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龙珠gt超清

      晦暗的月光,一抹人影矫健的来到屋前,原想打开一间矮舍的木门,动作顿住,仔细一闻,转向了隔壁相互倚靠的小屋,走近,不确定的轻声开门,循着那迷恋的气味前进,最后找到了那人儿……

      快一个月不见,儘管承认自己有想念,却没想过,一见,思念如潮水般的涌出,那隐隐闪亮的泪珠令胸口郁闷,为什幺哭泣呢?是又想起了那个他吗?那个妳曾说会一辈子爱着的他,「别哭……」抑郁的低喃,克制自己酸涩的心绪。

      看着女人的清秀侧脸,自己不明白,什幺样的女人自己得不到?对于狼族,强悍才是真正的追求目标,不管是对狼族的男人还是女人,因此连择偶条件也是建立于此,而自己……却将这弱不禁风的人类,放上了心……

      是从什幺时候开始?是那个晚上吗?被人暗算,自己重伤,遇见她的那个晚上?还是那一日日替自己準备伤药与食物,照料自己的夜晚?儘管知道她就是那个陷害自己的男人的女人,为什幺自己没有立刻咬断她的喉咙?明明她对自己是那幺毫无防备,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咬死她,但…为什幺还是过了那幺多天,就连伤都好了,依旧不肯离她而去?直到那个男人出现示威,自己才发觉,我也想…化为人型和她谈天相处,不想在她眼中,自己永远只是一个知心却无法回话的朋友,一只贴心的宠物……

      他不爱她,他不懂什幺叫作爱,所以他确定自己并不爱她,可是喜欢……又为什幺会有喜欢?是因为她把自己当作宠物,敞开心房,大谈她自己的内心事?从一开始他便知道那个叫作陈彬的男人对她有多重要,也对她如何仔细照料,更清楚她每一处软弱,知道什幺时候该给予她何种举动才能够支撑她的逞强,曾经他以为这是报恩,因为她救了自己一命,身为狼族,便是要有仇必报,有恩必还,可…又从何时起,看见她一次次为了那个男人,无悔付出,甚至牺牲性命,逞强不哭,他暗自希望…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得到她这般心意的对待,是因为如此,自己才会对她如此穷追不捨吗?才会在每次触碰不到她心时而感到难过吗?这……就是喜欢吗?他不懂。

      就算自己一次次被她拒绝之后,自己依然不愿放她一人,因为自己很明白,逞强的苦涩,没有人守候的滋味,所以到了这步,自己还是想替她安排好一切,儘管自己有可能再也回不到她身边。

「一切我都安排好了,真皑他们会把妳照顾好,妳就安心的待在这里,假如我不在了……」低语停顿,原本疼惜的抚摸,变得留恋,拨开长髮,柔嫩的鹅蛋脸,自己似乎还看不够,「不,就这样吧!」剩下的字句,吞落喉中,化为苦涩,衍成了苦笑。

      轻轻摇头,残存的月光将银髮照得光辉萤亮。

      中午,「今天要买些什幺好呢?」低头望着摊贩,仔细思考着今晚要料理的食材,看中一株美其多(外表如白萝蔔,但颜色是粉红色,炖煮有类似人参的功效,滋养身体,缺点是一旦脱离生长环境将会迅速枯萎),从盆栽中拔起,「今天煮这个好了,刚好可以让清水姨补补身体。」我开心的自言自语着。

「欸欸,你听说了吗?」、「听说就是今天了……」、「真希望能有好结果。」……今天的市集,如以往热闹,却似乎都在谈论相同的话题,我好奇的想拉长耳朵多听几句,却无奈手上的食材必须尽快烹煮才能维持新鲜,只好加快脚步往清水家前进。

      还未踏进清水家,只见她虚弱的从屋内慌张走出,「清水姨妳怎幺突然下床了!」我紧张的上前搀扶,现在的她,不只是双手,就连双腿也像老妇般的枯老。

「小梓…小梓对不起,我阻止过阿铁,但是他就是不听我的劝。」她慌张的说。

「铁克斯爷爷?他已经回来了吗?」我不解,那雷湛呢?他是否清楚雷湛的去处?

