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超电磁炮超清

      滴答,滴滴答,滴滴答答,我眼皮震颤,缓缓睁开眼睛,迷惘的环顾四周,灰暗的墙壁,骯髒的环境,室内空空如也,如果这也算是个家,便能完美诠释了家徒四壁,我动动身体,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后,双脚也互相綑绑住,身体前倾想努力站起,却好像扯动头后的伤口,「嘶!」痛呼一声。

      我眨眨眼,意识清晰起来,瞥向左侧的破窗,雨水通过缝隙打溼灰色的地板,下雨了吗……。

      听见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我赶紧闭上眼继续装睡,从脚步声判断似乎不只一个人,「妳说她是蔓陀国的神女?」一名男人不确定的说道,「妳确定吗?」

「我非常确定,虽然只有见过几次面,但是我是不可能认错她的,我怎幺可能认错这个毁了我一生的女人!」一个女人纤细的嗓音透出无垠恨意。

「是吗?」男人不置可否,「那我便让人去通知那个男人。」语毕,脚步声远去。

      确定走远,我重新睁开眼睛,困惑着,他们要通知谁?又看看自己一身红衣,标準记香楼丹艳的装扮,谁又会知道我就是神女?

「姐姐。」一声软软的叫唤。

      我转头看去,小男孩站在角落,踌躇的望着我,「……你是谁?」没忘记昏迷前他的那句对不起。

「我……」他心虚地看着我。

「小沁你在做什幺?还不去煮饭!」外头传来那女人的吆喝声。

「好…好。」小男孩一哆嗦,紧张的跑出去。

      天色越晚,雨势越来越大,不只破窗,这里连屋顶都有破损,漏雨使得室内空气潮湿,昏暗的月光我隐约可见缩在墙角的人影,「这幺晚了,只有你一个人,你母亲不陪你吗?」

「我母亲…在工作。」

      工作?虽然不确定时间,只能确定是晚上,不过放任自己这幺小的儿子在家,出去工作,再对照这家里的状况,肯定日子过得很不好,他的母亲说是我毁了她的一生,所以他们现在的生活是因为我的缘故?

      猜不到是谁,或许是这辈子,因我而毁灭的人太多,所以我根本无从猜起,「你的膝盖好点了吗?有没有上药了?」

      面对我的关心,小男孩呆愣住,「嗨,有听见我说话吗?」我再次出声。

「没…没有。」

「没有?你母亲没有帮你上药吗?」我皱眉。

「母亲…没有发现,也没有药。」

      我叹了口气,「你过来。」

      他犹豫的走来,没有灯光,天色又暗,我看不清他的膝盖,「还在流血吗?」

      他摇摇头,「你把我脸上的面纱拿下来包在膝盖上,免得让灰尘感染伤口了。」我交代。

「可…可以吗?」

      我点头,小手缓缓摘下我的面纱,却迟迟没有动作,呆愣的盯着我,「怎幺了?不会包扎吗?」我问。

      他摇摇头,「把它摺成三角形,然后对折再对折变成长条状,绕在膝盖上。」

      他听话的照做,我满意的点点头,「很棒。」微笑称讚。

      他又是一怔,脸微红,默默低着头,坐到我旁边,「我听你母亲说,你叫小沁对吗?」我找话题聊天。

「嗯。」

「很好听的名字。」

      他一顿,面向我,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好似自己只是来此作客,根本没有被绑架的感觉,「我叫作小梓。」笑容更加亲切和蔼。

「很…很好听的名字。」他害羞地学我说道。

「呵呵。」我笑出声,似乎是个容易害羞胆怯的孩子。

      安静了一会儿,「妳…妳会怪我骗妳吗?」他不安的问。

「那你知道为什幺要骗我吗?」我反问。

      他摇摇头,「母亲只叫我装哭迷路,然后把妳带到那里,我不晓得会变成这样。」

「既然你都不知道,我怎幺能怪你?」他充其量不过是个被利用的小孩子,不过懂得利用小孩,甚至是假装走失,该说是有被调查过,还是无心之举?

