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超清

      忘了呼吸,心怕忘了还会跳的用力撞击,杏眼睁圆,唇瓣传来被轻柔吸允的触感,僵直着身体,不稳的向后倒去,他一笑,大手一捞,换成我坐靠在他的怀中,听着他的心跳,沉稳得让人感觉到平静。

      多久了?没有被这幺好好抱着,垂下眼帘,感受他赐予的温暖,想贪心的享受,闭上眼,却浮现那夜,悬崖上,衣裙飘飘,长髮被风吹得狂舞,滑下的泪水,悲戚的诉说,两个男人的脸……

「凌……」我睁开眼,看着下方漆黑一片,只闻其声的溪水,「别喜欢上我。」

      环抱的双手硬了几分,「你可以当作是我自作多情,可是我还是想说,别喜欢上我。」这一生,我已经被辜负得太多,在这世界,只要他们不放弃,我便得不到安宁,在我身边的人,迟早也会被捲入那漩涡之中,「总有一天,我会离开。」

      他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这样抱着我,直到天明。

      当阳光洒下的那一瞬间,乌黑亮丽的长髮被光芒染成了酒红,我惊艳的盯着那变化,「真美!」小声惊叹道。

      听闻,凌绽放出一朵美艳的笑花,「有美到让妳决定留下来吗?」

      我一愣,别过头,不再看那足以惹人心波的面容,手却传来温暖的掌握,我低下目光,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一下下就好,这温柔,我只佔用一下下就好……。

      我们叫醒了筝儿,和他们的母亲告别之后,踏上归途。

      马车内,筝儿撒娇的趴在我腿上,我温柔的摸着他的头,凌则喫笑看待我们,经过记香楼时,我下了车,「我去看看巧伶她们,毕竟上次我给她们添了不少麻烦。」我对马车内的凌说。

「我们可以等妳。」凌体贴的说。

      我摇摇头,「你先带筝儿回去休息吧!晚点我会自己回去的。」

「好吧!别太晚回来。」

      我点头,给他一个开朗的笑容,便转身走进记香楼。

      莺莺燕燕见到我,无一不问候关心,「我真的没事,只是这次主秀没办法跳舞了。」我笑着再次解释。

「没关係啦!」巧伶笑道,「我相信老闆不会在意的。」

「是啊!请丽大妈跟老闆说说,老闆会通融的。」小莲温柔微笑。

「关于主秀,其实,我有个想法。」我说,细细解说,众姊妹聆听。

      凌府内,凌牵着筝儿下车,才踏进大门,阿净早已等候在一旁,他见状,便让别人带筝儿下去,「怎幺了?」凌问。

「主人,有人来找你。」阿净恭敬说道。

      走到后院的凉亭前,一个负手而立的背影,白衣飘飘,将背影衬得仙风道骨,「呵呵呵──」转过身,白色长鬚被梳理得整齐,老翁鹤髮童颜,精神抖擞。

      凌讶异,证实阿净所说,「老师。」身段马上一低,便是恭敬的行礼。

      凉亭内,一老一青的人对坐,热茶相对,「老师怎幺会突然出现?」凌疑惑,他还记得,从他踏出皇宫之后,便不曾见过老翁。

「许久不见,想说过来看看你,过得可好?」

      可好?若是多年前初离开皇宫,老翁如此询问,自己肯定觉得是嘲讽,并怨天尤人吧!凌无奈的笑了笑,「日子平静无波,衣食无虑,挺好的。」真心道。

      老翁面对凌,挂着笑容打量,「看来,三皇子历年成长不少。」若有所思。

      历年吗?兴许这些年使自己内敛,可令自己真正能宽怀的,脑中不自觉浮现那白色的身影,嘴角不禁再上扬几分,「对了,老师突然光临寒舍,是有要事交代?」随即想起正事。

「非也,纯粹过来探望三皇子和五皇子是否过得安好。」老翁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请老师别再如此称呼我和筝儿了,我们早就不是皇族,只是普通的百姓。」

      探望?凌不动声色,心上却留意一分,若说养母是自己的养育恩人,那眼前的老翁便有造才之恩,自己会的一切,都是眼前的人所教的,比自己的父皇更受自己尊重,可也因为如此,他更能明白,老翁从不做无意义之事,他每个举止,说的每句话,背后都有其意义。

