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超清

      他重新低下头吻上我,这次,我不再抗拒,主动回应,他察觉到,立刻接过主导权,拉开我掩胸的手,吻随之落下,双唇走过肩颈,走到白丘,一口含住胸前的蓓蒂,「嗯…」酥麻感由胸前传至全身。

      他另一手也不闲着,揉捏着另一只白丘,双指搓揉,蓓蒂挺立,我的双手攀附在他宽阔的胸膛上,纹理分明的肌肉烫手不已,他吻过另一个蓓蒂,一手抚着腰线,滑过臀腿,来到腿间,摸上柔嫩的花瓣,「啊!」敏感的想阖上大腿,他更敏捷的将一只脚侵入我双腿间,不让我阻挡他指尖的撩拨。

      找到私密的小核,一重一轻的揉压着,「啊…不要…」我低低呻吟。

      感觉到一股暖流汇聚到下腹部,修长的指头探到了秘径,试探性的进入,感觉到异物进入,我敏感的弓起身子,花穴紧紧吸附住他的长指,他忍不住抽动,「啊……」动情的呻吟。

      他吻上我,灵巧的舌肆无忌惮的在我的口中勾引,逼得我的小舌只能跟随回应,吸允着我的柔软,好似某种美食般,在我要窒息之前,他放过我的嘴,低头含住更加绽放的蓓蒂,拇指旋转按压着花核,不愿冷落任何一个,另一大掌磨蹭着我的细腰,掌上的茧引起我一阵阵颤慄,「不要…嗯哼…不要…啊!」高潮的快感让我紧紧抱住他,一颤一动的花穴感受着他在我体内的指头。

      他抽离手指,豪迈的拉开我的双腿,自己欺近,感觉到一股炙热抵在自己腿心间,「雷湛……」我紧张的想夹紧双腿,心里有着恐慌。

「放轻鬆,」他好声劝道,低头轻咬我的耳珠子,「别怕……。」

      别怕……

      一道安神的力量藉由他的语调传进我心里,抚平我的不安,身体渐渐放鬆,他固定好我的腰间,缓缓挺入,一股硕大填满花径,「啊……」自己忍不住挺起身子,适应那闯入的热铁。

「嗯…」他低声呻吟一声,感受身下那折磨的紧致,等不及对方适应自己,便忍不住动起腰臀。

「啊…嗯…」双颊潮红,面带羞赧,一声声暧昧的声调刺激着他的听觉,他双掌托起我的双乳,低头吸允胸前的果实。

      快感席捲而来,「啊!」高潮使我十指扣住他健壮的双臂。

      蜜潮浸润他的雄壮,他险些忍不住,抽离对方体内,看着对方娇喘不已,将我转过身子背对他,让我趴伏在石檯上,正当我以为能喘口气时,他猛然由后进入,「啊…不要…嗯……」圆翘的臀部被他扣住,狠狠的撞击我每一处的脆弱。

      他压下身,啃咬着我光洁背部,刚刚高潮完毕的身子敏感至极,一点点刺激便让我不断紧缩,「求你…不要……」

「叫我的名字…」他揉握着我随着摇晃的双胸,命令着,「张梓,叫我的名字。」

「啊…啊…」一次一次的高潮让我支撑不住,双腿软下,他一手环过我的腹部,撑住我的身子,「雷…雷湛…嗯…雷湛……」忘情的唤着,腰臀孟浪的配合摇摆,渴望更多深入。

      紧缩极致,他无法压抑,双手扣稳纤细的腰枝,尽情的快速抽动,一股冲动,用力挺入,热液喷射而出,洒进对方柔软的体内,低低喘着,体会身下已瘫软身子的小小人儿,花穴热情的颤动,彷彿要将他的热液贪心地完全收纳,不遗留任何一滴……

      入夜,一间装潢高级的房内,没有点灯,一个男人敛下了掩盖一切的微笑,一股不知从何处而来,却抑制不了的愤怒燃遍全身,早已握紧的拳头,握得更紧,『这个女人是我的女人,我劝你最好别对她有任何想法。』

      掌声如雷下,善于伪装的自己竟无法配合众人鼓掌,只能盯着那个不再只注视自己,眼中已有其他男人的女人,那男人蠕动的唇瓣,隐藏在掌声下的,如蚊音的宣誓:『婪燄,你真的,失去她了。』

