歉,道歉好几回差点跪下才让阿尔同意放人。」说完,克莱茵嘲讽一笑,针对当时自己的愚蠢,「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她根本没有离开过金多司。」

「被尤弥尔关了起来。」我了然,她点点头,「等一下,婚礼当天,尤弥尔是主角,根本没有机会离开会场,那是谁协助了他?」发现问题癥结点。

「是我。」金认罪,「那天早上,是我掳走了小雀儿。」

「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和阿金吵了很大一架,还差点要解除婚约。」

      『你做了什幺?』克莱茵不敢相信的瞪着自己的未婚夫,『你帮着阿尔做了什幺!』尖叫,出手打他。

      『阿尔不想她离开。』金试图解释。

      『所以呢?他是已经结婚的人了,他不想小雀儿走就囚禁她?而你竟然还敢做他的帮兇!』克莱茵歇斯底里,『你还有没有良知?阿尔还有没有良知!』

      『良知?』金任由她出气捶殴,『若今天换作妳是小雀儿,我也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幺事。』

      克莱茵愣住,『良知,是在理智尚存下才会诞生的产物。』金握住她停在半空中的手,拇指轻轻摩擦拳眼,心疼她打红的掌侧,『如果妳离开了我,我也会丧失理智。』甜言蜜语间夹藏暗黑的危险。

「妳为什幺会知道雀儿喜被囚禁?」

「是小雀儿告诉我的。」克莱茵苦笑,「她用我曾教给她的求救暗号,偷偷告诉我她有危险。」

      有一天中午,她还在研究和金即将到来的婚礼事宜,所以还没睡,突然通讯器响起,『阿尔?』她挺惊讶的,毕竟从回来金多司后,对方有事都是和金联络居多,他联络自己该不会是要私下谈金的事吧?她抱着好奇心接起,『咚咚咚…咚…咚咚咚。』

      无人出声的通讯器传出一段有某种固定节拍的轻音敲击,停顿几秒,又再次重複,直到第三回结束就挂断了通讯,『克莱茵,救,雀儿喜。』她喃喃道,那是她曾手把手教给她,只有她们两个知道的暗号。

「我教小雀儿暗号的起因是谈到打仗时,万一深陷敌营,怕打草惊蛇故而会使用暗号通知我方一些讯息,她觉得有趣,便拉着我教她一段,也是唯一一段,求救的讯息。」克莱茵闭了闭眼,「通讯器是阿尔的,她又使用求救暗号,我当下就明白,若不是她和阿尔有危险,就是她有危险,而且是在阿尔手中。」

「隔天我马上跟着阿金一起去见了阿尔,试探几回,我就清楚阿尔根本没什幺危险,那答案就只有第二种了,回到家中,我就想尽办法逼问阿金,看会不会有什幺线索,没想到得到的答案却是阿尔从婚礼那天开始就把小雀儿囚禁起来,而且死活都不肯告诉我囚禁的地点,只让我别再插手这件事。」她狠狠瞪了金一眼,「我不能在亲王──现在的多拉斯──的宅邸大肆搜索,没有办法,只好找上丽琴帮忙。」

      『克莱茵,欢迎。』已经大腹便便的丽琴经过各种补药安胎,气色比婚礼时还红润。

      『丽琴……』看见丽琴似是幸福洋溢的模样,克莱茵很挣扎,她该如何告知自己的朋友说她的丈夫有别的女人,而且不顾那人意愿的把对方囚禁起来?但又想到雀儿喜的求救,咬牙,『请妳救救小雀儿吧!』

      她把雀儿喜的求救暗号,以及金是帮兇的事情全盘托出,丽琴很平静,没有她想像中妻子被背叛的心碎,在听完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别怪阿尔,我也有错。』

「因为我不知道她和阿尔的协定,所以当时我并不明白她说这句话的用意,只是沉浸在她愿意帮我的喜悦中,找了好几天大致掌握了几个地点,避免阿尔起疑心,我们还把搜索拆分成好几天进行,当作是我陪孕妇散步运动,一一查访后,我们终于找到了小雀儿。」

      喀,夜半寂静,传出厚重铁门的声音,书桌前的雀儿喜回头看去,『克莱茵(小雀儿)!』她们两个同时呼唤对方的名字,久逢喜悦。

      正要走去相拥对方,雀儿喜发现她身后还有一个人,『丽…丽琴!』她张大眼睛。

      『没错,是丽琴。』克莱茵点头,搀扶丽琴上前,『我能找到妳都多亏有丽琴的帮忙,不然我一个人……』克莱茵侃侃而谈。

      雀儿喜注意到那隆起的大腹,背叛的悲伤和心痛,介入的内疚与惭愧,她整个人宛如坠入冰窖,在她怀着或许尤弥尔心里也有自己的美梦时,现实是男方的正妻早已怀孕数月,比起自己久居阁楼的简朴服装,她的装扮是更胜当年的优美贵气,还有自己是略显苍白的脸色,而她则是被人细心呵护,被爱情灌溉滋润,浑身散发幸福洋溢氛围的红润,『对不起……』雀儿喜踉跄跪下,脖子上的锁链发出清脆声响,『我没有想破坏妳的婚姻,我不是故意要和妳分享妳的丈夫,我……。』丽琴明明就是她的好朋友,而她竟和自己好友的丈夫每天私会,不知羞耻的沉浸在欢爱之中。

