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电影超清

      不晓得坐了多久,甚至睡去,直到耳边传来尖锐的声音,一道热能照在脸上,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让人瞇起眼,好不容易适应光线后,环视周围,「这里是……?」我不解的站起身。

      白色的水泥墙,米色的沙发,典雅的装潢,回过神来发现尖锐的声音持续作响,一个人急忙的从房子深处走出,进到厨房后声音消失,再走出,「妳醒了?怎幺不帮忙关火?」语带怪罪。

      看着来人的面孔,让我怔住,「你……」

「你什幺你?干嘛?让妳睡个午觉就睡傻啦?」男人撇撇嘴。

「雷…」

「哇呜──哇呜──」宏亮的哭声从房子的深处传出。

      男人一听,急忙走进去,不久,一脸没辙的走出,怀中抱着一个嚎啕大哭的婴儿,「这幺爱哭到底是遗传到谁了?」嘴边受不了的碎念,身体却摇晃怀抱,安抚婴儿。

「孩子……我的孩子!」我快速的冲上前,抢过男人手中的婴儿。

      圆润讨喜的脸蛋,小而挺的鼻子,红润的双颊,深邃的红棕瞳孔不断喷发出泪水,柔软的银色毛髮在头顶上捲翘着,「宝宝…我的宝宝……我的宝宝还在……」我不忍哽咽的哭泣道。

      一旁的男人从被抢过婴儿后的呆愣,到看见对方不明所以的哭泣,整个人错愕,「欸…欸妳有事吗?没事干嘛跟着小孩一起哭啊!喂妳哭什幺啦!」男人紧张的手足无措。

「雷…雷湛,我们的孩子还在,宝宝还在。」我哭着看向男人。

「妳说什幺傻话?怎幺可能会不在?」男人皱眉,「妳肯定是作恶梦了对吧?」

「我…我……呜……」哭得说不出话。

      男人叹了口气,长臂一伸,将一大一小孩都拥进怀中,「别哭了,只是个恶梦而已,我都在,妳别怕。」体贴的拍拍我的头,安抚道。

      好不容易安抚完一大一小孩后,男人泡了一杯茶到我面前,端着自己的茶坐到我旁边,「说吧!做了什幺恶梦?」

      恶梦……我迷惘的看向男人,阳光照进,银色的头髮闪闪发亮,深蓝和白色交错的V领衫,更衬小麦色的肌肤,长腿交叉而放,体态修长而健美,然而记忆中,那威武的狼头黄金臂环却消失无蹤,「梦……」脑袋突然一片混沌。

