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t超清

      我看过去,雷湛深邃的双眼略略迷濛,「我去弄点醒酒汤,免得明天大家都宿醉了。」我轻拍他的手,安抚道。

      半醉的自己踏出雷湛的寝殿,冷空气让自己清醒了不少,呼出充满酒气的白雾,外头的黑夜配着白雪,有种宁静的美丽。

      注视锅炉上的蒸气,深深吐了一口气,将心中的不适吐得一乾二净。

      自己并非像青芽所说的,漠不关心,对于阿瑟音的出现,自己是在意的,但是雷湛并未对自己说些什幺,所以我选择相信他,相信他和她之间,并没有什幺,儘管他们现在朝夕相处。

      可是,听见某个女人老是谈着自己的未婚夫以前有多依赖她,心底多少还是不舒服,「这样就吃醋了?」搅拌着汤匙不让锅子内的茶煮焦,「自己果然太爱雷湛了。」呢喃。

      不想太爱他,因为害怕,害怕有一天他如果离自己而去,自己会承受不住,只是……很多事不可能会在自己的掌握中,尤其是,心。

      端着托盘,四杯醒酒茶在上,一步步走向雷湛的寝殿,原本在不远处便能听见的喧哗声,此刻安静无声。

      圆桌旁,亚麻色的长髮扎起,如外国人般的立体五官,带着豪迈的笑容,「欸,起来喝酒啊!」支着下巴,手指戳戳已经趴在桌上睡去的脸颊。

      另外三个男人早已酒醉的相扶离去,只剩他和她,对方没有回应,放肆的指头停下,改由轻抚,描绘那挺立的鼻梁,与记忆中相似,但少了稚嫩,多了成熟,「这幺多年了,没想到,当初的小毛头也变成王了。」她本来常带的爽朗笑容,此时却收起,浅浅微笑着,有了另一种女人的妩媚,「明明是最痛恨狼王的你,如今还是爬上了这个位置,是什幺让你下定决心?」轻声询问。

      脑中浮现许多片段,「如果当时不是铁克斯陛下逼我离开,会不会今天是我成就了你?」那场大雨中,少年追逐而出的身影,如果没有那场雨,我是否会看见你为我流下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皱起双眉,悔恨从那对明朗的眼睛中流出造成阴霾,「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对不起,是我背叛了你,对不起,是我无法坚持下去。」年少时的诺言,彼此初夜时炙热的体温,胆怯却相信只要牵紧彼此的手便能挺过一切难关的心意。

「如果当时的我可以再勇敢一点,不被说服自己只会拖累未来要成为王的你,我……」晶莹的水珠承载了尘封多年的记忆,「我知道你恨狼王这个位置,因为害死了你的父母,我知道你多幺不愿意坐上这个位置,可是我无法反抗铁克斯陛下,他说的对,你成为王对格达密切是最好的,所以我只能放弃我们。」

      酒精模糊了理智,从再见到那刻澎湃的情绪再也无法隐忍,一手握成拳压抑哭声,一手掩面,好似这样悲伤便能不被看见,泪珠却从指缝间偷跑而出,滴湿了桌面,也滴上了那刚毅的脸庞。

「我不是故意说出那些伤人的话,我没有看轻过你,我知道你多幺努力的学习,也知道你有多坚强的去承受那些流言蜚语,我答应过你要一起面对,也答应过你会陪你永远,一切都是因为我太懦弱,陛下说我的懦弱让我无法成为你手中的利剑,无法成为狼后,所以这些年来我不断的锻鍊,完成每个夺命的任务,好不容易登上了巅峰,却也丧失了和你携手相过的资格。」

      多少次在刀口下,差点葬送性命,好几次失血过多,在死亡边际,让她咬牙撑下去的,是那刻,在滂沱大雨下,少年对着她吼出心意时,自己却没有回应,转身离去。

      『阿瑟音别走!我爱妳,别走!』湿淋的银髮贴在稚嫩的脸庞上,那急切追逐的神情,仍让她无法忘怀,『回答我,妳爱我吗?回答我!妳别走!』

「阿湛,还记得当年你对我说爱我,追问我是否爱你吗?」放下手,泪水模糊视线,看不清那朝思暮想的脸庞,「我爱你,这些年来,我仍一直爱你。」

      指间捏紧,死白的掐着托盘。

「呵,」她鼻音浓厚的轻笑一声,像是代替对方嘲讽自己般,抹去所有水痕,「但都太晚了,对吧?」起身,转身而出,如当年的自己。

      躲在阴影中的自己愣愣的望着那健美的身影,浑然不知,厅内,那从趴伏转而挺坐的男人,深邃的眼瞳中,盯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如同当年。

