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猎物超清

      我吓了一跳,回头注意声音来源处,「去吧!妳不是很想他们吗?」耳后传来雷湛温柔的声音。

      眼眶发热,「安蒂、真耶!」我大喊道,朝他们奔跑去。

「小梓妳到底都跑去哪了!」被他们抱得结结实实,安蒂哽咽问着。

「这…说来话长。」我笑着带过。

「我不管,妳最好从实招来。」真耶强势的说道。

      跟雷湛说过后,我们三个来到学校一处角落,细细的跟他们报告我一年半以来的经过,「真是太过分了,我要去宰了那群该死的臭血族!」听完,安蒂气愤的站起,準备冲出去。

「妳等等,」我伤脑筋的笑道,拉住冲动的她,「不管怎幺样,我现在过得很好,这样就够了。」

「所以妳现在跟雷湛在一起?」真耶问,「妳脖子上的…项鍊也是他送的?」语带保守的问。

「是啊!」我点头,见真耶迟疑的脸,「我知道它长得很像项圈,关于这点我也跟雷湛抱怨过。」我笑,手抚上垂挂在胸口的小金球。

      还记得我在那场性爱醒来之后,发现脖子上突然出现的这个金框,我错愕不已,『这…这是什幺?』该说它是项鍊吗?但这款式也太像项圈了吧!难道狼族流行这种款式?

      『不用怀疑,它就是项圈。』好整以暇的雷湛笑得恶劣。

      『果然是项圈啊!』一副被我猜中的态度,我边嚷嚷边扯着金框,它却坚固的让我拿不下来,『帮我拿下来。』

      『不可能。』他直接拒绝。

      『为什幺!』

      『妳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吧?』他挑眉。

      什幺话?我不解,他叹了口气,把我拉到他面前,『我说,只要妳敢偷跑,我就会做个项圈鍊着妳。』

      我搜寻着记忆,好像有这幺一回事。

      他见我想起,『所以,鑒于妳爱偷跑的坏习惯,我决定付诸行动,做了一个项圈。』

      『你怎幺可以这样!这样我很丢脸欸!』我孩子气的耍赖着。

      『现在是警告,只让妳戴着,我建议妳,最好别想再乱跑,不然我会再去找条鍊子,扎扎实实的鍊着妳,听见没有?』他霸道的说道。

      我扁扁嘴,扯着牢固金框的双手放下,『知道了啦!真是爱记仇。』不甘不愿。

      『我就是爱记仇,怎样?』他放开我,开始专心在政务上。

      见此,我也慵懒的躺下,将头窜进他的怀中,枕在他的大腿上,他拍拍我的头,放任我的撒娇行为,无聊的我摸摸金球,仔细端倪着我的〝项圈〞,时不时逗弄着,让它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并有一股森林的舒服味道从里头发出,让人安心。

「不好意思。」一道优雅的女声响起。

      我们看过去,三人一怔,「请问,也能让我们跟小梓说说话吗?」梅有礼的询问着。

      真耶和安蒂立即警戒的挡到我身前,深怕对方会有任何伤害我的举动,「你们这是什幺意思!」孔令不悦。

「我们才不会伤害小梓!」提安生气的说道。

「哼,是吗?」真耶冷笑。

「这种话你们竟然也说得出口?」安蒂嘲讽,「不知道欺骗小梓,伤害小梓的人可是谁呢?」

      对方四人沉下脸色,双方敌意一处即发,「好啦好啦!」我赶紧笑着从后方出来打圆场,「没事没事,大家干嘛这幺严肃?」

「小梓……」安蒂皱眉。

「没事的,」我拍拍她的肩膀,「不管怎幺说……」

      我朝他们看过去,「他们也都算是我的家人。」

      梅等人震住。

「可是……」真耶想再说些什幺。

「没关係。」我微笑摇摇头,示意他别再说。

      真耶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们去帮妳注意雷湛,如果他在找妳,我们会来通知妳的。」

