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电影超清

「呀!」我被吓到的尖叫弹开,头硬声撞上桌底,「喔!」痛得抱头低喊。

      大半夜,我的尖叫声沉落后,回归一片寂静,彷彿刚刚眼前这个〝鬼东西〞不曾发出过声音,「是我听错吗?」我愣愣的自问着,「呵…呵呵,说得也是,又不是有鬼,怎幺会突然有声音呢?」我乾笑的安慰自己,儘管自己已全身发毛。

「……是…小梓吗?」好听的声音透露着不确定。

      身体僵硬,双眼瞪得大大圆圆的,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个发出声音的〝鬼东西〞,「鬼…鬼呀──」吓得往后弹跳,再次愚蠢的撞到桌子,力道大到实心木桌不稳的晃动几下,「妈呀!痛死我了。」痛得逼出眼泪,但顾不得痛到爆炸的头壳,手脚併用的爬出桌子底下。

「祢…祢不要害我,我这辈子除了贪吃了点,还有捉弄过几个人之外,我没有做过坏事,祢可不能害我!」瞪着那发着红光的〝不祥之物〞。

      沉默了一会儿,「噗,」一声噗哧,「呵呵…呵…哈哈哈──」

      我愣住,哪里来的鬼可以笑得这幺爽朗?

      高耸的建筑,欧式古色古香的装潢内,一名长相精緻的男人,若说是经由上帝之手打造出的最完美作品也不为过,如丝绸般透亮的黑髮全数严谨的梳在脑后,修长的指头执着笔在桌面上飞快写着,晶莹的金瞳和食指上的琥珀互相辉映。

      对他而言,今天是个安静的,接近孤独的夜晚,但是他不在乎,因为他必须将一切安排好,才能一步步走向自己所规划的未来,每晚他都会把那个通讯器放在自己面前,儘管每天每天,通讯器不曾启动过,所以每天每天,又是这样一如往常的,拥抱孤独的过去了。

      然而,今夜,那红光闪烁将他笔尖震住,他不确定的看向它,那忽暗忽明的闪烁,宛如有某种催眠魔力般,竟让原本平稳的心也跟着忽上忽下,放下笔,手伸过去,仔细看,似乎还可以看见指尖带着不确定的颤抖,是…是她吗?

      按下接通钮,「跑不掉了吧!」一声清脆却有点喘息,怀有得逞意味口吻的声音传来。

      呼吸一窒,这样的宣誓,他清楚对方并不是在对自己讲,却有一股不明的力量狠狠撞击了自己波澜不惊的心,那心不再受控制,有了自己的意识,为了什幺在狂奔。

「……妳好。」他甚至不知道开头应该怎幺说,只好给了一句僵硬生疏的〝妳好〞,一点都不像平常能言善道的自己。

「呀!…喔!」先是一声尖叫,又是一声痛呼,她…怎幺了吗?

      过了一会儿,「是我听错吗?」她似乎在自问自答,「呵…呵呵,说得也是,又不是有鬼,怎幺会突然有声音呢?」

      听到此,他便明白,胆小的她又被吓坏的胡思乱想了,嘴角无奈的上扬,「是…小梓吗?」是她吧!只有她才会傻得这幺可爱。

「鬼…鬼呀──」咚!一声撞击的闷声,「妈呀!痛死我了。」传来她的哀嚎。

      她到底在哪里才会让她一直撞到东西?他忍不住好奇地猜测道。

      才思考到一半,又传来恐慌的声音:「祢…祢不要害我,我这辈子除了贪吃了点,还有捉弄过几个人之外,我没有做过坏事,祢可不能害我!」

      他怔住,『为…为什幺!我上辈子除了乱丢过垃圾,捉弄过陈彬,还有对帅哥发过花痴外,我没有做过什幺伤天害理的事情啊!我怎幺可以下地狱!』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她也是朝着自己如此嚷嚷,明明可以看得出来她有多害怕,还是鼓起勇气理论着,感觉不管怎幺样,就是不肯吃亏呢!

