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我是王的女儿超清

      在孕期来到五个月时,也来到了夏季,隆起的小腹若不用宽鬆的华衣遮掩,一眼便能看出,雷湛下令封锁了我的别苑,除了老御医外,没人能随意进入,一方面怕有心人士的叨扰,一方面则是确保我的孕事不会洩漏出去。

      没人想过人类和狼族会结合出新生命,就连阅历无数的老御医也是啧啧称奇,但也逐渐应证了老御医的担心,时不时我得睡上半日才会转醒,这让雷湛的眉头日渐深锁,忧虑再也隐藏不住。

「喏……」我睁开眼睛,撑起身子,想起身,「喔……」哀嚎,一阵腰痠,让自己重新坐回床上。

「小姐!」在外间守候的青芽听见哀嚎,快步进入内间。

「没事没事,我只是腰有点痠而已。」我笑着安抚。

      她拿了外衣披在我的肩上,伸手相扶,我搭着她的手起身,「雷湛呢?」

「陛下刚下朝,目前在书房那边与真皑大人商讨事情,不过陛下有派人来说午膳会来这陪小姐用膳,请小姐不要乱跑,安心待在殿内。」说到后面这句,青芽不免讪笑道。

「不要乱跑应该是妳自己偷加的吧!」我失笑道。

「青芽哪敢,现在全殿内陛下宠爱小姐有加的消息有谁不知道?」她骄傲的略抬下巴,「就连当初那些没给好脸色的臭家伙们,谁不是忙着偷塞东西给我,就只想让小姐为他们在陛下面前多美言几句。」鼻哼了一声,满满不屑。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拍拍青芽搀扶的手。

「可是小姐,那些小人当初那样对我们,妳怎能……」

      我笑了笑,在殿外,院内,缓慢的散步着,「今日的恩宠,往日的冷落,谁又说得準未来?」感叹。

「放肆!」一道尖锐的叫喊声。

      我和青芽停下脚步,往声源看去,「我可是二夫人,陛下的姬妾,可是你们能随意拦下的?」女人撒泼的声音由远而近。

「小姐。」侍卫们看见我,立即行礼。

「没关係,都下去吧!」我轻声。

「是。」侍卫们获令,退下。

「妳…妳……」她愣愣的看着我的脸,又将视线移向那薄薄白裙下,微微隆起的小腹。

      忽略女人脸上的讶然,在青芽的搀扶下,我微微欠身,「二夫人好。」

「怪…怪不得陛下会封殿……哈…哈哈哈──」她像是疯癫的大笑起来。

「小姐妳后退点,这女人是个疯子。」青芽警惕的拉着我后退几步。

「青芽不得无礼。」我虽然不安,可没忘记眼前女人的身分。

「疯子?呵,」二夫人冷笑一声,「我若是疯子,那妳的主子是什幺?人类怎幺可能怀得上狼王的子嗣?」

      我皱眉,「妳是什幺意思!」青芽不悦的说道。

「陛下数月没碰妳,妳怎幺可能会怀孕?莫不是偷人吧?」她的笑容充满恶意。

「妳胡说什幺!」青芽气得上前。

      对于这种猜测,我淡然一笑,「不管妳信与不信,我是不会背叛雷湛的。」

「没错,小姐她和陛下的感情深厚,才不会受妳这种漏洞百出的挑拨而影响。」

「不论是不是陛下的种,陛下都不会要的。」她推开青芽,快步来到我面前,笑容残酷。

      我的嘴角一僵,「莫不说妳怀的是什幺鬼生物,在这世界,不同种族的基因本就不易结合,就算结合成功,最后诞下的血缘也会被较强的那方吞噬,最多只有某些种族的特殊天赋会被传承下来,而妳,」她不屑的上下打量,「只是区区一介人类,如此脆弱的种族,妳凭什幺以为陛下会要妳的孩子?就算妳生下了,那脆弱,对陛下而言,也只是一种屈辱。」

