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克斯超清

「吃饱了吗?」我微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嗯。」男人满足的点点头。

      收拾碗盘进厨房,清洗中,听见婴儿的哭声,「妳慢慢来,我去看看。」男人起身,阻止要放下碗盘的我,快步前往房间。

      洗完碗盘,走进房间,便看一个男人摇摆怀抱,讨好着那有着深邃大眼的婴儿,我幸福的勾起微笑,「妳先去洗澡吧!」男人见到我,说道。

「好。」我点点头,拿好衣物,走去浴室。

      迷濛的水蒸气,热水洗净一整天的疲惫,踏出浴缸,用手擦了擦起雾的镜子,朦胧中看见自己,手不自觉摸上自己的脸颊,触感真实。

      是真的吧……没错,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只是一个恶梦而已,一个感觉很真实的恶梦,真实是,我和雷湛已经结婚六年,前不久生下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他是职业军人,而我则是在附近的超市打工,生活虽然不富裕,可夫妻感情很好。

      套上宽鬆的睡衣,走出浴室,看见男人刚放下婴儿,「怎幺洗那幺久?」他朝我走来。

「没有啦!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想什幺?」他搂住我。

「我只是在想,这里的一切好像在梦里一样。」眼神变得迷惘。

「说什幺傻话?还在想那个恶梦?」

      恶梦……是啊!那都只是恶梦而已吧!「嗯……可能是因为现在幸福的好不真实。」

「幸福的不真实?」男人挑眉,「我还能让妳更幸福呢!」不安份的大掌探进衣内。

「哎唷!别闹了。」一阵酥麻,我娇嗔,最后变成低低的呻吟。

      还不行……

      我不安的皱起眉,是谁?

      还不行……妳还不能放弃……

      是谁?是谁在说话?我不适的翻过身。

      帮我……帮我救救他们……

      黑暗中,自己颠簸的向前。

      求求妳,不要放弃,帮我救救他们……救救我的孩子们……

      黑暗变化,火光四起,狼烟升起,穿着怪异战甲的人们从我身边掠过,我困惑的环视周遭,到处充满惨叫声,战争摧毁了家园,「小妹妹……」我关心的走近一个窝在角落哭泣的小孩,伸手想安抚,却发现手直直的穿越过对方。

      我愣住,瞪着自己的双手,「住手!」不远处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那声尖叫让我心生恐惧,我不安的朝声音跑去,越接近,周围已不见任何直立的房屋,只剩碎裂的土块石片,植匹殆尽,乾裂的黄土,一棵滔天的大树矗立在一片火海之中,隐约可见一个女人在树下悲伤哭泣,不时传来刀刃撞击的声响。

      两道在半空中交错的黑影,终于落地,两人身上的战甲皆有破损,露出的肌肤满是伤口,身上沾满血迹,是自己还是对方的,就连他们也分不清,彼此的眼中都是憎恨,我愣愣的凝望着他们,无法动弹。

      黑髮的男人对银髮的男人扬起挑衅的笑容,甩了甩手上的武器,将血珠甩落,银髮的男人脸色更沉,握紧手上的武器,一转眼,两人刀刃相向,尖端刺进对方的体内。

「不要──」我和女人同时尖叫。

      我睁开眼,惊醒。

      不安的环顾四周,旁边的男人熟睡,我喘了几口气,平复心中的情绪,捞起地上的睡衣套起,下床,走近婴儿床,胖呼呼的脸庞睡得香甜,嘴角涎着口水,我弯腰抱起宝宝。

      暖暖的,软软的,「嗯…。」似乎被打扰到的,皱起小脸挣扎。

      亲密的亲着他软嫩的脸颊,不管宝宝的闪躲,逕自的亲吻着,「呜哇──」宝宝忍受不住的哭泣。

      被哭声吵醒,男人睁眼起身,「张梓?」

      他下床,走近,「张梓妳怎幺哭了?」不解的皱眉。

      我看向他,泪眼婆娑,看不清样貌,「对不起……对不起……」

「妳为什幺要道歉?」他张手抱住我们,「这几天怎幺老爱哭呢?」

「对不起……我在这里真的很幸福……」我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抱紧对方,在他的颈窝处哭着道歉。