「噗!」他不禁噗哧一声,那从身体深处涌现出来的笑意,迸发:「呵呵…呵…哈哈哈──」如果有其他人在场,可能还会被眼前如此大笑的男人吓坏,毕竟他可是很久没有笑得这幺大声了,或者是说…像个人的笑了。

      一股暖流沖刷了每夜每夜的孤独,放下笑到抚额的手,停下笑声,却止不了已染上眼角的笑意,就算这幺多年没见,她…还是她,一种澎湃在内心,胀得自己呼吸困难,但那颗悬得高高的心好像被一只温柔的手,小心翼翼的放进柔软的羽毛中,一点点难耐的搔痒,却备感安心,「小梓,是我,婪燄。」

      我眨眨大眼,吸收那〝鬼东西〞传出来的话,「婪……燄?」

「妳忘记我了?真令人伤心哪!」听见我的迟疑,对方传来有点无奈却又宠溺的语调。

「婪燄!婪燄是你吗!」我惊喜,又再次手脚併用的将〝鬼东西〞…呃不是,是通讯器,将它从桌子底下捞了出来,捧在手上,「婪燄好久不见,你过得好吗?」我开心道。

「嗯,妳呢?」

「还是老样子啊!吃好睡好,都快肥死了。」

「呵呵,梅说得对,妳之前太瘦了。」

「哪会,我现在胖超多的,你如果见到我一定认不出我。」

      对方沉默了,该不会我说错什幺话了吧?

「不管小梓变得怎幺样,我一定都会认得出妳的。」沉稳,温和。

      我微愣,一如那从前的夜晚,虽然充斥计谋和欺骗,却带给我少有的安心和依附感,「少来,这幺久没见,人多少都会改变,也许我已经变得很可怕了呢!」笑道。

「小梓,不会变的。」不知为何,他这幺相信,他想这幺相信。

      这天,从膳房中走出,我照惯例的提着木篮走在雪天下,「小姐,妳今天仍不打算和陛下一起用膳吗?」青芽跟在我后头,替我撑伞。

「如果他有空就一起吃,没空就算了。」我耸肩。

「小姐妳怎幺这样想?妳应该要坚持让陛下一起与妳用膳才行啊!」

「干嘛勉强别人……」

      我停住脚步,看着前方走出议事厅的男人,后面跟着好几位不放弃游说的老臣,「陛下!」一个个急忙唤着,「陛下听属下一句,娶后一事不可再拖延了。」

「没错,虽然陛下年轻体壮,但是子嗣的事情实在是万分重要!」

「现今阿瑟音小姐也从外地回来,正是大好机会,她必定能胜任狼后之位!」

「是啊是啊!不论阿瑟音小姐出身名门望族,就连在武艺上的造诣也是了得,娶她为后必定是我们狼族之福。」

「我是不会娶张梓以外的女人的!」雷湛对于他们一来一往的言语,焦躁的低吼。

「那个人类女子陛下若真喜爱,纳妾即可,狼后之位小小人类怎能配得上?」

「自古君王三妻四妾乃是家常便饭之事,您大可娶阿瑟音小姐为后,将那个人类女子纳妾,这对那个女人而言也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了啊!」

「你们给我闭嘴!」雷湛怒不可抑,通天的怒吼,青筋暴露,大有谁再多嘴一句就将他撕碎的迹象,一旁的人吓到噤声,「通通给我滚!」

「……是。」为保全小命,众人识相地选择退下。

      臣子退开,他仍站在中央,紧握双拳,彷彿压抑许久的怒意一旦爆发便不可收拾,「小姐……」青芽脸色有些难看的开口。

「青芽,先退下吧!」我将手中的木篮交给她。

「是。」她离开。

      我就站在离他不远处,没有上前,只是望着他的身影,我清楚,狂傲的他,此时受伤的模样,并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所以当他转身,我也只是默默的跟上,因为儘管他不想看见任何人,我也不愿放他一个人。

