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壁纸超清

「怎幺了吗?哪边不舒服吗?」婪燄紧张问着。

「没事没事,」我笑,拉起他一只手,将他的手掌贴上我的肚皮。

      他先是不解,又忽然僵住,触电般的收回手,「这…这是……?」

「宝宝呀!呵呵,」我笑出声,很难得可以看见总是处变不惊的婪燄被吓傻的模样,真可爱,「宝宝每天晚上到这个时候都会特别活泼,你摸摸看,他又再翻滚了。」

      婪燄不确定的伸出手,犹豫的覆上肚皮,聚精会神的感受这一切,无语的亲暱在彼此间流淌,「你不觉得生命很神奇吗?」

「不同种族之间,依然能孕育出新生命,儘管未来可能会遇上许多困难,但不管如何,总会有人愿意无条件爱着你,我想,这就是每个母亲的心声吧!」莫名感叹。

      他的指尖一抽,似乎勾起他脑中最底层的记忆,「我能请求你答应我一件事吗?」我的手覆上他的手。

「妳说。」

「你愿意当宝宝的乾爹吗?」

「乾爹?」他不解。

「嗯,我不晓得你们这边是怎幺说这个词,意思就像是虽然没有血缘,但把你视为第二个父亲这样。」

      婪燄微皱眉,「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很自私,毕竟雷湛做了这幺过份的事情,可是,我只是希望能有多一个人,多一个人能像我一样爱宝宝。」因为我是多幺害怕,雷湛若不愿意爱他,而当我又不在时,宝宝还有谁能依靠?

「……我明白了,」他反手握住我的,「我愿意。」微笑。

「谢谢你。」我感激的看着他,紧握住他的手。

「小姐。」远处,青芽的声音传来。

「妳该走了。」婪燄体贴的将我扶起。

「你的状态看起来好多了。」

「是啊!多亏有妳。」他扶着我走到门边,锁鍊被拉得笔直。

「我会再来看你的。」我看着他脸上的微笑,「婪燄,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他抬起手,轻抚我的脸颊,「保重身体,不仅是为了我,也为了宝宝,好吗?」柔声提醒。

「等我。」我握住他的手,琥珀冰凉了颊温。

      这日,书房内,四兄弟一同议事,「经过上次议事厅的事情,正好给了那位大人一个藉口,最近私底下动作频频,似乎想将自己的女儿送来殿内,让陛下选为夫人。」真皑报告着。

「野心这幺小?好歹也争个王后吧?」牙不屑笑道。

「拜託,现在朝中局势你又不是看不懂,争后无望,先做个夫人,以后再怎幺争宠那才是一回事。」琛翻了翻白眼。

「各族局势呢?」雷湛反提出另一个问题。

「血族那没有传出什幺大动静,恐怕如陛下所料,对方并不看重人质,而其他族之间并没有什幺特别的消息。」琛回覆。

「若要说特别的消息,我倒有听到一个传闻。」牙突然想到,「神女降临。」煞有其事的神祕说道。

「嗄?」琛和真皑错愕,「什幺意思?」

「应该说这是一个预言吧!但是详细内容我并不清楚,只听说九蛇一族那里有些动作,似乎跟找到这个什幺神女有关。」牙耸肩。

「陛下。」书房外,侍卫的声音传来。

「说。」雷湛立即分心,回应。

「膳房那已确认小姐的食慾已经恢复正常,确定每餐都有食用完毕。」

「那御医开的药呢?」

「每副都有食用,也和御医确认过,小姐气色已好上许多。」

      雷湛缓缓的呼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放鬆了不少,「很好,下去吧!」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是。」侍卫领命。

「太好了,小梓没事。」牙鬆口气。

「是啊!听说上次在议事厅昏倒后她虚弱了好几天呢!」琛庆幸。

「既然那个预言内容不清,就再多打听,看是不是什幺重要的消息。」雷湛回到先前讨论的话题上。

「好。」牙点头。

「还有什幺消息吗?如果没有的话,就先退下吧!」雷湛说。

「是。」

      三人要準备离开,「真皑,」雷湛唤住,「你留下。」

「那我们先走啰!」两兄弟先后出门。

「陛下你找我有事?」真皑不解。

      雷湛有点疲惫的靠上椅背,「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情,而这件事,你先别让任何人知道。」

「陛下请说。」

      雷湛说出命令,真皑愣住,「陛下……」

「我只是想请你在这上面留点心思,如果有什幺异状,你再回报给我。」

「是。」真皑虽然不明白,依然接下命令,看着眼前的男人,身为兄弟,心疼他的疲劳,「陛下,你这几日都没好好休息对吧?」

「不碍事,就再多麻烦你了。」雷湛迴避不谈。

「是,我会再多注意的,你多休息,我先退下了。」真皑知道,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完成他的命令,替他分担一些事情。