「对不起。」软软的嗓音满是愧疚。

「没关係,别放在心上。」我笑笑地安抚他,「不过,如果我要你放我走,你能做到吗?」

      他一愣,又马上摇摇头,「母亲说姐姐很重要,要我看好姐姐,未来要过好日子,不能没有姐姐,如果没有看好妳,母亲会把我打死的。」

「是吗?」果真是绑架呢!不过,我瞄了一眼男孩脸上的恐惧,会让这幺小的小孩如此相信〝打死〞两个字,平时一定也没少受教训吧!「你母亲常打你吗?」

「嗯……母亲她…常心情不好,但…但是只要她心情好时,她很温柔的。」

      咕噜,听见空腹的吼叫,小男孩尴尬地低下头,「你没吃饭?」他不是稍早被他母亲叫去煮饭了吗?

「呃…嗯,因为量只够一人份,所以……。」

「所以你就让你母亲一个人吃了?」

      他点点头,我微皱眉,难道不应该是父母让给自己的小孩吃吗?或者分食也好,怎幺就自己一个人吃了?那是什幺样的母亲?「你今年几岁?」

「六岁。」

      六岁,筝儿三岁时吃饭都还要人餵,他现在却会煮饭了?「你年纪这幺小,用火很危险,怎幺可以煮饭?」我略带严厉。

「母亲不会,所以……。」

「所以就让你煮给她吃?」

      他又点点头,我挑眉,我该说是那个母亲太过分还是眼前的小男孩太温顺?「再怎幺说……」他读懂我的表情,懦弱的吐出,「她都是我的母亲。」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多看了他一眼。

      翌日,我从一声尖锐中醒来,啪!还未清醒的视线中看见的是,一名秀丽的女人狠甩幼童一巴掌,「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准和这个狐狸精说话吗!」

      小沁的大眼含着泪水,咬唇不敢哭出声,「喂,妳有什幺仇恨对着我来就好,干嘛打小孩!」我不悦出声。

      女人听见我的声音,转头看向我,那双应该是柔媚,充满韵味的细眼先是惊愕,然后愤恨,「妳醒了。」

「嗯,我醒了,所以有什幺不爽对着我来就好,别拿小孩出气。」

「呵,我教训我的儿子,关妳什幺事?」

「妳还知道他是妳儿子?瞧妳打得狠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狐狸精的小孩呢!」我嘲讽。

「闭嘴!妳才是狐狸精!」她气得上前几步,挥手就是一掌。

「母亲!」小沁紧张喊道。

      左颊一辣,我抬起头,丝毫不畏惧,彷彿那一巴掌并不是打在我身上,瞥见小沁慌张的神色,想开口又怕激怒自己的母亲,我扯扯嘴角,「叫我狐狸精?怎幺,妳的男人被我勾走了?」我问,见到对方一僵,「很可惜,我根本不知道妳是谁,妳的男人是谁,所以妳确定不是妳认错人了?」语气虽然在冷笑,但我的内心是真的闪过这个想法。

      她深吸一口气,像是努力要从讥讽中燃起的怒火里拾回冷静,「什幺神女,不过只是一介下贱的舞姬!」

「呵,我的确不是什幺神女或圣女,只是一名舞姬,妳真的认错人了。」

      宛若那抹笑刺痛她的眼,「就是这张脸……长得明明那幺平凡,他却总是盯着妳的笑脸!」

      挥起手又是一掌,「凭什幺他会在乎妳?妳不过只是个低贱的人类,凭什幺他要认定妳为神女,又凭什幺他会爱上妳!」

      眉一扯,「妳说的他……是谁?」心底有种不安。

「哈,你听见了没有?就连你死了,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也不晓得你的心意,她根本不知道你是谁,陛下你看见了没有!」她仰头惨笑一声。

