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超清

      门口前,稚森停下,转回望向婪燄,发现金瞳中微乎其微的迷惑,「你刚刚……为什幺要问那些问题?」

      问题?稚森眨眨眼,想起自己进房时问的问题,「喔,因为我看不懂现在的你。」稚森双手插进口袋,「你防备心重,身边没几个可以跟你亲近的人,从小到大,就属我和你相处最久,所以我自认为还算清楚你的行为模式。」

「不过,现在我完全不明白你做这一切的用意,最初的拍卖会,格达密切的战役,假装被俘,鸠兰之毒,毁灭并杀了曾经的盟友皇甫祺,又去破坏皇甫靖凌的暗杀行动,以及现在引发格达密切战乱的举动,如果最初是要与狼王作对,那现在呢?从你做出假装被俘的决定时,我就有点困惑。」稚森又想了想,「不对,严格说起,应该是从你和雷湛有共同默契开始打仗时,我便觉得奇怪,如此非必要又伤筋动骨的事情,我所认识的婪燄应该会先一步迴避才是。」

「从一点困惑,到现在全然不明白,婪燄,你到底在贪图什幺?」血族出手,通常代表有利可图,可他现在完全看不懂,婪燄到底要什幺?

      婪燄思索几秒,「就想问这个?」

      面对婪燄没有正面回答,稚森也不在意,「主要是一个问题。」

「你就不怕,小梓会崩溃吗?」稚森问出压在心底最深处的不安,「满心期待,却被打落谷底,好不容易燃起一丝希望,马上又被扑灭,希望绝望,不断轮迴,就算心理素质不差的妖怪来个好几回也会被搞疯。」论他自己被这样弄,也没把握能守住本心,安然无恙。

「甜枣棍子交替几回,连没开灵智的低阶魔兽也会被逼得反咬一口,而从一开始到现在,小梓经历的,远不止这幺简单,何况她还是个脆弱的人类。」

「所以我才会问你那些问题,虽然不爱,但也没多大仇恨,用如此攻心的手段,不会太狠吗?」不带感情的剖析一直是他的强项,儘管一边与自己情同手足,一边是自己心仪的女人。

      婪燄依旧一脸平静无波,「幸亏你和小梓不是恋人,不然这相爱相杀的节奏也太惨烈了点。」稚森无奈的笑了笑,若非真实发生了,他恐怕一辈子也想不到那心软的女人会使出这幺狠毒的手段。  

      房门被稚森带上,卧室剩下婪燄一人,他没有针对稚森的话发表评论,静静地注视掌心的血迹,谁都猜不出他此刻的心境,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不过,脑中浮现那名把自己关在阴暗角落的女人,那脸色…似乎真的不太对劲,是因为…扎哈科多在她体内的余毒?

      犹豫一会儿,婪燄下床,走出房间,「老大,你又要出去啊?」提安错愕。

「今天天气好,现在又正中午,要不你晚点再出门吧?」孔令担心道。

「无碍。」

      被迫收下男人大大方方的背影,孔令和提安面面相觑,毫无办法,只能再转向另一个男人,「稚森,现在怎幺办?」

      从婪燄交代找人那天算起,加上刚刚的吐血,应该是因为扎哈科多在啃食脏器,好有位置安稳寄宿,表示目前正是虚弱期,稚森稍微拉开厚重的窗帘,毒辣的阳光足以让健康的他不适,何况是婪燄,可又晓得婪燄没有叫上他们,便是不想他们插手,几经思量,「收拾一下,我们跟上去。」稚森放下窗帘。

      那间小舖果真门庭若市,排了好长的队伍才买到热腾腾的点心,又在大街上陪她们逛了好几圈,时不时回应她们的问话,人始终心不在焉的捏着手中的糕点,「小白,妳身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莲关心道。

「是啊!妳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还差,现在都白得跟纸一样了,要真哪不舒服,妳可别忍着。」巧伶很是担心。

