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高校4超清

      晚间,全格达密切很是热闹,到处可见豪饮的人们,我识相的没有出现在大厅内,因为我明白,我的出现只会让群臣之间,原本兴致少了那幺一点尽兴,所以我露个脸后,便让青芽扶着自己在大厅外散步着。

      不知不觉又走到池畔边,心里觉得自己与这里似乎有缘,望着远方的月亮,「小梓。」

      我看过去,是几个人,我有些惊讶,「你们怎幺在这?」

      互搭着肩的牙和琛,并肩而立的真皑与阿瑟音,以及已经朝我走来的雷湛,众人都挂着笑容,「那妳怎幺又在这?」来到我面前的雷湛,低下头凝望着我,微笑询问。

「我……」像是心事被戳破般,表情有些尴尬,「我只是想出来散散步。」

「那我们也只是想出来散步。」雷湛耸肩。

      那不言而喻的体贴,一种温暖扩散在心,「好久不见,辛苦你们了。」在雷湛的搀扶下,我走近大家。

「小梓有想我们吗?」牙灿笑。

「当然有,我每天都在期盼你们能赶快回来。」我真心的微笑。

「真的吗?我们也都很想小梓喔!」琛和牙开心的张手就抱。

      强而有力的拥抱,挤压到大肚,我不适的扯动眉头,「放开她!」雷湛见到,立即拉开两个男人,查看我全身,「不舒服吗?」担心的问。

      对于雷湛的大动作,众人傻愣,只有真皑反应过来,「需要我去请御医吗?」开口协助。

      雷湛点头,「去请御医过来。」

      真皑马上要走,我赶紧出声,「没事没事。」拦下真皑,「你别老是这幺紧张好吗?这样很容易老的。」娇嗔的瞟了雷湛一眼。

「真的没事?」雷湛不放心。

「没事,只是被牙和琛吓到而已。」我笑笑安慰。

      雷湛听了,缓了缓脸色,又些许不悦的看向那两兄弟,「少对她动手动脚的,给我离她至少三尺远,听见没有?」

「你别那幺夸张好不好?牙他们又不知道,不知者无罪没听过吗?」

「小梓…怎幺了吗?」琛不安的问,牙也是一脸担心:「身体哪里出问题了吗?」

「呃……」我尴尬的望着归国的三人,他们脸上的担忧让我不晓得该怎幺解释,「其实也不算是问题啦!哈哈。」挂着乾笑,扯扯雷湛的大手,希望他能帮我解释。

「哼。」他别过头,显然对于我刚刚帮别人说话的事情,很是不爽。

「怀孕!」

      在内间更衣的我都听见外间众人惊呼的声音,「小姐好了。」青芽出声。

「谢谢。」

      换上简便服装的自己,看起来少了华服的雍容,但质地名贵的外衣仍让自己像个娇贵的千金,长髮扎成了马尾,宛如学生时代,唯独那明显的凸肚增了不少为人母的韵味。

      走出外间,大家看来,归国的牙、琛兄弟、阿瑟音都是一脸震惊的盯着我的大肚,真皑一贯的温和微笑,还有一脸臭死人不偿命的雷湛,「我好了,出发吧!」

      热闹的大街上,穿着便服的众人逛着,兄弟档在最前方欢呼,阿瑟音和真皑则像多年好友未见的谈天说地,而我和雷湛走在最后,隔壁的这位男人像是吞了几万吨的垃圾般,脸色难看,「别生气了,好吗?」我拉拉雷湛的手。

      他缩回手不让我牵,看来这次真的很火大,我在心里叹口气,「都是我不对,你别生气嘛!我只是好久没出来走走了,所以想出来走走,你别怪牙他们好吗?」我装可怜的求道。

      当牙兄弟提议来到镇上走走时,我马上附议,所以才会演变成该是国宴上主角的大家,现在通通换上便服在街上逛着,而我旁边这位仁兄原本就因为我帮牙他们说话而在不爽,又因为我一直坚持要到镇上,怒气更盛,导致现下完全不打算理我的状态。

