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伦理手机在线看片超清

      菜市场,摊贩和来往的顾客彼此招呼,毕竟青青镇就这幺丁点大,全镇的人都是互相熟悉认识的,我停至一摊鱼贩前,「月孃早啊!」老闆是位大叔,「今儿个的渔货都特新鲜,买条鱼回去如何?」笑起来的模样有股海上男儿的风範,儘管依这里的地理位置,是不可能出现什幺海上男儿的。

      青青镇四面环山,唯一能通往外界的道路在北山和西山之间,荒草漫漫,必须走个几天几夜才会接到新的城镇,因此算是个很封闭的区域,环抱此区的四座山总称──祀神山,所以这里早期也叫作祀神村,后来因为不管从镇上的哪个位置往外看都是一片青绿山林,久而久之便有了〝青青〞这个俗名。

「正打算买条鱼回去做双吃,尖叔你有推荐的吗?」我回以笑容。

「双吃啊!那肯定得是大鱼才行,我瞧瞧。」尖叔瞄了瞄摊位上的鱼类,指了一条最大尾的,「这如何?我算便宜点给妳。」

「好啊!」

      跟我收完钱的尖叔瞧了瞧,「今天小月没跟妳出门,我待会收摊再帮妳送过去吧!」

「麻烦你了,谢谢。」这就是乡下的好处啊!多有人情味。

      逛了趟市场,回到旅馆,一点也不意外在一楼没看见半个人影,我上到三楼,倒数第二间,敲敲门,没人搭理,我开门进去,室内阳光充足,单人铺上躺着一名熟睡的小男孩,弯腰捡起被踢落在地的棉被,走过去,「小月起床了。」我拍拍他,他微蹙眉,「小月快起床,太阳晒屁股了。」摇晃他。

      被打扰的他似是不悦的加深眉间皱褶,「别吵。」嘟囔,缓缓睁开眼睛。

      当阳光洒进眼瞳中,彷彿金光一闪而过,再眨眼一次,又成了深褐色,「再让我睡一下。」小男孩翻身躲进阴影之中。

「别吵?嗯?叫我别吵?」

      穿着背心而露出的背部一颤,偷偷觑了一眼回来,看见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不出他所料,下一秒就是河东狮吼,「臭小鬼你还想给我睡到什幺时候!给我起床下楼擦桌子去!」一拳敲上他的脑袋。

      二楼的客人各自在房内听见吼声抬头,男人无奈摇头,少女则是笑滚在床上。

      比平时还要丰盛的五菜一汤,三大一小的坐在餐桌上,「什幺时候要走?」我看向男人和少女。

「明天。」异口同声,少女对此默契以撇嘴表示嫌弃,夹了最后一块红烧鱼丢进嘴里。

「啊啊,我的鱼!」小男孩哀号。

      少女坏心的快速咀嚼,一脸满足,男人默默夹了清蒸的鱼肉放进小男孩碗里,「重口味伤身。」

      少女一顿,小男孩眨眨眼,看见少女嚥下嘴里的鱼肉,转头又对男人大小声:「你什幺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男人不鹹不淡的回覆。

      又要开始了,小男孩摸摸鼻子,聪明的闭嘴,看向碗里的清蒸鱼,呜呜,他想吃红烧的,下一刻,一块红烧鱼随着筷子放进他碗里,他看去,我正对他微笑,「快吃。」还好我有先多夹一点放在我碗里。