      『雀儿喜妳别这样,我们当然知道妳不是故意的,妳也很无辜,把妳关在这里的是阿尔,所以这不是妳的错啊!丽琴,丽琴妳说对不对?』克莱茵紧张的想把对方拉起。

      雀儿喜坚持下跪的哭泣,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卑劣,明知道当他结婚了,她就该放弃那段不可能的爱情,明知道这种关係是不正确的,结果却一天天都翘首以盼太阳升起的那刻,因为他就会从那扇大门走进来,她怎幺可以这幺无耻?

      『雀儿喜……』丽琴出声,『这不是妳的错。』没错,犯错的人是她和尤弥尔,雀儿喜是最无辜的人。

「本来我们想立刻救走小雀儿,但是小雀儿拒绝了。」

「拒绝?为什幺?」我不解。

「她说,她走不了了。」

      我一怔,日记里,走不了了,因为她有非留在这里不可的理由,她如此写下,见克莱茵撑起悲伤的微笑:「她怀孕了。」

      『怀…怀…怀……』克莱茵瞠目结舌,然后缓了缓,眼珠从丽琴的凸出大肚飘到雀儿喜宽鬆衣裙下完全看不出形状的肚子,再飘过去又飘回来。

      『妳想生吗?』丽琴冷静下来后问。

      『嗯,』她知道自己很卑劣,『所以我才会趁阿尔熟睡,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偷偷联络克莱茵。』那天,比以往更晚的时间点尤弥尔才过来,而且衣服还是昨天那套表示他根本没有洗澡,似乎是忙碌一整天,告了段落便马上赶过来。

      不晓得是因为她不再吵着要走而觉得表现良好所以戒备鬆懈,还是太过忙碌而没注意到,但那是她第一次看见尤弥尔身上带着通讯器,他随手放到了桌上就拉着自己说话,到了中午过后,确认他熟睡,雀儿喜才见机不可失的偷用通讯器联络克莱茵,这阵子她正烦恼该怎幺处理未来的危机,她需要有人帮她!

      丽琴点点头,『那就生吧!』

      一句话,很是淡定,克莱茵懵了,这是妻子对第三者会说的话?

      『对不起,我知道自己很自私,可是孩子是无辜的。』雀儿喜再次哽咽。

      『是我,』丽琴突然这幺说,轻声叹息,『自私的是我。』

      明知道她对尤弥尔的不同,明知道尤弥尔无法拒绝自己的提议,她还是为了自己和孩子,私自闯入他们之间,所以自私的是她,还有不肯放下慾望,却又紧抓对方不放的尤弥尔,他们才是真正的罪人。

      『阿尔知道吗?』丽琴又问。

      雀儿喜摇摇头,『妳如果告诉他,他会很开心的。』丽琴真心道。

      蠕了蠕唇瓣,她垂下视线,『我不能告诉他。』

      克莱茵真的要被连续迎来的消息击傻了,『他不是…孩子的父亲?』天哪,雀儿喜被尤弥尔关在这里,还能怀上不是尤弥尔的孩子,这是不是讯息量太大了点?

      『有不能说出来的原因?』丽琴不像克莱茵偶有迷糊,心里是一片明镜。

      雀儿喜咬唇点头,不能,她不能说,如果尤弥尔请医生过来,那灵珠的秘密就会曝光了啊!

「虽然不知道小雀儿不说的原因,我们也只能帮她一起商讨对策,她想瞒着阿尔偷偷生下来,势必要把阿尔支离开一段时间,至少得是好几个月,恰逢有一处领地,因为统领的血族死亡,底下子嗣又无力掌管,因而被释出,丽琴便让自己父亲以前的旧部去向阿尔提起,并提议到现场评估领地的价值,视察风情。」

「这样就足够了吗?尤弥尔大可派其他人去。」

「原本阿尔是想让我去,他说顺道可以让我带阿茵去婚前旅行。」金说,「不过后来却又改变主意了。」

「为什幺?」我问。

「我们也猜到阿尔有很大可能会派阿金去视察,毕竟他除了自己,就是最相信阿金的判断,为了避免这个状况,我们讨论很久,丽琴说她会找人尽力说服他,而在听到我讲解领地状况时,小雀儿突然也说她有应对的方法。」

「领地状况?是什幺?」

「那处领地虽然离金多司有段距离,但算是富饶的区域,除了前位管理人把开发做得不错外,领地附近还有一处未开发的森林,里面有不少湖泊,是个水源充沛的区域,足以证明那里的生态资源非常充足。」

「森林?」我想了一下,「芊芊林?」

「对。」克莱茵点头。

      我告诉他,芊芊林深处有一块秘境,那里有着一片世上仅有的蓝色蔷薇。──雀儿喜日记。

「蓝色蔷薇……。」我喃喃道。

「妳知道?」金些许诧异,「阿尔就是为了去找蓝蔷薇才改变主意,随我同行。」

      『蓝蔷薇?有这种花吗?』金困惑,他怎幺没听过?

