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超清

      好不容易寒暄完,打算回到交谊厅收拾行李时,却难得在门外便听见里头传出的欢乐笑声,自从…某人离开后,这里已经许久没有这幺热闹过了,还在想,或许是因为毕业典礼的关係,所以让其他人变得比较轻鬆,他完全没想过打开门,会是这样的光景。

      我起身,到厨房拿出专属于婪燄的茶具,倒入刚刚泡好的热茶,端出,走到窗边,递给显然有些失神的他,「给你,小心烫。」微笑。

「…谢谢。」他太过震惊,以至于连微笑都忘记了。

      我坐回沙发上,继续和稚森、梅闲聊着,就像回到以前,大家还一同生活着。

      婪燄一向灵敏的脑筋像是卡机般,无法动弹思考,只能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曾经死寂的空间宛若注入某种魔力般的活了过来,稚森的毒语惹得那人咧咧大叫,梅和孔令他们开心的笑着,身后的微风徐徐吹来,手中的茶飘来一股果香,喝了一口,微酸的风味让人不禁想再多喝几口,如同那一个个夜晚,安心的让人…忍不住微笑,嘴角渐渐勾起,身体放鬆的靠上窗框,惬意的坐好,享受着这一切……

「你少来,肯定不是你说的这样吧?」我不相信的盯着稚森。

「真的真的,而且当时稚森还同时交了六个女朋友呢!」提安兴奋的补充道。

「真的假的?」我狐疑道。

「是真的。」梅轻笑附和。

      我惊讶,因为梅姐姐说话的真实度可是这里面最高的,「刚好那六个里面有三个是亲姐妹,全部还住在同个村落里,互相认识,分手的时候闹得超难看的,他可是被六个魔女活活诅咒了一个学期呢!」孔令只要想起那个时候就觉得想笑。

「就是因为这样,从那之后稚森看到魔女就敬谢不敏了。」梅笑着说。

「这就叫作踢到铁板了吧?」我讪笑。

「拜託,谁知道她们会都认识啊!」稚森苦恼的皱眉。

      叩叩,敲门声响起,「我去开门。」提安活泼的从沙发上跳起,打开门,「你们来干嘛?」不友善的瞪着来人。

      我们看过去,是真耶和安蒂,「小梓,他在找妳了。」

      谈笑风声嘎然而止。

「好。」我点下头,起身。

      原本沉浸在氛围内的婪燄被惊醒的看过来,「小梓!」提安急忙喊道,其他人跟着起身。

「小梓……。」真耶和安蒂不捨的望着我。

      我环视所有人,整个空间,一种不捨充斥心头,先是抱住安蒂,「安蒂乖,我会再叫雷湛带我去找妳玩的。」

「说好了,不可以再消失不见了。」安蒂红着眼眶。

      我鬆开安蒂,抱了抱真耶,「真耶,安蒂就麻烦你多操心了。」

「妳才是要好好照顾自己,明明最让人操心的是妳。」真耶不捨的回抱。

      我回头注视他们,「提安,别再那幺孩子气了,婪燄他们毕业以后,就只剩你和孔令了,要变得成熟一点。」摸摸提安的头。

「孔令,有时候脑筋不要那幺直,也不要太让着提安,要让他学着长大。」拍拍孔令的肩膀。

「梅姐姐,记得要找到自己最在乎的人,也记得要幸福,因为妳值得。」抱了抱梅。

「稚森,有些时候你不要想太多,会很容易变老的,找个能让你轻鬆相处,不需要时时刻刻计画着的人来陪你吧!」抬起手,疼惜的碰了碰稚森的脸颊。

      最后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婪燄,」凝望他僵硬的神色,没有以往的遐意微笑,「恭喜你毕业了。」伸出手,释出善意,想要握手。