      一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为了对方献舞,只为他而跳,像是只专属于那个人般,金瞳有着愤怒,她不该是那个人的,不该是别人的,那个女人只该属于自己!薄厚适中的唇瓣抿得死平,好像不这幺做,便会露出他真正的愤怒──尖锐的獠牙。

      『我已是狼王,而你,还只是个亲王之子,别忘了自己的身分。』

      身分……脑海中闪过一个男人坐在那孤傲的位置上,鄙视的凝望着他,『你不配拥有幸福,别忘了你的身分,』好听的声音却如此无情,曾经那是他时时刻刻追求,渴望得到讚美的好听声音,然而他对自己只会说出一句句残酷,『你儘管恨我吧!就算如此,也别忘了你的身分,终究只能被我踩在脚下,我不会让你得到幸福的。』完美的唇型扯出一抹冷血的笑容。

      金瞳浮出杀意,嗜血的露出尖牙的尖端,大臂一挥,精美的木桌摔成残废,「雷、湛!」低低出声,宛若从喉间挤出,听不出他平时温醇的嗓音,此刻像是从地狱底爬出来的厉鬼。

      刺眼,我动动眼皮,睁开惺忪的眼,鸟儿吱喳,下意识的想移动手,却发觉自己的手被牢牢紧握,看过去,是一只大掌与自己十指相扣,醒了醒神,发现自己正枕在小麦色的物体上,抬眼看仔细,坚毅的侧脸有几丝银髮,往下尽是一片赤裸,而自己亦然,回想起昨夜的一切,『放轻鬆,别怕……。』那硕大填满所有空虚。

      羞红爬上双颊,悄悄收回自己的手,撑起身子,「喔……」痠疼让自己忍不住轻声哀嚎。

      蹑手蹑脚的偷偷下床,想趁自己还没尴尬死前,逃离案发现场,腰部却传来禁锢,将我拖回床上,「妳又想偷跑去哪?」因为刚睡醒,显得更加沙哑低沉的声音使人沉醉。

「我…我哪有要偷跑。」紧张的辩驳,颈后传来他温热的气息,「而…而且什幺叫作又,我是好意……」回头反驳。

      那双深邃的眼带着戏谑,原以为会有不悦的我一怔,薄唇喫着坏笑,我马上明白他根本是故意戏弄自己,自己却还认真的急忙解释,「没错,我就是要离开,怎样?难不成你能绑着我?」我挑眉,嘴硬道。

「绑?呵呵,」他彷彿听见了某个笑话,低笑几声,「我才不会绑着妳。」

      说得云淡风轻,宛如我是否离去不会造成他任何影响,心里一抽,表情故作镇定,他的手揽得更紧,让我难以呼吸,「我不会绑,我会做一个项圈,鍊着妳,让妳这一生只能永远锁在我身旁。」

      心跳漏一拍,怔愣的注视他,刚毅的脸庞有着仅对我展现的柔情,「从妳做我女人的那刻起,终生只能是我的女人。」霸道,专制,却含有真情。

      心底的不安被他的话语抚平,最深层的恐惧彷彿被看见般,好好的被善待着。

      他低下头,吻上,直捣黄龙的捲着我的小舌,一手揉上我的白丘,「嗯…」被激吻着,无法自由说话,只能隐隐发出呻吟。

      双指轻轻一掐,胸前的蓓蒂逐渐绽放,刚刚甦醒的身躯燃起火苗,不一会儿,双腿间又是一片湿润,他大臂一捞,将我一条细腿跨至他腰上,直接挺入,「雷湛…!」瞬间被填满,身子弓起,忍不住迎合。

      他完全不着急,缓缓的抽动着,双手却忙碌的爱抚娇躯上的每一点敏感,双腿间涌出一片春水,「雷湛…嗯…」自己难耐的挺起腰臀,渴求更深入的接触,「拜託…雷湛…」软软要求。

      深邃的双眼染上了一丝银,点点情慾,那软声恳求势必能让任何一个男人慾火蓬发,他逼自己忍着那湿滑的美好,直到那一声声再三的请求,猛然一挺,「啊!」瞬间的刺激让自己失神,双手用力扣进他的肩头。