「小梓妳听我说,少主他……」她紧抓着我的手臂,焦急解释。

      首次来到部落的另一头,别于居住地那边的暇意乡野,这幺飘散一股浓厚的肃杀与凝重,犹如在电影里看过的军事基地般,「站住!人类禁止前进!」两名壮硕的男人挡下我。

「我要找雷湛。」

      两个男人听见,互视一眼后,各自拉起嘲讽的笑容,「早听说那个草包少主带了个没用的人类回来,甚至还出双入对的,没想到是真的。」右边的男人耻笑。

「果然无能的人只会跟软弱的物种在一起。」左边的男人同样的瞧不起。

      我皱起眉头,「雷湛不是草包,更不是无能的人!」声音低下几分,表示不悦。

「需要让个人类来替他辩驳,这不是无能是什幺?」

「没错,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狼王太子的称谓。」

      只到对方肩膀的自己,身高加上体型差异,我理当害怕,但现在有的,只有不甘和愤怒,我压下,「我要见铁克斯爷爷!」

「凭妳这个人类,不够格见上狼王一面。」

「快滚吧!以免我们失手杀了妳。」

「我说了,我要找雷湛,我要见铁克斯爷爷!」见他们脸上的讪笑,我握紧拳头,忍住想一拳KO他们的冲动,打算强行突破的冲进去。

「站住!妳这个不识好歹的人类!」后方两个男人大步一跨,扣住我的肩膀,强大的力道让我以为我的肩膀要骨折碎裂。

「放开我!」我挣扎着,「雷湛!雷湛你听见没有!雷湛你快给我滚出来!」我大吼着,期盼我的声音传进,让那个男人知道我正在找他。

      草屋前,男人原要行动的身影顿住,听见女人的叫唤声,暮然回首,娇小的身子不断挣扎,像是没有人可以阻扰她,那坚定的意念,再一次拨动了他的心绪,她说她想见他,而他也想见她最后一面,而不是接下来的磨难,他只能倚靠昨晚她那熟睡的脸……

「小子。」威严的声音唤回他的注意力,他看过去,不再是可以随意大小声的爷爷,而是一口便可以决定他人生死的王者,「别忘了你的决定会影响她接下来的人生。」是威胁,也是警告。

      男人的心一颤,握紧双拳,留恋的回头望向那女声的来源,收回眼神,「少啰嗦。」低低恶声,头也不回的笔直走进草屋。

      『小梓妳听我说,少主他去参加试炼了。』

      『试炼?』面对这两个令人不安的词,我深深的皱起眉头。

      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是从雷湛口中,他说若要成为真正的狼族,必定要通过试炼,若没通过……『就会变成一只狼,纯粹的畜牲。』雷湛如此说道。

      『为…为什幺?』我听见自己这幺问。

      为什幺是现在?我以为会在雷湛毕业之后,他将学业完成,才会去参加那个什幺鬼试炼,我以为他只是又回去丝尔摩特上课了,每天和牙他们打屁玩闹,和婪燄针锋相对,我真的这幺以为,所以我还以为我们之间还有时间,就算几个月不见,他学期结束后终究会再出现在我面前,而我们还是能像以前一样……

      『都是因为我,』清水愧疚的流下眼泪,『因为我的日子不多了,阿铁想救我,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带我回幽兰谷调养百年,我阻止过他,他却为了想救我,要少主接下王位,逼少主参加试炼。』

      清水的哭泣,宛若花般,惹人怜惜,照顾她多日的我,更能体会她那流逝的生命有多快速,我能明白铁克斯的苦心,也能体谅,只是…有些话我还没对雷湛说,我还不想…就这样和他错过,我想告诉他……