      『听说芊芊林里有一片世上仅有的蓝色蔷薇,你觉得把那种花迁种回来培育会不会大卖?』尤弥尔笑道。

      『你还缺那一点钱?』金翻了白眼,『有毛病。』

      『啊啊开个玩笑嘛!』尤弥尔挂着痞笑,友好的搭上金的肩膀,『若是真有那花儿,那可是非卖品。』

      金瞥了一眼尤弥尔脸上的笑容,玫瑰金色的眼眸是浓浓的独占欲,『只能是我的。』

      『你连对花都能欲求不满?』金嘲讽,『果真是有病。』

「后来阿尔出发了,我们本来想把小雀儿带出来,可她坚持要待在小小的阁楼里,以防阿尔变卦,随着一天天过去,我却越发觉得反而是她在等,站在窗边不晓得在看些什幺,等着阿尔反悔回来。」

      『克莱茵妳说,他会不会突然回来呢?』雀儿喜靠在窗边,看着外头的蓝天白云。

      『他如果突然回来,那我们的计画就破功了。』克莱茵捣鼓着端来的安胎补药,『妳不是不能告诉他孩子的事吗?那妳最好祈祷他不会变卦。』

      『说的…也是。』可是哪,她总觉得还看不够,还看得不够清楚,就算她闭上眼睛也能随意描绘出他的轮廓,她还是觉得不够,想再多看一眼,两眼,三眼。

      克莱茵听见她有气无力的语调,抬眼看去,拆下锁链的她,脖颈上束缚过久的痕迹是一种残酷的美,阳光打在她脸上,使她有种要变成透明的感觉,即便尤弥尔不在,没了锁链,她依旧像是一只被关住的小鸟,嚮往外面的自由,却又捨不得牢笼,那刻她发觉,曾经自由自在的小雀儿已经被尤弥尔亲手折断了翅膀。

「几个月后,丽琴将要临盆,我收到阿金的讯息,他们打算先回来,等丽琴生完以后再过去继续完成视察。」

      『阿金说丽琴生产,他们要先回来一趟。』克莱茵坐在床沿,看着脸色雪白的雀儿喜,『妳真不走吗?阿尔要是回来看见妳,妳想瞒也瞒不住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单也挡不住日渐的隆起。

      『他要回来了啊……。』近来精神越来越不好的雀儿喜望向窗外,彷彿是在欣喜也在难过,期盼相见又无法再见。

      『我说,妳真不能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吗?妳这样一个人苦苦撑着,到底有什幺意义?』克莱茵内心不免有点生气,到底是哪个臭男人竟敢把她的朋友搞成这样!

      雀儿喜浅浅微笑,『有意义的,』她收回望外的视线,『这对我而言,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凝视她散发出光辉的表情,克莱茵顿悟了,『阿尔……阿尔知道妳爱着孩子父亲这件事吗?』她不敢想像,对雀儿喜做出这种事的尤弥尔要是知道雀儿喜爱着别的男人,他会做出什幺样的事情?她,又会变得怎幺样?

      『知道吗……』雀儿喜垂下眼帘,『也许…知道,也或许…不知道。』

      倏地,克莱茵握住她的手,『小雀儿答应我,绝对不可以让阿尔知道妳心里有人这件事,千万不能让阿尔知道。』认真严肃的嘱咐,为了雀儿喜好,这个秘密最好是烂在她和雀儿喜心中就好!用力握紧手中那只软软的手,触感一如初遇时的柔嫩美好。

      『克莱茵,』雀儿喜眨眨眼睛,展出笑颜,『谢谢妳。』谢谢妳一直这幺为我,帮我。

「雀儿喜本身是个很特别的人,她虽然在我们之中自保能力是最弱的,可是却拥有神奇的自癒能力,恢复的速度竟是比血族还强上几倍,我们推测是因为她自身的种族天赋,虽然从未证实她究竟是哪族。」克莱茵说,「在确定阿尔他们要提早赶回来的时候,为了怕东窗事发,我们三人讨论很久,最后我和丽琴提出一个方法,而小雀儿也同意了。」

      说到此,克莱茵深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剖腹取子。」

「妳是说,在尤弥尔赶回来前,先把孩子从肚子里取出来?」我讶异,「当时怀胎不是还没足月吗?这有可能吗?」

「是可以的。」金回答,「血族不同人类,天生体质强韧,在不足月的状况下早产存活的机率也比一般种族高。」

「当时小雀儿的孕程已经过半,胚胎早已成形,即使比一般早产的状况还更早,但是先行取出不完整的孩子,再由丽琴放置在唯有亲王等级拥有的血泉餵养,那孩子还是可以活下来的,而加上小雀儿自己本身的自癒能力,有七成把握能在阿尔他们赶回来前把事情掩饰过去。」

      可是……雀儿喜的自癒能力已经……我的手心泛凉。

      丽琴早产了。

      即使怀孕后丽琴利用各种食补,但天生体质实在偏弱,怀孕后期对身体的负担太大,承受不住便提早生产了,历经几天的时间,『生了!』克莱茵兴奋地冲进阁楼,『丽琴生了,是个女孩!』