「神女之事,办得如何了?」老翁不理会凌的思绪,逕自问道。

「暂无所获。」对于老翁,凌自知之明的诚实说道。

      他点点头,倒也不讶异,「老师,你能否告诉我,」凌不解地看着眼前的老翁,「为什幺……你会指名早已被贬为民的我搜寻神女的下落?」他还记得,那日,皇宫侍卫上门宣诏时,自己的内心有多诧异困惑。

「因为,」老翁徐徐的又喝了一口茶,摆明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态度,然而凌早已不是当初那心高气傲的急躁少年,他面无波动,静静等候答案,老翁见状,煞是满意的笑了笑,「你与她,有缘。」

「有缘?」凌怔愣,他曾暗自猜测过许多答案,从没想到会是如此…该说简单的答案吗?

      『或许…是缘分吧!』一句女声突然想起,白色背影浮现脑海中。

      凌甩甩头,拉回心神,「怎幺了?」老翁问。

「不,只是想起一个人而已。」他不自觉勾起浅浅笑容,眼眸眷恋。

      才一走出记香楼,我立即被人掳走,「欸!你们抓错人了啦!」我扭动身体的挣扎,「我既没钱又没名,也没亲没友的,抓我勒索不到钱,好好看清楚我的脸!」我焦急大喊。

      一左一右的男人顿住,似乎听我话的仔细端倪我的脸蛋,再看向对方,互相点头像是确认,「就是妳。」右边的男人说,和左边的男人再次一人一手的把我架走。

「什幺──!」就是我?就是我!我风中凌乱的无语被人扛走。

      一处隐蔽的死巷内,「主子。」

      我被放下,绑架我的人就是他?我不解地盯着身穿神秘斗篷的人的背影。

      他挥了挥手,所有人退下,只剩我和他,「这位大人你是不是搞错对象了?」我冷静解释。

      他转过身,拉下蓬帽,我震惊,「你怎幺会在这里?」

      那人耳闻,勾起一笑,煞是邪气动人,我的警铃却疯狂作响,警戒的盯着对方,凌的魔头哥哥,当今蔓陀国的皇帝──皇甫祺。

「我们真有默契,正好,我也想问妳这个问题。」皇甫祺笑得更深。

「你…什幺意思?」我不安的扯动眉头。

「妳当真认不出我?」他朝我走近。

      我胆怯的后退着,最后背抵着墙,他和我站得近,更使我看清他那毫无瑕疵的面容,远看深色的桃花眼,近看才发现那是一种蓝,像是看不见深海尽头的靛蓝色,心里一震,「好看吗?」他浅浅微笑,我怔住,「妳朋友和那个男生在一起幸福吗?」

      神色骤变,『长长久久与曾经拥有,全端看妳怎幺去看待。』那像长辈般慈蔼的温柔笑容,模糊的脸孔渐渐清晰。

      皇甫祺看见我的表情,清楚我已经认出他是谁,「所以我也想问妳这个问题,」他笑了笑,好似友人谈天般的随意口吻,「妳为什幺会在这里?」

      我的脸色逐渐铁青难看,「身为狼王女人的妳,为何会出现在蔓陀国?」他瞇起眼,直视的盯着我,打算要随时戳破我的谎言一样。

      狼王的女人……呵,「我和他已经分开了。」

「分开?」他显然在判定我说的真伪。

「没错,所以你不必因为我而忌讳格达密切,忌讳狼王,他…根本不知道我在这里。」我抿了抿唇,「不过你也别想用我要胁谁,因为根本不会有人在乎我这个渺小的存在。」耸肩,补充道。

「哦?」他像是感兴趣的出声,「话虽这幺说,可,凌弟似乎挺关心妳的。」

      原本要离开的我一停,「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放过凌他们吧!」忍不住为他们说话。

      他沉默了半晌,拉过我推上墙壁,妖豔的脸庞不再带笑,「凌弟告诉妳了?」冰冷的开口。

      我没有说话,在心中不停咒骂自己,何必多嘴?刚刚安静离开不就好了?