      隔天一早,我们送他们来到官道,「每天都要泡澡至少半个小时,注意保暖,饮食要清淡。」男人老话重谈。

「睡眠要充足,白天天气好的时候去爬爬山运动,锻鍊身体,别老是窝在旅馆里面。」少女耳提面命。

「药要记得吃。」最后,异口同声。

「好好好,我知道,你们讲来讲去就没其他句了吗?」我失笑,「都讲了四年了。」

「讲了四年,妳有天天照做吗?」少女瞪我。

「呃,天天是没有……」我心虚的摸摸鼻子。

「小月好好看着她,听见没有!」少女不悦。

「你长大了,可以督促她完成这些事项。」男人认同。

      在针对我的事情上,男人和少女倒是一个鼻孔出气。

「放心,交给我。」小男孩拍胸脯保证,「绝不让她偷懒。」

      啧,吃里扒外的家伙,我瞟了小男孩一眼。

「你们路上要注意安全,要真有事别勉强赶回来。」我认真道。

「安啦!天塌下来,也没妳严重。」少女笑。

「如期归来。」男人说。

      有时候,我真觉得是我绑住了你们,「别胡思乱想。」男人像是察觉我心中所想。

      我无奈一笑,「谢谢,再见。」拍拍小男孩的头,「小月,跟阿姨叔叔道别吧!」

「米迦叶叔叔,魔蓓儿阿姨,半年后见。」小男孩亲暱的各自抱了他们一下。

「顾好你妈还有你自己,小鬼。」魔蓓儿回抱。

「留给你的书记得看,下次我会问你。」米迦叶拍拍他的背。

      直到两个人的身影都从官道上消失后,我低头看向小男孩,「走吧!我们回家。」伸出手。

「嗯。」小男孩伸手,牵住。

      五年前,和尤弥尔分道扬镳后,我乘船流浪到了一处破败之地,那里因为格达密切与联合小国的战争而受牵连,原本的城镇已荒废,城内的人了了无几,冬季的冷风将萧条的景色以及我身上的衣服吹得劈啪作响,走在无人的街上,我只想赶快找到今晚的落脚处,却不幸遇上了难民。

      我又跑又跳的想逃过他们,然而重伤未癒的自己瘸着腿怎幺可能跑得过三个男人?如困兽的被赶进巷弄,我不稳的跌倒在地,掩盖的蓬帽脱落,即便剪成短髮,也改变不了女气的容貌,我赶紧爬起来要逃,却已进入死巷,三个面瘦肌黄,衣不蔽体的男人将我包围,『是个女人欸!』其中一人惊呼。

      『长得还挺秀气的,除了钱财衣物,我们也挺久没碰女人了对吧?』

      看见他们猥琐的表情,我害怕的后缩,『钱…和衣服可以给你们,放我走。』

      『钱和衣服是不用说了,不过老爷我们很久没有舒坦舒坦了,妳若伺候的好,命还可以留给妳。』为首的男人淫秽的舔舔嘴唇。

      男人欺近,散发恶臭的嘴唇还未贴上我便传出一声闷哼,我将刺进他腹中的短刀拔出,『妳…妳竟然……!』

      另外两个男人回过神,抄起旁边的棍棒当作武器,『去死!』

      结果很惨烈,『疯子!是疯子!』一个男人惊慌失措抱着抢来的钱袋和斗篷冲出巷弄。

      喀、喀、喀,我浑身是血,撑着沾血被打凹的棍棒瘸步走出巷弄,而另外两个男人则永远留在了死巷里,强风将单薄的身板吹得摇摇欲坠,晕眩的世界中隐约看见了一个医字,我努力撑着意识走了过去,『有人…有人吗?』拍着门板,『有没有人在?请救…救我,救救我!』

      许久都没人回应,恐怕是间被荒废的旧医馆,我喘着气,虚软的靠着门滑了下去,『有没有人在……救救我好吗?我不能死……』

      隐隐约约望见天上飘下了白雪,仅剩薄长袖的自己全身发抖,白雾随着喘息从口中喷发,袅袅雾气中,渐渐走出了一道硕长的身影,『救我……我不能死,我得…活下去……我必须活着……』鲜红流过肿得无法全睁开的眼睛,祈求无助的凝望那人,『请你……救我……』颤颤地伸出手,又直直落下。

      后来醒来才发现救我的人竟然是米迦叶,原欲归乡的他历经此地,看见许多无辜的人民受到战争的牵连,因此延迟归程,留在这里救助灾民,没想到刚从难民集中营回来的他会在落脚处碰上了我,我想,这就是当时他与我道别时,所谓的有缘。

      再见面,米迦叶的神情肃穆不少,原因无他,『为什幺妳会搞成这样?』他才离开金多司不过两个半月而已,为什幺对方就会在这幺短的时间内把命搞掉一大半?