      这个晚上,我坐在桌子前,眼前的饭菜逐渐冷却,我却一点食慾也没有,「小姐妳还是先吃吧!陛下还没来,应该…应该只是被耽搁了,妳先吃,他不会怪罪的。」青芽劝道。

      又是一天,被错过的晚餐时间,我摇摇头,看看外头的天色,「撤下吧!他不会来吃的。」我从餐桌边起身,转过身进到内间。

      看着窗外的景色,偌大的空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显得寂静,也寂寞。

      半夜,熟睡的自己感觉到有人爬上床铺,「别醒来,继续睡吧!」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宽阔的胸怀拥我入怀,闻到熟悉的男人气息,浅眠的自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晚安。」嘟哝着,便深深睡去。

「嗯,晚安。」隐约感觉到一枚亲吻在我的额心烙下。

      寒冬中,最享受的事便是料理食物时喷发的热气温暖的扑在脸上,「没错,俗话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我相信陛下只要再吃到小姐的手艺,一定会重新看见小姐的好!」青芽在一旁兴奋的助阵。

「蛤?谁说我要煮给雷湛吃的?」拿着锅铲的我一怔。

「妳不是要煮给陛下的?那…那妳煮给谁吃?」青芽不解。

「我要自己吃不行吗?」我翻翻白眼,继续俐落的翻着大锅。

「嗄?」青芽错愕。

      煮完,盛盘,我捧着盘子来到一边,「欸,大叔要不要嚐嚐?」我吆喝着躲在角落发懒的膳房大厨。

      他慵懒的抬眼看我,「妳这丫头又偷跑进这里。」

「嘿嘿,大叔先别这样嘛!」我赖皮的笑着,「这是我家乡的料理,今天第一次试做,嚐嚐吧!」

「哦?第一次试做就要我吃?把我当白老鼠不成?」大厨高傲说道,不过他确实有资格高傲,毕竟全膳房的厨师就连打杂的,都是集结格达密切最优良的厨师人手,能登上唯一大厨之位的大叔,若说他是格达密切的神厨也不为过,儘管如此,他还是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略略惊讶的瞧了我一眼,「这叫什幺?」

「糖醋排骨,不错吧?」我很有自信,也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果然好吃。」满意的笑了笑。

      虽然我常私自跑进膳房偷煮东西,这犯了大厨的禁忌,但就在一次他嚐过我煮的食物后,便默许了这样的行为,这或许是他认同我厨艺的表现,从此,我和他就成了交流手艺的忘年之交。

「少得意忘形,肉分明有点老了,而且酱料下手过重,掩盖了蔬食的香气。」他挑剔的说道,但还是再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

「少来,你明明也觉得很好吃。」我笑着耍赖,拿起另一双筷子递给一旁呆傻状的青芽,「妳愣着干嘛?一起吃吧!」

「喔,好。」她听话的吃起,心里仍顾虑自己眼前的主子,却又马上被美食吸引了心思。

      吃饱的自己,散步着,晃到了书房前,门口的老侍卫打算通报,我赶紧制止,「雷湛还在忙吗?」

「是,陛下与阿瑟音小姐、真皑大人在里头议事。」

「是吗……。」我垂下眼帘。

「小姐需要通报吗?」老侍卫见对方失落的模样,不忍心的问道。

「不用了。」我微笑摇头,转身离开。

      晚间,等候不到来人的自己再次回到书房前,里头依旧灯火通明,「小姐。」稍早的老侍卫一眼便看见我。

「他们…还在里面谈事情?」

「呃…真皑大人已先行离开,剩阿瑟音小姐和陛下在议事。」他尴尬的如实稟报。

「……真皑离开很久了?」

「天未黑便走了。」

      天还没黑?那至少都好几个钟头了,他们两人独自谈了这幺久,是…在聊些什幺呢?我望向那不透明,紧闭的窗户,「小姐,妳别在意,最近格达密切的领地──契壁铬边疆有人三番两意在侵扰,陛下肯定是因为此事,才会和游历在外多年的阿瑟音小姐讨论许久。」老侍卫难得的解释着,全王殿只要和眼前女人多有接触的人,便知道她对下人从来都是温柔,没有冲着狼王的专宠有任何的嚣张高傲,远比以前那一个个妻妾,她真的,好太多太多,所以见过许多的他才忍不住多嘴几句,想让对方安心。

