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女经超清

      持续的药膳与诊疗,渐渐地我开始能走路,除了没什幺力气之外,一切逐渐恢复正常。

「还不能说话吗?」牙皱眉问道。

「回大人,这点老臣实在也不清楚。」老御医尴尬的回答。

「你是御医,连你都不清楚,谁能清楚?」琛责怪。

「在老臣看来,小姐除了体虚外,已并无大碍,只是她不曾开口,老臣根本无法得知她是无法开口还是不愿开口。」

      听至此,真皑转而看向那始终背对他们的男人,而男人视线,依然望着那半躺半坐在软榻上晒太阳的女人。

「那你就想办法让她开口啊!」牙冲动的说。

「没错,总要找个方法试吧!」琛附和。

「这……。」老御医为难的瞄向不发一语的狼王。

「牙、琛。」真皑出口阻止,对他们摇头,「老御医辛苦了,你先退下吧!」

      老御医离开后,两兄弟互看一眼,想开口,真皑却上前一步,「湛哥……」

      雷湛没有理会,只是上前,走近。

      瞇着眼看太阳,手放在平坦的小腹上,彷彿思索什幺,直到他闯进我的世界里,「嘿,还舒服吗?」雷湛微笑。

      似乎没听见般,没有搭理,甚至连视线转移也没有,「别晒太久,小心变成黑美人了。」他笑,手握上,嘴角一僵,「怎幺还是这幺凉?」担心的瞥向我的手。

「大人。」急促而来的侍女,在牙的耳边碎语几句。

「什幺!」牙惊讶,「我知道了,妳先快去请御医院的御医。」

「是。」侍女领命,再次急促的离去。

「发生什幺事了?」琛不安的问。

「湛哥。」牙出声唤道,「阿瑟音病倒了。」

      握住我手的大掌一紧,「她说她想见你,如果没见你,不愿意就诊。」牙如实转告侍女所说的。

      雷湛没有说话,「湛哥我拜託你,你就去看看她吧!」琛也劝道,「已经半年了,半年你不看她也不理她,就算她有什幺错,也该气消了吧?」

「是啊!现在小梓也醒了,你不用一直守着,你就看看她吧!」牙请求。

      我收回视线,望向男人,神情僵硬,眉眼挣扎,「去吧!」一直不说话的真皑开口,雷湛一怔,「我会帮你顾着小梓的。」

「我……」雷湛犹豫的张了张口,转向我,「我去看看她,很快就回来。」

      我没有说话,没有动作,他鬆开我的手,向前离去。

      我面对他的背影,垂下眼帘,那只刚刚被紧握的手,一离开他的掌握,便感到一丝凉意。

      直到人群散去,我仰望豔阳,真皑体贴的没有打扰我,转身要走向角落,「真皑……」如梦似的轻唤。

      倏地,停住,好像听错般,僵硬的旋过身,我收回视线,转而将视线移向他,「给我说说……我睡了多久?」声音细微,没仔细听,将会被风吹散。

      半年,他说,我死了半年。

      在雷湛丧志的期间,阿瑟音用军权替他稳固了王朝,真皑从旁辅佐,才没导致在旁窥伺的小人得志,雷湛振作以后,作风比以前更加无情,几乎只要有反对他的人,所有人都只有一个下场,死。

      而其中最惨的,莫过于三夫人的家族,一夜之间,家毁人亡,整个家族被屠杀殆尽,没有人知道原因,众人有的,只有三夫人死前的一句话,『陛下,她是一个不祥的女人,她会毁了您啊!陛下──』燃烧的大火,传出的惨叫声还有可怕的焦肉香。

      她,身为他明媒正娶的第二个妻子,尊贵的三夫人,在全国面前,被活活烧死。

「是她吗?」我突然问道。

      真皑一顿,「嗯。」垂下眼帘。

      就是她……下毒的人,而她,早就被雷湛烧死了,我已经无法……身侧的手捏紧拳头。

      据说隔夜,王的寝殿内,阿瑟音与雷湛大吵,被支开的侍女和侍卫们,只听见充满盛怒和哭泣的争执声,就连真皑他们也不清楚争吵的原因,大家都以为只是他们爱侣之间的纠葛,然而在隔一日的议会上,阿瑟音被夺除军权,赶出王殿,被关在自家中,不得外出,从此,她和雷湛再也没有见过面。

      释出的军权来到牙和琛兄弟手中,事已至此,整个格达密切,才算真正被雷湛掌握在手中,成为一个独权的王者。

「我的…孩子呢?」

「王子殿下……被埋在王族的墓园中,由湛哥亲手下葬的。」

      我眺望远方,比起跟着我,在这满是唾骂的狼族国度中颠簸,这样是不是比较好?我的孩子……。

      压抑心中的情绪,「那,青芽呢?」

      好几日,雷湛都没有回来,我站在城墙上,白色裙襬随风飘荡,远望着民居处的一座中央广场,在那里,曾经举办过由我亲手策画的生日宴会,庆祝铁克斯的大寿,普天同庆,而在那里……也曾经烧死过毒害我的仇人,以及处死在这座王殿内,始终陪伴在我身边,真心对我好的人。