      王位空无一人,厅内的群臣等得有些不耐,直到有一人快步从厅外走进,停至真皑耳边低语几句,「我知道了。」他点头,侍卫退下。

      真皑轻叹一口气,走出列队中,「各位大人,陛下有令,今日身体不适,不集合议事。」丹田施力,宏亮的声音传遍全厅。

      话语一出,众臣议论纷纷,「大家散会吧!」他垂下眼帘,準备走出大厅。

「真皑大人请留步!」一名大臣紧张喊道,「陛下已有十多日没有出现了,每次都说身体不适,这样下去大家人心惶惶,还是容臣等前去探望?」

      真皑脚步一顿,「不必了,陛下会好的。」

      走出厅外,「真皑……」

      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朝着王殿的角落走去,「真皑等等!」一只手从后拉住。

      转头看去,是一路追来,脸色焦急的阿瑟音,「你告诉我阿湛到底怎幺了?」

「就如我刚才所说,陛下只是身体微恙而已。」真皑没有以往的温和笑容,只是冷淡的抽回被对方拉住的手。

「我不相信,阿湛如果只是身体不舒服,依他的个性是不会丢下国事不管的!」阿瑟音反驳,突然想到什幺的沉下脸色,「一定是被那个女人缠住了对不对?一定是那个人类……」

「闭嘴!」真皑低吼。

「真…真皑……」她震惊,不敢相信的望着一直以来对她温柔的男人。

      真皑深呼吸一口,「陛下不会有事的,妳无需操心。」僵硬的说完后转身离去。

      走进一处别苑,苑内死气沉沉,外间只有两个男人萎靡的坐着,看见来人,两个男人同时站起,「议事厅那里如何?」牙担心的问道。

「还过得去。」真皑扯扯嘴角,牙和琛两人一见,三个人都是多年兄弟,什幺表情代表什幺心思,自然一清二楚,「湛哥呢?」

「老样子。」琛耸耸肩,叹气道。

「我进去看看。」真皑了然的点头。

      走进内间,扑鼻而来一阵腐败的臭味,一个狼狈的人影靠着床沿而坐,床上的人如睡着般,安详平静,走近,便会发觉恶臭来自于男人抱在手中的襁褓。

      每进来一次,便会心痛一次,真皑痛苦的面对这一切,儘管他自己告诉别人一切都会好转,但就连他自己也怀疑,格达密切的王是否还能重新站起。

      他蹲下,轻唤:「湛哥。」

      男人闻声而动,缓缓的抬起头,杂乱的银丝下是一张灰败的脸,原本深邃有神的双眼充满血丝,视线没有焦距,刚毅的脸庞任由鬍鬚增长,垂下的眼袋和脸上的泪痕,让人联想不起那位意气风发的君王。

「把宝宝给我吧!」真皑伸手想接过已经发出恶臭的襁褓。

      雷湛一顿,更加收紧怀抱,「不行,银不能给你,张梓要是醒来没看见孩子,她会哭的。」摇头拒绝。

      真皑鼻酸,心疼的开口,「湛哥你听我说,宝宝已经……。」他不知道该怎幺说出口,只能颤抖着口,说不出往后的任何一字。

「妳在做什幺!」外间顿时传来琛的声音。

      真皑吸吸鼻子,整理情绪,「让开!我要找阿湛。」一道女声娇纵喊道。

      真皑起身,朝外间走去,见到牙琛两人与对方对峙着,「陛下有令,任何人都不见,如有违令者,格杀勿论。」他冷漠的盯着女人。

「我不管,我今天就是要见到阿湛!」阿瑟音不悦的说道,「我绝不容许阿湛为了一个人类耽误国事!」拔腿就是要往内冲。

      才没几步,就被牙琛兄弟挡下,而真皑更是直接挡在唯一的出入口,打定主意不让任何人进入。

「阿瑟音妳还是走吧!」牙为难的皱眉,琛跟着说道:「是啊!湛哥只是身体不舒服,妳还是先回去吧!」其实他们两兄弟对于一同在战场上杀敌,英姿飒爽的阿瑟音很有好感,所以不忍狠心武力驱离,只能好言相劝。

      阿瑟音看见三人如此阻挡,动怒握上刀柄,「他身为一国之王,竟然为了一个人类女人,如此放纵,为了格达密切,我绝对不允!」

      她拔出大刀,趁牙和琛心中拿不定主意时,强行突破,直冲真皑,牙和琛惊愕的回身要去支援,却见真皑一手握住对方持刀的手腕,「是为了格达密切,还是为了妳自己?」冰冷的吐出。

      阿瑟音瞳孔一缩,震惊的望着真皑,「我以为我认识的妳,是个和善阳光,大方温柔的女人。」真皑一施力,阿瑟音被推的倒退几步。

「我不晓得在那场战役中发生什幺改变了妳,让妳变得如此善妒,狠心,」他的眼中闪过曾经对她的挣扎,直至现在,他只懊悔,他的仁慈造就了这一切,「我只确定,我不会再容许妳伤害他们,因为他们两个是我真皑‧毕格兹此生最重要的人!」他握紧拳头,对她,也对自己发誓。

「真皑等等!」

      牙护到阿瑟音之前,琛则是挡到真皑之前,两人紧张的看着那怒火準备喷发的男人,「真皑你听我说,你不要怪阿瑟音,那场战役我们失去太多兄弟,阿瑟音更是付出许多,每次都是她领着弟兄们冲锋陷阵,每日每夜她没有不带着伤的。」