      我尴尬的乾笑两声,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起,米迦叶见状,心里怎能不明白?明明该是好好待在金多司的人,现在却浑身是伤,疑似流浪于此,『妳知道……』他忽然觉得难以启齿,『妳怀孕了吗?』

      笑意凝结,『……怀孕?』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嗯,已经两个月了。』

      嘴角垂下,愣愣地看着米迦叶,两个月……

      『是…他的,对吗?』按照孕期做推算,正好与他离开金多司的时间相符,而道别那天,他才看见那个男人赤裸躺在对方的床上。

      『是……是我的!孩子是我的!』我慌张地脱口而出,『帮我,帮我生下这个孩子好吗?』有了先前银的经验,我知道我自己一个人,是撑不到怀孕后期的,所以我非常需要医术高超的米迦叶帮助,我急忙抓住他的手,不想让他有机会拒绝我。

      米迦叶张了张嘴,说不出口的是,依他的诊断,先不说人类是否能产下血族之子这件事,光是对方的身体状况,会不会活到预产期他都无法确定了,『小…小梓,把孩子……』

      双手握紧他的手,『我要生,我想生,无关孩子的生父,这个孩子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没有办法放弃。』我不想孤零零一个人,像孤魂野鬼的漂流在这个世界,没有了他们,我还是想要有自己的家,『帮我好吗?帮帮我,吃药也好,开刀也好,什幺方法我都愿意试,只要能让我活着生下孩子。』

      我的愿望很简单,只是想要有个家。

      当年生产完以后,当我一能动弹,便立刻带着小月躲到了深山里,一边让米迦叶和魔蓓儿调养身体,一边隔绝对外世界,让自己完全消失,只是当小月三岁时,某日看见他和魔兽们玩得不可开交,还模仿魔兽的嚎叫声,虽然魔蓓儿是笑到前仰后倒,我却有了疑虑,难道真的要让小月在深山里生活一辈子?小时候看的电影卡通〝泰山〞,正是描述一个在丛林生长的男人,回归人类社会产生障碍的故事,为了不让小野人长大变成泰山,我深思熟虑后做出决断,下山。

      我会选择小镇边缘,邻山的位置居住是避免会产生不必要的困扰,对我或者对村民都是,搬到青青镇定居已然是第四个年头,从青青镇不熟悉的外来者变成半个镇民,起初镇民虽然客气,但依然感觉得到窥视和排外,到现在,最明显的差异就是现在菜钱都有打折。

      在前年听说离青青镇最近的一座小城市被炸了之后,青青镇的外地人潮也多了起来,原因无他,在两座中型城市之间,仅剩青青镇这一地点,往前是一片荒野,往后是好几座山头,,因此不少冒险者或者佣兵团都会进来休憩补给,多亏以前在记香楼打工的经验,我沿用并简化经营模式,旅馆生意也连带好了不少,甚至在去年还买下隔壁房子打通,将原本的四间客房增扩为十五间,三楼则是保留给自己人居住。

      生意稳定,丰衣足食,虽不到富贵人家,小康家庭是绰绰有余,小月也健健康康的平安长大,从一开始看到人群感到陌生新奇,现在能不怕生的主动攀谈,偶尔替我倒茶招呼客人,一切都渐入佳境,只是最近有件事情一直困扰着我,到了一定的年岁我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七岁了,虽然不晓得妖怪的算法,可以人类来说,是该上小学的年纪了,青青镇上定居人口稀少,小孩数量当然也就不多,镇中央是有所学校,不过就像偏远地区学校一样,所有小孩不分年龄、程度,通通在一个班级里,我去实地勘察过,比起小学,性质更像是托儿所。

「算了,先去上再说,至少可以多认识不少同年龄的小朋友。」

      我打定主意,马上去找小月分享,「上学?那是什幺东西?」躺在床上看书的男孩抬起头,手里正拿着一本〝教笨蛋如何辨识毒草──基础图册〞。

      那书名让我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想也知道是魔蓓儿留下的,「上学不是什幺东西,是一种行为,有个地方叫学校,里面都是像你差不多大的小朋友。」

「月孃,妳是打算要抛弃我了吗?」他认真的看着我,「妳这是始乱终弃。」

      一口气血差点喷出,「你这是从哪学来的词句?」忍住。

      他指了指床边一本书──〝连蠢蛋也会说成语〞,我顿时涌上一股想掐死魔蓓儿的冲动,深吸一口气,解释:「我没有要抛弃你,而且始乱终弃也不是这样用,去学校可以学习很多新知识。」

「我在家也可以,米迦叶叔叔和魔蓓儿阿姨每次来都会带新的书给我,够我看。」

      这倒是实话,年仅七岁,他却拥有自己两个独立的书柜,一边放米迦叶的,一边放魔蓓儿的,如何分辨,从书名就能很清楚的判断,就像他们两个人,正经严肃,吊儿啷噹,完全不同的性格。

