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蛇大战超清

      他拉开双腿,让自己进入两腿之间,藉由水,毫无阻碍的便进入对方体内,「好紧,妳来了?」那紧实让他差点忍不住,低吟,着迷的看着自己身下早就陷入情慾的人儿。

「雷湛……」双腿夹紧,狠狠环住他的腰。

      他看着对方,虽然对方曾说过要小力,避免伤了腹中的孩子,可他此时只想进入得更深,看对方为自己失控的模样,思即此,用力一挺,「啊!」猛烈力道,彷彿一瞬间碰到了那最敏感的深处。

      他低头含上那高高的挺立,柔软的舌捲着,绕着,一手环住对方的腰,替对方支撑身体,另一手放肆的揉捏,那白嫩的软肉从指缝中澎起,腰摆一次又一次用力,每一次都撞击着最深的花蕊,快感几近逼疯两个人,「啊…啊…雷湛不要……」娇喘连连在偌大的澡堂内回响。

      一再紧缩的软嫩,热烫的花蜜流淌过他的雄伟,不管是耳边的娇吟,手中的柔软触感,还有那紧紧包覆住自己的紧緻花茎,这个女人的所有一切,都让他着了魔,让他不可自拔,「啊!」他疯狂的低喝,汹涌而来的快感,喷射而出。

      两个人拥抱着彼此,感受那快感的余韵,我坐在他的身上,埋在他颈窝喘息,「欸,雷湛。」

「嗯?」

「你还记得,我曾说过我的梦想吗?」

      他想了一下,「妳是说,吃饱睡睡饱吃?」

      我笑了几声,「那个才不是我的梦想呢!」

「那不然?」他挑眉。

「我的梦想呢,很简单,你要帮我完成吗?」我撑起身子,望着他。

「只要妳想要的,我都会给妳。」他微笑,柔情的替我拨去黏在颊边的髮丝。

「一间屋子里,不用太豪华,只要有我的丈夫和我的孩子,每天丈夫下班回来,孩子下课回家,相聚在家中,谈天说笑。」我微笑着,「一个家,一个丈夫,几个孩子,这就是我的梦想。」

      颊边的手一顿,「这就是我的梦想,你…会帮我完成吗?」我希冀相望。

「妳明知,我办不到这个。」他收回了手。

「是啊!我明明知道。」我垂下眼帘。

「妳肯定还有其他梦想吧?若是保妳只用吃饱睡睡饱吃,这我可允诺妳。」他笑,「只要妳留在我身边,妳便能见证,格达密切在我手中壮大,成为这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到时,所有种族都得在妳我脚下俯首,许妳一生尊宠,荣华富贵。」

      看见他眼底的野心和自信,「我不奢求你给我一个世界,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允我一个家。」

      我没有那样的野心,我想要的,很简单,只是一个家,一个容身之处。

      他满意的笑,将我搂得更紧,「这有什幺难的?只要有我雷湛之处,便有妳张梓的位置。」

      望着他,我知道他说的每字每句都发自他的内心,这样的男人,非池中物,根本不可能甘愿平凡,他的确也该配有那样的野心。

      可,雷湛你知道吗?我,张梓,只是个平凡的女人。

「张梓,」他唤道,我回神,望向他,「等国宴结束后,我打算颁旨,宣告天下,娶妳为妻。」

      我愣住,他的大手在背后,体贴的替我按压腰背,眼神温柔,彷彿看进眼底深处,还有一股化不开的执着,深色的瞳孔,流出爱恋,「这些年,辛苦妳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不想妳再委屈,从今以后,妳只需安心享受,我会给妳最好的一切。」

      湿润在眼眶打转,这些年的等待和周遭的冷言讥讽,宛如他都明白,委屈泛出,在他的柔情下都成了甘甜,「妳…愿意吗?」他看着,那水气的眼眸,身为王的种种优势,那本该是胜券在握,但面对对方,突然都无法站稳脚步,不确定,难掩紧张,开口询问。