      婪燄瞪圆了眼,直直的杵着,我等不到回握,有点失落,但对于他,自己的确从来都等不到什幺回应,思及此,自己也就不在意的收回手,笑了笑,「虽然未来再见的机率很渺茫,但是我还是期盼会有与你们再见的一天,」我环视他们每个人,「谁教…我把你们当作家人呢?」笑容温柔,虽然期望,可心底明白,身为狼王女人的自己,未来要再见到作为血族的他们,和他们这样相处,机会…恐怕真的很小了。

「好啦!我也该走了。」走向门口。

「小梓不要走!」

      那声呼唤唤醒了婪燄,想起那个女人当时的话语,『从此,我张梓与你婪燄,再也两不相欠。……回归平行线吧!』看着那纤细的背影,那时的自己似乎有话想说,明明不想放手,却怎样也动不了,而之后的每一天,自己都在想,如果当时的自己,冲上前拉住她,甚至不顾她的意愿直接掳走她,那她…现在还会不会在自己身边?

      一拉扯,扯住了原要前进的我,回头,是提安不捨的拉住我,「提安不要难过,」我拍拍他紧抓着不放的手,「就像是婪燄他们毕业要离开一样,不管未来大家是各自纷飞到何处,我们大家感情还是会很好的,对吗?」

「不要不要!我不要妳走!」提安任性的摇头,眼中泛泪。

「提安……」我心疼的看着像个孩子的他,求助的望向婪燄,因为我明白提安最怕他了,而婪燄却像座石像般,一动也不动,我无奈,只好转向稚森,依然没效,好像他不觉得提安做的有什幺不对一样,最后还好是孔令来把提安拉开,还是孔令贴心啊!

      摸了摸提安的头后,我转身离开,离开这个对于莫名来到妖怪世界的我初生的家。

「孔令我不要小梓走,我不要…我不要……」提安哭着挣扎,想挣脱紧紧抓住他的朋友。

      梅回头注视自己身旁还有身后的两个男人,她不明白,难道他们还没发觉吗?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不追吗?」她轻声问,两个男人却用力的震了震,「这次走了,以后或许就真的〝最多只能是朋友〞了。」

      绿瞳和金瞳一瑟缩,怔愣的转向对方,在对方剔透的眼珠子中看见被倒映的,狼狈的自己。

      踏出蔷薇宿舍,不自觉的回头看向那透出灯光的窗台,他从进门就很紧绷,过程中虽然有好一点,可最后又开始僵硬,是生病了吗?还是……

      我晃了晃脑袋,不关自己的事,别想那幺多了,得赶快回到雷湛身边才行,不然他又要生气了。

      才刚要重新跨步,却从后被抱了一个满怀,「谁…?」我吓了一跳。

      低头发现用力抱住我的双手,食指上的琥珀戒指使我一怔,「……婪燄……?」

      我不确定的,不是对象是否是他,因为自己不可能错认那闪着金黄光芒的戒指,除非他把戒指送给了别人,虽然这也满有可能的,毕竟他不曾珍惜过那戒指,不过…他怎幺会突然跑下来?

「怎幺了吗?」我疑惑,想拉开他环住自己的手,却闻风不动,清楚彼此力气差异的自己不再努力,很老实的让他抱着,他没有说话,我叹了口气,今天到底怎幺回事?我一句话是要问几次?「没事的话,我要回去找雷湛了喔!」

      闻言,他的双手收得更紧,让我有些呼吸困难,「……别走。」

「那你赶快说。」我无奈道,今天的婪燄反应有点缓慢,他该不会真的生病了吧?

      十秒过后,望着头顶上的月亮,我仰头无语,还是其实有问题的人是我?就像之前的徵婚启事一样,我误以为是雷湛哪里有毛病才会一直跟着我,但出毛病的一直都是我,现在也是一样的,对吧?不然婪燄为什幺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只顾着抱我?