      『真的吗?』担忧的雀儿喜顿时欣喜万分,『丽琴呢?她身体怎幺样了?』又马上关心起那个身体孱弱的朋友。

      『除了脱力和有点失血过多外,没有大碍,后面悉心调养就不成问题。』克莱茵比个讚的手势。

      『太好了,母女均安,太好了……。』雀儿喜呢喃,他的女儿出生了,妻子也健康平安,他要是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非常高兴的吧!『阿尔,跟阿尔说了吗?有叫他去準备多点补药吗?产后调养可是非常重要的。』她又急忙拉着克莱茵问道。

      『有有有,亲王宅邸的人早就通报给阿尔了,什幺产后补药的也早就準备了,妳也不看看丽琴是什幺身分,瞎操心。』不过,这就是她认定一生的好朋友不是吗?总是想着对别人好,『现在丽琴母女均安,就该轮到妳了,今天身体状况怎幺样?精神有没有好点?』她拍拍她的手。

      『我很好。』雀儿喜笑道,还沉浸在喜讯当中,『对了,丽琴女儿的名字取了吗?还是要等到阿尔回来再取?』

      『取了取了。』克莱茵无奈,但见她难得这幺有精神的样子,也不想灭了她的兴致,『那女孩叫伊莲妠,伊莲妠‧多拉斯。』

      『伊莲妠……伊莲妠……』她低声咀嚼着名字,又大方笑起:『真是个美丽的名字。』她想,那个女孩将来必不会负了这名字,肯定会和丽琴一样,是个豔冠群芳的大美人,谁叫就连她的父亲…外貌都是如此优秀呢?未来尤弥尔一定会很烦恼的。

      想到老尤弥尔苦恼的样子,雀儿喜又吃吃的窃笑几声,『啊……真好,』她感叹,『未来的日子肯定会很有趣的。』她也好想……好想见证那个未来。

      『明天,』克莱茵提起,『明天就要动手术了,妳会紧张吗?』

      『嗯,有一点。』雀儿喜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来回抚摸,除了紧张,还有遗憾,『希望,能有好的结局。』灿烂的笑容中多了一股愁绪。

      『会有的!』克莱茵揽住她的肩膀,两个女人肩并肩相靠,给予对方依靠,『不管是妳的孩子还是妳,最后一定都会有好的结局!』

「提出那个方法,是我这生中最后悔的事情。」克莱茵紧握双手,「要是我没有想到那个方法,要是我们没有实行那个方法……」表情痛苦扭曲。

      翌日,小小的阁楼内,避免招人耳目,只有一位医生和助手以及克莱茵,丽琴因为产后虚弱便被劝留在宅邸休养,一件件医疗用具排开,『準备好了吗?』克莱茵询问躺在床上的雀儿喜。

      準备好了吗?她想,对于这种事,她是永远也没有準备好的那一天,因为她的心中是有那幺多期望,从相遇的那天,她对他,再也没有準备好放下的一天,此时此刻他在哪呢?想必是在为了丽琴和他们的女儿而奔波吧!雀儿喜收回放在窗外的目光,『嗯,开始吧!』轻声。

      宅邸中,半卧在床上的丽琴正抱着孩子摇摆,『小伊莲妠,我们一起为雀儿阿姨祈祷吧!祈祷一切顺利平安。』露出母性的笑容,『等妳们大些,我和阿姨就告诉妳们那在我们年轻时候的冒险故事。』她也会说出那压在她心里的秘密,告诉雀儿喜,尤弥尔和她之间不过是场交易。

      『妳是姐姐,要好好照顾阿姨的孩子,未来你们一定会是最亲密的家人。』就像她和巴康,『妳比较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呢?』

      婴儿咂吧咂吧了小嘴,丽琴扬起母爱的浅笑,『一起来为阿姨祈祷吧!』祈祷事情能有完美的结局。

      『现在祈祷会不会太早了点?』一声调侃。

      丽琴僵住,不可置信地看向门口,一头金髮的英俊男子翩翩走进,『不过我会把妳的祷言转告阿金,让他对阿茵努力耕耘的。』尤弥尔笑语。

      『你…你回来了…。』怎幺会这幺快!他不是应该还要一个月的时间吗?丽琴睁大眼睛。

      『妳可以理解为我是归心似箭,毕竟我的妻子即将临盆不是吗?』尤弥尔走到床边,『孩子,我能看看吗?』

      丽琴迟疑的把孩子交到他手上,心里的思绪千迴百转,尤弥尔没有留意到她不自然的神色,好奇的戳戳婴儿软嫩的脸颊,熟睡中的婴儿被打扰的蠕动小嘴,睁开视线仍模糊的眼睛,『是巴康的眼睛。』尤弥尔欣慰一笑。

      丽琴一顿,看过去,第一次看见孩子睁眼,顿时感觉到热泪盈眶,那是一双橘红色的眼珠,那是从小到大一直都注视着她,只倒映着她一人身影的眼珠,尤弥尔把孩子交回她手中,『可惜这颜色……。』他叹息。

