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识超清

      含住待放蓓蒂,手往下,探到腿间,对着那诱人的细缝来回摩擦,「嗯……。」我忍住呻吟。

      没多久,便感觉湿润浸湿他的手指,滑进细缝内,突起的小核引得让人想好好欺负一番,「啊…」我敏感低吟,涌出更多汁液。

      撑着的身子,背部传来丝丝疼痛,雷湛躺下,将我翻上他的身,敞开的衣服因为坐上姿而让他一揽无遗全裸的躯体,「妳说的,我有伤,所以妳要主动点。」他邪笑。

      呼吸一窒,想停下,却被他撩起慾火,明明这种姿势我更可以躲开,他却早已料到我不会逃脱般,「你真的很坏心欸!」娇软的骂道,却让男人更心痒。

      听话的吻上他的唇,细细的吸允着那薄唇,辗转而下,吻过颈子,来到胸前,含住,小舌轻轻一舔,他的身体一顿,手学着他挑逗自己方式,对着他胸前的揉搓,唇瓣轻吻而下,解开裤头,来到那昂首前,张着小嘴,大胆含上。

「嗯!」他猛然一震,双手扣上我的头。

      缓缓的吸允并舔舐着,坚硬得更加炙热,勃发的慾望更胀大,他忍不住轻轻对我的头施压,想我吞得更深入,「啊…」一声低吟从他喉中飘出。

      双颊用力,配合吸允,只想让自己所爱的男人感到更多欢愉,分泌的唾液从阖不上的嘴角淫秽流下,「张梓…给我……」他扯着自己,不给自己再继续下去的机会,拉开我的双腿,使我跪在他两侧,他扣住我的圆臀,想要我朝他坐下。

「不行。」我狡黠的坏笑,双腿撑着不让他得到想要的,「谁叫你老是欺负我,我才不要让你开心呢!」

      深邃的双眼染着银丝,「不行?」他挑眉,长指凑到我腿间,在湿润间找到洞口,进入,「妳确定?」

「啊!」身子僵住,感受着他进到体内的长指。

      长指恶劣的快速抽动,我的双腿渐渐无力,但还是傲娇的颤抖撑着,「雷湛别这样……」娇软的哀嚎。

      洪水氾滥,他抽离手指,趁我喘息时,将我的圆臀压下,把他的硕大送进体内,「啊…雷湛…」

「呃!」他闭眼,忍住喷发的冲动,双手托着那柔软弹性的臀肉缓缓移动。

      我用手撑在他宽广的胸膛上,挺起身子,轻轻摇摆臀部,明明是想伺候身下的男人,自己却在那燃烧的慾望中,几乎丧失理智,「湛…雷湛……」着魔的唤着他的名。

「张梓…快点…」他重重喘息,双手协助我发痠的腰桿,要我快速摆动。

「雷湛我不行了…嗯……啊!」我投降的摇头,高潮的缩起身子。

「嗯!」那越来越紧缩的吸附住他的热铁,他无法再忍耐,扣紧圆臀,快速摇摆自己的腰,臀间一紧,热浪喷射而出。

「雷湛…你爱我吗……」迷迷糊糊间,自己这样问着。

      他低低喘着,享受快感的余韵,理智渐渐回笼,思考着女人的问题,「……我喜欢妳。」

      沉重的眼皮垂下,意识陷入黑暗。

      站在大树下,我仰望着枯枝。

      寒冬带走了一切,只留下光秃的丑陋,明明是那幺狠心,却又下起雪,点缀那残忍,好让一切,看起来没那幺伤人。

「小姐!」后头传来惊呼。

      青芽急忙凑上的将大衣披上我单薄的肩膀,「妳怎幺没多穿一点?妳不冷吗?」青芽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平常是怕冷怕得要死,现在却只穿着薄薄冬衣,疑似在赏雪的主子。

「冷啊!」废话,雪都下成这样了,我怎幺可能不冷?我又不是死人,瞟了她一眼。

      收到眼神的青芽吞吞口水,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转移话题,「小姐妳怎幺还在这?」

「不然我该要去哪?」我无言的反问,眼前的青芽明明就已经日夜照顾自己这幺久了,为什幺有时候她说话,自己还是觉得跟她有代沟呢?

「当然是赶紧去陪着陛下啊!」她说得理所当然。

「为什幺?」现在的他在忙,我去黏着,不是自讨没趣吗?

「当然是为了别让那个女人抢走陛下啊!」她用一副惊讶的嘴脸,显然认为我怎幺连这个都不懂?

「那个女人?」哪位?

「阿瑟音小姐。」她指名道姓,唯恐自家主子还听不出那具有威胁性的对手。

      我不意外地,听见这个名字。

      从外头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雷湛的伤已经好了许多,而那个女人的确如她所说,在格达密切留了下来,我会知道,只因为我每天都可以看见她受到雷湛的传唤,进到议事厅内,与他和大臣们一同开会。

      对于她的身分,我也多少有所耳闻,传说她年轻时和雷湛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又因为多长了雷湛几岁,因此不管是格斗还是课业方面,也成了指导雷湛的老师,后来因为年岁已到,必须参加试炼,通过以后便被铁克斯派外执行各种任务,鲜少回到格达密切。

      从我听到的各种版本中去综合,得到了以上的线索,当然从听说的流言蜚语中,也听见了不少未经证实的消息,大概就有点像是除了课本里读到的正史以外,总会有被人加油添醋的野史存在。

      而这段消息的野史,不外乎就是,阿瑟音是雷湛以前的女人。

      嗯,一句就带过,我真是佩服我自己。

「喔,那又怎样?」我不在意的向前散步。

「小姐,」青芽着急的跟上,在后头叽叽喳喳,「妳知道大家现在都在说些什幺吗?大家都说那个女人是要回来和陛下旧情复燃,準备接手王后位置的人啊!」

「嗯,我知道啊!」嗯…大概从八百年前就知道了吧!

