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在梦就在超清

      我顿住脚步,回头看去,是一派轻鬆靠着屋墙,双手环胸的男人,「婪燄。」我叫出那个男人的名字。

      今晚的他,身穿红黑相拼的华服,胸前挂着一颗艳红宝石项鍊,贵气却不逼人,黑髮全数固定在后,让他的五官更加立体,那双金色双瞳在黑夜中闪耀,「我以为妳已经忘记我的名字了呢!」他故作讶异。

      对于这样的嘲讽,我微皱眉,戒备的看着他,「有什幺事情吗?」

      他注视着我,站直身子,「妳要去哪?」仍是那抹微笑。

「没有你们的地方。」

      对他,不容否认,自己无法平静对待,心里仍有怨怼。

      他眉一挑,「小梓妳说这种话真是太令我伤心了。」一脸委屈。

      在心中翻了大白眼,完全不相信的问:「你来这里干嘛?」

「来参加继任大典啊!」他笑着与我话里打太极拳。

「你明知我不是问这个!」有如被激怒的小猫般的怪嗔。

「呵呵,」他轻笑几声,笑弯了美眸,我闪神的望着那令人心动的样貌,他止住了笑,神情温柔,「我来接妳回家的。」

      我一震,『我来接妳回家的。』在脑中不断回响,呆住的盯着眼前笑得温柔多情的男人。

      他伸出手,食指上银戒的黄色宝石使我炫目,指尖轻触到我的脸颊,好像有电流般窜过我全身,「小梓,跟我回家吧!」那如陈年美酒般的温醇嗓音让人迷醉。

「然后再让你拿去拍卖?过足人口贩子的瘾?」一声讥讽,立刻让我清醒,倒退一步远离那只触碰脸颊的手。

      一道伟岸的身影站到我后头,「新任狼王在自己的庆祝宴会上偷跑,这样好吗?」婪燄要笑不笑的睨向我身后的男人。

「这里是我的国家,我想去哪,谁敢有异议?」雷湛嚣张地笑道。

「刚上任,口气就这幺狂妄?」婪燄微笑。

「不,我只是好意提醒你,我已是狼王,而你,还只是个亲王之子,别忘了自己的身分。」

      婪燄笑容一僵,收起笑容,眼神闪过阴鹭的光芒,又马上扯出微笑,「狼王陛下说的是。」微微欠身行礼表示歉意。

「还有,这个女人是我的女人,我劝你最好别对她有任何想法。」低沉的声音冰冷的铿锵有力。

      婪燄抿了抿下唇,退后了一步,再次优雅的欠身回身离去,转过身,原本的温雅笑容消失,只剩生人勿近的杀意。

      凝视着婪燄的背影,我心底五味杂陈,回家……婪燄,这句话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我们之间啊!

「妳要去哪?」

      我回过神,转身面对雷湛,对于他的问句我忍不住无奈笑道:「你跟婪燄这幺有默契,如果有机会,你们真能成为好朋友的。」

「不可能的。」雷湛直接拒绝,「从出生就是对立,后来又有妳,我们注定只会是敌人。」

「我不会是你们之间对立的原因的。」我叹道。

      他抬头看了看月亮,又看回我,「我也不能出来太久,该走了。」直接牵起我的手,不由分说拉着我走。

「去…去哪?」我错愕,「雷湛放开我,你放开我啦!」哀嚎着,却只能被迫拉着走。

      站在镜子前,我无言的看着手中的衣服,只因为刚刚某位狼王大人抛下的一句话,『换上它,省得让我被别人笑话。』

      张梓啊张梓,妳肯定是个被虐狂吧?不然好好的人妳不爱,却接连爱上了两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一个一肚子坏水,一个狗嘴吐不出象牙,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仰天长叹。

      一息白纱长裙,白银色的绸缎繫出腰身,好在刚刚清水帮自己挽的髮髻自己没有拆掉,长直髮高高盘起,露出迷人的肩颈与锁骨,上妆后的脸蛋柔媚,轻点朱唇,圆圆的杏眼被眼线勾勒出眼眶,整个人优雅端庄,不似平常自己的轻鬆随便。

      在外头看着人满为患的大厅,有点挣扎,「怎幺不进去?」

「吓!」我紧张的倒退两歩,不稳的晃了晃身子。

「小心。」那人急忙拦腰扶住我。

「谢…谢谢。」站稳后,我鬆口气的道下,抬头定睛一看,怔住。

      该死的!到底是我以前世界的人都长太丑,还是妖怪世界都出美男?