      心一震,陛下……是凌?不…不对……「妳到底是谁?」我沉下脸色,凝重了淡漠。

「我曾经是这个国家的皇后,最尊贵的女人,皇甫祺的正妻。」她见我改变了表情,扬起冷笑。

      凝重渐渐在脸上散开,「原来妳没死。」还记得在皇甫祺下药的那个晚上,就是因为皇后所在的丽音宫起火,才会让他提前离去,没有得逞。

「死?哼,」她不屑,「若不是我父亲在收到消息陛下打算毒死我,立妳为后,提前偷偷把我送走,我怎幺可能活得下来?」

      我垂下眼帘,「既然如此,妳绑我来为何?帮皇甫祺报仇?妳说的,他打算杀了妳,立我为后,妳还要帮他报仇?」

「就算如此,我还是爱他!」

      被吼了一句,我震住,秀丽的容颜泪如雨下,「我知道他根本不喜欢我,我也知道他娶我为后只是因为我家族的势力,不过我不在乎,就算他心里不会有我,他的妻也只会是我。然而妳却出现了,顶着神女的名义,每日每夜的骚扰他,撩拨他,让他爱上妳,萌生想把天下最好的一切都献给妳,所以预谋毒杀于我,可我无法恨他,所以我只能恨妳,结果呢?他却死了,死在皇甫靖凌手中,就因为妳!」她歇斯底里地尖叫着,气愤的手起脚落。

      面对她的攻击,我不能也没有挣扎,任由拳打脚踢落在我身上,「呃…噗!」被重重踢中腹部,一口鲜血呕出。

「妳不过只是个人类,凭什幺能拥有他的心,获得他的爱!」五指拱起成爪,狠狠朝我颜面刮下,「就是妳这张平凡脸蛋上的笑容!他总是看着妳的笑,脸上就会浮现出我从未见过的满足,好像只要能看着妳,就得到了全世界,可是凭什幺是妳……妳不过只是个人类啊!」

      倒在地上,女人的哭泣声似近似远,原本打算攻破小孩心防让他放走我的主意,随着这一声声哭泣,灰飞烟灭,额角抵着湿凉的土地,这样也好,内心有个声音这幺说,如果真的死在这个女人手里,或许我对他的愧疚,也能两清了吧!

「喂!杀了她妳要怎幺要胁那个男人?」那一开始听过的男声仓促响起。

「可要不是她,我们怎幺会落得如此下场?哥你说啊!」女人哭吼着。

      男人没有出声,像在挣扎,这时,一个小小的人影爬到我之前,「母亲别生气,姐姐受伤了,妳如果还生气,不然打我吧!」小沁跪着哀求。

「臭崽子,你竟然还敢帮她说话,你是不是像你父皇一样被这个女人迷惑了?可恶!」女人抬手又要一顿狠揍。

   我撑起身体,护住小沁,一拳打上我的背,「咳!」紧抿的嘴角流下鲜血,要死了,对自己小孩还打得这幺狠,就不怕打残了吗!

「姐姐!」小沁尖叫。

「没事。」我吐出,重新撑起身体,朝他们瞪去,瞳孔之中燃起烈焰,下一秒又窜回眼底深处,宛若那一瞬间的愤怒只是假象,拉起笑容,「不是恨我吗?再打吧!不打就没机会了。」讥笑。

「妳!」女人气结,不再接受阻挡,再次发狠的殴打起来。

      我没有去看一旁的男人,也没有去看眼前的女人,默默地护在男孩之前,尖锐的咒骂声,低啜的呜咽声,悉悉簌簌都比不上外头的雨声,滴答,滴滴答,滴滴答答……

      『妳不过只是个人类,妳凭什幺在我面前大放厥词!妳根本配不上阿湛,配不上格达密切!骯髒低等的人类就应该好好给我趴在地上!』曾经也有个女人,如眼前这个女人,不甘心自己所倾心的,所付出的爱付诸流水。

      散乱的髮丝勘勘遮住我的面容,掩去我的苦涩,她们都觉得那些男人爱我,可为什幺我却从来也感觉不到?是我的问题,还是他们有问题?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现在我只明白,我真的有自虐症,为了得到这顿胖揍,故意激怒眼前的女人,就因为,藉由这些疼痛,好像就能渐渐抚平那内心深处,抑止不住脓水的伤口。

      对不起……

  • 名称:某科学的超电磁炮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1: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