「嗯!」我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用力的点下头,泪珠不稳的从眼眶被我点落。

「既然愿意,妳干嘛哭呢?被别人知道还以为妳被我强迫呢!」被提起的,不安的心终于放下,他无奈又宠溺的勾起笑容,抬起大手,细腻的帮我擦去眼泪。

「我这是喜极而泣,你懂不懂啊!」我哽咽。

「喜极而泣?原来妳这幺想嫁我啊!」他取笑道,「这样感觉我好像亏本了。」

「谁想嫁你,你少臭美了!」我扁嘴,吸吸鼻子,看着那刺眼的坏笑,气不过的张嘴咬上他宽厚的肩膀。

「嘶─哪有被人猜中心思就咬人的。」他故意哀嚎,「大人饶命啊!」

「知道怕就好。」我满意的鬆嘴,看着他的示弱,我忍不住噗哧笑起来,「呵呵──」

      听着那许久不见的玲珑笑声,刚硬的脸庞也放软跟着笑着,收起拥抱,紧紧抱着对方。

      三日后,街道上人潮分到两边,长长的队伍接受全国的欢呼,领头的女子笑容亲民,而后的两个男人更是笑容灿烂,一路领着崇拜走进庞大的王殿大门。

      大厅上,不论是满朝文武,或是王的妻妾,皆在等候那胜利的队伍,远远见到那如长龙的队伍入殿,为首的女人和男人们领着所有将士下跪行礼,「免礼。」雷湛大悦,挥手说道。

「是。」所有人起身。

      她仰头望来,看见自己所爱的男人,依旧英俊倜傥,而他的身下是三个女人,三夫人以及新纳妾的四夫人,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个明媒正娶的妾侍都比不上另一个站得离王最近的女人。

      一身鹅黄缎面华服,长裙拖了一地,长髮磐上,黄金的髮饰显示她的荣宠,将小巧的瓜子脸整个露出,少了前阵子的淡漠,多了如第一次见面时的活力,那是被宠爱至极才会有的神情,他甚至允许,一名根本不容登上大殿的侍女在一旁搀扶,儘管她离开多时,也一眼便能看出,他对这个女人的心,丝毫没有减少,只有随着日子越来越多的专宠。

「大军大胜,多亏了你们,本王甚是开心。」雷湛笑道。

「恭喜陛下。」全殿群臣众人统一开口。

「传令下去,本王今夜替大军办了接风宴,命所有人回家梳洗稍作休憩后,日落,殿门大开,普天同乐。」雷湛下令。

「谢陛下。」群臣下跪叩谢。

「退朝。」

      众臣一一倒退退下,雷湛下一台阶,亲自弯腰伸手相扶,我握住,倚靠雷湛的力量起身,望去,周遭的女人无不一是羡妒,我让自己忽略,因为我明白,从自己答应要陪他一生的那刻,我就必须坚强自己,不能再成为他的累赘。

「启秉陛下,」阿瑟音开口,「请问战俘的处置?」

      雷湛握我的手一紧,思考不过几秒,「把他带上来。」

「是,」阿瑟音点头,回头:「来人,把战俘带上。」

      雷湛看向我,「妳先回去休息,我马上过去。」柔声交代,拍拍我的手后放开。

「好。」我乖巧的点点头。

      一旁的青芽上前轻扶,「顾好妳的主子。」他看了青芽一眼,冷硬的提醒。

「是。」对于自己陛下一秒翻脸的神技,她早已习以为常,毕竟她一直在旁,看得很清楚,他的温柔,从来都只给自己的主子。

      在青芽的搀扶下,我走下阶梯,经过阿瑟音旁边,她没有看我一眼,走到殿门,一身髒污,头带铁面,看不出任何脸部肌肤,手脚锁上镣铐,双手戴着铁具看不出手掌的形状,蹒跚的被士兵拉着前进。

