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大了超清

      深夜,压抑怒气的雷湛等待消息,真皑走进,「陛下。」

「找到那个女人了吗?」听似平静的语气。

「回…回陛下,镇上…没有小梓的蹤影。」真皑艰难的老实道。

      手中的瓷杯硬声破碎,「废物!」雷湛愤怒的将捏碎的碎片丢到真皑脚前,「只是个人类也找不到,通通是一群废物!」气得站起大吼。

「阿湛你冷静点,或许她只是贪玩,跑远了点,说不定晚些时候就会自己回来了。」阿瑟音劝道。

「陛下!」外头的侍卫跑进来,「有人打听到消息说有看到一个像是小梓小姐的人搭上天马车离开镇上,疑似去了帕达令。」

「帕达令……。」真皑和阿瑟音皱起眉,那可不好了,帕达令虽然不大,但是大多是森林,而且是食妖族的聚集地。

「我自己去找她。」雷湛按耐不住,长腿一迈往外走去。

「阿湛等等!」

      外头刮着强风,飘逸的白雪也不再温柔,「现在风雪这幺大,而且还有加大的趋势,现在去帕达令找她太危险了,明天再去吧!」阿瑟音急忙劝道。

「是啊!陛下还是我再多派些人手,您等明早视线好些……」真皑也劝道。

「我等不了明天!」雷湛低吼,两人惊愕住,刚毅冷酷的面容再也藏不住那锥心的焦急,「风雪那幺大,那个女人那幺怕冷,又是路癡,肯定会迷路到天荒地老,万一她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到我身边,我该怎幺办!」无法再压抑那种心慌,如果…如果真的再也见不到了……他为什幺这个月要躲着她!他突然无比懊悔。

      真皑和阿瑟音震着,尤其是阿瑟音,脑海中浮出某种画面,原本扯着对方的手僵硬的鬆开,一瞬间,对方再次从她手中溜走。

      深邃的双瞳泛出银光,肌肉喷张,瞬间变化成一头巨狼,如迅雷而出。

      自己不断试着,试着不要让她这幺过度影响自己,尤其是在重新见到阿瑟音,听完那个晚上阿瑟音酒醉后的坦白,总是时不时勾起年少时的过往回忆,更让自己有所体认。

      而自己清楚,太在意她了,在意到她一点情绪就能影响自己,甚至只要有危险,自己便会奋不顾身,窜过就算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她的念头,但…他身为狼王,并不能有这种念头。

      所以自己这一个月努力远离她,不见她,和她保持距离,希望能让自己冷静,别被感情沖昏了头,他知道她在等他,可是他无法一直放任自己全心全意的走向她。

      他害怕,有一天,自己会把她看得比国家还重。

      就算没见她,但光知道她还在他的身边,只要他想,随时一回头便能看见她,他就感觉到安心,少年时他曾被他以为的爱情背叛过,被所谓的挚爱弃如敝屣,当年阿瑟音决绝的背影击碎了他认知的爱情,他不懂什幺才是真正的爱情,所以他不爱她,他只喜欢她,喜欢到想给她全世界,喜欢到只想把她锁在自己身边,不让她有机会离开,喜欢到…他愿意为了她奋斗,只为了能让她成为他唯一的后,因为这是他给她的,也对自己许下的承诺。

「冷…冷死我了,这…这到底…是什幺鬼…鬼天气!」狂风暴雪中,单薄的身子,双手环抱自己想添些温暖给自己,却丝毫没用的牙齿打架。

      刚刚还算好天气,为了怕坏人追上,自己还跑了不少路,结果天才一黑,就狂风暴雪,这个世界是有毛病吗!冷…冷死我了。

      狂风阻挠我前进的步伐,肆虐的雪花导致视线不良,知道自己体力快要透支,「可恶!交通站到底在哪?为什幺这里每个方向都长得一样?」光秃秃的枯树在黑夜里看起来恐怖骇人,被强风吹得摆荡,彷彿是有自我意识般,混乱迷失的人们。

      不知道是否因为下午被打的那一巴掌的缘故,总觉得头重脚轻,再也撑不住的虚软倒下,鬆软的雪地接触到脸颊,一阵冰凉让自己发昏的脑袋舒服了些,脖子上的项圈被吹得叮噹作响,冷风的沁凉进到鼻腔间带了一丝阳光气味,那股安心飘进恍恐的心中,「雷湛……」模糊的视线中,一颗颗热泪从眼眶中流出,接触到空气,冻成冰珠,「雷湛……」你是否会来找我?就像当初,你固执的来到我身边,不肯离去执意要我跟你走般,你现在…是否还会找我?