      一身藏青色的软袍,艳红色的长髮束成冠,一对蓝眸,不是像外国人般会让人联想到天空的天蓝色,而是会让人看不见深海尽头的靛蓝色,如女人般妖媚的五官,不足以让人错乱他的性别,却带有邪媚的诱惑。

「好看吗?」他浅浅微笑。

「还不错……」脱口而出。

      不到婪燄样貌的令人惊艳,也没有雷湛充满男人味的霸道魅力,若要与两者相比,确实只有〝还不错〞可以形容,收回思绪,发现对方带笑的桃花眼,「咳咳,」稳定心神,「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假装镇定。

      他收回搀扶,「不好意思,你刚刚问我什幺?」

「我是问妳,怎幺不进去?」

「喔……」听他又问起,让我重新找回挣扎,最后忍不住抱头蹲下,「真的烦死了啦……」低声埋怨。

「妳可以说来听听,或许我可以帮妳解惑。」他同我一起蹲下,好心说道。

「欸我问你,我有一个朋友…我是说我朋友喔!」我不安的强调,他觉得好笑的点头,「我朋友她有喜欢一个男生,然后这个男生疑似也喜欢她,可是她如果跟这个男生在一起,会给他带来麻烦的话,那我朋友是不是不应该留下来?」

「那那个男生知道会有麻烦吗?」

「应该知道吧!」狼王跟人类在一起,会不会有麻烦?这个答案应该是全世界都会知道的吧!我垂下眼帘。

「那那个男生会在乎这麻烦吗?还是在乎妳…的朋友多过于麻烦?」他笑着反问。

      『张梓!』在婪燄攻击下,雷湛不保护自己,只伸长了手,想牢牢抓紧我……

      我有些明白的看向他,他的笑容变得温柔,宛若长辈的慈蔼,「长长久久与曾经拥有,全端看妳怎幺去看待。」

      长长久久与曾经拥有……

      迷惘的眼神逐渐坚定,我站起,他也起身,「我该进去了。」是啊!自己从来都不是杞人忧天的人,向来走一歩算一歩,那自己何必自寻烦恼?何况……我想亲自送上我对他的祝福,「谢谢你。」点头道谢后,快步走向大厅。

      他微笑挥手道别,直至背影消失在眼前,笑容变得深沉,「看来被我找到新狼王的弱点了呢!」轻声窃笑。

      大厅一踏入,欢乐的众人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坐在主位上的他停下与牙他们的对话,认真的朝我看来,眼底闪过惊艳,「哇!小梓好漂亮喔!」牙和琛低声惊呼道,真皑只是愣愣的望着我。

「陛下,恭喜你继任狼王,请容我为你献上一支舞蹈,以示我的祝福。」语毕,我微微欠身。

      他一挑浓眉,露出笑容,「没问题,伴乐。」他下命令。

      悠扬的笛声奏起,藏于纱袖下的手缓缓举起,腰身随着音乐轻轻摇摆,巧足轻踏舞歩,长袖随着手臂动作飞舞,垫起足尖旋转,白雪纱裙纷纷飘扬,双手交叉来回掩面,『叫我雷湛。』第一次见面,他如此要求自己,非要自己唤他的名不可。

      『啧!真是麻烦的女人。』在我迷路的那晚,他明明才与我第一次见面,大可丢下我不管,却为了救我一同跌落山坡,大雨中,怕我走丢,一把牵住我的手,继续领着我向前走。

      在舞动的双手间,眼眸忽隐忽现,望着主位上的他,霸气,狂妄得不可一世,爱恋不小心从眼里流出,『现在就只有我们,不会再有人阻止我们,跟我走。』就算当时的他贵为狼王太子,还是愿意对我这个小小人类一次又一次伸出援手,『张梓,妳难道还相信那些吸血臭虫?他们骗了妳这幺多次,妳难道不怕这次又是一个骗局吗!』一声声怒吼下,隐藏的是对我的不捨和关心。

      双手高高挥舞,白袖成了迷幻的漩涡,『别哭了,以后有我在。』他不断的给予我承诺,成为我的避风港。

      左边轻跃三歩,长腿柔软的抬起,上身向后仰下,又是右脚迴旋带动身子,旋转三圈回到中央,『张梓妳还不明白吗?我始终追在妳后头,要妳跟我走的原因。』

      他专注的看着我,着迷,也迷网,收在我胸口的双手,捧心朝他送出,象徵我的心意,双手分开,画了个半圈在上方相遇合併,双足垫起,旋转,双手平放,旋转速度增快,白纱漫天飞舞。

      直至乐曲渐渐终了,旋转速度缓下,停下。

      全场一片寂静,顿时,一个掌声响起,我看过去,雷湛灿烂笑着鼓掌,全场宾客掌声如雷,我悄悄喘了几口气后,微微欠身,正想告退,却瞥见雷湛蠕动唇瓣像似在说些什幺,我疑惑,上前,「怎幺……」了?

      大手一揽,使我整个人跌坐在他身上,「雷…雷…!」我震惊。

「我喜欢妳为我跳的舞蹈。」低沉嗓音听在耳里,让我的心底某处骚动着,他温柔的将我因跳舞而有些凌乱的髮丝拨回鬓间。

      脸颊微热,「喜…喜欢就好了,好啦!放开我,大家都在看。」我不安的扭动身子,羞赧的说。

「他们看他们的,在这里我最大,他们还能怎样?」他霸气道,「何况,一个女人坐在男人腿上扭动,他们只会觉得是妳过份热情。」又是一句带笑调侃。

「你!」他语毕,我立刻僵住身体,红了整张脸,又羞又恼的瞪着他。

「而且,我要妳陪我。」他微微低头,在我耳边低诉,手拥得更紧。

  • 名称:心若在梦就在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4: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