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超清

「拜託你们别杀我母亲,拜託你们放过我母亲吧!」小沁护在女人之前连声哀求。

      我撑起身子,朝他们走去,女人被小沁扶起,撑跪在地,见到我,秀丽的娇颜写满愤恨,「臭崽子是你对不对?是你背叛我去放了这个贱女人对不对!」

「母亲。」小沁听见怒骂声,惯性害怕的缩了缩身子。

「凌。」我举起手把他──拿剑抵住对方的喉咙──的手压下。

「小梓妳……。」凌看向我,凤眸闪过心疼,又马上狠瞪女人,打算抬手。

      我摇摇头,再压了一下,他不悦的撇过头,却听话的把剑收进剑鞘里,我走上前,「有受伤吗?」我关心的拨开小沁黏在脸前的软髮。

      男孩犹豫的瞥了一下周围的男人,又看回我,摇头,「是吗?那就好。」庆幸笑道,拍拍他的头。  

「姐姐……」他感动,又随即低下头,「放过我母亲吧!」瞧他这模样像是对自己提出的话也感到了羞愧与愧疚。

「臭崽子不准求她,不准求这个贱女人!」女人伸手大力拉扯小沁。

      小沁吃痛的皱眉,「妳弄痛他了。」我阻止她的动作,想解开她的手,她却扣得紧牢。

「他是我儿子,我怎幺待他不关妳的事,狐狸精!」她朝我脸上吐一口沫。

「妳!」在一旁的三个男人变了脸色,最冲动的雷湛準备动手。

      我瞟了一眼,他收到我的眼神,猛地站住,「啧!」烦躁的别过头,收回手。

      我看回女人,没有其他人的愤怒,「妳说的对,妳是他母亲,怎幺待他我无权插手,只是,他也是他的儿子,所以我不会撒手不管,小沁我要带走。」

「好啊!抢走了我的男人,现在还打算抢走我的儿子!果真是下贱的女人!」她歇斯底里地尖叫着,「臭崽子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和这个狐狸精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不是叫臭崽子,他有名字,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闻言,我冷下声,漠然地盯着跪在地上的女人,居高临下的,「他叫作皇甫沁。」

      众人吃惊,一时之间转向那矮小的人影,凌的眼神更是比其他人多了几分複杂,「妳根本不配做他的母亲。」我不理会他人,继续说道。

「哈,我不配?难道妳就配吗!」她怒吼,「之前费尽心思迷惑陛下,现在呢?陛下一死马上就投入他弟弟,甚至是杀死他的仇人怀中,是妳害死了陛下,要是陛下早知,他怎幺会爱上妳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

「是啊!他若早知,也定不会与我牵扯吧!」我轻声叹息,「只是妳恨错人了,杀死皇甫祺的,并不是凌。」

      女人怔住,「若…若非当今陛下……」

「不过有一点没错,他的确是我害死的,所以……」我垂下眼帘,「妳要恨,可以恨我。」就如我对藻萍所说,若是皇甫祺的悲剧非要有人承担的话,那就恨我吧!

「不用妳说,我也恨妳,这世界上,我最恨的人便是妳!」她冷笑,细长韵味的媚眼含有轻视仇恨,「明明就是最卑贱的人类,凭什幺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妳以为这世界上会有人真心待妳吗?根本不会有任何妖怪爱上一个低贱人类!」

      尖锐的话语戳中心底的伤口,我闭上眼,满目疮痍的过往漂流在脑海中,「闭嘴!」震天的怒吼。

      我睁开眼睛,记忆中曾经也对我如此说道的男主角,雷湛此时铁青着脸色,恨不得一掌拍死女人,「妳说的,我都知道。」浅浅一笑,丝毫没有一点被气怒的迹象,「身为下等物种,怎幺配得上你们这群高尚的妖怪?怎幺能配权倾一世的王?只配做禁脔或者宠物,不配拥有自主的意识,有人照料就该摇尾感激,不能盼望真心或者是爱。」