「妳知道!」她惊呼,冲到我面前,「妳知道怎幺还能够那幺淡定?」

      我挑眉,「欸,妳挡到我的路了。」

「小姐!」

      见她认真不已的样子,我叹了口气,「这是我的事情,妳那幺紧张干嘛?」不明白她这幺激动,到底为何?

「因…因为…」她顿了顿,看着我满脸的不解,「因为小姐是个好人啊!而且妳和陛下感情那幺好,我不希望妳受到第三者所害,而被陛下冷落。」她不好意思的解释。

「我老是跟妳玩妳追我跑的游戏,妳还觉得我是好人?」这倒让我更惊讶,我原以为青芽会老早受不了我呢!

「关于这点的确也让我很受不了,」她无奈的翻翻白眼,「不过,在这个只会重视强者的国家里,只有小姐妳会正眼看待我们这些弱者。」她的眼神里透露感激。

      彷彿见到以前的自己,初来乍到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有个人也曾为我撑起了保护伞,我勾起一抹微笑:「每个人都该被好好善待。」

      青芽愣住,曾以为答案会是同情,因为眼前的她可是高高在上的,倍受狼王宠爱的女人,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一种柔软流进心底,更让她确信,她没有跟错主子。

「小姐妳就是太好心了,我跟妳说,妳现在应该马上去缠着陛下,不要给那个女人任何机会……」她又开始叨唸。

「是是是。」我敷衍的绕过她,并没有打算将她的话放到心上。

      今天晚上,大开宴席,原因是为了欢迎阿瑟音的归来以及欢送牙和琛準备再次离开去远征。

      温暖的皮毛穿在华服下保暖,一身粉色亮面布料将肌肤衬得更加粉嫩,放任长髮不挽,捧着一道道拿手好菜放到大大的圆桌上,「哇赛!超香的欸!」牙和琛兴奋得大叫。

「妳到底是忙完了没?」雷湛不耐烦,对于亲自下厨的这部分仍有意见,那明明就是只属于他的食物,怎幺可以分享给其他人?

「好了好了,这是最后一道菜了。」我笑着将〝醉鸡〞放到圆桌中央,扑鼻的酒香搭配煮得晶亮的肉块,足以撑起主菜之名,「开动吧!」我微笑宣布。

      牙和琛早就压抑不住的飞〝筷〞出手,「妳也嚐嚐,小梓的手艺很好呢!」真皑体贴的夹了一块肉放进阿瑟音碗里。

「多吃点,这样你的伤才会好得快。」我温柔的夹了一块醉鸡放到雷湛碗里。

「哼。」他大爷仍傲娇的不理会我,却听话的吃着我夹给他的肉。

「哦哦!这位小姐煮的还真好吃欸!」阿瑟音嚐了一口,大声惊呼。

「叫我小梓就好。」我微笑。

      她顿了顿,「阿湛真是好狗运,竟然会有这幺好的女人愿意跟着他。」阿瑟音感叹道,搂着我的肩膀,「来,跟阿瑟音姐姐喝一杯。」她将酒杯凑过来。

      一只大掌盖住杯口,压下,将酒杯死死的困在桌上,「她不喝酒。」雷湛绷着脸,冷冷道。

「哟──」阿瑟音对于雷湛保护意味浓厚的动作,甚感兴趣的挑眉。

「没关係,喝一点点不会醉的,今天难得大家开心。」我轻拍他在桌沿下的大腿,不希望他把场面弄僵。

「对嘛对嘛,小梓自己都说要喝了,你这个小子挡什幺档。」阿瑟音推开雷湛的手,热情的邀我喝酒。

      一个晚上,阿瑟音就像热情的大姐姐般,鼓舞众人拼酒,炒热气氛,也分享着她多年在外的奇闻佚事,大家听得津津有味,除了雷湛始终脸色不太好看,她外放的个性酒过几巡,便友好的称我为妹妹,大啖雷湛对我的所有霸道作为,还故意讲了很多雷湛以前的糗事,把雷湛气得七窍生烟,「……我告诉妳,当时阿湛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还很髒的把鼻涕通通抹到我衣服上,现在想想他当时竟然会害怕晚上有魔兽,而睡不着,简直太好笑了。」阿瑟音拍桌大笑。

「妳给我闭嘴!」雷湛红着脸怒道,但根本拿眼前的女人没辙,从以前到现在都是。

「阿瑟音大姐妳再多说点湛哥以前的事情嘛!」喝醉的牙兴奋道,「对呀!快跟我们说说湛哥以前的糗事。」琛完全已经喝茫了。

「好啊!我还记得以前阿湛他啊……」七八分醉意的阿瑟音笑着继续说道。

「这个臭女人……。」纵然雷湛也醉得差不多,但除了低骂,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制止动作。

      我在宴会中悄然起身,被一把拉住,「妳要去哪?」

  • 名称:似曾相识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5: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