      他翻了个身,将我压在身下,含住胸前的蓓蒂,猛烈的进攻着,自己完全无法招架,只能跟随着他的节奏,一遍又一遍沉浸在慾海之中……

      最后,我打算连夜落跑的计画失败了,直接被掳回狼王的寝殿住了下来,甚至演变成了星火燎原的地步,一想到那些爱抚,亲吻,还有那一次又一次的激情巅峰,便让我双颊一片热辣……

      想到这我忍不住又叹气,自己当时怎幺就昏头答应他的求婚了呢?明明就很清楚我和他之间的差异到底有多大,怎幺能因为一时的激昂就答应?还有,自己一直追求的平凡呢?嫁给狼王,我是追求个屁平凡?自己都免不了唾弃自己一百遍了。

      低头叹了第N次气后,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身粉紫绸缎製成的长裙,裸露纤细的锁骨与肩颈,呈现出女人味,一条锦带带出窈窕的的身段,布料柔软,将整个人榇得高贵,长髮部份挽起,模样类似以前自己在古装剧里看到的服装,奢华且性感。

      为什幺自己会穿上这种衣服?只因为某位狼王大人的宠幸,让我一夜跃升为狼王的女人,自然衣服也连带升了好几级,套那个侍女的意思是,我现在的一切便代表了雷湛,还有雷湛对我的重视。

「小姐。」一个女声响起。

      我回过头,「有事吗?」是那个被雷湛派来专门服侍我的侍女,好像叫…什幺芽…是豆芽菜吗?还是叫苜蓿芽?我一脸苦恼的回想。

「陛下请您去议事大厅一趟。」

      议事大厅,「哇!小梓好漂亮呀!」刚踏进去便传来一声惊呼,清水拉着铁克斯道。

「清水姨,铁克斯爷爷。」我唤道。

「小妮子果然是个美人呢!」铁克斯笑道。

「能在离开前再看到小梓一面,真是太好了。」清水庆幸的说。

「离开?」我错愕,又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雷湛,亚麻布料的轻便服饰,代表狼王的黄金臂环,今天的他同样令人心动。

「老头子要带清水姨回幽兰谷了。」雷湛解释。

「怎…怎幺不再多待几天?加冕典礼昨天才结束而已。」我急急道。

「小梓,」清水拍拍我的手臂,安抚我,「我们也该离开了。」她微笑。

      我们四人一边嘱咐一边相送的走着,城门前,「小梓,」铁克斯站在我面前,认真的看着我,「小子,就麻烦妳了。」以长辈的身分对我託付道。

「老头你啰嗦什幺?这女人别麻烦我就不错了。」雷湛撇撇嘴。

      我嫌弃的瞟了雷湛一眼,看回铁克斯,点下头:「爷爷别担心,我会照顾好雷湛的。」

      铁克斯望着我坚定的眼神,以及始终被雷湛紧握在手中的小手,眼神略带迟疑,最后看回雷湛,「小子,别辜负人家了。」他交代道,「还有以后,别忘了,你当初坚持的初衷。」

「我不会忘的。」雷湛握紧我的手,与铁克斯相望,彷彿在眼神交流间,互相传达了什幺。

      铁克斯默默的点下头,低头看向自己身旁的小女人,「我们该出发了。」

「小梓,要幸福喔!」远去的清水对我挥手。

「清水姨妳也是,要照顾好自己喔!」我挥着手呼喊。

      『看来,妳和陛下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清水笑道。

      我脸一红,『妳照料了我那幺久,妳对我而言,就像我的女儿一样,能看到妳幸福,我真的很开心。』她慈爱的看着我。

      听见清水的话,我点点感动,『不过,小梓,和狼王在一起会很辛苦的。』她心疼的握住我的手,『虽然我和阿铁都很安心陛下有妳照顾,但…记住清水姨的话,未来,请妳别恨陛下。』

      我心里一震,『很久以前,我也恨过阿铁,所以我知道我这样要求妳很自私,只是……』她垂下眼帘,『这幺多年来,我看遍狼王的苦衷,让我明白,身为君王,势必只能有许多不得已,所以最后我选择逃避的,自己一个人到林间独居。』

      『如果有那幺一天,请妳别恨陛下,请妳…原谅他。』她深深叹息道。

  • 名称:黑子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6: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