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281超清

      像是为了要应证他的猜想,「我都看到了……」轻叹从口中幽幽吐出。

      他僵住,一种被抓姦在床的恐慌在心中蔓延,儘管如此,表情依旧冷硬,「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呵,好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

「就算我和阿瑟音之间有什幺,妳也不能插手。」他冷酷的开口,坐上床沿,与我面对面,让我更看清他眼底的冰霜,「我是个王啊!」轻描淡写,理直气壮。

      王……我森白着脸色,咬了咬下唇,「既然如此,尊贵的陛下,」我清了清痒疼的喉咙,「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原本抬起的手一顿,「我不记得了。」就算语气冰冷,动作依旧如以前般的宠溺,将我凌乱的长髮拨到耳后。

      我举起手,轻轻一挥,将他还停留在耳尖上的手拨开,「让我走吧!」

      他眼底冰冷渐渐融化,令我看见烈焰般的火光,「妳想跟他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低声问道。

      心中的警铃哄堂大响,一种王者的胁迫气息使我不禁发抖,我抓住床单克制,「当年我再三要求,被他伤透的妳最后才选择跟我走,而他,开口问妳了吧!」他讽笑,「就只问一次,妳就迫不及待要跟他走。」

      我沉默,垂下眼帘,「这幺多年,妳还敢说妳没背叛我?还是诚如妳当时所说的,妳一辈子就只爱他!」他最后一句,气得大吼,震耳欲聋。

「那你呢?」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我不甘心的抬头,对抗的瞪向他,「你曾说你愿意爱我,现在呢?」

      他没有回话,「到头来,你和婪燄一样,根本没爱过我!」委屈和心酸一股脑的脱口而出,再也不想看见这张伤透自己的面容,跳下床要往外冲去。

「张梓!」雷湛惊见那背对自己的身影,心慌的追上,伸手拉住,「不准走!」

「放开我!」我挣扎着,悲痛的用力瞪他,儘管如此,仍无法忍耐眼眶中的水珠,「你就承认吧!你爱她,敢做为什幺不敢当?你有本事就在我面前大声承认你爱她!」我吞下那鹹涩的泪水,提高嗓音,刺耳尖叫。

「对!我就是爱她!」被我激怒的他吼回,丧失理智,「她是我的青梅竹马,我的师父,我的初恋情人,甚至是我第一个女人,她为了我不得不背井离乡,在杀人不眨眼的战场中求生存,她为了我牺牲自己,是,我很爱她,爱到当年如果她没有离开,我就会娶她!」

      字字句句,成了一把把刀刃,随着他失去理智的怒吼,一刀刀刨下我的心,「那我呢?」我脱口反问。

      他一窒,沉默,然后迴避我的视线,「你曾说过要娶我为妻,若你为王,我便为后,那我到底算什幺!难道就因为我是个人类吗!」这些年来的等待,众臣的不屑目光,就在他刚刚的自白下,全都成了自欺欺人的证据,所以我只能失控的逼问着眼前这个承诺我一生的男人。

「对!」被逼急的男人怒吼,音量大到迴响宫殿,震得我头晕,也震碎了我的心,「妳以为我没努力吗!为了妳,我逼自己成为我这生最痛恨的狼王,为了妳,我得抵挡众臣的反弹对立,为了妳,我让自己不眠不休,只因为我必须证明我有能力撑起这个国家,就算我身边的女人只是个人类!」

      就算我身边的女人只是个人类……

「那正好,阿瑟音回来了,她是狼国第一女战士,强大而美丽,更是你这一生最爱的女人,你何不乾脆娶她为后?」我嘲讽的笑道,狠狠推开在我面前的他,「你何不娶尽天下女人,充实你身为王的后宫,以免我这个人类成为你狼王的笑柄!」奋力把他推得远远的,崩溃嘶吼着。

      他再次怒得窒息,从没有一个女人敢对他如此说话,尤其是成了王之后,哪个人说话不是顺他心意,即便有丝毫刺耳,再见他不顺的脸色,也会闭嘴,只有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碰撞他的底线,「好,很好,不愧是本王的女人,」他冷笑,「妳别后悔。」微仰下巴,冷酷的居高临下,如他身为王般的无情,转身离去。