      一字一句,销声在狂啸的暴风中,如我所想的,被雪埋藏得美丽,包括被雪掩埋,消失的自己。

「吁吁…吁吁……」急速的银色闪电穿梭在树林间,偶有停下,仰头或低头的闻着,第一次,牠多希望自己的嗅觉能再更灵敏些,才能在一阵冰凉中,闻到那一闻上,便留恋不已的淡雅气息。

      叮铃叮铃──

      倏地停下,兽耳抖了抖,转向右侧朝着那声铃音,四脚急奔,敏锐的鼻似乎闻到了自己留恋多年的气味,再加速,恨不得四脚多六脚,好让自己能跑得更快些。

      叮铃……叮…铃……

      直到一处,原本急促的铃声渐渐消失,就连气味也无蹤,牠逼自己更聚精会神,但剩下的,只剩风雪的嘲笑,笑着牠的不懂珍惜,笑着牠的不自量力,想逃避她,所以老天爷就让牠失去了她。

「嗷呜───」不!牠不接受!牠不准那个女人消失!

      丧失理智的用着爪子狂刨雪地,牠不相信!就算要到地狱,牠也要夺回那个女人!

      逐渐,刨出了大坑,牠不知道她在哪,但是牠不想失去她,手痠了,却依然只有一片白茫茫,「嗷呜─嗷呜──」像是哭诉的低嚎。

      周遭高耸的白雪崩塌,淹进坑洞中,牠无碍的从雪中起身,抖下身上的雪,兽性的脸庞,人性的悲戚,利爪伸长的刺进雪里,正在悲伤之际,从旁边崩塌的某区,一撮髮丝露出。

      深邃的铁灰瞳孔一缩,立马上前,大爪奋力刨着,收起利爪,就怕误伤了她,拨去了大部份的雪,露出了只穿着单薄皮衣的她,本来白皙的肌肤被冻透了,长睫毛积了层霜,还有几颗雪珠凝结在她脸颊上,瑟缩的瞳孔放大,是她!真的是她!牠找到她了!

      突出的口鼻轻轻点她,她没有清醒,牠看看四周,当机立断让她趴伏在牠的背上,小心翼翼的,尽快奔跑着,避免让背上的人儿跌落,找寻自己印象中刚刚有路过过的遮蔽空间。

      山洞内,牠把她轻放,但依然没有变回人形,因为牠知道,在如此低温的环境中,维持狼态才能为彼此取暖。

      牠继续用自己突出的口鼻轻点对方的脸庞,没有回应,伸出前足,用软软的肉球轻拍她的脸,她还是没有清醒,硬得就像是一座冰雕,铁灰带银的瞳孔泛出水润,一再的拍着对方的脸颊,始终没有回应,低温把她结成了冻,也把牠的心冻成了冰。

      一滴滴温热的水珠坠在她满是风霜的脸庞,臭女人醒来,给我醒来,不要再睡了!快点醒来!

      『雷湛……』巧笑倩兮的模样,从前的自己总是期盼她能用看着那男人的目光望着自己,曾几何时,自己得到了,爱恋缠绵的眼神,总倒映着自己刚硬的脸庞。

      天才刚亮,风雪渐小,一抹高大的身影破城门而入,原本在城门口焦急的众人震惊,斗篷扯下,一头象徵王的银髮光辉闪耀,底下的脸孔却如冬天雪地般骇冷,「陛下!」真皑大喊。

      阿瑟音看着男人此刻,原本担心着急的心鬆了口气,他没事,太好了,他没事……。

「给本王传所有御医!」雷湛大吼,快步朝自己寝殿前进。

「陛下,让臣来……」真皑上前要接过男人手中的女人。

      手才伸出,雷湛一记眼光,真皑震住,放任自己的王从自己面前越过,若不是他还看得见,他还以为自己的双手已随自己离去。

      雷湛抱紧自己怀中的女人,踏上寝殿,别于冷硬的表情,小心翼翼温柔的将女人放上自己的床铺,一群御医浩浩蕩蕩的进到寝殿,「陛下。」

      他望着她,没有刚刚的冷酷,只有心疼和爱情,「救她。」轻声下令,落下一吻在她毫无温度的额间,抬起身子,回身面对众臣,无情的,平淡的,也让人畏惧的继续下令:「救活她,不然本王就全让你们一起陪葬。」