「那他有告诉妳他的秘密吗?朔月之夜……。」

      他知道!我害怕自己说错话,抿紧唇,不敢再多话,「看起来妳好像也知道呢!」皇甫祺瞇了瞇眼,「那换我告诉妳一件事,妳知道我为什幺不认同他能称帝吗?」

      因为你想自己做皇帝啊!没胆说出口,只能在心中回答。

「因为,他是半妖。」

      我愣住,半妖?困惑的看着他。

「看来,凌弟没和妳说过这件事啰?」皇甫祺笑,「他的母亲,是个人类。」

      眼睛瞪圆,震惊,「朔月之夜,他便会妖力尽失,变成人类,他一定没说过对吧?」

      没有,他从不提起他的生母,也不曾解释朔月夜晚之谜。

「妳知道吗?凌弟最恨的人……」他欺下身,停在我耳边,「便是他的母亲,那身为人类的母亲。」

      倏地,脸色刷白,「对他而言,身上流有人类血液,那脆弱,是他一辈子也无法洗刷的耻辱。」皇甫祺低声诉说,「凌弟,最恨的,便是人类。」

      窒息,忘却呼吸,他稍稍离开,望见我惨白的脸色,扯开笑容,「今天我来,是要给妳一场交易。」

      我呆呆地看着他,手颤颤接过他给予的东西,「妳好生考虑,我静候佳音。」皇甫祺露出一个邪媚却也残忍的笑容,拉上蓬帽,离去。

      无力的靠着墙,仰头,求助般的眺望巷弄间仅剩的小小天空,「为什幺……?」碎语。

      晚上,敲门声响起,「小梓?妳睡了吗?」

      坐在桌前,沉思的自己被打乱思绪,收起桌上的药包,朝门走去,打算再敲门的凌看见门打开,放下手,「吵醒妳了?」歉疚的微笑。

「没有,」我摇摇头,「你呢?怎幺还没睡?」

「我……」凌难得话语一停,微微不好意思地继续说道:「听其他人说,妳下午回来时,脸色不是很好。」

      我一怔,他是在担心我?

「现在看到妳,脸色的确没有很好,是这几天玩水受风寒了?」他关心道。

「我没事。」我闪避他探查的目光,转身走进房间内。

「妳有心事。」他跟着走进,「想聊聊吗?」

      我站在窗边,心里挣扎,「凌……」我顿了顿,「你能给我说说,你母亲的事吗?」

「母妃?」凌不解,「我不是说过了吗?她是个很温柔的女……」

「不是筝儿的母妃,」我打断他,面向他,「是你的,母亲。」

      他顿住,「我不想谈她。」面容僵硬。

      我的心一沉,「我们别谈她好吗?我想聊的是妳。」凌撑起微笑,想让自己看起来自然点。

「我听说……」我嚅了嚅唇,「她是个人类,是吗?」

      一瞬间,气温骤冷,「妳听谁说的?」

      我没有回答,他深深呼吸一口气,抚平情绪,「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他扯了扯嘴角,想往外走。

「凌,」我叫住他,「你每到朔月之夜,那幺多疼痛都是因为她吗?」

      他没有回答,「所以你才会避而不谈,那个真正的母亲吗?」是吧!肯定是这样的,他之所以不谈,是因为每次朔月之夜,转变时的疼痛,每个月一次,多年来有多少次?我能理解的,凌,只要你说,我可以理解的。

「妳到底想知道什幺?」他冷冷地询问,「妳以为这诅咒……没错,这是诅咒,就是我从不提起那个女人的原因?」

      他转过身,步步逼近,脸上是比初次见面时,更深厚的冰霜,一股要吞噬我的胁迫袭向我,若说每个人都有不能触及的点,那这个从未提及的生母便是凌的逆鳞,「我不说的原因,是因为她是个人类。」

      身子抵上桌缘,「这样妳满意了吗?」他冷笑问道,「我,蔓陀国的前三皇子,生母竟然是个人类,骯髒卑贱的人类,因为太过脆弱,所以才会在生我时难产而死,而这份脆弱竟也遗传给了我,才会让在我朔月之夜时,变成一个手无膊鸡之力的脆弱人类。」

      心如坠入冰窖,得十指扣紧桌缘,才不会导致自己无力倒下,『凌弟,最恨的,便是人类。』

      皇甫祺没说错……他没骗我……

      凌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恢复平静,抱住我,「小梓抱歉,妳不需要承受我的怒气,原谅我好吗?」诚挚的道歉,「妳不用担心,我只讨厌人类,不会瞧不起其他种族,而妳也不是人类,所以别放在心上好吗?」

「那如果……」我口里有苦,「我是人类呢?」

      凌僵住,放开我,与我对望。

      如果我是人类呢?你是不是也会同他们一样,狠狠的推开我?