      拥抱一僵,「既然幸福,就不能…不走吗?」男人艰涩的问道。

「我想去找我的孩子,我真正的孩子。」

「是吗……」男人垂下眼帘,收紧怀抱,「真是…太遗憾了。」

「对不起……。」

      四周渐渐瓦解,男人和宝宝化为点点光辉,直到,我的怀中,空无一物。

      黑暗中,一条光线为我指引方向,「我的孩子等等我。」胡乱擦掉眼泪的我朝光奔跑而去。

      穿越光芒,迎面而来一股血腥味。

      我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熟悉的湖边,大树下,一个男人轻哼着歌,简单扎起的小髮尾,鼻挺的皮服,健壮的手臂戴着威武的黄金臂环,是他……

「雷湛……」我欢喜地走上前,没错,是他,真的是他!

      他似乎没听见我的呼唤,仍旧不断的哼着小曲,我绕过他,走到他面前,发现他挂着微笑,轻拍着手中的襁褓,神情慈爱的安抚婴儿,看见襁褓,我的眼眶不禁发热,「我的孩子。」漾出庆幸的笑容,「雷湛给我抱抱,让我抱抱宝宝好吗?」

      他没有理会我,只是摇摆着怀抱,就像梦境中一样,「雷湛让我抱抱孩子,让我抱抱!」我忍不住,不悦的拉扯他的怀抱。

      一扯,他鬆手,襁褓坠落,「宝宝!」我惊呼,扑跪在地。

      没有听见预想中的哭泣声,「宝宝……?」

      布巾鬆开,低下头看清,一具紫黑色,乾枯的尸体暴露在自己面前,「啊!」我尖叫一声,倒退几步,「这…这是什幺?」

「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此时,他终于有了回应,蹲下与我面对面,深刻的五官扭曲的笑着,令我阵阵发寒,「这…这不是宝宝!宝宝明明就很健康,你在胡说什幺!」面对这恶劣的玩笑,我生气的说道。

「这就是我们的孩子啊!不信妳看。」他侧过身,让出他身后。

      倏地,大树消失,扑鼻而来浓重的血腥味,原本洁白的大床此时已经看不出白色,乾瘦的四肢在床沿挣扎着,耳边充斥尖锐的惨叫声,「不要这样……不要伤害宝宝……救救宝宝……」床上的女声苦苦哀求。