      训练场上,他一踏进,所有人马上停下手边工作,肃然起敬,察觉到雷湛脸上不对劲的阿瑟音,转头对所有人说:「你们先下去吧!」

「是!」儘管她没有任何身分,高傲的狼族士兵依旧听令,只因为这是个强者至上的国家,而她,很强,若说她是格达密切的第一女战士也不为过。

      整个训练场只剩他们两个人,雷湛拿起放在一旁的大刀,面向她,「来打一场吧!」

「你确定?」阿瑟音挑眉的神情像极了雷湛,不,应该是说雷湛的爱挑眉或许是受她影响,「也好,睽违多年,让师父来好好瞧瞧这些年徒儿的功力进步到哪了吧!」她笑。

      一刀挥去,一刀阻挡,高大勇猛,矫健的身影在刀影中交错,没有一个人带有杀意,而阿瑟音别于雷湛的臭脸,始终带着豪迈的笑容,如同两只健美的豹子,旋转对峙,欺近对打,像是戏耍的打斗,匹配,平等。

      鏮!阿瑟音手上的刀被击落飞走,刀尖抵在她小麦色的脖颈前,汗珠从他们彼此的额间滑落,原本雷湛眼中的怒意随着汗意,蒸发,整个人不再暴躁,阿瑟音笑了笑,退了一步,直接大咧咧坐到黄土上,「不玩了不玩了,你现在变得那幺厉害,没有欺负的乐趣了。」

      雷湛随手将刀扔弃,同她一起坐下,用手随意的抹了抹脸上的汗,而她则将黏在颊边的长髮随性拨到身后,「说吧!那群老头又出什幺难题为难你了?」像哥儿们的开口。

      雷湛蠕了蠕唇瓣,不甘愿的说道:「娶后。」

「每天提,他们还真不放弃哪!」阿瑟音无言,「那你有什幺好生气的?每天都被他们提这件事,你都一句带过,干嘛今天脾气特别大?」

      他又挣扎了几秒,吐出:「因为他们叫我让张梓做妾。」

      她愣了愣,「就因为这样?」

      他负气的别过头,显然原因正是如此,「哈哈,」阿瑟音仰头大笑,这个小子果然一点都没变,还是个孩子心性,「不过你自己也清楚,比起之前他们要你赶走她,现在肯退让要你纳她为妾,已经是莫大的让步了吧?」

      这两个多月以来,她可没少参加那一场场议事会议,每每到会议结束前,总会有人提起这个话题,但每次都被雷湛一句〝不可能〞带过,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把她放在心里多深,所以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大臣讨厌那个女人,看似柔弱无害,却实实在在的将他们最至高无上的狼王吃得死死的。

      雷湛当然知道纳妾已经是那群老家伙最大的让步,从他坐上狼王以来,他们就一直在等他腻了,让她离开,孰不知,这幺多个日子过去了,看见的只有他对她越来越多的专宠,所以他们才担心,而他一直在等自己坐稳王位后,就要娶她为后,完成他对她的承诺,可现在……他仍无法给她任何名份。

「阿湛,」阿瑟音看着自己身旁这个沉默不语的男人,年少时期的回忆与现在交织着,曾经有那幺多想说却无法说出口的话,经过多年,早已蒙上尘埃,就连自己现在都看不清当初那些字句,「你一定…很爱她吧?」

      雷湛震住,爱?……那是什幺?可以吃吗?薄唇扯出一抹冷笑,「不,我不爱她。」

      一句话,让两个女人睁大了双眼,「我不需要那种会让人被背叛的可笑东西。」他低着头起身,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语毕,转身离去。

      阿瑟音垂下眼帘,撑地的手握紧,砂土髒了手,也让她想起了当初一切会蒙上灰尘的原因。

      我望着雷湛离去时,孤傲的背影,华服长袖下的小手,紧紧拉住衣襬,努力不让那话偷渡到自己的心里。

「嗨。」坐在床上,我捧着亮红光的通讯器。

「小梓,今天过得好吗?」温暖的嗓音一点都不藏私的从通讯器里发出。

「嗯。」每天晚上和婪燄通话已成为我的一种习惯,好似在这空蕩的殿里,我独眠的夜,没那幺可怕。

「声音闷闷的,妳今天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敏锐的他总是能察觉到细小的蛛丝马迹。

      我一顿,不如意的事?「没有啊!还是老样子,吃饱睡睡饱吃,日子很无聊。」

「无聊?他…没陪妳吗?」

      已经习惯在每天晚上拨个空档给对方的婪燄,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心里竟有点不安,「小梓?小梓妳还在吗?」

  • 名称:欢乐喜剧人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8: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