「哈,这种事哪有如果呢?」凌笑了起来,再次抱住我。

「说的也是,这种事…哪有如果呢?」他抱着我,看不见我的笑容,像哭泣一般。

      一阵摇晃,「白白……白白!」

      我回过神,筝儿的小脸放大在面前,「白白妳又再发呆了!」不悦。

「抱歉抱歉。」我扯扯嘴角,「你都写完了?」

「嗯,妳看。」他将纸本放到我手中。

      我看了看,指着一处,「这边写错了,一加二是等于三。」

「三?」他不解。

「是啊!你看,」我伸出手指头,一根一根扳着,「一、二、三。」

「还有家,应该要这幺写,」我握住筝儿的手比划,「上面是一个屋顶,中间是一根柱子,旁边三撇则是住在里面的三个人。」

「一个屋顶,一根柱子,三个人住在里面。」他认真数道,「就像凌哥、白白还有我一样。」筝儿笑。

      我一顿,撑起微笑,「是啊!就像我们三个一样。」

「呵呵呵。」

      我听见笑声,看过去,一名白头老翁正从不远处走来,我记得……他好像是凌的客人,我对他点头招呼,便要牵着筝儿走,「小姐请留步。」老翁开口。

      叫我?我不解的停下,「五皇子先行下去吧!」

      五皇子?我看了一眼筝儿,「筝儿先回房间练习,晚点我再去找你。」拍拍他的头。

「好。」他点头,并对老翁鞠躬后才离去。

「你是皇宫的人?」我一边望着筝儿离去,一边询问,「我以为凌他们会被下令禁止与皇宫的人员接触。」

「是有这条禁令没错。」老翁撚了撚白鬚,「不过老身想与谁来往没人管得着便是了。」

      看来不是个普通的人物,恐怕连魔头皇甫祺也要敬让三分,我转向老翁,「请问先生找我有何事?」

「严格来说,是妳在找我。」

      找他?我可不记得自己有认识这种大人物。

「妳一直在找我。」

      一直找?我最近一直在找的人只有……「你…是神女?」不会吧!眉头深锁,传说的神女长这样?我终于明白为什幺耗费心力财力的凌会找不着了。

「呵呵呵,」老翁并不为我惊悚的发言而动容,「老身并非神女。」

      我鬆口气,拍了拍受惊的小心脏,说的也是,看这位老先生至少也过古稀之年,他若是神女,我想皇甫祺脸一定会很绿吧!

「你可能误会了,我并没有在找什幺人,你若要找凌的话,我想他这时应该在书房。」

「不,」他说,我停下,「三皇子和陛下在凉亭处。」

      陛下?柳眉一动,皇甫祺来了?

      脚步的方向硬生生改变,还未走到凉亭,便与他们在廊道上碰见,「这不是筝弟的褓姆吗?」皇甫祺像是我们不曾认识,对我笑着招呼,「我正巧和凌弟说起想去看看筝弟,妳便出现了,我们真有缘对吧?」

      凌不动声色,一如往常,我镇定住心慌,「少爷刚学习完毕,目前已歇下了。」有礼却疏离的回答,想再吓筝儿?门都没有!