      我撑起嘴角,「没事的,我没多想。」知道自己让人担心了,我努力笑得自然,「对了,他们吃过饭了吗?」

「回小姐,陛下等人从中午便未用过膳。」

「那……」我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提篮,交上前,「这个你帮我送进去,让雷湛和阿瑟音小姐吃吧!」

「这……」老侍卫一怔,「妳不进去吗?」

      我摇摇头,「我先回去休息了,请务必帮我交给他,嘱咐雷湛要吃。」语毕,转身离开。

      老侍卫盯着那纤细的背影,先是一叹,自己看过许多争宠的妻妾,却没见过这幺傻的,分明是担心陛下还没用餐,特意想和陛下单独用餐才会来此,却将食物双手奉上,让陛下和自己的情敌一起独食这原该属于自己的食物,难道她就不怕,她送上的,有可能不只是这顿晚餐,而是自己的男人吗?摇摇头,又是一叹,奉命的敲门。

「进来。」男人的嗓音从里头传出。

      打开门,老侍卫提着木篮进去,「有什幺事?」身为君王的他坐在主位,神情严肃的阅读桌面上的文件。

「小梓小姐请小的送食物进来。」

      雷湛一怔,目光从文件中移开,这时才闻到一股香味,「她担心陛下尚未用膳,请小的嘱咐陛下务必要食用。」

「……放下吧!」

「是。」老侍卫将提篮放置一旁的桌上,退下。

「现在多晚了?」雷湛捏了捏眉间,问道。

「大概晚上十点多了吧!」阿瑟音看得出眼前的男人已有点疲惫,自己也陪着他还没进食,虽然自己在外多年不见得餐餐都有得吃,但现在闻到食物的香味,也让她想起了饥饿,好奇的打开提篮,「哇!好香啊!」

      雷湛从椅子上起身,走到提篮前,发现里面有两人份的餐点,「欸,阿湛我可以吃吗?看起来很好吃欸!」阿瑟音话才说出口,手更快的抓起一份吃起来,「吼!超好吃的欸!」狼吞虎嚥。

      看来自己又错过了和她的晚餐时间,雷湛有些懊恼,两人份…是本来要来这里和自己一起吃的吗?可…为什幺提着食物进来的人,不是她?她现在又在做什幺呢?心中有着愧疚也有些许的思念,心情複杂的吃下那美味的食物。

      深夜,自己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华美的装扮,一一撤下,挽起的长髮如瀑直洩,镜中的自己不如从前,双颊被补品玉食滋润的丰腴,常晒太阳的肤色也不再过于白皙,呈现一种健康的红润白透,蜕下锦衣,才看见真实的自己,空有充足物质,却感到寂寞的自己。

      我快速摇摇头,摆脱自己的忧愁,拍拍自己圆润的脸颊,「想什幺傻话,有多少人是吃不饱穿不暖的,自己还这样胡思乱想,简直太不成熟了,何况雷湛是个君王,有那幺多事情要处理,妳也听到了,最近又快打仗了,我得乖一点才行,而且…也不过半个多月没见到他而已……」原想给自己打气,说到最后一句,自己还是忍不住落寞的垂下眼。

      以前,不管再怎幺忙碌,雷湛总会抽空陪自己吃过晚餐,晚上一起就寝,而现在,别说吃饭了,连说句话都有困难,整天只顾着和阿瑟音关在书房开会……

「算了,别乱想别乱想!」我用力的甩甩头,好似这样就能将这种种令自己不安的念头甩出。

      瞥见,首饰盒内,一个小巧的圆锥状银製物品,「这个……?」拿起,与食指差不多粗细,大约一个指节的大小。

      圆锥的一端微微凸起,好奇的按下,顿时亮起,忽暗忽明,我吓了一跳,手滑没拿稳,掉到地上,滚地,「唉呀!」紧张的趴下地追逐在地上滚动徘徊的银製物。

      在桌子底下,终于追上,「跑不掉了吧!」我冷笑,对着圆锥物。

      桌底下,原本忽暗忽明的光芒不再闪烁,直直的发亮,这到底是什幺?是雷湛之前送的某种新奇的礼物吗?我不解的歪着头,像只猫咪的趴在桌子底下。

      倏地,「……妳好。」

  • 名称:forget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7: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