      她明白,这眼睛的颜色不能存在,因为她和尤弥尔的瞳色没人与之相符,而且更多人知道有谁也有相同颜色的眼睛,那曾在各个场合与她形影不离的贴身侍卫,这双瞳色将会是她与巴康有染的强力证据。

      尤弥尔从怀中取出一瓷瓶,『这是我先前準备好的,它能改变瞳色,妳準备好之后就让孩子服下吧!』

      『谢谢。』丽琴默默收下,心里已经不会再对尤弥尔的种种未卜先知惊讶,因为他总是如此,会在事前把所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都做好应对的準备。

      『放心,这只会改变瞳色,剩下的容貌完全不受影响。』他安慰道。

      『无妨,因为这孩子本身的存在,就足以代表我和巴康之间的爱情。』丽琴不在意的微笑。

      尤弥尔见状,没有多说什幺,拍拍她的肩膀后起身要离开,『阿尔!』她急忙叫住他。

      『还有事?』尤弥尔回头。

      『你……』她极力找寻藉口,想尽可能拖住他的时间,『能陪陪我吗?』倾城倾国的娇颜温声软求。

      尤弥尔一怔,没想到丽琴会勾引自己,『妳刚生产完需要休养,早点休息吧!』微笑婉拒,走出房间。

      打开瓷瓶,凝望那双懵懂无知的眼睛,一点一滴的把瓶中物倒入婴儿口中,橘红色渐渐退色,眨眼间渲染出一丝象徵尤弥尔的玫瑰金色,与晚霞般的橘红交融,最后变成了如水晶般美丽的粉金色,『不会……有事吧?』丽琴呢喃,为什幺她心中会浮现一股强烈的不安?

      『如何?』金看见走出房间的尤弥尔,尤弥尔比了很好的手势,『孩子像谁?』

      像谁,像她的父亲,『女孩儿肯定是要像丽琴的。』笑语带过。

      『你现在又要去哪?』金注意到那渐快的步伐,隐藏不住的迫不及待。

      『回家。』玫瑰金色的眼睛笑弯,他是真心归心似箭,因为早在出发的第二天他就发现自己根本不想远行,挥别数月,他每天都在思考对方在做什幺,一个人是不是很无聊,可他又不想让别人出现在那只属于他们的地方,对方是否也有想念自己,是不是除了等待自己归来,什幺也做不下。

      他曾听一位老旅人说过,当一位游子不再漂泊,那是因为有了家。

      他就如那位老旅人口中的游子,居无定所,漂泊尘世,如今,他这朵浮萍彷彿增了根,开始有不想离开的地方,哪怕是有更富华的世界在前方,他想,那座尖塔,那间阁楼,就是老旅人所谓的家。

      他不再汲汲营营,现在他也有了家,而家,就是有她在的地方。

      『快,速速交给丽琴。』克莱茵把一物交给助手,严肃交代,助手连忙应允出门。

      『克莱茵……』

      『小雀儿别担心,我们现在马上进行缝合,再撑一下。』克莱茵代替助手的位置协助医生。

      『孩子……』

      『生长得很好,活下去不是问题。』她知道对方所担心的。

      『那就好……』

      『咦?』一声迟疑。

      『怎幺了?』克莱茵把注意力放到医生身上,『是要什幺器具吗?』她赶紧低头翻找。

      『血……没有凝血反应。』医生凝重地看着缝合完毕的腹部,『妳不是说病人拥有极佳的自癒能力吗?』

      克莱茵随即看向留有缝线的肚子,血液不断从隙缝中涌出,『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克莱茵紧张的问。

      『没有,手术很完美,照理就算不比血族也该止住血了,可是病人的流血速度只增不减。』

      『只增不减?什幺叫只增不减?你不是名医吗?』克莱茵大怒,『你给我想办法止血啊!给我拿出名医的实力!』

      医生觉得很无辜,剖腹,取子,缝合,每个步骤都堪称完美,他没有错落任何一步,『克莱茵,没事的。』

      『没事?妳的血止不住叫没事?』克莱茵吼着,『为什幺?小雀儿妳的自癒能力呢?』

      发现克莱茵开始聚有水气的眼眸,雀儿喜撑起微笑,『过来陪陪我好吗?』

      克莱茵闻言赶紧上前,『对不起,』她轻声说,『自癒能力……已经没了。』

      克莱茵僵住,『对不起,我骗了妳们。』雀儿喜愧疚的道歉,『其实我早就已经快死了,所以请妳们不要内疚。』

      『小…小雀儿……』克莱茵说不出话。

      尖塔周围,正在前进的尤弥尔一顿,一股极淡的血腥味,金也闻到了,搜寻来源,却突然看见友人瞬间前行消失身影。

      砰!铁门被撞开,『小雀儿!』尤弥尔紧张大喊。

      铁门后,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在对方身上不晓得在做什幺的男人,跪在床边哭泣不知道在吼着什幺的克莱茵,以及被挡住的,阁楼的主人,『你们在做什幺!』尤弥尔冲上前。

      男人被推开,克莱茵被拉开,所有不是他的人都被他推离女人身边,一张瓜子脸出现在他视线中,惨白无色,奄奄一息,『你们……做了什幺?』尤弥尔愣愣发问,『你们对她做了什幺!』回身如猛兽般吼叫,兽瞳尖牙散发出弒人的杀意。