「但是在家你认识不到新朋友,去了学校会有很多你不认识,跟你年纪相当的小朋友。」

「谁说不认识?哪个没和我打过?」

      我一噎,貌似也是,从五岁时,我们都熟悉青青镇以后,我便会让他自己一个人出门玩,好几天以后他的身上开始出现莫名伤痕,起初我不以为意,小孩子玩耍嗑嗑碰碰我认为是很正常的,小时候我跟陈彬出门玩也是这样,可是旧伤还没好,又有新伤出现,我察觉不对劲,问他他又只会说没事。

      有天,我偷偷跟在他后面,才知道原来看起来热情和蔼的青青镇是会排外的,大人虽然在面前会有点疏离,但都是和和气气,而小孩之间才是最真实的表现,四、五个半大的小孩看见小月出现,都聚集过来,他瘦小的身板瑟缩,儘管害怕还是不忘我的叮咛,要对其他人友善,要有笑容。

      不出我预料的,几下推攘之间,马上就开始一阵打骂,不外乎是要我们这两个外来者离开,甚至嘲笑我的容貌,还有父不详的身世,小月原本还默默承受,却在听见对我的污辱时,大吼反驳:『我妈不是丑八怪!妳才是!』气得动手扯那女孩的头髮。

      『你妈脸上那幺多疤,还是个瘸子,就是丑八怪,就是长得那幺可怕,你爸爸才不要你们的!』另一个男孩推开他,解救大哭喊疼的女孩。

      『你胡说!我爸…我爸不是你说的那种人!』虽然素未谋面,他还是要为他那个父亲辩驳,他父亲才不是嫌弃他母亲的容貌。

      『那你叫你爸出来啊!我爸妈他们可是天天住在一起,但是全镇的人都知道,你和你那个丑八怪瘸子妈妈来这里已经一年了,除了那两位奇怪的阿姨叔叔外,根本没有其他亲人朋友。』

      『没错,我爸爸妈妈也说你妈一定有问题。』虽然年纪小的他不懂是什幺问题,但是爸爸妈妈说的肯定没错。

      『你妈妈就是又丑又瘸,你爸爸才不要你们的。』

      『胡说!你们胡说!』连日的霸凌,今日的污辱,小月终于爆发的扑上去攻击。

      所有的小孩扭打成一团,以一打群的结果就是两个人负责压制,其他人负责猛打,『放开我!我妈不是丑八怪,不是瘸子,我爸也没有不要我们,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到时候我要叫我爸打死你们,放开我!』小月挣扎,双腿乱踢,想迴避攻击,甩脱他们。

      『你妈就是瘸子丑八怪,你爸才抛弃你妈,你就是个私生子!』一个较为年长的男孩喊出从爸妈那里偷听来的话,儘管他不懂这句话的意义,其他小孩听见连连重播附和。

      『你爸不要你那个瘸子丑八怪妈妈,你就是私生子,私生子,是私生子……啊!』那个被小月扯头髮哭泣的女孩唸到一半放声尖叫。

      木棍随之而下,虽然没有打到小孩身上,却足以吓傻每个孩子,『滚开!放开我的孩子!』我挥舞木棍,护到小月之前,『你们竟然敢欺负小月,看我怎幺对付你们!』瞄準两个孩子之间,用力敲下。

      木棍敲击地板发出巨大声响,霎时间所有小孩吓到哭出来,『爸爸!妈妈!』转身哭着逃跑。

      『回去找你爸妈哭诉啊!一群孬种!再欺负我家小月,我就把你们通通变成丑八怪瘸子!』我一边大吼一边朝他们逃跑的方向丢出木棍。

      喘没两口气,又马上回身蹲下,『小月,小月你没事吧?』担心查看他的伤势。

      『妈……妳怎幺来了?』他傻愣愣地望着突然出现的我。

      『傻瓜,你这几天都受伤回家,问你又不说,我能不担心吗?他们欺负你,你怎幺不说呢?还每天笑嘻嘻骗我说跟他们已经变成好朋友,要去找他们玩。』我气啊!可看见他浑身是伤的样子,又捨不得骂他。

      『妈……妳说,爸爸…我爸爸他在哪里?』

      我怔住,虽然在下山前已经做过心里準备,当小月看见正常家庭组合时,一定会问这个问题,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本来想好要骗他父亲已死的说词,面对这张快哭出来的小脸,我说不出口,『爸爸他…爸爸他没有不要我们对不对?他只是有事情才没出现对不对?』

      『……对不起。』我哽咽,承受着小月因为听见我的答案而绝望的表情,『不是你爸爸不要你,是妈妈的错,妈妈太自私才会让小月没有爸爸,可是妈妈会对小月很好,会把妈妈的所有都给小月,所以不要怪妈妈好不好?』如果小月不能接受而恨我,我该怎幺办?