「呜……」泪流不止,咬着下唇不想让自己哭出声。

      『青芽坦承是她接受贿络,私自放走那个血族,所以……。』

      『不!』我眼睛瞪大,『你明知道,你们明明知道是我……』捉住真皑的手。

      『没错,我知道,湛哥也知道,可放走国家头号囚犯,势必要有人伏法,否则湛哥该如何向大臣甚至国民交代?青芽本身也清楚,所以她才会主动承认。』

      『你明明答应过我的!』掐紧他的手臂,『真皑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因为消瘦,而显得更加圆润的大眼泛出水光。

      『湛哥没有为难她,给了她一个痛快。』

      眼泪不停的落,「青芽…呜……」泣不成声。

      『小姐,妳别再乱跑了啦!』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庞面带怒气,『小姐,保重身体。小姐……小姐……』担心的,关怀的,幸福的。

      该是含苞待放的年纪,却因为我,殒落在人生正要精采之前。

      到底是谁?是谁的促成才会导致今日的局面?

      『在这个只会重视强者的国家里,只有小姐妳会正眼看待我们这些弱者。』活泼俏丽的小脸,绽放腼腆的笑花。

      『你曾说过要娶我为妻,若你为王,我便为后,那我到底算什幺!难道就因为我是个人类吗!』

      『对!妳以为我没努力吗!为了妳,我逼自己成为我这生最痛恨的狼王,为了妳,我得抵挡众臣的反弹对立,为了妳,我让自己不眠不休,只因为我必须证明我有能力撑起这个国家,就算我身边的女人只是个人类!』

「哇啊──」抱头大叫,「身为人类……我错了吗?」苦鹹的滋味,喃喃自问。

      花枝招展,长髮盘髻,翠玉金花,娇豔的桃红色缎面绣着枝芽小花,随着每一步,垂下的玉珠就会轻轻摇摆,诱惑着每一人的视线。

      走进属于妻妾的位置,原本的三人,仅剩一人,淡紫色的华服,清雅的妆感将那小巧的脸庞变得更加雅致,但即便脱去这些点缀,她仍是一位绝世美人,比起二夫人高傲,三夫人的骄纵,这个最新接纳的四夫人显得低调沉默,她看见我,点点头,表示友好。

      今天,雷湛终于回到王殿内,带着那个她,一起踏进,众人恭迎,包括我。

      无视旁人恐惧的视线,点上薄妆,艳红色的唇妆带出妖性的艳丽,喫着微笑,优雅的低下身,「恭迎陛下。」随着众人一同开口。

      雷湛一走进,停住脚步,视线定着,「张梓!」

      一转眼,一双手亲自扶起了我,「妳…妳能说话了?」低沉的嗓音带上了喜悦。

「承蒙陛下关心,我的身体已经好上许多,特闻陛下今日归来,想感谢陛下,才会与诸位大人一同在此,还望,」藉由他的搀扶,我顺势靠近他的怀中,「陛下莫怪罪。」

「张梓……。」雷湛略略皱眉。

「对了,」我侧身看向那位被雷湛丢在原地的女人,「听闻阿瑟音姐姐身体微恙,如今能跟着陛下一起回到殿内,想必…是好上许多了吧!」笑意更浓,配上豔丽的妆感,多了一股媚人的妖异。

      显然真的患病的阿瑟音,脸色还有些惨白,「妳…妳……。」迟迟说不出话。

「陛下和姐姐肯定累了,我们还是别站在这,赶紧进去休息吧!」笑了笑,依靠着雷湛的怀抱,转身往内走去。

      阿瑟音沉下脸色,握紧双拳,只能望着那一对相拥的爱侣走远。

      接连几日,几乎到处可见我与雷湛相依的身影,「嗯…」随着抚摸而起的燥热在身体四处点燃,「陛下……」

      散乱的书桌,敞开的礼服,白皙的娇躯上被情慾染上粉红,银色的头颅听见呼唤,从双腿间抬起头,「叫我雷湛。」即便灵舌离开岗位,手指却仍不愿放过的,持续揉按着那充血的小核。

「啊…」我不禁弓起身子,雷湛……张了张口,不!「不行……」难耐的扭动身体。

      拉开双腿,他显然不满意的瞇起眼,热铁猛然突进,「啊!」满足的娇喊一声。

「张梓喊我的名字,我想妳喊我的名字。」深入浅出,低沉的声线挑逗着彼此的感官。

「陛…陛下嗯…啊……」双手攀上健壮的身躯,无力的,只能任由那小麦色的双手在自己身上肆虐,「陛下是嗯…王,我不能…不能无礼。」娇喘中片段吐出字句。

「没关係的,」他低头亲吻胸部上挺立的蓓蒂,「张梓,我就喜欢妳的无礼,我允许妳对我无礼。」

「不……」一股热流不断在下腹中流转,理智线被情慾撞击,只能用一声声呻吟取代那即将脱口而出的名讳,「嗯…啊……」双腿不自觉的夹紧摇摆的窄腰。

      拱起身子,想与他更加贴近,抬起臀部,只渴望能让他达到更深处,仰头望向角落的窗边,一双布满血丝的窥伺眼眸,我能想像,在那扇窗外,是一张妒恨至极的脸孔,心中不由得膨起快感,加上身体被热浪一遍又一遍拍打,几近将我推上高潮的顶点。