「哼。」回应我的,是一声鼻哼。

      我在心底深深叹气,为什幺已经做王这幺多年,他在某些时候还是像个小孩?尤其是在面对我的时候,现在我该怎幺办才好呢……

      正思索到一半,右肩被人撞上,「呀!」身体不稳的叫了一声,双手急忙想捉住四周任何可能支撑的物体,却因为人潮太多,只好害怕的护住肚子,等待坠地的那刻。

「张梓!」

      大手快速将我揽住,「妳没事吧?」惊慌的语气。

      看见雷湛一脸担心,我摇头,「没事,只是被人撞了一下。」鬆开紧绷的身子,手扶上雷湛,让他把自己扶好。

「是哪个王八蛋撞了妳?我去把他宰了。」他咬牙切齿,瞪向我身后任何一个背影。

「我没事,只是今天全国开心,人潮多了,你别放在心上。」见他担心自己的模样,我鬆口气的笑道。

「妳还笑!」他见我笑着,气道:「妳自己不方便,还嚷着要出殿,为什幺就不能乖乖待在殿里安养就好?」

      眨了眨眼,笑容在脸上逐渐扩大,原来他没有气自己,只是在担心而已。

      他看着我脸上越来越大的笑容,一股气堵着,「随便妳!」转身要走。

「雷湛。」我唤道,他没理,持续向前走,我想跟上,「哎呀!」

      他一顿,犹豫地稍稍回头,见我一脚準备离地,「妳要干什幺!」快步回来,马上扶住我。

「我的鞋子掉了,我想穿好它。」注视他担心的模样,我不敢再笑,故作正经的指了指自己刚刚被撞掉的鞋。

      他顺着把视线移过去,发现那软布鞋正摇摇欲坠的挂在我的脚尖上,「啧,真麻烦。」

      他半抱半扶着我到角落,让我靠墙站稳后,我準备弯下腰穿鞋时,一个高大的人影却比我更快的蹲下,在我面前单膝跪地,我愣住,他抬起我的脚,粗旷的大手却细腻的执起鞋,温柔的套进我的脚,甚至细心的帮我把鞋缘拉好,他仰起头,望向我:「有穿好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那纯粹的认真,没有任何身为王者的骄傲,宛若就只是一个男人替心爱的女人穿鞋般的自然,「嗯,很舒服。」我有些怔愣的照实回答。

      他放下我的脚,站起,「走了?」朝我伸出手。

「雷湛。」我没有动作,只是呆滞的凝望他,「你为什幺要对我这幺好?」

「什幺为什幺?哪来的蠢问题。」他挑了挑眉,「就凭妳是我孩子的母亲,妳是我的妻子,我不对妳好,我要对谁好?」

      那般的理所当然,暖意从心底流过,「这幺说可不準,第一,你的妻子那幺多个,何况我还没嫁你呢!再来,这幺多女人抢着帮你生小孩,你也不缺我肚里这个啊!」我皱皱鼻子,吐舌道,手却背叛我说的话,牵上他的手。

「她们都不是妳。」

      我一愣,看向他的侧脸,「我承认的妻子,只有一个叫作张梓的女人。」

      雷湛……

      我停下脚步,他不解,我握紧相握的手,将他拉向我,垫起脚尖,主动吻上他。

      他一怔,随即抢过主导权,长臂搂紧我的腰,灵舌直捣最底,好像要把所有津液吞落口中才会满意般,我双手挂上他的脖颈,柔软的银髮触碰我腕处,结束了吻,双方轻喘,我抬着小脸仰望他,大眼闪烁着光芒,「雷湛,你知道吗?」

「怎样?」他认得她眼中的光芒,那是只属于他的目光,她对他的心。

「其实,你爱我。」信誓旦旦。

      他震住,宛若听见什幺炸弹消息般,「你就承认吧!其实你很爱我。」我坏笑道。

      他一顿,觉得那笑容有点刺眼,「随妳怎幺说。」他撇撇嘴,转身要走,却不忘牵紧我的手。

「你是什幺时候爱上我的?怎幺都不告诉我?真是太贼了。」我兴奋且雀跃的嚷嚷着,「是你吃到我做的料理的时候吗?还是我跳舞的时候?还是再更早之前?快跟我说嘛……」一路上,像个讨糖吃的孩子般。

「妳很吵欸!……闭嘴。……吵死了!」一路上,像个青春期的彆扭大男孩般。

      虽然到最后,我都没听见雷湛说出口是什幺时候,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幺时候,甚至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对我付出的那些,就叫作爱,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听见他亲口说出,他爱我,我一直如此相信着。

      但直到我恨他的那天,消失的那天,都没听见他亲口说出,他爱过我。

      过了几日,为了庆祝牙等人归国,我一大早就在膳房内忙进忙出,「小姐,妳别忙了,陛下知道会不高兴的。」青芽为难的跟前跟后。

「那就别让他知道啊!」我回道。

「这怎幺可能嘛!」青芽欲哭无泪。

「妳这个女人是有过动症是不是?」一旁纳凉的御厨大叔撇嘴道。

「谁跟你有过动症?」我翻了一个白眼,「我只是想煮顿好的给大家吃,何况我也好久没有煮饭给雷湛吃了。」拿起网子捞着水缸中的鱼类。

「就没见过哪个夫人像妳一样动不动就来膳房的。」

「那不一样。」水缸中的鱼灵活有余,我不放弃的用着网子捞。

「哪不一样?」

「我不是夫人,我只是他的妻子而已。」我停下动作,气喘吁吁。

      大叔和青芽一怔,「妻子,照料丈夫的生活,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我抬手抹去额上汗珠,準备再继续,一只手却接过我的网子,「我来吧!」

      大叔俐落的捞住鱼,拿刀杀鱼,「煮汤?」偏头问。

「我想做红烧。」我露齿笑道。

      他点点头,「欸大叔,那个希拉兽等等也帮我杀一下好不好?我想用烤的。」我厚着脸皮拜託。

「就妳麻烦。」他瞟了我一眼,「妳这个性,的确也当不了什幺夫人。」碎唸道。

「青芽妳帮我把那边的宿草切一切好不好?我想要拿来煮汤。」

「好,小姐妳先坐着休息一下吧!」她赶紧拉了张椅子给我坐。

「谢谢。」我抚着肚子坐下,微喘着。

      议事厅上,「陛下请三思啊!」众臣跪下,恳求道。

「这事我已考虑清楚,下个月选定吉日,昭告天下,本王要娶后。」雷湛不容置喙。

  • 名称:热血高校4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1: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