      小月瞪大眼睛的注视对方,他的胸口痛痛的,从出生到现在,他从没看见他的母亲哭过,就算是在魔蓓儿和米迦叶的治疗中,痛到大叫昏倒,也没有哭,然而现在,他的母亲哭了,哭着向他道歉,为了他没有爸爸这件事,『不哭,小月没有爸爸也不要紧的。』那所谓的父亲,因为没有拥有过,所以失去也无所谓,可眼前这个女人不同,『小月只要有月孃就好,月孃一个就够了,所以月孃不哭。』撑起小小身躯爬进我的怀中,用力抱紧我。

      『妈妈现在只有小月一个人,以后妈妈会加倍对你好,会给小月妈妈的全部,小月不要怪妈妈好吗?』我抱着他,泣声。

      『不怪妳,小月也只有月孃一个,以后都只要有月孃就好了,不要爸爸,不要其他人。』软软的声音郑重说着,像在诉说某种誓言,『小月有月孃一个就够了。』小小的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稚嫩的脸庞带着坚毅,深褐色的眼眸水光盈润,若有似无的金光闪烁。

      那一刻,听着年仅五岁的儿子对自己不断重複发誓,我的心都碎了,是我的决定害得他一出生就得背负父不详的标籤,我犯了错。

      而后,我一一探访了那几位孩子的家长,告知霸凌的状况,虽说童言无忌,但事不可再犯,当我一脸冷漠的拿着菜刀插在桌上说完时,所有家长除了点头,没有其他选择,本来是想藉由家长去控管小孩,没想到隔没几天,小月又开始带着伤回来,我很担忧是不是劝阻无效,又有霸凌,结果小月一脸志得意满的告诉我,他去找了谁谁谁单挑,不出两个月,几乎全镇,那些欺负过他的小孩都被他教训过,看见他不是绕道走就是恭恭敬敬的,俨然成为全镇的孩子王。

      当然,现在都住那幺多年了,我和小月也算真正融入青青镇的生活圈中了。

「你说的也没错,那上学这项提议就算了吧!」我无话可说,唉,他才七岁我就讲不赢他了,等他到了叛逆期我又该怎幺办?默默撇头满脸苦恼。

      小月瞄了瞄我的表情,思索一会儿,「妳要是想我上学也不是不可。」

      咦!可行?我兴奋的看回去,「但是我有条件。」

「条件?」上学还得谈条件?

「嗯,我达成妳的要求,妳也得给我想要的,遵守公平交易原则,没错吧?」

      我一愣,公平交易原则?

「每天送我上学,然后亲完我才能走。」

「这哪有什幺问题,成交。」我立马答应,就算他不要求,我本来也打算每天接送的,毕竟他年纪还那幺小。

「成交。」小月满意的勾起微笑,狡黠的金光在眼里一闪而过。

      夜半,一个小小人影无声走出旅馆,他没有走入熟睡的城镇中,而是隐没进山林,瘦小的身形穿梭在林木间,从小生长在深山中,使得他对于山里的环境格外熟悉,灵敏的听力捕捉到窸窣声,他拔腿追上,宛如猎豹敏捷的在山中捕食猎物。

      一个人衣衫不整的逃窜,一只手诡异的垂摆着,似乎无法动弹,另一只手则按压在腹部的血洞上,失策!他失策了,竟然是场阴谋!奔波百里,耗尽体力的男人踉踉跄跄,双腿打结的翻滚倒地,会死吗?他会死在这里吗?在这种无人知晓的地方,死于非命,就是他的下场吗?生命的热度随着涌出的血泉流逝。

      不!他还不能死!他还有事情没做,他的心中还有恨,他不能死!用完好的手刨地,咬牙撑起自己,林木间传来树叶骚动的声音,追来了吗?男人屏气凝神。

      倏地,影子从黑暗中窜出,矮小的人儿嘴里叼着一只小兽,察觉到男人的目光,转头看去,兽血滴答滴答在地,惊圆了,四只琥珀金瞳。

      意识浮浮沉沉,无法自我掌控,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是个很小的男孩,因为和养母、姐姐玩捉迷藏,想要找到躲藏好地点的他迷了路,糊里糊涂地走进一个地方,那里好像养母每次晚安故事书里的天堂,一地蓝色,花海中躺卧着一个男人,似是听见他的脚步声坐起,那是如姐姐最爱吃的蜜糖般的玫瑰金色,眼睛睁得圆圆的,嘴巴张合几下,看似艰涩的吐出一句:『你是谁?』

      你是谁?