「别担心,过几天就好了。」

      又走几步路,热辣的阳光使我晕眩,不经意的踉跄,旁边的两人赶紧扶住,「小白妳怎幺了?」小莲惊慌。

「可能…中暑了,有点头晕。」扯扯嘴角。

      她们连忙把我扶到旁边屋檐下,「等会回去我要叫丽大妈再请个医生来给妳看看。」巧伶捉摸我的状态,觉得浑身不对劲。

「还能走吗?要不要请人来帮忙?」小莲紧张的问。

「不用,休息一下就好了。」没有血色的唇瓣拉起微笑。

「巧伶,我记得往前不远有卖喝的对不对?」

「对,走,我们去买给小白喝。」巧伶又赶紧对我交代:「小白在这里等我们,我们很快回来。」拉着小莲属意快去快回。

      黯淡的视线落在街道上的人群,一双双男女牵手相伴而过,『你真确定要把这给我?不后悔?』我拿着狼王臂环,对他再三确认。

      『嗯,我已经决定了。』他的手包覆住我的,让我握好手中物,『为了妳,放弃王位,我不会后悔。』

      『那好。』嘴角幸福的上扬,拿出一个木盒子,『我会帮你好好保管。』

      他看见我的笑容,也扬起相同的笑容,『那是必须的,因为……』他伙同我的手,一起将狼王臂环放进盒子内,亲暱耳语,阖上盖子,封存。

      耳边吵杂一片,让我听不清他的耳语,眉头不自觉皱起,注意起周遭,听见路人的对话,身体猛然一震,飞奔而出。

「白白!」一声熟悉的叫唤。

      煞住我急促的脚步,回头看去,筝儿欢喜上前,阿净跟在后,「筝儿……。」灰暗的心灵似乎透进一点曙光。

「我们正好要去找妳呢!」筝儿的笑灿烂如阳。

      盯着筝儿开合的小嘴,没有理解他说话的内容,心思飞得老远,「对不起……」我打断他,倒退几步,「我得…得先回去拿个重要的东西。」语毕,转身快跑,丢下不解的两人。

「欸欸,你们听说了没有?记香楼好像起火了。」一名在付帐的客人与老闆对话道。

「真的假的?严重吗?」老闆惊呼。

      阿净耳闻,微微皱眉,望向某方,隐约飘渺黑烟。

      避开满是人群的大门,从隐蔽的后门进入,楼内已有几处正燃烧着诡异的青红火焰,我抬头看了一下,确定芙蓉阁的位置尚且没事,赶紧上楼,推开木门,看见木盒安稳地放在桌上,鬆了一口气,「还好没事。」

      才前进几步,身后的门突然关上,我惊吓的回过身,一名男人从门后方走出,粗布麻衣,那张还算年轻的脸庞没有印象中的倜傥,反而萧索许多,「罗玉?」心里诧异,表情却凝结起来。

「妳还记得我。」罗玉听见我立即唤出他的名字,露出笑容,「丹艳,妳心里肯定也是在乎我的吧?」

      对于他认出没戴面纱的我,我抱持疑问,他好心的继续解答,「自从那日回去之后,我的生意受阻,处处被人打压,破产后妻离子散,我什幺都没有了。」他一步步向我靠近,我莫名感到害怕的后退,「正当我觉得人生了无希望时,我突然梦见了,一舞红纱,曼妙如幻,我顿时发觉,我不是什幺都没了,我还有妳,妳的舞蹈,让我重新燃起希望。」笑容诡异。

「好不容易再来到这里,我偷偷观察妳好久,一直提不起勇气,直到现在。丹艳,我的妻子走了,我可以娶妳为妻了,以后妳就为我跳舞,只为我一个人跳舞!」语落,他便扑上前。

      如猛兽般扑倒我,我想逃跑,却被反压制在梳妆台上,台上东西散落一地,我努力挣扎,「罗玉你清醒点,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做你的妻子!」

「在梦里,妳总是对我这幺温柔,嘘寒问暖,我知道妳心里有我,妳也想跟我走,只是被那恶人老闆欺压,所以才会被迫留在记香楼。」活在自己世界的他撕扯我身上的衣服,红衣刷刷出声,碎布凋零坠落,「现在我把记香楼烧了,妳可以自由了。」

「你放开我,别碰我!」我恐慌的蹬腿扭动,逃避对方的触碰,水气凝聚在眼眶,「罗玉我求求你放过我,放我走,拜託你。」

「妳爱我,我清楚,妳怕我会被恶人伤害,所以才拒绝我,才会说要与记香楼共存亡,刚开始我还生气,但是我现在都明白了,妳在梦中都告诉我了。」碎裂的红布将底下的肌肤衬得雪白无暇,浑圆的臀部因为挣扎而剧烈抖动臀肉,诱惑至极,罗玉红着双眼,把自己卡进乱踢的双腿之间。

      威胁逼近,「不要!不要碰我!」撕声吶喊,「雷湛…雷湛救我,雷湛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妳跟我一样,都是被那恶人毁了人生,但妳别怕,我来拯救妳了,以后妳就是我的了,成为我一个人的。」把自己的慾望挤进对方体内,被温暖紧緻包覆住,他讚叹一声,「真好,真舒服。」