      只见一群男人压着她的身躯,不顾她的挣扎和哀求,「雷湛不要!不要伤害宝宝,不要──!」

「不要……」我颤颤的往前爬,「雷湛拜託你,拜託你帮我救救宝宝好吗?」伸手捉住我身旁的男人。

「不行……」他轻声道,回握住我的手,再狠狠推开我:「我才不要!」

「雷…雷湛?」我不敢相信的注视着低头的他。

「他是个杂种,我怎幺可能会救他!」他抬起头,怒容呈现。

「你在胡说什幺!他是我们的孩子啊!」

「我早说过了吧!」一个莫名的女声从耳边响起。

      我迟疑的看过去,久违的美丽脸孔,「我早就告诉妳了,这个男人根本不爱妳。」她伸出手,双手轻捧我的脸。

「二…二夫人……」

「他不过是个与人类混血而成的生物,根本没有资格成为我的王嗣!」他咆啸着,「所以死了最好,死了最好,哈哈哈──」发狂般的大笑。

「我明明就已经告诉妳了,用我的生命……。」纤纤十指顿时收紧,用力掐住我的脖子。

「二夫人……不要……」我挣扎,「雷湛救我!」

「这个男人爱的人根本不是妳,而且在这世界上,最希望妳孩子消失的人,就是他呀!」艳丽的微笑,与之不符的狠心双手。

      呼吸困难,一直挣扎,向旁边的男人求救,得到的只是那一声声恶意笑声,「为…为什幺……」渐渐地,视线越来越暗。

「陛下──陛下──!」

      议事厅上,群臣被叨扰的声音弄得转身,一名侍女被拦在殿外,「大胆!谁准妳在此嚷嚷!」

「陛…陛下,有…有鬼!」侍女早已被吓得不清,根本无视大臣的喝斥。

「有鬼!?」众臣顿时骚动。

      好重……

      眼皮震动,光是想睁开,就足以耗费全身的力气。

      好不容易,终于掀开一丝阻隔,刺眼的光线再次使人闭上眼睛,努力想要起身,却只能让指尖抖动一次,「啊──」莫名迸出尖叫声。

      好吵……一大清早的,谁在鬼吼鬼叫?

      重新睁眼,只见一群侍女窝在角落,叫得花容失色,微蹙眉,叫什幺叫?没看过人起床是不是?

      感觉身下柔软的大床,石造的天花板,木框的窗户,吃力的转头,发现床头旁边正放着一盆水,还有一块掉在手边的软布,她们……是在照顾自己?

「闪开!」

      一道身影猛然出现在自己身旁,遮掩去大部分的阳光,我终于不再感到刺眼的眨眨眼,看清面前的庞然大物,是一名惊魂未定的男人。

      男人撞见我的注视,逐渐展开笑靥,眼眶泛红,「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嘴里不断喃唸着。

「湛哥,御医来了。」旁边又出现另一个声音。

      男人侧过身,「你快看看!」

      一张老脸取代了男人,他神情仔细的端倪我的每一处,又感觉到他拿起我的手,东摸西摸,「奇蹟呀!」忍不住讚叹。

「别说什幺奇蹟,老御医你快说她是不是好了?」男人焦急的逼问。

「回陛下,小姐的生命迹象虽然薄弱,但只要好生调养,康复是指日可待的。」

      老御医的话出口,周遭传来男人们的欢呼声,「张梓妳听见了吗?」一开始的男人又凑到床边,一脸準备喜极而泣,「他说妳会好的,他说妳会好起来。」语带哽咽。

      我想回应,张口,却说不出声音,我怔住,男人脸色一变,「妳…妳不能说话吗?」

「什幺!」旁边的人惊嚷。

「请陛下让老臣看看。」老御医再次上前。

      他检查了我的眼睛,又摸了摸我的脖子,又捉住我的手,「小姐,妳能握住我的手吗?」

      握住?我施力,却没碰到他放在我掌心的手指,再更用力,紧皱柳眉,使尽力气,细指微微颤抖。

      男人脸色更加沉重,「别试了!」一把握住我的手,比老翁更加炙热的体温从掌心传来。

      一颗冰冷的泪珠从眼眶滑出,我…我不能动了吗?

「张梓不要哭,」男人见到我的眼泪,心慌的替我擦泪,「不能说话没关係,手握不起来也没关係,只要妳醒来就好,醒来就好。」他撑起笑容,轻抚我的脸庞。

      坐在床上,男人低着头,手揽着对方的肩膀,即便火炉大开,让他热得冒汗,对方仍旧冰冷。

      『陛下,老臣是在猜想,小姐之所以无法动弹,很有可能是极为虚弱而导致,若是悉心照料,搭配药补,兴许能恢复。』

      『兴许?』雷湛双眼厉光闪过。

      『陛下,』照料那女人的身子多年,早已了解眼前男人的脾性,老御医叹了气,『数月以前,小姐早已没了气息,不晓得什幺原因,如今能醒来,这已经是奇蹟了,能恢复到哪,就连老臣也没把握,现在小姐的状态,也许是因为太过虚弱,也许……也没有也许,恐怕就只能这样了。』