      雷湛和婪燄震住,脸色难看下来,凌则像感应到我的感受般,心疼难过的注视着我的侧脸,「所以我不配被爱,不配幸福,该幸福的,应该是他,九蛇的帝王。」我笑,淡雅且温柔,「如果没有遇见我,总有一天,他会幸福,因为他值得。」值得一个女人真心待他,分享他的秘密,心疼他的逞强,如果没有遇见我,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像芯妃一样的女人出现,然后好好的爱他,只是……他遇上了我。

      她愣愣地望着我,无法反应自己听见了什幺,我遥望远方,一片黑鸦鸦的乌云堪比黑夜,「他曾要我答应他,这一辈子,不把他当作皇帝,只单纯看他是皇甫祺,结果在我什幺都还没做时,他却这幺走了。」浅浅叹息,扼腕,轻描淡写我的悔恨,「我一直害怕,会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看到的,都是九蛇族的大皇子,蔓陀国的皇帝,却没有人记得他是皇甫祺?」远方那朵乌云,会不会是还在皇城时,淋湿我和他的那朵?

「而妳,」收回视线,凝视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事到如今,成王败寇,妳还是记着他,就算他不曾爱妳,妳仍无悔爱他,执意帮他报仇。」

      杏眼中,没有愤怒跟仇恨,根本不在乎身上的伤是由对方所赐,「我看得出来,妳恨我,不是因为我夺走了妳的荣华富贵,妳恨我,是因为我夺走了他。」吶,皇甫祺你看到了吗?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有个人也记住了你,只是皇甫祺的你。

「妳爱他,不是因为他是皇帝,而是因为他是皇甫祺。」我勾起欣慰的微笑,宛若在对方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我懂妳的感觉。」

      三个男人一震,雷湛嘴里苦涩,凌的心里泛酸,婪燄咬紧牙关,压抑无名的怒火。

      女人的眼珠颤了颤,说不出满腹的恶语,好似她卡在心怀,无法抒发的爱意,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都懂,彷彿她不是自己仇恨的人,而是最了解她的闺房密友。

「我不会杀妳,因为妳爱他。」如果不理会全身的疼痛,胸口的胀闷,那我也只有喉间有些酸酸的感觉,「我很庆幸,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也会一起帮我记住他,记住最辉煌时刻的他。」压抑哀恸,不肯放过自己,就怕哪天伤好了,淡忘了,这个世界就没有人会再记住那人最美好的时候。

      是因为在雨中吗?为何那身红装的女子表情会如此凄丽?

      我转头移动视线,面向癡傻的男孩,「小沁,今天我给你一个选择,继续跟着你母亲生活,往后就如从前的生活下去,不论贫富,你母亲或许都施捨不出一点爱,又或者,跟我走,儘管你的悲惨因我而起,内心埋怨或恨我,但我保证,我会好好善待你。」

「我……。」小沁无所适从,「姐姐我不懂……。」他皱眉,挣扎地看向那从未给过他疼爱关怀的母亲,又转回我,他好困惑,为什幺才认识不到几天的姐姐,却能比生他的母亲给自己更多?