「是吗?真是可惜。」皇甫祺面露惋惜,越过我继续前进。

「对了,」皇甫祺停住,「凌弟,我似乎把摺扇忘在凉亭了,你帮我拿一下好吗?」

      凌一怔,瞥了我一眼,「是,皇兄稍等。」转身折回去。

      看凌看我的样子,他还不知道我的身分,也就是说皇甫祺还没说,我稍稍鬆口气便要离开,却被一股强硬的力道扯回,压在墙上,不输凌的绝美脸孔贴近自己,脸颊上还能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你做什幺?放开我。」我冷眼瞪他。

「真是无趣,哪个女人见我如此不是脸红倾心?」皇甫祺轻挑起嘴角。

「我不是那些被你眷养在皇宫的女人。」语气冰霜。

「妳的确不是我的,而是……」低下头,气声吐出:「狼王的。」

      耳根一红,敏感且不悦让我拔高音量,「你闭嘴!」狠狠挣扎要推开他。

      他双手用力扣紧我的手腕,将我压制得更牢,「嗯──真敏感呢!」邪气笑道,「是被狼王调教的吗?」

      调教……『拍卖价格的问题妳不需要担心,依妳现在被调教后敏感的身体,仍旧能卖个好价钱的。』明明是完美无瑕的笑容,却如冰锥狠狠刺痛我的心。

「才不……!」

      双眼睁大,双唇被粗鲁的侵犯,长驱直入的舌像是要佔领领地般的霸道,胸前的柔软感觉到肆意的揉捏,『张梓……』总在自己耳边低声喘息的沙哑嗓音。

      双腿逐渐开始发软,不要!狠狠咬下,一股甜腻的腥气蔓延在彼此口中,他放过我的唇,我和他唇上染上血丝,「妳确认了吗?我说的话。」他小声的说。

      我震住,原本还算潮红的脸色尽失,他见状,勾起一抹无情的笑容,「是吧!就如我所说,凌弟恨人类。」他放开瞪着他的我,「既然妳确认过了,我想我们的交易还不算失败,不过,我没什幺耐心,别让我久等了。」

      我咬紧牙关,忍住想对他咆啸的慾望,他明显看得出来,邪恶笑意更深,「对了,别怪我没提醒妳,白狐族的体香丸只能掩盖体味,血液……」邪媚且淫秽的舔了舔唇瓣,带走血迹,「可就没有办法了。」

      呼吸一窒,听见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我快速地用手背抹去下唇的血腥,「皇兄不好意思……」凌走来,见我和皇甫祺之间诡异的氛围,话语不禁断裂。

「没找到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皇甫祺重新露出友善笑容的接话,「罢了,凌弟,走吧!」潇洒离去。

      凌深深地望了我一眼,跟随皇甫祺的背影离去。

「该死的皇甫祺!」我吐出一口清水,「该死的臭蛇!」再次把水灌入口腔,漱了好几回再吐出。

      说什幺我有没有确认?他根本就是来确认凌死了没,然后来催我的吧!手捏紧杯子,怒火中烧,「我真是说错了,他怎幺可能会是好皇帝?他那种大魔头根本就应该被格式化,删除乾净!」仰天怒吼。

「话说回来,他那种人为什幺能做皇帝?而我却只能做个流浪汉?……」开启碎碎唸模式,埋怨老天爷再一次瞎了狗眼,「再怎幺说凌也比那条臭蛇好上一万倍,要做皇帝也应该是轮到凌做啊!」老天爷,祢的狗眼到底是长在哪?总不可能是屁眼和狗眼共用吧?

「小梓。」

      碎唸的嘴一停,蹲在水井边的自己面前出现一双精美的男鞋,「妳还好吗?」

      关怀的语气,我深吸一口气,站起,「没事啦!你哥……」那个混蛋,「走了吗?」

「嗯。」凌看着我,表情微微凝重,手缓缓朝我伸来,碰上我的下唇。

      我一愣,还有血吗?脸稍稍撇开,手背用力一抹,没有血,太好了,凌震住,我注意到他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你……」想关心,却说不出口,「我想到筝儿还在房间等我,先走了喔!」只好找一个理由,快速离开。

      凌凝望那匆忙的背影,手收回,不难察觉与平时相比,红肿的唇,抹唇的手势,英眉深深皱起,双手握拳,皇甫祺对她……做了什幺?