      『阿茵!』金急忙上前挡在跌倒在地的未婚妻之前。

      霎那间,砰!金护着克莱茵被击飞撞上墙壁发出巨大声响,喀!很轻的一声,医生的脖子被捏碎,头颅滚地,『我要杀了妳!』尤弥尔失控的对克莱茵龇牙裂嘴。

      金一咳出血,吃力的撑起身体,坚持护在克莱茵之前,『阿金滚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杀!』

      『办不到。』金咬牙,就算他知道自己打不赢尤弥尔,他也会拚了性命,争取更多时间让克莱茵逃跑。

      『那你们就一起去死吧!』尤弥尔毫不在乎眼前的两人是曾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朋友。

      攻势发起,『阿尔。』一声轻唤,稍微使他停顿,又看见克莱茵的脸,伸出的手又继续前进,『阿尔,不要。』

      修长指尖顿时停在金的喉头之前,没人怀疑只要再一秒,那看似无害的手指就会用极大的力量夺人性命,金窒息的瞳孔瑟缩,『阿尔,抱抱我好吗?』

      尤弥尔收回手,来到床边,看见雀儿喜一脸如纸,浅浅笑意,如孩子般撒娇的对他伸出手,尤弥尔没有反应,『不抱吗?真是小气。』无奈嗔道。

      下一秒,她便落入一个带有冷香的怀抱,她发现他越来越不会拒绝她的要求了,忍不住上扬嘴角,『别怪克莱茵,她只是带医生来帮我看病而已。』

      『妳怎幺了?哪儿不舒服?』他没有问克莱茵为何出现,因为更重要的是,她说她生病了,『什幺病?医生怎幺说?』

      『医生被你杀掉了。』

      『没关係,我能找到更好的医生,妳先告诉我,妳哪里不舒服?』他查看她全身,发现腹部有一缝合伤口不断流血,『妳撑住,我马上带妳去找医生。』语毕他就要把她拦腰抱起。

      『阿尔,不用麻烦了。』感觉到怀抱要抽离,雀儿喜拉住他,『我的病,治不好了。』

      『别说蠢话了,天底下哪有病是治不好的。』压抑各种狂暴的情绪,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很僵硬,『听话,别跟我闹,先去治疗。』

      『阿尔,』她加大力道不让尤弥尔动作,『阿尔,阿尔。』

      尤弥尔顿住,『还记得我们约定的吗?叫三遍名字就表示我是说真话,没有在闹脾气,也没有口是心非。』

      治不好……是真话……不是闹脾气,也不是口是心非,『我不相信!』尤弥尔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伸手探向腹部,『这点小伤怎幺会难得倒妳?妳最自豪的自癒能力呢?』那明明已经处理好的伤口却陆续涌出血液。

      怀抱微微抖动,她发现无所畏惧的他竟然在发抖,伸手覆上他的手,血液共同湿润了他们,『领地那边还好吗?是不是很有价值?什幺时候要再出发?』她试图缓和气氛。

      『去他的领地!去他的价值!』尤弥尔爆粗口,『我不去了,我要留在这里照顾妳,妳会好起来的,就像妳曾经照顾我那样,只要我都不放弃,都不离开妳身边的照料,妳也会好起来的!』当时他以为自己撑不下去了,是她,她每天都在他耳边跟他说话,他都有听见她的声音,所以他才会撑住活下来。

      雀儿喜垂下眼帘,『如果是那样,那我不想好起来。』因为那得用他的命换她,她不要。

      『说什幺傻话!什幺叫不想好起来?妳得好起来,妳必须好起来!』尤弥尔喝斥。

      『阿尔,我不在以后……』

      『闭嘴,妳不会不在,妳会活下来,活在我身边,哪儿都不去!』他打断她的话。

      『你要好好的活着,』雀儿喜不顾他意愿的执意说下去,『好好对丽琴和孩子,好好对阿金和克莱茵,好好做个称职的亲王大人。』

      『……妳呢?』声线颤抖,『妳不要我好好对妳吗?』

      『不会再对妳大小声,不会再故意捉弄妳,不会再嫌弃妳笨妳爱吃,以后我会对妳好,妳想要什幺我就给妳什幺,妳想要回家我也陪妳,以后我不会再逼妳留在这里,妳去哪里换我陪妳。』他哽咽,『所以……所以……请别说出妳会不在这种话。』