      因重伤短暂昏迷的男人被男孩拖到一处山洞,恍惚间男人逼自己清醒过来,才发现男孩已经离开,一段时间后,三只中型魔兽和五只小型魔兽被丢在男人面前,「吃吗?」

      男人扫了魔兽们一眼,点头,在男孩的注视下,捞起一只中型魔兽,咬下脖子,男孩也拿起小魔兽放进嘴里,进餐时间很安静,男孩吃饱以后,眼珠咕噜咕噜地盯着男人的一举一动,整个人透出浓厚的兴趣,男人淡定的把所有血液都吸入体内后,放下手中的兽尸,确定男人没有要继续进食,男孩才开口,表现出十足的礼貌,「你是哪个种族?」

      男人也看着男孩,「血族。」

「很厉害吗?」

      男人滤过脑中所有妖怪的资讯,点头,「举世闻名。」不论是血族还是他。

      血族,很厉害,很好,男孩满意的点点头,又想到什幺回头看看天色,「我该走了。」起身拍拍裤子,瞥了对方的伤口一眼,「会死吗?」

      男人评估了地上还可食用的魔兽以及自己的体况,摇头,「嗯,那我明天再帮你送吃的来。」男孩说完就直接离开。

      接连几日,男孩每天半夜都会带着魔兽来到山洞,和男人沉默的用餐,像第一天类似的对话是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唯有离开前都会问他是否会死,若是男人撑不下去了,男孩也就省得跑一趟的功夫,然而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摇头。

      半个月后,男孩刚到,便见赤膊上身的男人坐在山洞门口,似乎在等人,走过去,老样子,三只中兽,五只小兽,男人默默拿起中兽,男孩则拿起小兽,两人相隔一臂的并坐,无声的用餐结束,离开前,男孩更改了问句,「你要走了吗?」

      破损的上衣早在之前用来止血丢弃,清楚可见男人腹部血洞已癒合大半,虽然不确定恢复到哪,至少是到可以行动自如的程度,沉默了一下,「不。」男人不再只是摇头。

「之前救你送食物是看你可怜,可你现在已经不可怜了。」言下之意,你不走,我也不会再来了。

「……交换条件。」

      男孩得逞的嘴角微微上扬,自然是没逃过男人的眼睛,「你强吗?」男孩转头看他。

      男人也转头与他对视,「杀你,三根手指,一秒不是问题。」

      男孩瞇起眼睛,想了一下,或许他已经称霸整座青青镇…的小孩,可还是太弱了,他现在需要一个目标,一位指导的老师,虽然魔蓓儿那位看起来不靠谱的阿姨比米迦叶强,米迦叶也私下对他说过魔蓓儿很厉害,可是他们每半年才来一个月,一个月太短了,他根本学不到什幺,而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也挺厉害的,起码对方肚子破了个洞,只靠喝血就能恢复一大半,光是这点就比他认识的人都厉害,「教我变强。」他想变强,必须变强,以前是青青镇的小孩子,再来是这个男人,未来还有更多人,他要比他们都强,成为最强的人,这样才能保护那个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女人,不让那个女人有任何哭泣的机会。

      男孩金瞳光芒璀璨,男人歛了歛眼神,转回注视前方,「好。」

      『我要变强,强过那个男人,强过这世界的所有人!』曾经年幼时的男人金瞳也曾发光,可惜是愤恨的光芒,他发誓要比任何人都强,发誓不再让任何人有机会抢走属于他的东西。

      一大早,「小月起床了没有?」旅馆开店后,我站在一楼喊道。

      惯性的没有回应,我提着裙襬上楼,三楼倒数第二间房间,敲门打开,男孩依旧睡姿糟糕,袒露肚皮,我走过去,「小月快点起床,上学要迟到了。」我摇晃男孩。

「再睡一下。」男孩不依的嘟囔。

「奇怪,我每天让你早早就睡下,你天天都赖床起不来,这到底是怎幺回事?」我真想不透,「你该不会都趁我睡着之后跑去做贼了吧?」

      男孩一顿,「唉,怎幺可能,青青镇哪有什幺值得偷的?」我拍拍额头,觉得自己异想天开,「还是梦游症?啧,要是这样,可得让米迦叶瞧瞧了。」听说严重的梦游症还会使人在睡梦中走丢呢!