「没错,她甚至还代替我挡下攻击,被敌方抓走,她为这个国家,为湛哥的付出,你不能不看在眼里,你没有上过战场,你不懂那种残酷!」

「你们以为在国内的我们就好过吗!」真皑低吼,「你们真的以为站稳这个王位,甚至只是我这个尚书的位置就如此简单吗?我们谁不是踩着敌人的尸体往上爬?我们当初不是说好,就算再血腥,也要巩固湛哥,保护好小梓吗!」

「我……。」牙和琛无法反驳。

      在他们心中,经历多年的相处,他们或多或少对这个所谓的人类有了感情,是朋友,像家人,或许还有私心,可只要看见雷湛和对方相处时,两人的表情,他们就会明白,他们之中谁也无法介入那种感情,所以甘心,退居朋友与家人。

      今日的悲剧,没有人不心碎。

「你们能逃得远远,可以在外不需要面对小梓和湛哥,我呢?」真皑一步步向前,说出他们兄弟之间心照不宣的禁忌,「一个是我的兄弟,一个是我喜欢的人,只要他们能幸福,我愿意只是在一旁看着,我比你们站得更近,你们不会明白我的心情。」

「曾经我也恨过她,因为我以为她背叛了湛哥,但结果呢?」真皑后悔,后悔没有帮对方在雷湛面前劝阻,只是跟着雷湛一起恨起了对方,认为对方终究会因为那些血族,而背叛雷湛,背叛自己,所以他自愿替雷湛监守那座牢狱,结果却造就了这一切。

      牙和琛只能低着头,压抑那股心痛,真皑的视线越过琛,看向阿瑟音,「或许妳和湛哥之间曾经有段情,但今天的湛哥是属于小梓的,这个事实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阿瑟音沉下脸色,握紧刀柄。

「好吵……」一道身影摇晃的从里头走出。

「湛哥(阿湛)……」所有人愣住。

「你们太大声了,这样会吵到张梓的。」雷湛皱起眉头。

      瞧着眼前狼狈至极的男人,她若没仔细看,几乎认不出对方,「阿湛你到底在搞什幺?」终于见到对方,剑怒拔张的氛围减轻,她收起刀刃,皱眉怨道:「为什幺这幺多天都不出现?」

「什幺出现?我得好好陪着张梓才行。」雷湛甩甩头,转身,摇晃準备走进内间,「别再吵了,不然张梓会生气的。」模糊的交代一声。

「阿湛站住!」阿瑟音冲上前,扯住男人,「你身为王怎幺可以因为一个人类而……」

      力道过大,男人鬆开的怀抱,手中物坠地,「宝宝!」

      雷湛惊慌的大叫,扑下身要捡起,却有一个人动作更快,「这是什幺?」阿瑟音嗅了嗅,恶臭让她皱眉,不确定的拉开布巾,瞬间变了脸色。

「把宝宝还我。」雷湛吃力的重新站起,望向阿瑟音手中的襁褓。

      阿瑟音惊恐的看回雷湛,边摇头边退后,「还给我……」见对方拒绝,甚至离自己越来越远,雷湛开始面露兇光,「把孩子…把我的孩子还我!」双眼泛银,扑上前。

「阿湛你醒醒!」阿瑟音俐落的闪过,「他不是你的孩子,你醒醒!」

「我警告妳快把我的孩子还我。」雷湛开始嘶牙裂嘴,肌肉暴涨,双手指甲增长,眼中银光更盛,「快把我的孩子还我!」张牙舞爪的扑过去。

「阿湛你看清楚!」阿瑟音扯开手中的布巾。

      利甲倏地停住,再近一釐米就可以刺穿面前,却无法下手,银灰色的瞳孔瑟缩,一个圆形头颅,黑紫色的脸部已经腐烂看不出原貌,应该圆胖的身躯向内凹陷,清晰可见一排肋骨,四肢肌肉萎缩,末端甚至露出森白的骨尖,头顶原本闪亮的银毛早已失去光泽,黯淡灰败,腐烂的恶臭源源不绝。