「谢谢。」我感激的握握他的手。

      真耶领着安蒂离去,「我警告你们最好别对小梓打什幺坏念头。」离去前,安蒂狠狠警告了他们。

      他们四个与我对望,没有人先开口,活像在跟我比赛大眼瞪小眼似的,「嗨!好久不见。」没人开口,只好我先开口了,笑着打招呼。

「小梓……。」提安和孔令捏紧着拳头。

「妳过得好吗?」梅温柔的开口

      注意到他们镶着毕业生的臂章,看来当初同样身为银阶七等的两人也随着婪燄一同毕业,并不打算继续升阶,我点点头,「我很好,恭喜你们毕业了,梅姐姐,…稚森。」我歪头,看向一直站在最后方,沉默不语的他。

「小梓妳还好吗?臭狗他有没有欺负妳?」提安急急的拉着我询问。

      臭狗?是指雷湛吗?「不,雷湛对我很好。」我微笑。

「小梓妳不要帮他说话,臭狗的粗鲁我们都很明白。」孔令不相信。

「是真的,雷湛很照顾我。」我无奈的笑了笑,「他什幺都不让我做,只差没把我供着当神明养,你们看我,我还胖了不少呢!」我转了一圈展示给他们。

「可……」提安想再说什幺。

「过得好就好,」梅微笑打断,「现在的小梓比较好看,之前太瘦了。」

「会吗?我只怕我再这样下去会胖得跟一只猪一样。」我无奈叹气,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洋溢着幸福。

「小梓,我饿了。」提安拉拉我的手。

「上次生日妳说会做烤鸡翅给我吃的,我想吃。」孔令说。

「好好好,下次我一定会做给你们吃的。」我宠溺的对这两个撒娇的小孩说道。

「妳上次也是说下次,结果过了那幺久。」提安扁嘴,「没错,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孔令附和道。

「今天?我哪有办法?既没东西,也没厨房,我怎幺做?」我失笑道。

「妳不用担心,这些交谊厅都有,去那里就好啦!」提安拉着我前进。

「可是……」我错愕着。

「别担心,我们会告诉妳朋友,让他们知道妳在哪里的。」孔令轻推着我,催促我前进。

      梅望着被半推半就的我,又回头看看始终沉默的男人,「如果不想跟她说话,你何必跟着我们来?」

      稚森垂下眼帘,握紧双拳,依旧保持沉默。

      交谊厅内,梅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喝着我泡的茶,「好吃!」孔令和提安坐在沙发上大快朵颐。

      我端着一杯茶,推开半掩的门,坐在床沿上的稚森抬起头,「喝茶,好吗?」我微笑。

      他没有回应,我将专属他的茶杯放在桌上,坐到他身边,他一颤,显然没想到我会愿意与他如此相近,「干嘛今天这幺安静呢?一点都不像你。」他没有开口,「你爸妈他们还好吗?」我找了一个话题。

      他闭了闭眼,显然挣扎,「……对不起。」

      对不起……「干嘛跟我道歉?」

「我骗了妳。」

      我垂下眼帘,「都过去了。」

      他双手掩面,将愧疚隐藏在底下,「妳明明这幺相信我,我却欺骗了妳……」

「就像我对婪燄说过的,」我阻断他的自责,拉下他掩面的手,望进他那双如玉的翠绿桃花眼,倒映中的我拉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却是真诚的笑容,「我很谢谢你,也原谅你。」

      绿宝石微微睁大,「走吧!出去和他们聊天。」邀请。

      孔令和提安的玩耍打闹,梅和稚森的悠然喝茶,熟悉的摆设,熟悉的气味,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幺的熟悉,唯独那空缺的窗台。

      这时,彷彿听见我心底的叹息般,喀的一声,白色雕花的门扉开启,「老大!」玩得正起兴的提安开心唤道。

      和稚森、梅聊天的我回过头,许久不见的深蓝色校服内搭白衬衫,「嗨,你回来啦!」笑着招呼。

      咚!一股不明的重击,婪燄不懂,为什幺她会在这里?

  • 名称:激情猎物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1: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