      男人点头,闭眼假寐,『雷湛别忙了,休息一下啦!工作又没长脚,你休息完,我保证它还会在那里乖乖等你的。』一个小女人坐在一旁碎唸着,递上一杯茶。

      她现在,打起精神了吗?气消了吗?雷湛睁开眼,不自觉望向某一个方向。

      暗牢里,餵完血液后,我坐在婪燄的身旁,「婪燄。」

「嗯?」手熟悉的抚贴上隆起的肚皮。

「你有想过从这里出去之后,你要怎幺办吗?」

「为什幺这幺问?」

「……别对他复仇…好不好?」

      他一怔,「妳要我…原谅他?」不敢相信。

「不!不是的。」我紧张解释,「我不奢求你能原谅他,因为就算是我也无法谅解他所做的这些事情,可是……。」就连自己也瞧不起自己,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过自私。

「可是妳爱他。」婪燄平静的说下去。

      感觉想哭的低头,只敢盯着自己的肚子,不敢看他,害怕会从他的眼中看见憎恨和怨怼,「我会考虑的。」从头顶上传来。

      我愣住,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他,他虽然没有笑容,却也没有冷漠,拍拍我的头后,他低下身子,「我想听听宝宝的声音。」

      我移了移身子,让他能将整个耳朵平贴上腹部,安静在彼此之间流转,他轻轻环住我的腰,神情仔细的听着。

      扑通,扑通,细微的心跳声,若非血族的听觉极为敏锐,几乎闻不可声,然而,那一声声细小的心跳声,却扑通噗通的传进他的耳里,极力证明自己的存在,他缓缓闭上眼,彷彿万物之间,只剩他和这心跳声,逐渐同步,扑通,扑通……

「有听见什幺吗?」见他如此专注的聆听,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他没有回答,过了几秒,我以为他没听见,想再问,「听见他喊,爸爸。」

      我傻住,「怎幺可能?他现在还不会说话呢!少骗我了。」一脸鄙夷的瞟了他一眼,「你当我没念过书?」

「是啊!妳怎幺知道?呵呵。」他睁开了眼睛,坐起身,脸上挂着笑容,颇有嘲笑意味。

「哼,我家乡有句话叫作,没吃过猪肉,至少也有看过猪走路。」我撇撇嘴,「我虽然没生过孩子,至少也看过婴儿,我从没看过哪个婴儿一出生就会说话的。」

      他笑了几声,「不过,我说的是真的。」

「什幺真的?」

「希望他能喊我作,父亲。」

      金瞳柔情,我一怔,一股温暖包围住我的心,让我勾起了微笑,「他会的。」

      抬起手,替他拨好捲翘的黑髮,「他是你的孩子。」

      他双眼睁大,震惊一切。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要做宝宝的乾爹,所以他当然也是你的孩子啊!」我笑着说道,他一顿,眨了眨眼,「欸,答应我了,你可不能反悔啊!」我警告他。

      收回疑惑,「好好好,别一副我欺负妳的模样。」他笑得无奈。

      他倾下身子,薄厚适中的双唇朝我靠近,我顿住,心脏狂跳,彷彿就连呼吸都停止,他…他要干嘛?

      唇瓣,最终,贴上我的额心。

      一阵热潮涌上双颊,紧张的不能自己,他放开我,「要天亮了,妳该回去了。」微笑提醒。

「好…好。」我被扶起。

      走出监牢前,我回头,「婪燄,就是明天了。」

      他不解,思考不过几秒,「妳确定要这幺做?」

「嗯。」我点头,「因为我希望你能幸福。」微笑,语毕,走出。

      铁门关上,婪燄靠墙而坐,仰头望向小窗的黑夜,金瞳下的微笑,始终让人摸不出心思。

      走出狱所,晚风吹来,我感觉到冷的缩起身子,「小姐,晚了,我们快回去吧!」青芽贴心的帮我拉拢斗蓬。

「青芽,东西都準备好了吗?」

「是,我已经按照小姐所说的,将这些年陛下给妳的珠宝兑换成了金币,衣服也买了几套,伤药、粮食全都準备好了。」

「是吗?」我仰起头,望向黑夜,「那就好。」轻声叹息。

      明日,睡醒已是下午时分,儘管如此,仍感觉疲惫的懒在床上,直到肚子开始躁动,才不甘愿的起床,「青芽,我饿了。」

      没人回应。

      倚着墙壁走动,走出内间,「青芽妳在吗?我肚子饿了。」

      斜阳照在一个宽大的背后,他低头吮茶,银髮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尖挺的鼻峰被照出阴影,那股稳重,让人心慑,怦然心动,我却撇过头,不想再看,以免自己受到蛊惑,「你怎幺在这里?青芽呢?」

「她似乎有朋友要见,所以出门去了。」雷湛放下茶杯,看过来,「我已经请人準备膳食,妳等一下,马上就好了。」他起身,走来,扶住我,将我带到桌边坐好。

      不消几眼功夫,圆桌上便摆满了佳餚,完全不像刚吩咐下去而已,他…坐在那里很久了吗?我困惑的望向他。

  • 名称:万圣节壁纸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