「妳别想太多,就是纯粹的低血压,所以早上才起不来。」小月坐起身,睡眼惺忪。

「低血压?」使人不易起床的原因中,好像也是有这幺一回事,「可是之前赖床还没这幺严重啊!难道是血压变得更低的缘故?这治得好吗?」

      小月摸摸鼻子,看了我一脸忧心忡忡,心里过意不去,躺到我身上撒娇,「没事,长大就会好的。」

      嗄?低血压长大会好?是这样吗?我困惑,但面对小月撒娇的磨蹭,心里忍不住柔软,「嗯,会好就好,赶快起床弄一弄,我送你上学。」在他额上亲一下。

      大手牵着小手,缓步走过街道,十多分钟的路程,从边缘来到镇中央,「来,便当拿好,上课的时候要专心,和同学要友好相处,知道吗?」每日都是相同的提醒。

「是是是,月孃妳自己在家要注意安全,家事随便做做就好,乖乖等我回家。」小月也是每日相同的回答。

「不准叫我月孃,要叫我妈。」我哭笑不得,到底谁是谁小孩?

      小月一脸不置可否,仰起小脸,「快点,我要迟到了。」催促。

      会迟到还不是因为你赖床的缘故,无奈的弯下身子,在他软嫩的脸颊上亲吻,「放学在门口等我。」

「嗯。」小月从心里再次觉得,这笔交易挺划算的,一天从基本二吻──早安吻、晚安吻,晋升为三吻──上学吻,愉悦地露出笑容,往学校内走去。

「唉,怎幺能长得这幺可爱呢?」心儿绷绷跳,「果然是遗传到我的好基因啊!」开心的自夸。

      走在回家的路上,「话说回来,小月现在怎幺老是不喊我妈呢?」有点苦恼。

      学校走廊上,小月远远就看到几名头好壮壮的男生在围着什幺,「小鱼啊!快点把零用钱拿出来跟哥分享吧!」

「我…我没有钱。」怯懦的声音从内圈传出。

「少骗人了,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你爸固定发零用金的日子,我不会全拿,会留一点点给你,快交出来。」

「我…我……。」怯懦的声音逐渐演变成哽咽的声音。

「喂,大胖,你们在干嘛?」

      明明是儿童天籁般的声音,却在某些人耳中犹如恶魔的嚎叫,「月…月哥。」包围圈散开,几名头好壮壮的男生一字乖巧的排开,「早啊!吃过早餐了吗?」为首的男生最为高壮,也正是小月口中的大胖,要说刚刚有多恶煞威武现在就有多狗腿。

「还没,把你早餐交出来吧!」

「我…我今天没有带早餐。」大胖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真的想知道小月吃了没啊!

「全镇谁不知道你妈每天给你带三份早餐上学?还是说,不给?嗯?」

「我…我……」大胖两只胖腿抖着肉肉。

      啊,好熟悉的台词,可惜青青镇上没有第二个小月能来制服眼前这个小月,「我给。」大胖不得不迫于淫威之下。

      小月的目光扫过其他人,他们全部一颤,各自找藉口鸟兽散,「敲钟前,把早餐放我桌上。」小月凉凉的对大胖的背影交代。

「是──」

      大胖的圆脸苦逼的只差没挂上两条宽麵泪水,心里那个恨啊!在以前,长得最壮最高的他就是青青镇的孩子王,谁不是对他言听计从,当小月这个外来者想要融入他们圈子,那脸上讨好的笑容让他多看不顺眼,当初的霸凌事件主谋者就是他,小月妈为此还特地去找他爸妈〝好好聊聊〞孩子的教育问题,而他更是好几个月被这个看起来乾扁扁,只到自己胸口的小男生揍到哭爹叫母的,从此光看见对方,浑身的肉就自发性的疼啊!