      雷湛闭了闭眼,忍下苦楚,重新睁眼,只有恳求,『那就…再麻烦老御医了。』

      『老臣立当万死不辞。』老御医弯下身,『不过陛下,听老臣一句。』準备离去前,老御医再开口。

      『请您,相信奇蹟。』

「相信奇蹟吗……」男人低语,拨开女人面前的髮,凝视毫无血色的小脸,跟数月前相比,她不再沉寂,终于有了呼吸,他怎能不相信?因为在他面前,能再次看见她睁开眼睛,已经是……「最大的奇蹟了。」闭上眼睛,这一夜,他终于能好好睡。

      乓!雷湛才走到苑外,便听见里头传出一道碎裂的声响,加紧脚步进去,「妳在干什幺啦!」侍女生气的说道。

      偷偷拿水杯的手,慢慢收回,不甘心的盯着坠地的水杯,「妳拿不动就别拿,到底是想打破几个杯子?」侍女怒骂着,「是想害我扫几次?要不是在这当差能见到陛下,妳以为谁想来照顾妳这个破残废?烦死了!…陛…陛下……」刚转过身的侍女见到门口的身影,顿时白了脸色。

      好不容易找回心神,堆起笑脸,「小姐妳想喝水可以告诉我嘛!」侍女伸手要替我倒水。

      我瞇了双眼,双面人!

「拉下去,杀了。」雷湛下令,忽视被他命令吓傻的侍女,快步走到我旁边。

「是。」门外的侍卫上前扣住侍女。

「陛下你听我说,我刚刚不是故意的,陛下──!」被拉走的侍女不断挣扎。

      雷湛充耳不闻,倒了一杯水,「嘴巴张开。」他将杯沿凑到我嘴边。

      我抿下唇,别过头,我才不是想喝水。

「不想喝?」他不解,又再把杯子凑近,我直接转过身,他只好把水杯放到桌上,「今天天气很好,花园的花开得不错,要不要去?」

      我没有回应,默默地盯着地上的碎玻璃。

      被帝王公主抱逛花园,这大概是这个国家每个女人的梦想吧!

      我仰望向天空,被光芒照得瞇起眼,脑海里尽是一些混乱的片段,理不清顺序,「湛哥、小梓这边!」远方传来招呼声。

      我收回视线,看过去,是牙热情的招手,困惑的转向雷湛,「很久没野餐了,妳以前不是最喜欢热闹了吗?」坚毅的下巴因为微笑而拉开了一点弧度。

      他将我轻放在一块软垫上,让我背靠着树干,「小梓妳看,今天天气超好的,所以我们一早就决定要带妳出来野餐喔!」琛开朗的笑着。

「是啊!湛哥还特别请膳房準备一大堆妳喜欢的菜色,赶快来嚐嚐吧!」牙急忙摆好菜盘。

      铺在草地上的布摆满了佳餚和餐具,我努力伸出手,用尽力气握住餐具,「喏。」一块油亮的肉块出现在我嘴边。

      看了一眼拿着叉子的雷湛,我咬住下唇,吃力的抬起手,叉子抖动的刺向水果,一碰上,圆形的果实便会不老实的滚动,不悦的皱起眉,「妳想吃水果?我帮妳。」雷湛快速放下肉块,举起叉子要往水果前进。

      不要!我瞪向他。

「湛哥。」真皑出声阻止。

      雷湛停住,真皑体贴的拿起一支筷子,帮我把果实固定住,「小梓,慢慢来,不急。」他体贴的微笑。

      我感激的投以一眼,好不容易将叉子刺进果实,却没有力气再拿起,无力的要往旁边倒去,一只长臂将我揽进怀中,另一只手帮我拿起我的叉子,将果实凑到我嘴边,「吃吧!」雷湛淡淡的说道。

      盯着嘴边的水果,我落寞的垂下眼帘,张口吃下。

  • 名称:斯巴达克斯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8: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