      众臣,冷汗涔涔,「是。」硬着头皮。

      雷湛让出位置,走出寝殿,来到外间,坐上主位,盯着那桌面,发愣着,『雷湛,你觉得这次我新研发的竹笋炒肉丝怎幺样?』俏丽的脸蛋带有期盼。

「阿湛……」从头到尾都看进眼里的阿瑟音,心痛,也不捨的轻唤。

      雷湛没有回应,阿瑟音犹豫,却还是伸出手,抚上他的头,如同那多年以前的安慰,雷湛僵住,「别担心,小梓不会有事的,她如果知道你这幺在乎她,肯定也会捨不得丢下你的。」柔声。

      鼻间猛然酸涩,『雷湛…你爱我吗……』

      爱,他不要爱,他只要她,所以他绝对不会让她逃开!

      热!身体好热,热到感觉指尖都要融化了,我不适的想挣扎,身子却有千斤重,费尽了全身的力气,只落得手指微微颤动。

「张梓…张梓妳醒了吗?」一声担心的呼唤。

      努力撑开眼睛,是许久不见的脸孔,「嗨,」喉咙像被火烧过的疼痛,「好久不见。」勾起浅浅的微笑。

      雷湛一窒,三天三夜了,从帕达令回来,吼着所有御医来让她检查身体,全部人都说没大碍,只是在雪地里失温太久,所以发烧休息一下就可以,但一天两天过去了,对方始终没有醒来,高烧不退得让人心惊,他都开始怀疑,会不会殿内所谓的御医其实只是一群庸医?

      而现在,这个女人终于醒来了,却像反讽似的给了自己一句『好久不见』!

「妳…妳这个愚蠢的女人!」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这些天的担心受怕,还有对方又再偷跑的怒气全部混在一起,「妳的脑袋是被狗啃了是不是!」

      见他一副怒不可抑的模样,脑袋被狗啃了?这种形容词倒也没听过,不过…严格来讲是也没说错呢!「噗!」我噗哧一笑。

      果然脑袋是真的被狗啃了吧!谁叫我满脑子都只剩这不可一世的狼王呢?

「很好笑吗?」他脸色下沉,冷硬的问,很有对方一回答是就会把对方掐死的感觉。

「对不起,我错了。」识相的我放下身段道歉,甚至撒娇的伸手拉拉他的衣襬。

      小女人的姿态,冷酷的表情逐渐柔软,他长臂一揽,将床上的小小娇躯纳进怀里,虽然炙烫着,却让他感觉到对方的生命力,不再像是从雪中找出的,那般如死人的冰冷。

「妳别以为我这样就会原谅妳了。」

      发昏的意识中,这是我听见的最后一句。

      议事大厅内,我不安份的挪了挪屁股,一道冷冽的视线立即刺来,我浑身寒毛直立,只好继续乖乖坐好,「既然目前契壁铬的状况已控制住,那让牙一个人先留守,让琛去战地那边支援。」雷湛继续开会道。

「只有琛一个人支撑全局怕是不太够,」阿瑟音思索道,「陛下,您也派我去吧!」她自告奋勇。

      雷湛看了阿瑟音一眼,扫视众臣,似乎大家都觉得由女战神出马是件好事,起码动荡不安的战局又多了一股强势的力量,「这日后看状况再议,」雷湛拒绝,「各位还有什幺事要说吗?」

「陛下,关于娶后一事……」有个不怕死的老男人开口,完全无视于坐在雷湛旁边的我。

      眼光凛利,老男人顿时住嘴,「如果没什幺事,就退下吧!」宛如知道对方再也说不下去的雷湛宣布道。

「是。」

      众人退下,只留我和雷湛、真皑、阿瑟音四人,「阿湛你派我去吧!」阿瑟音道。

「我说了,这件事之后再说,妳先留在殿内。」雷湛起身,我赶紧跟着起身,跟随。

「阿湛你明明清楚,让我去前线可以有多大的用处。」阿瑟音不放弃的追上说道。

      雷湛没有回答,牵起我的手往前离开。

      阿瑟音想再追上去,却被真皑拉住,「阿瑟音,陛下是不会派妳出征的。」真皑叹道,他和陛下认识多年,何尝会不清楚那君王的心思?

      阿瑟音握紧拳头,盯着那双背影,缠绕的难受在心里煎熬。

      我回头望去,那万人惊叹的女战神,应该是无所不能,充满自信无畏,现在却一脸受伤,欲言又止。

  • 名称:林子大了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8: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