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超清

      他情动的再次吻上我的唇瓣,急迫的拉开自己裤头,解放里头惊人的激昂,直接进入我的体内,热情的呻吟全数被他吞入,腰桿一进一退,开始最原始也最贴近灵魂的律动。

      眼睛贪婪的描绘对方此刻的娇态,遍布肌肤的红云,几乎要与身上那红装融合,「我不喜欢妳穿红色。」因为这红色,是另一个男人所赋予的,「妳穿白色比较合适。」就像那段岁月,总有一个身穿白色素裙的女人会在夜里为他点灯,等候他的归来。

「啊…嗯…」无法回应他的话语,全心接纳他的冲动。

      他提起我一只脚,随意挂在他的手臂上,让他可以进入得更深,渴望由里到外都能染上他的气息,粗嘎的声音悉悉簌簌的说着他对未来的规划,「我想好了,我们可以在那里盖座小木屋,我去山上狩猎谋生,妳就负责烧菜整理家务,用兽皮或是妖肉换来的物资也交由妳全权打理,闲暇时妳能跳跳舞唱唱歌,我就负责喝酒帮妳打拍子,若真是无聊得慌,我可以陪妳到山下的村庄走走,买点新奇的小玩意,试吃没见过的小吃。」

「雷…雷湛!」汹涌的快感让我受不住的缩紧身子。

      一阵强力紧缩差点令他洩洪,待蜜潮淌过他的热铁,他深吸一口气,退出我的体内,将我翻过身,让我的双手支撑在窗台上,由后再次进入,压低身子似是亲吻又似呢喃的继续说着,「过个几年,妳若真想要孩子,我们就去捡个孩子,名字交给妳取,因为银,妳就取名取得很好,我知道妳肯定会捨不得打骂,所以家里妳扮白脸,我扮黑脸,相信我,要是那小子敢作怪惹妳不开心,我就打得他哭天喊地的,连他父母都认不得。」

      听到这,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孩…孩子的父母不…不就是我们吗?」自己把小孩打得一脸猪头样,难道自己还能不认得?

「呵,」发现我都有在听,他开心的笑出声,「反正不管是谁惹妳不快,我就把他整得跟孙子一样,看谁还敢惹妳生气?就算是亲儿子我也不准。」

      你这大爷脾气能别惹我生气,我就先感恩了,无奈的勾勾嘴角。

「等孩子大了,就让他滚去自生自灭,然后我带妳去世界各地走马看花,让妳吃遍天下美食,看尽天下美景,直到哪天妳走不动了,我也会揹着妳,妳想去哪里,我就带妳去哪里。」

      从此一生,张梓在哪里,雷湛就在哪里,而雷湛身边也只会有一个张梓而已。

      想附和什幺,很快地,又被一波新的浪潮打散了意志,小嘴吟阿出动人的旋律,而身后的男人越发用力的努力耕耘。

「老大。」

      一处偏僻的屋舍楼顶,随着声音顿时出现几名男女,「安排得如何?」宛若黑夜一份子的男人问道。

「如你所想。」

「很好。」男人白皙甚至可以算是苍白的脸孔绽放出一道笑意,美得不像人间所有,倒让几名熟悉男人脾性的男女同时打了个冷颤,「梅回去监视,确保不会有人临阵脱轨演出,其他人则留在这待命,该收网了。」

「是。」统一一声后人影消失。

      寂寥的楼顶再次恢复一个人,加上被夜色垄罩后,几乎可以算剩半个人而已,目光始终没有移开,仍旧注视那幢艳色的窗帘,时不时被风吹扬,几乎不可闻见的娇吟飘入灵敏的耳朵,对于总是能轻易听见常人听不见的细微声音,这耳力意外地使男人首次感到微恼,罢了,「好好把握吧!」这得意,持续不了多久的,〝狼王〞。

      当东西都準备得差不多的时候,雷湛和我利用最后时间,各自安排手头上的事,而我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事情,目前正处在解决中。

      芙蓉阁内,一名男人优雅的品茶,吸闻香气,浅泯一口,感受舌尖的滋味,回味口腔中的茶香,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大概也只有这一个男人能把喝茶这举动搞得像品鉴高级红酒似的,「果然,还是小梓泡的茶最好喝。」他欢喜的感叹。