      一滴眼泪掉在她森白的侧脸上,『妳不是答应我了吗?要做属于我的小雀儿。』收紧拥抱。

      『对不起。』他的眼泪,也惹出了她的。

      『别道歉,不然换我做妳的阿尔吧!只做妳一人的阿尔,这样好不好?妳别不要我。』低声哀求,『妳要是不要我了,我就什幺都没有了。』

      『不会什幺都没有的,你现在有了妻子孩子,有了真正的朋友,未来还会有很多很多人陪着你,所以……』雀儿喜艰难的嚥下饮入的眼泪,『所以请让我好好走吧!』

      『不!不!』他再也撑不住的痛哭出声,『雀儿喜别丢下我,我只有妳,什幺都没有,就只有妳,如果妳不在了,这一切还有什幺意义!』

      『意义……』她想起克莱茵也曾这幺问她,这一切到底有什幺意义?『有意义的,对我而言,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耳边是他如孩啼的哭声,『我有很多遗憾,』比如在谷内等候的阿姆姆和阿姆达,比如不知在何方的阿叶契达,比如死掉的巴康,比如成为他妻子生下他孩子的丽琴,『可我有个最大的遗憾,就是怕没有人能好好陪在你身边。』所以她必须不计代价的留下孩子,代替已经走不远,不知哪天油尽灯枯的自己,好好陪伴这个总说什幺也没有,只有自己的他。

      『既然如此妳就活下去!我不要其他人!我只要妳!妳听见没有!我只要妳!』他哭吼着,『告诉我该怎幺做妳才能活下来!告诉我!该死的,血止住啊!』用力按住伤口。

      『阿尔,你知道飞蛾为什幺要扑火吗?』尤弥尔是她认为在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她觉得他一定会知道答案,只是不知道他的答案会不会跟她一样。

      『我不知道!我什幺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妳必须活着,活在我身边!』那从指缝中源源不绝的鲜血让他恐惧,『为什幺不止血!为什幺妳无法自癒!为什幺!』崩溃的嘶吼。

      『你知道的……你知道的……』她知道他会知道答案的,因为,他现在已经告诉她答案了,掉在脸颊上的,他的眼泪好烫,『飞蛾和火焰……』

      『我不在乎什幺狗屁飞蛾还是火,我不在乎!我……』尤弥尔忽然停住,宛如没有上油的机器人卡卡转头,发现怀中那人已闭上了眼,『小…小雀儿……小雀儿……?』

      一旁的克莱茵在金的怀中挣扎,想爬过来的大哭尖叫,『雀儿喜醒醒,雀儿喜别睡,张开眼睛,雀儿喜!』尤弥尔拍着她的脸颊,『雀儿喜!雀儿喜!』白纸的脸蛋被押上血色的指印。

      『醒来!醒来啊!雀儿喜──』尤弥尔紧抱着女人,仰天吶喊。

「是我……是我促成了小雀儿的死。」克莱茵掩面哭泣。

      沉重迴荡在空间中,金心疼的把克莱茵拥入怀中,「那……雀儿喜的孩子呢?有活下来吗?」

「嗯,那个孩子最后被丽琴收养了。」金答道。

「收养?」现在多拉斯家中就唯有两名子嗣,眉毛不由自主地皱起。

      『对亲生女的态度满纵容的,或许这该归咎于生母的缘故?因为喜爱妻子,才会延续到亲生女的身上。』和稻禾的对话突然在脑袋中响起,『不是婪燄做了什幺惹恼了对方,而是打从一开始,更準确地说,是婪燄的存在就是对方所憎恨之处。』

      视线忽然移至桌面那张图画上,温婉微笑的丽琴,笑容灿烂的雀儿喜,正中央微笑恣意的尤弥尔,「婪燄……」我吞吞口水,「才是尤弥尔的亲生子?」语气轻得像是不可置信说出的议论。

「没错,」金的声音铿锵落地,「婪燄是阿尔和小雀儿的孩子。」

      众人所知的亲生女是毫无血缘的养女,而所谓的养子竟才是亲生子!「尤…尤弥尔知道?」

「嗯,小雀儿死后,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阿尔就更醉心于追求权力,很少过问家中的事,就连丽琴收养孩子的事情也毫不在意,直到许多年后,他在巧合之下看见婪燄一面,我才知道原来他根本没有放下小雀儿的死,他仍记恨着当年的当事人──阿茵还有小雀儿本身。」金温柔地替克莱茵抹去眼泪。

「一面之缘就能认出从不知道存在的孩子?」我不敢相信。

「因为太像了。」他叹,「妳没发现吗?除了髮色,阿尔与婪燄几乎一模一样。」

      我一怔,蜜糖般的玫瑰金,琥珀般的纯金,除了一金一黑的髮色,那同样惊为天人的容貌……「这就是…尤弥尔戴面具的缘故?」为了不被人发现那相似的脸孔。

      金点头,「小雀儿的死在阿尔心中不仅是伤更是一大团迷雾,他并非不想找出答案,只是有我护着阿茵,他无从下手,而那天看见婪燄,那双金色的眼睛太过惹眼,又得知他是丽琴新收养的养子,他便去找了丽琴,几经逼问之下,他从丽琴口中证实了婪燄的身分。」

      『孩子……』失神的尤弥尔晃了晃身体,跌坐在椅子上,『竟然是因为孩子死的……』

「我原以为是小雀儿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因此不敢告知阿尔怀孕的事情,但是当我和丽琴看见从血泉中成长完成的婪燄时,我才知道我猜错了。」克莱茵说。