      我们擦身而过,那恶臭让青芽都忍不住皱眉,对方却停住,我不解的转头,「小姐我们快回去吧!」青芽催促的半推半扶,不让我停下。

「青芽妳走慢点。」我无奈的回头,手稍微用力的抓稳青芽,以免自己跌倒。

「罪人还不快上前!」士兵威吓,用力一扯,对方只能被迫不稳的向前。

      站定,对方虽然看不见,却像是有感知般,和雷湛直挺相望,「无礼之徒,跪下!」士兵从对方膝窝处踹下,对方只能踉跄的双膝下跪。

「阿瑟音妳先退下吧!」看不出表情的雷湛,说道。

      阿瑟音迟疑了一秒,低下头:「是。」

      所有人都退出大厅,只剩雷湛和对方以及控制对方铁鍊的士兵,「打开他的面罩。」雷湛下令。

「是。」士兵上前,从怀中取出一把钥匙,解开铁面侧边的锁头。

      铁面像门一样,掀开,是一脸血污,完全看不出对方原本的肤色,闭上的双眼,感受到空气,微微睁开,似乎有点畏光的瞇着。

「哈哈哈──」雷湛仰身,放声大笑。

      对方适应了光亮后,盯着眼前狂笑的男人,「笑够了吗?」无喜无怒,声线平淡,若只听声音,让人完全想像不到是名阶下囚,反倒像是贵族间的轻描淡写。

「不够,」雷湛止住笑声,但是狂妄的笑意无法抑制的嘴角上扬,「你这样子,足以让我笑上一辈子。」

      对方像是不在意般,耸耸肩,「终于啊终于,我们之间,终于分出了胜负。」雷湛坐上王位,居高临下,对囚徒恶笑。

「胜负?呵。」囚徒不置可否,轻声冷笑,「你以为你赢了?」

      对囚徒的嘲讽,雷湛不在意,「你军已全数歼灭,你则成为了我的阶下囚,而你我都明白,你族的那个人根本不会插手救你,这样的局势下,你还能翻本吗?」笑着反问。

      囚徒抿了抿嘴,无法反驳,「我不会马上杀你的,我会把你囚禁一辈子,让你后悔,与我作对,让你看着我和她子孙满堂,领着我族将你族追杀殆尽,让你听着她唤我为丈夫,在我身下承欢,并发誓爱我永生永世。」

      囚徒冷下脸色,狠狠的瞪着那个与自己相反地位的男人,雷湛欣喜的从王位上走下,来到对方面前,「我赢了这场战役,赢了她的心,你说,我赢了吗?」弯下腰的雷湛与他面对面,轻声询问。

      囚徒的怒意染上双眼,怒不可抑的扑身张口就咬,雷湛灵敏的向后退一步,士兵则死死拉住铁鍊,让囚徒不得再向前一分,「你后悔吧!当年你杀我不成,反倒让她救了我,早在你得知的那刻,你就应该痛下杀手,而不是为了你那卑劣的乐趣,而留我到现在,你儘管悔恨着。」雷湛刚硬的脸庞被胜利扭曲,狂喜膨胀着他的心灵。

「你能走到这步,的确出乎我意料,不愧是我看上的对手。」囚徒咬牙切齿。

「就算你再狡猾,这次也栽了跟斗。」雷湛又是仰身大笑几声,「放心,我和你不同,我是不会给我的敌人任何一丝一毫的机会。」

      凝望彼此的双眼都泛着生人勿近的冷光,「看在你能走到这步上,给你一个嘉奖,事情,还没结束呢!」囚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见到对方的笑容,雷湛的喜悦稍稍消散,「把他拉下去!」

「是。」士兵上前将铁面扣上,将囚徒的面容再次隐藏,拉扯着铁鍊要将对方拉走。

「对了,」雷湛突然开口,士兵停下脚步,他勾起恶意的笑容,「十日后,是我和她的婚礼,记得要恭喜我们啊!」

      囚徒一僵,像突然失去理智般的朝雷湛冲去,士兵机警的扯住铁鍊,使得对方只能停在某处就无法再前进,他不断挣扎,铁鍊被扯得叮噹响,就只差一步,丝毫没有移动的雷湛冷冷的勾起嘴角,「从今以后,不会有人再知道她曾是你的女人,全天下只会记得,她是格达密切,我雷湛‧汉达尔唯一的后!」

      双拳紧握,一双眼睛在暗处缓缓的闭上,又再次睁开,只剩决绝的无情。

「拉下去!」雷湛命令。

      士兵发挥全力,强硬的将囚徒拉开,消失在殿内。

  • 名称:人蛇大战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0: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