      啧,不能否认雷湛和婪燄为对方下的评语都挺鞭辟入里的,果真是装模作样,「那得是,不然我怎幺还活着?」

「话倒不是这幺说的,小梓不只泡茶,料理手艺也不错。」婪燄笑道,「最重要的是,血液的味道胜过一切。」

      我瞟了他一眼,「饿了?」

「是有那幺一点。」他暧昧的舔舔嘴唇。

「我做了点菜,先充充饥吧!」把放在一旁餐篮里的菜盘拿出摆到桌上。

「比起这些,我更想念小梓的血液。」他看都没看一眼菜色,「这幺多年,我从未找到赢过小梓的味道,小梓肯定是这世界上最美味的人。」金瞳闪过微乎其微的贪婪与慾望。

「你又没嚐尽天下人,怎幺知道没有胜过我的人呢?」

「我就是知道。」金瞳笑得瞇瞇的,煞是可爱。

「那是你魔障了,太过执着不是件好事。」我浅笑叮咛,「吃菜吧!」备好碗筷,夹了一道菜放进他碗里。

「嗯──」他像孩子般感兴趣的轻哼一声,动起餐具,「魔障?真是个新鲜的词,是妳那世界的语言吗?」好奇,虚心求教。

「算是吧!」从前在修仙小说里看到这一词,当时还不明白,现在倒觉得挺适合婪燄的,「简单来说,就是心魔的意思。」

「小梓是想说,妳是我的心魔吗?」他的笑意加深。

      身体的寒毛感应到对方透出的危险,隐隐有起立的趋势,「难道不是吗?」脸仍旧浅笑不变,镇定自如。

      眼瞳微瞇一秒又马上恢复,没有继续这话题,「听说格达密切最近挺不稳定的,小梓妳知道这件事吗?」

「没听说过。」

「国外国内似乎都闹得不甚愉快,雷湛都没跟妳提起?」

      我咀嚼嘴里的菜,没有搭理,「他应该是不想让妳担心吧!毕竟回去就要面对一堆杂事,现在肯定是想让妳先清净点。」

「你倒是满清楚的嘛!」语调略带嘲讽。

「当然,这点小事还逃不过我眼里的。」他俏皮地对我眨一下右边的眼睛,像是被我表扬般的愉悦。

      看来,这场动乱,婪燄也参与了,那是只动了点手脚推波助澜呢?还是……,表面不动声色,「别谈这些了,今天我找你来,是想跟你好好聚一聚。」

「哦?」这倒让他受宠若惊了。

      我从餐篮里拿出一罈酒,为我们各倒了一杯,「想跟你聊一聊,化解彼此的心结,顺便请你帮我品尝一下,这是我替记香楼新觅的酒,喝看看滋味如何。」我微笑。

      他没有顺应我的话喝酒,隐约感觉到了他的戒备,我不在意的继续说:「其实我真的很感激你,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虽然你不怀好意,但你仍保护了我,没有你,我大概在这里活不过一天。」

      他微瞇起眼,盯着回忆过往的我,「年轻时候,特容易情窦初开,我为当时自己对你的自作多情道声歉。」说完,我就拿起面前的酒杯敬他,又替自己倒满,「我这个人脑袋不太灵光,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那时候多让你费心了,谢谢你。」我又拿起酒杯乾杯。

      酒力不好的我两杯黄汤下肚,脸颊泛红,眼神也不似刚刚的清明,眨眼之间带出了水润,很是诱人,「当你卖了我的时候,我不恨你,只觉得失望,可又有种〝啊,终于来了〞的感觉,应该是我心里也很清楚,你对我好,是因为有利可图,虽然气归气,还是会把你当作重要的人,毕竟你是我来到这世界后第一个遇见的人。」

「因为是重要的人,所以不顾自己也希望你能幸福,拼上老命,好不容易把你从牢里救出来,结果却是一场计谋,为此还赔上了青芽和我的孩子,说实在,我真的挺恨你的。」眼神失焦,陷在记忆里,不自觉又多喝了几杯酒,「我没想过,一片真心,换来的竟是这样的下场。」嘴唇控制不住的微微抖动。

      下意识拿起酒杯,想通过酒精麻痺感觉,然而一只手阻止了我的动作,「别再喝了。」清冷的命令。

      收回心神,正视眼前的男人,脸上没了虚假的笑意,模糊的怅然,彷彿他也在悼念什幺,「陪我喝一杯吧?就一杯,你比我懂得多,帮我判断这酒将来会不会热销。」我笑着撒娇。

      他望了我一眼,面对我的撒娇,「嗯。」喝完他杯里的酒,「还不错。」浅浅,真心的微笑,点头评论。

      我又替他倒了一杯,「今天除了解心结之外,我还有其他目的呢!」笑嘻嘻地坦承不讳,淘气调皮得像只準备偷腥的小猫。

      目的?他的笑变得略为无奈,多久了,对方没这样跟自己说话,用这样的姿态看他,他还记得以前只要对方想出门逛街,就会用这样的语气央求他,「惹麻烦了?」说出口,是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宠溺。

「算是吧!」

「想我怎幺帮妳?」对于这女人不去找雷湛,而是来找自己求助,莫名的虚荣心膨胀,止不住嘴角上扬,为了掩饰,他拿起酒杯饮酒。

「想你──」笑容渐渐淡化,神智不再迷惘,看不出有任何刚刚的醉态,「高抬贵手。」

      婪燄顿住,注视明显清醒的我,眉头微微一扯,放下手中净空的酒杯,「婪燄,请你放过我,别再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好吗?」

  • 名称:王道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3: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