      脸色刷白,无法反驳,那夜,雷湛得知怀孕时,凝重的表情,彷彿就如她所说,「妳少胡说,陛下爱小姐,他怎幺可能会不要小姐的孩子!」青芽忿忿不平。

「哈,爱?」她仰头讽笑,「妳若说陛下爱阿瑟音,我倒相信,爱妳?我呸!」

      一道水沫吐上脸颊,「大家都道,陛下之所以如此礼遇妳,不过是妳早年曾经救过陛下一次,妳竟以为他是爱妳?哈,太可笑了!」她一步步逼近,逼得我一步步倒退,「陛下仁厚,他如此待妳,不过是报恩而已。」伸手一推。

「小姐!」青芽惊恐的冲到我身旁帮我稳住身子。

      报恩……

「臭女人,小姐有孕在身,妳竟敢推她,要是小姐有什幺闪失,妳担待得起吗!」青芽扶稳后,怒吼,护主心切,再也顾不得身分上的差异,冲上前帮我挡住再次逼近的她。

「下贱的奴才!」她狠狠推开青芽。

      见青芽倒地,「青芽!」我惊呼。

「果然是有什幺样的主子就会有什幺样的奴才。」她抬起脚狠狠踹了青芽一脚。

「啊!」青芽缩起身子痛呼。

「我不准妳这幺对她!」我上前推开打算再次踢人的她。

「妳这个人类竟然敢推我!」

      啪!顿时一阵头重脚轻,晃了晃身体,一阵热辣从脸颊传来,「妳凭什幺得到陛下的宠爱?妳不过只是个人类,一个脆弱骯髒的人类,只配被奴役支配的人类,凭什幺……」她尖叫着。

「妳怎幺可能怀上陛下的子嗣?那魔胎陛下不会要,那根本不容于世!妳是不可能成为王后,妳那下贱的身分,根本不配站在陛下身边!」她捉住我的肩膀大力晃动我。

      魔胎……不配……

「陛下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一定都是妳这副妖媚样!」纤纤玉指拱成爪状,狠狠挥下。

「小姐!」青芽害怕的尖叫。

      想后退,身体却迟顿的往后倒去,一股强大的力量拦腰将我扶住,阴影替我挡住了刺眼的阳光,「陛…陛下……」她娇艳的面容僵愣。

      我怔怔仰望着那不怒而威的脸孔,「谁准妳进来的?」他盯着对方,口气阴冷。

「陛…陛下我……」她的腕处传来剧痛,让她不由得猜测自己腕骨是否已碎裂,疼痛扭曲了那美丽的脸庞。

「来人,把她关入暗牢。」他放开手,甩开她,她狼狈的摔倒在地,一圈紫青刻上了那纤细手腕,无情下令。

      那道命令,惨白了她的容颜,她恐惧的跪下,「陛下,妾身知错了,请您放过妾身这次,妾身知错了……」惹人心疼的泪珠落下。

「把她拉下去!」他丝毫没有动容,不容置喙的再次下令。

「是!」一旁的卫兵迅速上前。

      他转头,看向怀中的我,轻声柔问:「妳没事吧?」

      所有的冷硬,在转头的那剎那,只剩柔情似水,二夫人呆滞的看着眼前对自己残忍,却对其他女人温柔的男人,那抹柔情,她从未看过,甚至可以笃定,没有一个女人看过,她原以为这样的淡情,是这个男人身为王者的魅力,但那样爱恋宠溺,却都给了一个女人……

      我咬着唇摇摇头,「还说没事,脸都肿成这样了。」他心疼的蹙眉,「青芽,去宣医!」

「是。」青芽抱腹忍痛起身快步外出。

      他扶稳我,「我扶妳进去休息,等等御医就来了,先忍一下。」轻声安抚,扶着我缓步前进。

      见着自己的丈夫搀扶别的女人,越过自己,从头到尾不曾看过自己一眼,她深深一震,顿悟了某些事情,那突然在自己耳边嘴碎的侍女,还有原本根本坚不可摧,不可能让任何人进入这处殿内,自己却突然能强势突围,本以为是仗了他对自己的宠爱,没想到……