      『金色的眼睛……』克莱茵震惊的瞪着新生的婴儿,『怎幺会……是阿尔的,是阿尔的孩子……!』

      丽琴倒是早有预料,『既然是这样,为什幺不说?小雀儿为什幺不告诉阿尔?』克莱茵完全无法理解。

「因为她知道她自己会死。」我默默接话。

「对,丽琴说她也是在我告诉她小雀儿身亡后,她才了解到小雀儿不能说出口的原因,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她怎幺能笃定自己会死,后来因为婪燄的身分,丽琴选择收养,不过无法确定阿尔对孩子的看法,所以她便带着两个孩子深居简出,生活在亲王府的别馆中,也就是伊莲妠现在所住的地方。」克莱茵解释,「我们原想再怎幺说,婪燄也是阿尔的血脉,阿尔将来要是知道他和小雀儿有了孩子,他也会很高兴,没想到,我们都轻忽了小雀儿的死对阿尔的影响。」

「是他……杀了丽琴吗?」我说出自己的猜测。

      她摇摇头,「丽琴,是自杀的。」

      我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丽琴最后一次与我通话时,她告诉我阿尔已经疯了……」

      『克莱茵,我想,我们错了。』丽琴细细的嗓音从通讯器里传出,『我和阿尔,我和妳,我们都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我们不该帮小雀儿的,帮助她从阿尔身边夺走她。』

      克莱茵说不出话,『这幺多年,阿尔根本走不出那个晚上,他还被困在那里,他恨着我,恨着妳,恨着小雀儿,甚至是恨着这个世界,现在他发现婪燄的身分,一併连自己的孩子也恨了,他打算对他下手。』

      『他疯了吗!那可是他和小雀儿仅存的血脉啊!』克莱茵惊慌。

      『他怨恨当年所有参与那个晚上的当事人,尤其是孩子,他认为婪燄是害死小雀儿的罪魁祸首,所以他要报仇。』丽琴想到那不复优雅冷静,目眦欲裂的男人,他张口喷出的恨意都是那幺真实,她知道,已经没人可以阻止他,『他已经疯了,克莱茵,阿尔早在小雀儿离开的那剎那,丧失了所有理智。』

      雀儿喜之于他,是爱情,是佔有,是理想,也是理智,『他说,他什幺都没有了,婪燄不是他的孩子,而是他的仇人,夺走他一切的仇人,所以他也要让他嚐嚐那种滋味。』丽琴顿了顿,『这齣悲剧的起因是我,是我的自私毁了他们,他们…本该幸福的啊!』忍不住哭泣,要是她没有决定嫁给尤弥尔,是不是他和雀儿喜就能有美好的结局?

      『丽琴……。』克莱茵哽咽,她不晓得该怎幺安慰对方,因为就连她也是促成这悲剧的一员。

「丽琴说她会以自身的性命,向阿尔赎罪,请他看在她和巴康以及小雀儿的份上,放过这两个孩子。」克莱茵的泪珠又落下一颗。

      从那天晚上之后,无论是什幺场合,她都无法再面对那个男人,因为愧疚让她在他面前再也抬不起头,从此她消失在社交场合。

「阿尔从没想过逼死丽琴,他曾答应过巴康要替他护丽琴一生,是丽琴因为自责还有对巴康的思念才选择轻生,毕竟巴康的死是意外,而阿尔和小雀儿会演变如此,是她一念之间所致,所以她想对小雀儿赎罪,以命换婪燄的命。」金说。

      从那天晚上之后,无论那个男人有多胡作非为,他都不会撒手不管,尽心维护放任,因为他必须为自己的妻子向他赎罪,从此他代替雀儿喜一路走在他的身旁。

「命是保住了,可是也无法阻止他复仇的步伐,对吗?」我苦笑,「宁可以假面示人,也不让血脉所承的样貌成为能够承认对方身分的证据,亲生子的身分,亲人,朋友,理想,原本该属于婪燄的,他要全部抢走,使婪燄成为一个空有亲王养子标籤,却什幺也没有的人。」

「伊莲妠是丽琴和巴康的孩子,所以他给予荣宠,那是他最初承诺丽琴的,而稚森是你们两个的孩子,看在你们的份上无法刬除,因此到最后,婪燄的身边就只剩这两个人,也是他特别放任留在婪燄身边的人,为的就是让婪燄有所顾忌,一个人若无所顾忌,诚如尤弥尔本身,那只会是一个可怕的存在,有所在乎才会有所弱点,除此之外,但凡婪燄表现出一点兴趣或喜爱的人事物,他就会摧毁殆尽。」

      金默认了,「尤弥尔憎恨他,恨着自己的亲生子,就像他对丽琴说的,他要让婪燄嚐嚐一无所有的滋味,而婪燄也憎恨他,恨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因为尤弥尔使他一无所有。」听完这一切,自己也都沉重的难以呼吸,何况还是故事中的当事人,望着哭红眼睛的克莱茵还有凝重表情,眼中满满悔憾的金,「果真如丽琴所说,这是齣悲剧。」

      书房门打开,被留在大厅的梅起身,略微担忧的望向我,「梅姐姐,久等了。」我撑起微笑,「我们走吧!」

  • 名称:电梯小姐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9: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2)
    1. 匿名    2021-01-14  #1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淫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淫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回复
    2. 匿名    2021-01-14  #2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淫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淫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回复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