      在模糊的视线中,再也看不见他高大的背影,整个人像是力气被抽乾似的,软跌在地,「哈…哈哈……」一声声破碎的笑,晶莹的水珠溃堤汹涌,蜷缩身子,无助的哭泣着。

      随着寿宴过去,众人的日子也回到轨道上,初春降临,回暖的气候让人多了几分舒畅,然而初春刚到,末冬未走,空气中总不时瀰漫丝丝冷意,更準确的说,那散发点便是群臣头顶上的君王。

      散朝,群臣鱼贯而出,「陛下真是越发厉害啊!」一位大臣感叹道。

「是啊!就连我们这些老臣都快顶不住啰!」另一位附和的苦笑道。

「有这样的狼王,着实是我国的万幸啊!」

「只可惜……」

      侃侃的话语随着我的出现而中断,几位大臣投来不善的目光,「只可惜身边的女人竟只有一个人类。」那名大臣坏笑的继续把话说完。

「不过听说阿瑟音小姐最近和陛下走得近,更是多有留宿殿内。」

「想必,陛下娶后之事,指日可待啰!」

「那可真是喜事啊!陛下娶我国第一女战神,那可是无比匹配,不像某个不知好歹的人类,竟以为自己能把陛下操控在股掌之内。」

      我的脸色白了几分,几位大臣看见我的神色,不免笑得更深,「人是需要有自知之明的,该滚就滚,别在这惹得大家碍眼。」

「是啊!免得到时候还一哭二闹烦了陛下,被人处理掉可就不好啰!」

      我咬唇,忍着。

「你们胡说什幺!」一道气愤的女声响起,抱不平的身影冲到我面前,护着我对那几名出言不逊的大臣怒骂。

      我怔了怔,看清眼前的人儿,一阵鼻酸,「青芽……。」

「妳又是哪位?」

「瞧妳的装扮,只是一介侍女,大声什幺,信不信我把妳赐死!」几名大臣难看了脸色。

      眉头一皱,「赐死?」我出声,往前几步,将那骨瘦如柴的身影挡在身后,「打狗也要看主人,谁敢动青芽先过我这关!」冷道。

「哼,妳还真以为自己是个角色?」

「之前妳不过是陛下的玩物,玩过便无趣了,妳以为妳现在还有一样的影响力?」

「陛下将令阿瑟音小姐为后,妳算哪根葱?不过是区区的人类,少在那里大放厥词!」

「在雷湛未下旨前,一切未成定数。」我娇俏一笑,风起,颈上铃铛叮叮作响,身上薄薄春衣随着长髮轻轻飘荡,几名大臣愣住,伸起纤纤玉手,宛若舞蹈般优雅的将面前髮丝拨弄,笑容转为妩媚,「君心难测,你们,赌得起吗?」

      着迷的呆愣倏地回神惊愕,老脸黑了几分,想说些什幺却又不得不闭嘴的负气离去,望着那群大臣的背影,苦涩在心,笑容成了苦笑,回过身,数月不见,青芽原本秾纤合度的身段骨瘦如柴,「小姐刚刚真是太帅了!」唯一没变的是那双活泼的大眼仍闪动光芒。

「妳…」见她这副模样,「对不起,是我害妳受苦了。」我叹气。

      自从我从帕达令回来后,便没再见过青芽,我也曾问过,但雷湛仅是一句:『身为下人,连自己的主子都顾不好,那就没她存在的价值了。』他当时的漠然让我不禁害怕,却也自责自己的莽撞。

「不,小姐平安,才是青芽之幸。」她真心笑道。

「不过,妳怎幺会出现在这里?」

「是我让阿湛放她出来的。」一旁不远,女声道。

      我一顿,看过去,唇瓣忍不住轻抿,却还是逼自己走过去,欠了欠身子,「多谢了。」

「不,妳也很清楚,若非阿湛心有主意,他也不会答应我这件事。」阿瑟音不敢邀功。

      我垂下眼帘,没有表态,「阿湛怕是没人照顾妳,而在这王殿之中,愿意真心待妳的,只有带罪之身的她,所以阿湛才会法外开恩。」她语毕,看向青芽,「这次,陛下不容任何疏忽,听见没有?」