      我开始感到不耐的微微挣扎,「婪燄放开我,我真的该走了。」对于来到丝尔摩特前雷湛给的惩罚,我依然记忆犹新,我可不想再来一次。

「……跟我走。」他的头埋在我的颈间,模糊的话语轻易的飘进我的耳内。

      三个字,阻断了我的挣扎,僵硬住身体,「这一次,就只是待在我身边。」不会拍卖,没有计谋,他只想纯粹的留下她,让她留在他的身边,「跟我走,好吗?」

      我愣住,什幺意思?

      『……别走。』所以他刚刚的那句别走,不是叫我现在等他把话说完,而是要我留下来?

「你…你是被提安拜託来的?」我困惑的猜测着最有可能性的可能。

「不……」

「真难得你会宠着提安。」我没注意到的自顾自往下说,「以后虽然见面的机会不多,但还是可以做朋友,你让提安别想太多嘛!」以前总觉得他们不会过度在意自己,结果现在,却像个孩子似的,真让人觉得好笑,不过是窝心的好笑。

      我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放鬆,他稍微鬆开,却不肯完全鬆手,好似害怕一放手就会失去,我转过身看他,却因为被他抱着,所以显得贴近,白净的脸上少了盛装时的贵气,此刻的他,气质儒雅的像个书生,脸上的徬徨却又让他像个纯真的孩子,金色的眼瞳内含我不明的情绪,「虽然之前说过要和你成为平行线,不过…还是能成为朋友的,对吗?」

      他与我对望,眼里激昂的情绪逐渐被理智压下,「是啊!」勾起淡淡的微笑,逼自己放开手。

「以后如果有机会,还是可以常连络,身为家人彼此报平安,说明近况,也是件好事对吧?」我不确定的问着,有点害怕婪燄会拒绝。

「嗯。」

「那我们就说定啰!以后还是要常连络。」我开心道。

「……这个,给妳。」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的银製物品,放到我手中,手覆住我的握上,让我拿好,「要收好,别被他发现了,想连络我时,按下上面的按钮就可以了。」浅浅微笑,将微小的奢望藏匿其中。

      风吹来,颈上的金球清脆作响,听见声音,我想起了雷湛,「我真的得走了,如果有机会,再见吧!」挥手转身往会场跑去。

「家人吗……」婪燄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垂下眼帘盯着自己的双手,他明白自己,最不需要的,就是家人,而她…却只把自己当作家人,一丝苦楚染上了上扬的嘴角。

      会场上,等得不耐的雷湛皱着眉,经典的臭脸,思咐着,自己不过是看在难得出来,又很久没见到朋友的面子上,放那个女人离开自己视线几分钟,这样她也能乱跑?为什幺到现在还没回来?

      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并从远处传来叮叮声响,看过去,是那个女人朝自己跑来。

「抱歉抱歉,你等很久了吗?」

「臭女人妳跑哪去了!」他不悦道。

「就一时叙旧聊太久了嘛!」

「哼!」他老大不爽。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因为太久没见面,所以要聊的东西太多才会这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然…你以后让我和他们每个月见面,每个月都聊天,这样就不会有那幺多事情要讲了。」我淘气地赖皮道。

「我才不会如妳的意。」他还会不知道她在想些什幺?久久一次就算了,还想每个月都出来?不可能!「我已经準备回去找条鍊子了。」

「哎唷!别生气嘛!我真的没有乱跑,你看,我这不就回来了吗?」我笑着安抚道。

「妳放心,我会找条跟这个项圈相符的金鍊子。」他气呼呼的转身往前走。

      唉──真是个爱生气的男人。

      我赶紧跟上,勾住他的手臂,讨好道:「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不用找什幺鍊子嘛!话说回来,这幺快就要回去了?不能再去其他地方走走吗?……」一对男女走远。

      这时的自己,还天真的以为,也许雷湛和婪燄他们的敌对,时间只要久了,有一天终将冰释,而自己也能光明正大地和他们重新相聚,却没想到,未来我再次和他们其中一人说话时,会是那般残酷的开始。

  • 名称: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2: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