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超清

      狂欢的夜晚,的确会让人想小酌几杯,不论雷湛他们到底喝了几桶烈酒,我自己也忍不住喝了几杯,只因为某人的视线太过刺人。

      忍不住又望过去,只看见婪燄正微笑与一旁的人交谈着,再一次移回自己的目光,过没多久,又感觉到灼人的视线,立即看过去,仍是婪燄和某人交谈盛欢,自己又默默转回头,低头思咐,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错觉?

「不过小梓今天真是漂亮呢!」真皑话锋一转,话题扯到了我身上。

「是啊!就像个新娘子一样。」牙完全已经是喝开了的状态。

「没错没错,该不会是小梓想对湛哥暗示什幺吧?」琛跟牙根本已经是难兄难弟。

「才不是咧!衣服明明就是雷湛準备的!」我紧张的辩驳,双颊羞红。

「阿哈!那就是湛哥想对小梓…嗝…暗示什幺了吧?」牙两兄弟互搭着肩,打着酒嗝迷迷糊糊的说道。

      我一怔,看向雷湛,他也望着我,双颊因喝酒而红润,眼神稍稍混浊,手更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我的腰间,没有反驳,「想…想太多了啦!」我撇过头,双颊发烫,「牙和琛真是的,喝酒醉就乱说话。」

「哈哈,被小梓骂了吧!」牙和琛互相取笑对方。

「反正现在湛哥也成了狼王,娶小梓也是早晚的事,所以牙和琛说得也没错啊!」真皑笑道。

      我一顿,「怎幺连真皑都在乱说,我要去休息,不理你们了。」跳下雷湛的双腿,喝尽手中杯的酒。

「我请人带妳去休息吧!」雷湛说道,招招手,一名侍女上前。

「小姐这边请。」她为我引导。

      离去前,感觉到注视,我下意识回头,撞上了一双金色眼睛,儘管嘴角带笑,眼里却隐忍着某种情绪,不甘…?愤怒?我停下脚步,想看得更清楚一点。

「小姐?」侍女唤道。

      我回过神,「来了。」收回视线,放下婪燄,跟上已领先的她。

      几乎是百坪的卧室,木刻的大床,上面铺着柔软的床垫,某一面墙更是一座巨大的壁炉,角落一扇大门推开,是不输卧室大小的浴室,石造的大浴池,泡几十个大男人都不成问题,石壁上有个豹头,大嘴张开,一道热水从此喷出,落入浴池中,一旁的淋浴间放着几罐香料,让人可以用来清洗身体。

「小姐,需要我来帮您沐浴吗?」

      听见她要帮我洗澡,我赶紧闭上了从进房吃惊到忘记阖上的嘴巴,说道:「不…不用,妳可以先去休息了。」

「是。」她欠身后离开。

      清洗完身体后,我迫不及待的进到浴池中,热度适中的水温让人完全放鬆,酒精因为热水加速血液循环,快速的流遍全身,感觉虚软的靠着澡堂边,趴着发呆。

      本来就决定好要离开的,结果不知不觉又被雷湛带回来了,话说回来,我的行李跑去哪了?而且,宾客们至少会在这里待三天,也就是说,这三天内自己要是乱跑,很有可能又会被婪燄遇到。

「啊──!」烦躁的叫了一声,闭气将头埋入水中。

      『张梓,妳的梦想是什幺?』还记得小时候,作文课最喜欢出的老梗题目,当时的陈彬和自己,还是个童颜稚嫩的小屁孩。

      『我想要做个平凡人。』刚经历完丧事,自己垂着小脸,面对手中一片白纸,淡淡说道。

      不要大富大贵,不要成为悲剧女主角,只想…做个正常的平凡人,有爸妈陪着成长,有丈夫小孩一同成家。

「呼哇……」肺部感到不适的从水中浮出,深吸口气,水珠随着长髮划出美丽的半圆。

「现在呢?自己的梦想……。」我仰头望着出水的豹头,呢喃。

「肯定是吃饱睡睡饱吃吧!」低沉的嗓音闯入。

「那当然啊……」还没认同完的我一顿,瞬间回头,雷湛一手支着头,好整以暇的坐在一角,「呀──」我尖叫。

      偌大的空间迴荡我的叫声,他不舒服的皱起浓眉,「叫什幺?吵死了。」

「你…你怎幺会在这里!」一手掩着胸,一手指着不速之客。

「这里是我的卧室,为什幺我不会在这?」他挑眉,反问我。

「你…你的卧室?」我震惊,「那为什幺我会在这?」下意识将心底的反问说了出来。

「那就得问妳了,肯定是妳对我有非分之想吧?」他坏笑。

      双颊一片热烫,「你…明明是你要人带我来这的,要有非分之想,也是你有!」我羞愤的振振有词。

      他没有反驳,收起笑容,我一慌,该不会是自己太兇了吧?