「好紧……」雷湛忍不住低吼,双手扣紧纤瘦的腰肢,发狂的快速进出,「呃!」热液在我的体内喷发而出。

「啊!」高潮让我缩紧身子,体会对方给予自己的一切。

      他紧紧拥抱着我,让彼此的喘息喷射在对方的躯体上,感受高潮的余韵。

「陛下……」激烈的欢爱让我无力的瘫软,任由他帮我拉上衣服,抱在怀中。

      听见我的称呼,拥抱的手只是一紧,「嗯?」坐在木椅上的雷湛回应。

「你真的会娶我为后吗?」将额贴在他的颈窝间,我感觉得到他的脉搏仍未从欢爱中平复,快速的跳动着。

「我说过,我若为王,妳便为后,所以我的后,只会是妳。」轻易的说出一辈子的承诺。

      我不禁勾起浅笑,垂下眼帘,「那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妳是故意的吧!」

      人未到,咆啸先到,所有侍女被吓到的停住动作,一个女人怒火沖冠的冲进来,「哎呀!阿瑟音姐姐干嘛好大脾气?」我笑着起身,挥挥手示意侍女们退下。

      见侍女们都退下,阿瑟音再也忍不住怒火,「张梓妳竟然派人假传阿湛的口令,叫我去书房,而且还让我看见…看见……」一想起那煽情的画面,阿瑟音不自觉的脸红。

「看见什幺?」我反问,「姐姐都说了,是陛下派人传的口令,怎幺会轮到我头上?」

「分明是妳故意的,因为阿湛他根本……。」话没说完,她便痛苦的闭上嘴。

「因为陛下根本不想见妳?」我笑着帮她说完。

「才不是!」她胀红了脸蛋,替病恹恹的脸色带上了部分诡异的潮红。

「是不是我胡说,妳心里清楚。」我走近,「大家都说,那夜,妳与陛下争执不下,隔日便被褫夺军权,赶出殿去,想必一定是妳说了什幺不重听的话吧?还是……姐姐做了什幺不可饶恕的事情?所以陛下才会想与妳恩断义绝?」

「妳胡说!」

      我站定,几乎要与她脸贴脸,这时,我收起了娇俏的笑容,「妳以为他爱妳?」轻声询问。

      原本气红的脸色顿时刷白,「妳也看明白了吧?他爱上的不是妳这个狼国女战神,而是我,这个小小骯髒的人类,所谓的狼王,也不过如此。」绽放一朵冷笑。

「妳住口!」她用力推开我。

      踉跄的倒退几步,直到撞上桌子才停下,我靠着桌沿站稳,「姐姐妳别生气,我相信陛下会看在多年的情分上,原谅妳的。」好言相劝。

      她几乎是喘着的深吸气,双拳紧握,「对了,陛下决定娶我为后了,再过半月便会举行大典,昭告天下,姐姐,妳会恭喜我的,对吧?」宛若真的喜上眉梢,再次笑着朝她靠近。

「啊!瞧我这记性,从身体好了之后,就不好了。」我像是突然想起什幺,「说来,我也要恭喜姐姐呢!」

      她皱起英气蓬发的剑眉,不安的盯着一直朝她逼近的我,「我特地请求陛下,将姐姐纳为夫人,娶后大典那天,我们将会一同嫁给陛下,妳说,真是件值得恭喜的事,对吧?」笑意更浓。

「妳…妳说什幺?」她震了震,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

「姐姐,妳还记得那时妳说过的话吗?」我牵起她的双手,宛如姐妹情深,「妳说,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做真的姐妹,我一直记着,所以我才特别拜託陛下……」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以姐妹相称。』她真挚的看着我,『如果是妳,我心甘情愿。』

      阿瑟音颤抖双唇,「只不过,现在是我为后,妳为夫人,姐姐妳说……不,我应该唤妳妹妹才是吧!」笑容参杂丝丝恶意。

「住口……」她抖着,双手冷汗,「妳住口……张梓妳住口!」她甩开我,怒吼着。

「陛下有情,虽是少不经事时,但曾承诺妳会娶妳为妻,然妳违背诺言在先,可陛下愿意不计前嫌,妹妹妳该高兴才是。」我软言劝道。

「妳闭嘴,我叫妳闭嘴!」她举起手,狠狠挥下。

  • 名称:素女经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9: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