      轻轻的,我笑了,「没关係,就像你说的,她是你母亲。」我抱住他。

      望着那瘦小的男孩撑起柔弱的女人,一步一顿的蹒跚背影,其实……会提出那样的选择,也是因为我有私心,如果……这个男孩愿意跟自己生活,也许……。

      我移动目光,撑起笑,朝旁边的人走去,「还好吗?怎幺伤成这样?」凌担忧地说道。

「没事,只是看起来惨了点。」我咧咧嘴,表示自己无碍,「凌,我能麻烦你一件事吗?」

      他一怔,「……什幺?」表情僵硬,他彷彿清楚我即将到来的残忍。

「他是他的儿子,是你的姪子,至少他是无辜的,能不能放过他们?」我逼自己正视凤眼中的受伤,「这是…我欠他的。」

      几回吸吐,「……可以。」他垂下眼帘,鬆开握紧的拳头。

      听见他的回答,我鬆口气,连带鬆懈了支撑的力气,他却知晓的马上扶住我,横抱起,头靠在他的胸膛上,我扯扯嘴角,「对不起。」轻声吐言。

      凌没有再答话,稳健地踏上归途,而我也没有去注意落后的两个男人,放任自己沉浸在漫天雨水中。

      淋了一场大雨,加上受虐两天,虽然没有发烧,但也病了好几天,「咳咳。」我掩嘴咳嗽。

「来,喝药吧!」为了照顾我,凌连续住在记香楼好几天。

      盯着凌手中黑麻麻的药汁,我皱了眉,想说话,「不可以不喝,妳的病好得慢,再不喝药要是变严重了,该怎幺办?」凌严肃道,硬是再把汤碗靠近我几公分。

      想再反驳,见凌一脸坚持,我咬了咬唇瓣,接过汤碗,仰头喝下,凌的表情才柔软不少,「乖。」他微笑,摸摸我的头。

「凌,」我躺回床上,望着将碗放到桌上的凌的背影,「你该回去了。」

      背影顿住,「国不可,一日无君。」我垂下眼帘。

「我……」凌不甘地回过身。

「在这里,丽大妈他们会照顾我的,你安心回去吧!别为了我,荒废了你身为帝王的责任。」

「小梓……」

      我摇摇头,阻止他说下去,「过几日记香楼歇业办聚会,到时我们就可以见面了,别告诉我身为老闆你不来参加吧?」俏皮地眨眨眼。

      凌看着我一会儿,像是妥协的叹了一口气,「好吧!但是妳要答应我,我不在的时候要乖乖养病,不可不吃药。」

「知道了。」无奈地微笑,「你呀!这点小事就别操心了,明明还有一堆国家大事值得你挂心。」

      他坐回床沿,低头面对我,伸手捧住我的脸颊,「任何国家大事都比不上妳。」深情诉说。

      侧头享受他掌心的温柔,他低下头亲吻住软唇,缠绵许久,额抵着额,「答应我,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

「嗯。」柔声回应。

      站在窗边,凝望载着帝王的马车驶离,「叩叩。」敲门声响起,「小姐,伊格和伊莱他们说想见妳。」进来的丽大妈为难说道,要不是被那骇人的气场所逼,她根本不想进来触眉头提那两个人的事,对方回来几日,那两个男人就被挡了几日,全楼的人都明白他们和对方肯定发生了什幺事,不然怎幺可能被拒之门外不理。

「丽大妈,」直到不见马车,我将视线转移放置滂沱大雨中,「帮我辞退他们吧!」

「咦!」丽大妈震惊,这…这到底怎幺了?这三人的感情不是一向很好的吗?

「是我违约无故解雇在先,工资该翻倍给就给。」儘管我清楚他们根本不会在乎那一点钱财,「若他们有何异议,就转告他们,说我不会再见他们,请他们别再纠缠。」

「小姐这是怎幺了?妳不是很满意他们吗?得知小姐被绑架他们也担心,甚至不眠不休找妳好几日,好不容易同老闆把妳救回来了,怎幺突然就辞退了呢?」丽大妈尤其困惑。

      盯着窗外,沉默很久,丽大妈见我不说话,知道劝说无效,只好认命离开,包厢内再次恢复成一个人,凝视那雨,面容淡漠平静。

      将话如实转告给两个男人,他们的气息更加森冷,丽大妈害怕的吞了吞口水,「虽然我不明白你们到底哪里惹恼了小姐,不过你们也该了解,小姐虽然心善,但性子却固执得不得了,认定的事很少会改变,你们…还是走吧!」

      雷湛悄悄握紧了拳头,婪燄则收敛了几分笑意,「我们知道了,那就再麻烦丽大妈多多照料小姐了。」婪燄说。

「那是我该做的事。」丽大妈赶忙说道,「来,这是小姐说要给你们的遣散工资,收下吧!」

「不必了。」雷湛直接转身离去,完全不看钱袋一眼。

      婪燄没有说什幺,给予丽大妈几分笑意,也不收钱,旋身离去。

  • 名称:liberty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