      原本来上学的时候,大胖还庆幸依小月霸凌事件后大变的个性,应该是不会想来学校这种无趣的地方,他无法称霸全镇,至少称霸个学校可以了吧?结果才没来几个月,这个小魔头竟然跑来上学了,从此学校霸主的位置,也静悄悄地换了人了。

「小…小月谢谢你。」被圈在中央的是一个比小月还矮上半颗头的男孩。

「小鱼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越怕他们,他们越爱欺负你,你不能怕他们。」身为过来人,小月绝对有资格说出这种话。

「可…可是我就没办法不怕啊!他们都长得那幺高大,我又不像小月那幺勇敢。」

「你老是说这个没办法,那个没办法,那你说说你自己的办法。」

「我的办法……」小鱼歪头想了想,「我的办法就是小月会来救我啊!」

      小月直接给他一记白眼,「你以为我每次都会在?」

「但事实上小月每次都会出现啊!」每次他被大胖他们欺负的时候,小月都会救他。

「下次我就算在也不会理你,你趁早换办法吧!」

「唉唷,小月上次,还有上上次、上上上次也都这幺说,还不是每次都有救我,所以办法不用换啦!」小鱼笑得很洒脱。

「啧,要不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理你。」小月觉得那个笑容虽然很灿烂,但真刺眼,令人不爽。

      小鱼的爸爸,是在菜市场卖鱼的尖叔,也是当初他们刚搬进青青镇时,少数真心对他们母子好的人,小鱼也是,是少数没有参与到霸凌事件中的人,那个女人常说点滴之恩,泉涌以报,他们父子是真正的好人,所以我们要加倍的对他们好,因此小月才会将小鱼纳入保护伞下。

      在小月称霸青青镇,并继续称霸学校以后,日子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转眼过了一个多月,在非上学日的这天下午,我看见几个小朋友陆续出现在旅馆门口徘徊,却迟迟不敢进入,直到小鱼出现,主动和我打招呼,「月姨好。」

      我拢了拢左脸的头髮,确定都有遮好脸不会吓到小朋友后,才走出店里,「嗨,你们来找小月玩啊?」露出亲切的笑容。

      大胖偷偷看了我一眼,又往后移两步,我猜大概是因为我曾经想拿木棍打他们,造成他们心里有阴影所致,我掏掏身前的大口袋,「大胖,我这里有糖果,要不要吃?」

      糖果!大胖眼珠马上发亮,再瞄了我一眼,表情有些为难,「你们要吗?」我不勉强,转而问其他小朋友。

      大多小朋友当初都有参加霸凌事件,和大胖都是同样反应,剩下几个因为多数小朋友没有动作,而不敢有所异动,我难免有些失落,看来自己真的没有小孩子缘啊!还好小月不会跟我不亲,没关係,我有小月就好,剩下的小朋友什幺的都是浮云,做好心理建设,打算收回糖果,一只小手却从我手中取走一颗,「月姨我可以吃吗?」

      看见小鱼天真的脸孔,心情乍暖,「当然可以,要是喜欢,月姨拿一包让你带回家。」

      小鱼把糖果放进嘴里,甜滋滋的味道让他开心地瞇起眼睛,「好好吃,我喜欢,月姨答应给我一包了,不能反悔。」

「好,」我温柔地摸摸他的头,发现其他小朋友因为小鱼的话,面露渴望,我把手伸到他们面前,「吃一颗吧!很甜的。」勾起笑靥,杏眼微弯。

      大胖迟疑的伸出手,其他小朋友见状,争相恐后的拿起糖果,结果变成还有好几个没拿到,小朋友脸上不免露出失望,大胖便是其中一个,我笑了笑,轻拍他的头,「店里还有,我拿给你们。」

      从柜檯后方拿出糖果罐放到桌上,「你们吃,我去帮你们叫小月。」

      在一楼喊了几声没人理,「等我一下。」我慢慢上楼。

「你们都错了。」坐在板凳上,小鱼晃着两只小短腿,一边拆着手中的糖果纸,一边认真的说:「月姨一点也不丑,我爸说月姨只是受伤而已,好的另外一边其实很漂亮,而且月姨个性温柔,心地又很好,人美心也美,所以月姨是青青镇,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才不是你们说的丑八怪瘸子。」

      霸凌事件的小朋友们微微一僵,大胖默默收回探进糖果罐的手,不发一语。

  • 名称:秋霞伦理手机在线看片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4: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