「放开她。」浑厚的嗓音传出。

      两个男人一怔,快速的放开我,看向人潮分散开,站在王位的他,别于平时的亲切,现在的他就像…不,的确就是个王,「铁克斯爷爷……」我站定的看着那个王者。

      他与我对望了会儿,叹了口气,「进来吧!」

      有了他的恩准,其他人纵使不愿,也只是臭脸的乖乖站在一旁,我捏了捏手中的袋子,走近那扇大门,进入才发现,这栋建筑物,如罗马竞技场般,圆形四周皆是阶梯可供乘坐,场内四周是各种木架,挂上各种兵器与防具。

      所有的人不似村落般穿着简便布衣,都着皮甲轻装,携带武器,有刀有斧,随着铁克斯站在一旁,场内中央竟是一处简陋的草屋,「那是要给清水炖补的?」铁克斯瞥了一眼我手中的袋子,突然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多谢妳这阵子一直替我照顾她。」

「照顾清水姨是我自己自愿的,不是替你。」

      隐约又听见他的一声叹气,「对不起。」

      我一顿,看向他,「对清水,我已经辜负太多,我不能让她因为我的缘故,走得遗憾。」

      我垂下眼帘,「你做得没有错。」

      听见我的回答,铁克斯怔住,「你亏欠清水姨的该还,也给了雷湛证明自己的机会。」我望向草屋,眼神坚定,「我相信雷湛,根本不是大家口中无能的草包,他既聪明,能力又强,怎幺可能会败给这种莫名奇妙的试炼!」握紧拳头,如此告诉自己。

      天色渐渐暗下,草屋里开始传出骚动,「开始了。」铁克斯倏地说道。

「啊────」

      是嘶吼,是尖叫,一道令人心慌的声音从木屋里传出,尖锐的根本分不出是男是女的声调,我紧张的瞥向铁克斯,他淡定的看着草屋,并没有打算跟我解释的意思,「发生了什幺事?」我逕自的问。

「妳曾经有过梦魇吗?」他摸不着边际的又问了我一句。

      呼吸一窒,梦魇……,脑海中浮过灵堂前的黑白照,瘦弱的女孩在空无一人的大厅内,用尽力气的哭泣,因为她此刻明白了一个事实,从今以后,她只剩自己了……

      用力闭了闭眼,定定心神,让自己专注在问题上,「狼族的试炼到底是什幺?」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最不能碰触的伤痛,无法面对的梦魇,而试炼,就是挑战人心,深陷幻觉之中,一遍遍重新体会那些令人崩溃的梦魇,激发出力量,便能蜕化成狼。」

「……成为狼之后呢?」

「如果能战胜自己的心魔,从幻觉中醒来,便可以控制住力量,幻回成人的姿态,从此成为真正狼族的一份子。」

      我没有再追问,如果无法从幻觉中醒来,会有什幺样的下场,「这样…会持续多久?」

      他摇摇头,「每个人都不同,纯属看个人造化了。」

      叫了多久了?从一开始会因为这惨烈的尖叫而感到恐惧,现在却已麻痺,站了一天,从白日站到黑夜,旁边的所有人彷彿完全不受影响的站得挺直,而我的双腿却早已痠麻不已,没有人逼我不准走,只是我……我想让雷湛从试炼结束后,可以第一眼就见到自己,然后告诉他,自己很想他,很想很想他……

      抬头眺望硕大的满月,心中尽是不安,儘管口头上对铁克斯说得充满信心,自己仍隐隐不安,深怕会有什幺坏事会发生一样……

      忽然,尖叫声嘎然而止,我鬆了口气,结束了对吧?

「预备。」身旁的铁克斯出声下令。

      所有周遭的人们顿时进入警戒,纷纷执起自己的武器,我正想问铁克斯是什幺意思时,彷彿印证了铁克斯的疑虑,草屋应声粉碎,一道银色的巨大身影猛然而出。

  • 名称:七龙珠gt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1: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