      他朝我移动而来,「你…你想干嘛?」我紧张的想逃。

「难得妳聪明一回。」他双臂一挡,将我锁在他和石壁之间,低下头,鼻息喷在我的颈间,感到酥麻,「的确是我有非分之想。」不只鼻息,薄唇摩擦过我单薄的肩膀。

「雷…雷湛别这样……」我娇软的躲避着,害怕自己深陷。

      他压近身子,双唇猛然覆上我的,柔软直接长驱直入的勾着我的小舌,想向后逃,背已贴靠在石壁,手不自觉向前抵抗,想让他离自己远点,俗说星星之火便可燎原,何况这根本已经超越星星之火等级的慾火,深怕会将自己烧得一乾二净。

      他从善如流的放过我的唇,我好不容易逃到一旁的喘气着,「张梓,」他喑哑的开口,「那个时候,妳揹着包袱,是打算要去哪?」

      我僵硬住,原以为他根本没注意到这件事情,所以才没问,原来,不是不问,只是还没问。

「呃……」我尴尬的转了转眼珠子。

「张梓,妳要去哪?」他又朝我走近一步,慑人的气息令我心慌。

      我捏了捏小手,藉此忽略那急速的心跳,「我想说打扰你这幺久了,也该适时离开了。」

「离开?」他低声重複,又朝我逼近。

      我吞吞口水,后退,希望能和他拉开点距离,他却不断前进,直至我的背再次抵上石壁,「俗话说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呢…我们人还是要识相点,一直赖在别人在家里,是件不可取的事情……」胡乱扯了一堆,不敢正视他。

「我们这幺久没见,妳想对我说的,就只有这些?」

      不停说话的小嘴倏地停住,『我还有话没有对你说,还有事情想和你一起做,也研发了更多料理要给你吃,雷湛拜託你醒来,拜託你别离开我……』想起自己当时的吶喊,我不确定雷湛当时是否有听见我说的任何一句话,看向他,我怔住,微低头的他眼神温柔,双眼里一片平静,好像在等待些什幺。

「让我走吧!」我不再装傻的认命道,「我再留下来,只会给你带来困扰。」

      他没有说话,难得急躁的他如此沉稳,「现在你已经是个王了,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不能再麻烦你了。」握紧拳头,鼓起勇气说道。

「妳可知道…我为什幺要成为王?」

      我一愣,『其实,少主会去参加试炼,选择这幺早接下王位,是因为阿铁用妳要胁了少主。』清水说。

「是因为……」

「别说!」我打断他,他一顿,我逃避地转过身,背对他,用力闭上眼睛,压下心里的波涛汹涌。

      沉默了会儿,我好不容易整理好心绪,「在梦中,我依稀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他突然说道。

      我傻傻的睁开眼,「一个矮小的身影挡在我身前,替我抵挡所有敌人,甚至大声呼喊,希望我能拾回理智,所有人都放弃我时,只有一个人为我坚持。」高大的他缓缓低下身子,「如果没有她……」

      原本高傲的他,脆弱的将额靠上了我的肩膀,「张梓,如果没有妳,不会有狼王。」

      心底重重震撼。

「我听见了,妳说妳想我。」他又开口,「也听见妳说妳爱我,……张梓,我都听见了。」

      心随着他所说的每句话起伏,直到感到缺氧才发现自己忘了呼吸,大口大口呼吸,嚐到微鹹的水珠,他将我扳过身子,看见我来不及掩饰的悸动,漾出笑容,儘管他现在尊贵为王,笑容仍像个充满阳光的大男孩,「我说过了,若我为王,那我的后,便只会是妳。」他用力握紧我的手。

「我…我根本不记得了。」吸吸鼻子,浓浓鼻音,故意迴避。

「没关係,」他温柔的替我拭泪,「现在我已成为王了,轮到我兑现我的承诺了。」

      执起我的手,在手背上烙下亲吻。

      嫁给我吧!张梓。

  • 名称:371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5: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