      停在此物额心的利甲不断震颤,「阿湛你看清楚,这根本不是你的孩子,这只是……只是……」阿瑟音说不出口。

      长甲缩回,蹒跚的上前,伸出手,「是,他就是我的孩子,是我和张梓的孩子,他有个很美的名字,叫作银。」透明的水珠从无神的眼眶中滚出。

      面对伸来的手,阿瑟音只能退后,牙三人只能迴避的别开头,不忍再看,「阿湛你醒醒,这个孩子…已经死了,它早就死了。」阿瑟音望着眼前已经神智不清的男人,心痛着,哽咽的开口。

      雷湛双唇颤抖,「死了……」

      『雷湛不要!不要伤害宝宝,不要──』那凄厉的惨叫声彷彿还在耳边。

「你醒醒,这只是一个人类所生的杂种,身为帝王以后你会有更多子嗣,你不需要悲伤。」阿瑟音安慰道。

「她不只是一个人类,」真皑怒吼,「她有名字,她叫张梓!」

      『身为狼王,唯一能配称作为我的孩子的,只有纯血,而妳,只不过是个人类,就算真是我的血脉,也不过是个杂种。』这不是他的真心话,他只是太痛,所以才会想尽办法说出残忍的话,想看见她受伤的表情,想让她感受他的痛,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话。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会生气,故意不起床?那……

      雷湛一把抢下襁褓,风速一般冲进内间,「阿湛!」阿瑟音想追上去。

      牙和琛两人阻拦,「把她赶出去!」真皑怒髮冲冠的咆啸。

「真皑你们……!」阿瑟音愤怒。

      真皑不再理会,转身走进内间。

「张梓对不起,那些话不是我的真心,那只是气话而已,妳不要生气好不好?」雷湛像个孩子,跪在床边哭着乞求,「我从不在乎妳是不是人类,我们的孩子不是杂种,他是我们的孩子。」他将腐烂的婴儿轻推向床上的人。

「只要是妳的孩子,我都会爱他。」努力堆起笑容,丑陋的笑着,哭着。

      他明明就已经下定决心,只要是她生的孩子,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他都会倾心所爱,他明明就已经这幺下定决心了……为什幺到最后,却要说出那些伤人的话?

      『你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一名娇俏的小女人总是对他撇嘴,翻白眼,即便无礼,也得他所爱。

「湛哥……」真皑从后靠近,害怕吓到对方的伸手按上他的肩膀,「让宝宝…安息吧!」

「呜……」雷湛闭上眼,掩面哭泣。

      雷湛‧汉达尔,格达密切历史上最年轻继位的狼王,在位上六年时,得一子,银‧汉达尔,卒,母不详。

      葬礼很简单,只有四个人参加,甚至在格达密切的历史上,知道的人寥寥无几,直到后世,才被众人所知。

      几日之后,狼王重新上朝,身形消瘦,以往霸气的气质增加了肃冷,除此之外没有人看出有异状,但与帝王较常接触的几人知道,他们再也没有见他笑过。

      王的寝殿再也没人踏进过,听说狼王都是在某处别苑过夜,而经由打理的侍女们口中不禁流出一道流言,听的人有些嗤笑,有些惊恐。

「妳知道他们都怎幺说我的吗?」削尖还有点凹陷的脸庞露出一丝人气的笑容,「他们说,狼王有恋尸癖。」

「哈!」他嘲笑一声,「妳说,他们是不是都是一群蠢蛋?」

      一片寂静,「妳也这幺觉得吧!妳只是睡着而已,他们竟然都以为妳死了。」坐在床沿的他偏头望去,嘲讽的笑容变得温柔。

      昏暗的灯光下,一张雪白的脸孔安详的沉睡,红棕色的长髮披散,他低下身,温热的薄唇覆上对方的,回应的是无情的冰冷,但是他不在乎,只要对方还在他的身边,他就能心满意足,睁开眼,爱恋柔情,「张梓没关係,妳就安心的休息,伤害妳的兇手,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阴影下勾起一抹恶魔般的笑容,眸光狠戾。

  • 名称:万圣节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6: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