      感觉到一处坚硬不顾自己意愿的挺进深处,拼尽全力躲避,「不要!快出去,不要碰我!」瞪大双眼,青筋浮刻在因尖叫而拉长的脖颈,「雷湛救我!雷湛你在哪里!雷湛──!」血丝迸裂在眼球内,连灵魂都在吶喊求救。

      猛烈的进出使得梳妆台咿呀作响,罗玉十指紧掐进弹嫩的臀肉之间,忘我的摇摆腰桿,享受那魂牵梦萦的滋味,「…救我…」声音渐弱,挣扎幅度缓和下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谁都好……」奋力过后的魂魄炸裂,如雪花般一片片飘零,就好像曾在白茫茫一地中,旋转赏雪的女人,凝视女人的男人,那天,也是白雪纷纷。

      一滴滴透明的眼泪,从赤红的眼眶流出,在平坦的檯面上,积成小小的水洼。

「丹艳,以后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以后妳就是我一个人的,谁也抢不走妳。」罗玉疯狂的自言自语,「从此,妳就只为我跳舞。」

      即将灭顶的快感加速他的动作,最终嚎吼一声,达到高潮的抖动身躯,一股股热液无情的喷洒进我的体内,紧接着瘫软的压在毫无反应的娇躯身上,粗重喘息。

      结束了吗……,获得自由的手缓缓移动,悄声拉开底下的抽屉,握紧,趁对方还在回味余韵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手刺入!

      对方瞬间僵硬,挣扎站起,我撑起自己的身体,回头正见他睁大双眼,从自己脖子上拔出利剪,即便用手压着,鲜血仍如涌泉,血箭四射。

「去死!」快速捡起利剪,扑上他,狠狠刺下,「去死!去死!去死──!」红色的液体喷射而出,染红了周遭,也染红了我。

      直到感觉到疲惫,我停下动作,重重喘气,发现对方早已死绝,整个头颅仅剩一丝颈皮连结,我愣愣的盯着血红的双手,不一会儿,像是想起什幺的爬离这个让我噁心想吐的男人,不离几步,最终停下。

      在散落满地的杂物中,一个木盒也在其中,因为掉落而撞击开来,里头却空无一物,「不应该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喃喃自语。

      里面不应该是空的,里面是有东西的,应该要有……什幺?抱头思考,里面要有什幺?到底是什幺?头痛不已的扯髮敲头。

      『我会帮你好好保管。』一个女人幸福的笑着。

      『那是必须的,因为这是我对妳的心。』男人也回以幸福的笑容。

      一行人匆匆进入关口,「终于到了。」其中一人露出温和的微笑。

「马不停蹄几天,真是累死我了。」另一人伸伸懒腰,舒缓筋骨。

「还要赶回去,再撑着点。」说话的人正与伸懒腰那人拥有相同面貌,可惜严肃许多。

「我们快走吧!」为首的男人眉心如谷,再次催促道。

      他迟到了,希望那个女人不要太生气,不过现阶段他最担心的不是承受怒气,而是如何解释,并让那女人答应延后出走的计画,目前国内局势很不乐观,战事迫在眉睫,勉强挤出这点时间回来,就是为了来接她一起走,他得好好告诉对方,他会放下王位,会去和她归隐山林,只是,不能是现在。

      不花多少时间,回到那女人的所在地,现场却混乱不堪。

      浓烟四起,一栋建筑早已沦陷,灭火的,看戏的人们,现场一片混乱,「丽大妈!」巧伶两人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熟悉的人。

「你们都没事吧?」小莲紧张的询问。

「没事,还好碰上伊莱过来找小姐,正巧把我叫醒。」丽大妈摇摇头,与其他逃脱的人一样灰头土脸。

「没事就好。」巧伶鬆口气,白天楼内的人大多在休息,要是真没人注意,恐怕大伙都无法死里逃生。

      两方人马对峙,为首的雷湛隐隐察觉婪燄脸色差劲,烦闷的心情舒缓了一点,露出嘲讽的笑容,「我和皇甫靖凌都被你弄得焦头烂额,你倒看起来比我们还惨,告诉我是谁这幺有本事,那个朋友我交定了。」

「没想到你还走得开身。」婪燄不甘示弱的微笑反击,「看来是我手下留情了。」

      雷湛沉下脸色,瞪着对方。

「妳们……」一声童音,「妳们有人看到白白吗?」

  • 名称:春天到了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7: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