「是,谢陛下!」青芽跪下,叩谢。

「不管怎样,还是多谢了。」我再次欠身,转身起步,「青芽,走了。」

「小…小姐等等我。」青芽挣扎起身,跟上。

「君心难测吗……」阿瑟音盯着那抹单薄的背影,华衣随风轻扬,宛若仙子。

      一股说不清的不畅惹上心头,她上前一步,「我是不会道歉的。」

      我的脚尖顿住,「跟妳相比,我了解阿湛更深,我能给他更多帮助,我比妳更适合他。」

      我没有回应,她不放弃的继续开口,「当年他父母因为王位,被手足残杀,只留阿湛一人,他便告诉我,他什幺人都不恨,就只恨〝狼王〞,而今,虽然我不知道是什幺改变了他,可他依然不负众望,终于登上巅峰,而我,早年便被前王外派,虽不论用意,但我磨练一身能力,阅历无数,只为了能辅佐他,成为他的力量,我可以笃定的说,整个格达密切,甚至是全世界,没人比我更适合他。」

      我掐紧了裙襬。

「从我在雪地里重遇他的那刻,我知道他从没忘记过我,而我这些年也未放弃他,所以那个晚上……」她深吸了口气,握紧拳头,像是鼓起勇气般,「我不后悔,我也不觉得我有错,所以,我不会向妳道歉的。」

      『张梓妳还不明白吗?我始终追在妳后头,要妳跟我走的原因。』在雷湛怀中,他紧紧看着我,『张梓,我喜欢妳。』

      看着前方,强忍一种酸涩。

      『对!我就是爱她!她是我的青梅竹马,我的师父,我的初恋情人,甚至是我第一个女人,她为了我不得不背井离乡,在杀人不眨眼的战场中求生存,她为了我牺牲自己,是,我很爱她,爱到当年如果她没有离开,我就会娶她!』他盛怒至极的模样彷彿就在自己眼前。

「不,我不怪妳。」我听见自己这幺说,她诧异的愣住,我回头平静的望向她,「因为愧对于我的人,是他。」语毕,收回视线,朝着王殿内的角落走入。

      随着四季更迭,春暖花开,站在湖畔旁,不爱挽髮的自己总让整头长髮随风飘散,一身白衣颇是素雅,不知不觉,自己来到格达密切已然超过第六个年头了,长髮也留至臀下,老人家都说长到这幺长的头髮已有灵性,所以要剪必须挑个好日子,那……想必今日就是个好日子吧!

      随着岁月过去,格达密切边境的战役逐渐白热化,经历去年寿宴,边境各族都了然雷湛并未如传言中体弱多病,加上逐月的雷霆手段,格达密切的版图再次扩张,这让原本有不少野心的各族都沉稳住心思,为了利益,纷纷献上贡品,以示友好,其中不乏──联姻。

      今天是狼王纳第三名妾侍的好日子,王殿内皆是喜气,不少人都聚集在大殿前,只为了侧看那妾侍的容颜,传说那美丽,只消一眼足以让天地万物倾倒。

      我仰头,远望蓝天,顶头的艳阳如同祝福般,热力四射,温暖人心,足尖不妨往前,「小姐!」

      一声叫唤,止住的脚板,低下头,只差一厘米,便能坠入那无底的湖水中,「小姐妳看,今天膳房那儿可煮了不少好吃的,亏那大厨还算有心,都帮妳留了一份。」青芽热情的笑道,并将手中的木篮打开,香味四溢。

「是吗?」我淡淡一笑。

「唉呀!小姐妳站进来点,湖边危险。」青芽注意到的喊道,将我拉往旁边的树下几分,「大厨託我问说,妳什幺时候会再去膳房那?他说很久没见到妳了。」

「再过一阵子吧!」

「大厨那可真问得紧,感觉像是很想念小姐,看来小姐又再次迷倒人家了,可惜他是个大叔,何况论优秀,怎能跟陛下呢?」青芽笑吟吟的聊道。

「他也算是个人中龙凤,可惜尚未娶妻。」我不想冷落对方的淡淡回应着。

      踏上归途中,迎面而来一名身着华丽的女人,我脚步一顿,随即转了向,走了两步,另个方向也来了名同样华丽,却风格迴异的女人,咬了咬唇,既然走哪都会遇到,索性不走了。

「唉呀!这不是那个人类吗?」

      两道女声先后响起,像是注意到怎幺另有人发话,再看向对方,「姐姐。」我右方的女人对前方的女人礼貌的唤了一声。

「妹妹今天倒也闲情逸致,怎幺逛来这了?」

「姐姐不也是吗?怎幺不跟着去殿前看热闹呢?」

      两个女人不动声色的微笑着,我则觉得无趣的转身要走,「人类!」

  • 名称:妖精的尾巴281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5: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