「哈…哈哈……」破碎的笑声从后传来。

      我停住脚步,「不愧是个王啊!」她嘲讽的大笑道。

      我不解的转过头,「陛下,难道你忘了,我是你第一个娶的妻子吗?」她凄凉的扯出笑容,心碎的泪却湿了整脸娇美。

      我的心一抽,看向他。

      他却似乎没有听见话语般,不受任何影响,她跪着,他背对着,数月前,她嫁给了他,见到了他,一颗心便许给了他,就算他身边将来会有许多女人又如何?她相信,她能让他爱她,只是没想到,自己的一片心意,由爱而生的妒意,竟成了他的工具。

      就因为爱他,所以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他,她才能在这一瞬间马上明白,他的利用,还有…他的心,就连他自己都看不清的,心。

      她浮出冷冷笑意,「妳以为他会爱妳吗?」她挪开那看了第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的视线,转而愤恨的瞪向我。

「他不会要妳的孩子,他爱着那个女人,怎幺可能会要妳的孩子?」她的一字一句刺向我。

      我呼吸一窒,脸色又白了几分,他放在我腰间的大掌顿时一紧,「给我拉下去!」雷湛低喝。

      卫兵不再发愣着,快速上前,一人一边扣住,拖走,「人类,我不会恨妳,我只会同情妳,因为这个男人他根本不爱妳,更不会爱妳的孩子,而世界上最希望妳孩子消失的人,就是妳身边的这个男人!」她发狂的边笑边尖叫着。

      那诅咒般的声音越来越远,双腿颤抖着,手不安的抚向那隆起的小腹,「陛下,我把御医请来了……」青芽的声音出现,却突然顿住,「小…小姐妳流血了……」清脆的嗓音恐慌的抖着。

      腿间一片湿润,那鲜红染上了白裙,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身体倚着那健壮的滑下,「张梓!」他冷酷的面容龟裂,双手急忙抓住那不断滑落的身躯。

      疼痛和不安让我忍不住眼泪,我捉住了他的上衣,哀求着,「救他…救救我们的孩子……雷湛我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他是我们的孩子啊……」哭着恳求。

「我……」他的双唇抖动,那一大片鲜血使他慌了心神。

「你可以不爱我,可他…是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啊!」我抱腹的手一颤,剧痛令我尖叫出声,腿间的鲜血如注。

「张梓!」他吓得白了脸色,横抱起我冲入内间。

      洁白的床铺上染红大片,青芽无声啜泣,老御医汗流浃背,不安的望向一旁脸色不晓得该说是铁青多些还是惨白多些的君王,「状况怎幺样?」雷湛收到视线,急急发问。

「秉…秉告陛下,小姐身子虚,胎象本就不稳,刚刚似乎遭受到过大的刺激,才会落血,若再血流不止,不说王家血脉,怕是小姐也会撑不住。」老御医硬着头皮说道,再压低几分音量对君王稟报:「且要此时再用药物强行滑胎,小姐…恐会血崩。」

      意识迷离,模糊的看向隐约那名男人的身影,「…湛…救他…救宝宝……救宝宝……」我呢喃着。

      他震了震,「救她……」他喃喃道,「无论如何,只要保住她,听见没有!」他大吼。

「臣遵旨。」老御医听令。

      雷湛大步来到床边,握住那毫无血色几乎快与白底床单融为一体的小手,「撑下去,张梓,我叫妳给我撑下去,妳听见没有!」雷湛的声音坚定里却又带了害怕失去的抖音。

「雷湛……」气声飘渺,「救救我们的孩子…救救宝宝……不要放弃他……」

「妳如果要我救他,那妳最好给我撑下去,不准离开我,听见没有?张梓,我不准妳离开我,听见没有!」他低吼着。

「别让我……恨你……」再也撑不住的闭上眼睛。

「张梓!」

      是的,我一直都知道,不用任何人提醒,我都清楚,他,根本不会爱这个孩子,他…厌恶他,那抹看向我腹中,总是一闪而过的厌恶,我从一开始,就看得很清楚,只是……那是我和他的孩子,我爱他,爱我们的孩子,所以我根本无法放弃。

  • 名称:据说我是王的女儿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8: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