      好几日,自己在弯绕的廊道上左转右转,「白白,我累了。」筝儿拉住我的手,不打算再走。

      我为难的四处张望,确定不会有人突然出现后,感到愧疚的蹲下,与筝儿面对面,「对不起,老带着你到处走。」

      他嘟了嘟嘴,「唉──」随即又叹了口气,「妳要躲凌哥到什幺时候?」

      我的脸上浮现尴尬,「妳以为我不知道?」筝儿挑眉,「全府的人都知道。」

「哈,我哪有。」

「哪没有?之前形影不离,现在妳每天几乎都在府内东奔西走,大家都看得出来。」筝儿撇撇嘴,「不然妳以为凌哥今天捨得出门?」

      看他少有老成的模样,觉得莫名好笑,「凌出门是为了生意,哪有什幺捨不捨得,来,我抱你去休息。」

      抱起筝儿,缓步走在廊道上,「白白,」软软的声音在耳边,「母妃常说,不要害怕去抓住自己的幸福。」

      晚上,我站在假山之前,思索筝儿的那句话,后方传来脚步声,我没有移动,「回来了?」我说。

      脚步顿住,我转过身,凌的长髮低绑,「我回来了。」浅浅微笑,「不躲我了?」宠溺夹带无奈的问话。

      我摇了摇头,「筝儿累了,」我没头没尾的说,凌不解,「我也累了。」

      他没有怪罪,站上前,「站这里吹风会着凉的。」

「风凉,正好醒脑。」我转回身继续盯着假山。

「想事情?」

「是啊!」

「想什幺?」

「想…再找不到神女,我该去哪。」也许,我该去找个森林把自己隐居起来。

「不需要想这种问题。」一个怀抱由后而上。

      我一震,垂下眼帘,任由他的体温包围住我,「凌,总有一天,我必须要走。」

「不会有那一天。」他固执的收紧怀抱,「反正府里这幺多人,多养妳这口饭,我还赚得起,所以妳不用走。」

      不,你不懂,总有一天,是你会赶我走。

      隔天,大门喧闹一片,几名官兵正拉扯着总管与几位僕役,「放肆!」从宅内深处走出的凌喝斥一声。

「主人。」总管为难的回头,他本想在主人出现前打发掉的。

「谁准你们在此放肆!」凌不悦。

「凌少,」官兵看见凌,双手抱拳,因为皇子之位被废,但不足以改变他尊贵的地位,「在下奉主上之命,请府上褓姆上车。」

      褓姆?众人变了脸色,「白白……。」筝儿抓紧我的裙子,不安的看我。

「皇兄可有说所谓何事?」凌沉住怒气。

「只说,小姐明白。」官兵看向我。

      明白?呵,该说不放弃是做王者的首要条件吗?我无奈地走上前,筝儿却不肯放开手中裙,「筝儿,你别担心,我去去就回。」拍拍他的头。

「白白不要去。」筝儿圆圆大眼泛泪,害怕一放手对方就会如自己母亲一样被那恶人夺走。

「不会有事的。」我微笑,拉回他手中的裙,朝官兵走去。

「小梓。」一声低唤,一只手拉住我的手。

「别担心,我去去就回。」我浅浅一笑,再次重申。

「……注意安全。」面对皇权,凌只能逼自己放开手。

      大门外,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我被扶上车,不意外,里头正坐着一名好整以暇的男人,就连这模样,他和凌都十足相似,我才坐定,马车便缓缓移动起,「皇甫祺,找我有何事?」不像他,我正襟危坐。

「妳明知故问。」皇甫祺故意用暧昧的语气说道。

      我不受影响,「如果你是想问这个,」我从腰带中拿出一小包药粉,「我是不会做的。」把药包丢回给他。

      『帮我杀了凌弟,我能保全妳的秘密,再给妳一席生存之地。』恶魔的低语,魔鬼的交易。

      自己也曾犹豫,尤其是在听见凌亲口说出憎恨人类时,冲动地想下毒伤害他,可我怎能伤害他?他是筝儿的兄长,对我伸出过援手的朋友,我怎能帮着坏人伤害他?

「是吗?真是太可惜了。」皇甫祺惋惜道,「妳说,狼王愿意用多少价值来换取妳的消息?」

「……若这是你的如意算盘,你恐怕要失望了,〝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不屑一笑,嘲讽的把话还给他。

      我放鬆的往后靠上铺满软垫的椅背,「你以为什幺样的妾妃会流落在王殿之外?」笑得妩媚,「你以为什幺样的王会对一个人类认真?」

      皇甫祺双眼一瞇,收起笑容,「答案很简单,一个废妾,一个被王弃如敝屣的女人。」越说,笑得越多情,「没有一个妖怪会对下等人类认真的。」

      『哈,不会在乎妳是人类?』那人嗤笑一声,『妳太天真了,不只是我,就连妳那情人吸血臭虫,全天下的人都会在乎,没人会跟下等物种认真的。』

「哦?」他坐正,饶富兴趣的挑眉,伸出手。

「你要做什幺?」鑒于上次不好的经历,我戒备的举起手护在胸口。

      力量悬殊,我再怎幺阻挡仍改变不了他将我压在身下的命运,「第一次见到这幺有自知之明的人类呢!」皇甫祺的俊脸离自己不到一尺。

「说话就说话,不需要离这幺近!」我不悦的瞪着他。

「废妾,弃如敝屣,没有一个女人会这幺形容自己的。」他一字一句的慢慢说,像在惇惇教诲般。

「这是事实。」咬住下唇。

      皇甫祺桃花眼微瞇,他不喜欢对方这个样子,他还记得这双眼睛充满怒火的样子,深红棕色的瞳孔燃着熊熊烈焰,散发出光芒,而现在,提起那个狼王,对方的眼神却黯淡不少,他不喜欢,他喜欢这双眼睛发亮的样子,就像一对璀璨的宝石。

      思及此,他扣住对方的下巴,逼对方鬆开唇齿,狠狠吻上。

      我愣住,又来!我不理那在口腔内肆虐的柔软,双手胡乱推着他,看似阴柔的他却强悍的不为所动,他一手扣住我的双腕,将我双手固定在头顶,一手随着腰线向上游移,我用力转头躲过他的吻,他也不在意的向下攻略我的脖颈,「皇甫祺你放开我!」我愤怒的尖叫着。

      他忽略我的尖锐,灵活的舌尖舔拭我的颈部,手隔着衣物揉握着我的胸,「皇甫祺我警告你放开我,不然……」

「不然能如何?」他稍微抬起脸,邪气笑道,手更不停歇的拉开我的领口,「妳说的,狼王既然不要妳了,妳以为他还会在乎妳的身体?」

      心里一刺痛,无法反驳,「一个人类,没有所有者庇护,在这个世界是存活不下去的。」

「你闭嘴!」

      右膝用力一顶,推开我们之间的距离,他鬆开双腕的禁锢,却拉住我的腰带,让我跌坐在他身上,成了女上男下的暧昧姿势,衣服也因为他拉开腰带而敞开,露出薄透的内衣,「没想到妳这幺主动。」一览无疑的春光让他心情大好,调侃道。

      感觉到额边冒出隐隐跳动的青筋,「你…你无耻!」气急败坏。

      抬手想赏他一记耳光,他準确地接住,握紧我的手腕,大力把我拉向他,暴力的咬破我的唇瓣,并在锁骨上种下他的痕迹,「妳以为侍奉过狼王就会抬高妳的身价?」恶语低诉。

      内心一慌,想逃,他握住我手腕的手更加深力道,传来疼痛,「再怎幺样,妳也不过是个人类。」看不见他的表情,声调却足以表达的冷酷,「一个被用完即丢,毫无价值的人类。」

      爆发出所有力量,撑开我和他之间,狠狠搧下一个清澈响亮的巴掌,眼眶泛出水光,愤恨的瞪着眼前这个残忍的男人,「我不只是个人类,」我用尽力气忍住哽咽,全身微微颤抖,「我有名字,叫作张梓!」

      皇甫祺面无表情,放开我,我马上拉上自己的衣服,打开车门,跳下车,才发现马车早已回到凌宅门口,我头也不回的踏进,不再去看那辆马车。

      马车内的男人,坐起身,脸上没有表情,左颊稍稍红肿,「主上。」马车外传来一个声音。

「东西呢?」皇甫祺语调随意,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不管是话里的东西还是脸上的巴掌印。

「已获取。」一双男人的手从窗外伸进,恭敬的捧着一个锦袋。

「很好,」皇甫祺接过,打开确认物品无误后,勾起一抹浅笑,不屑无情,「回宫。」

      狼狈入府,焦急在主厅等候的凌听见僕役通报,立即走出主厅,却愣在原地看着我,「小梓……」僵硬上前。

「凌……。」唇瓣上的血珠流进口腔,铁鏽味让我倒退两步。

      凌见状,顿住,我用手背快速抹去唇上的血污,害怕会被发现,「我……先去洗个澡。」撑起笑容,匆匆离去。

      洗刷乾净,我感到疲惫的躺在床上,「是不是……」就算逃离了你们,也逃不开你们的影响?就算看不见你们,你们说过的一字一句,都像昨日一般清晰。

      婪燄,雷湛,放过我吧!张梓,放过自己吧!

      闭上眼,沉沉睡去。

      半梦半醒间,一个温暖的怀抱,小梓……

      『小梓,过来我这里。』黑暗中,那看不清的面容,绽放出迷惑人的微笑,像是邀请般伸出的手。

      婪燄,是你吗?提起脚步向前,却被猛力拉住,『张梓!』

      手腕处传来刺痛,一只小麦色的大掌握住自己,雷湛……

      一颗透明的泪珠滑落,「可不可以……放过我?」如哭泣的呓语。

「小梓,别哭。」心疼的抱紧。

      柳眉扯动,我迷糊的睁开眼睛,柔软的布料出现在自己面前,眨眨惺忪的眼,胸前落下几撮酒色髮丝,「凌?」脑子渐渐清晰。

「小梓,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妳。」浓厚的自责。

「保护?」我不解,拍拍凌紧抱的手,示意他鬆开,我与他面对面,英气的眉深深纠结,「什幺意思?」

「皇兄对妳的伤害,我一定会加倍奉还!」凌紧绷着脸,咬紧牙根。

      伤害?想起自己下午回来的模样,马上会意过来,挣扎起身,「凌你误会了,皇甫祺没有伤害我。」

「没有伤害?」凌紧盯着下床的我,被咬破的唇,青紫的右腕,锁骨上的吻痕,还有下午回来时的衣衫不整,「妳别担心,我不会因此嫌弃妳的。」

「我就说你误会了,」我无奈地抚额,看见自己手腕的瘀青,虽然没有流血,可还是隐隐疼痛的嘴唇,「呃…我说的伤害不是这种,该怎幺说呢?嗯……简单来说,我和他之间很清白。」苦恼的解释。

「清白?」凌一怔,「所以皇兄没有对妳……。」

「没有没有。」我用力摇头,「虽然他可能有想过,不过被我甩了一巴掌就放开我了。」尴尬的扯扯嘴角。

「妳……」凌错愕的下床,「妳打了皇兄?」

「哈哈,对啊!」我抓抓刚睡醒还算凌乱的髮丝,不过随即停住,「我…我打了皇帝!」笑声卡住,现在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是啊!」凌看见我一脸惶恐,相信我说的话,无奈的笑道,「妳打了蔓陀国的皇帝。」

「啊──完蛋了。」懊悔的摀着脸。

      这下是非走不可了,我什幺人不打,打一个国家的皇帝,这下还混得下去吗?张梓啊张梓,妳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没关係,」凌走上前,拉下我的双手,露出我的脸,让我注视他,他勾起温柔的微笑,「我会保护妳。」

      我一愣,「哈哈,不用啦!你还有筝儿要顾,我可以自己保护好自己的。」打哈哈的挣脱他的手,走到梳妆台边,背对他。

「小梓,别逞强,有我在。」温和的声音靠近在自己身后,只要一转身,便能拥有。

      『别哭了,以后有我在。』年少的粗旷夹带青涩的温柔。

      僵硬着身体,迟迟无法转身,即使知道只要一转身,就能投入那温柔的拥抱之中,我却再也无法转身,一颗心,被一分为二,刻划着那一字一句属于他们的诅咒。

「时间好像不早了。」我转移话题。

「是啊!要午夜了。」凌体贴的不戳破。

      午夜,该吃药了……

      翻开桌上的木盒,空的,我一顿,打开抽屉,空的,一定…一定是自己放到别的地方,记错了,翻遍整个房间,「小梓,怎幺了?」凌不解。

「药……不见了。」我不敢相信的环视被我翻到杂乱的房间。

  • 名称: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4: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