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人间道超清

      婪燄好不容易回过神,随着那痛哭的身影紧追而出。

      稚森垂下眼帘,傻傻的盯着自己的双手,自己还是让她失望了,自作聪明地…伤害了想保护的她,到头来,她说得没错,只要有婪燄,不管几次,自己只会认命的选择对忠诚妥协,无法真正站在对等的地位去争取,自己果然不配拥有她。

      追到大宅门口,一望无际的黑暗,婪燄难得神情慌张,儘管那个女人一身黑服,他也有把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找寻到她,因为她就像他黑暗世界中仅有的光芒,虽然似乎是可以随时丢弃的小小光芒,但他现在并没有打算要将这光芒拱手相让,所以就算是足以情同手足的稚森,他也会无情的用权威压迫,只因为他在许久不见的她脸上看见温柔,对象却不是自己……

      闪耀,婪燄低头注意,一只镶有点点碎钻的黑色高跟鞋躺在旁边,他一怔,走上前,弯腰捡起,皱起浓眉,他不可能认错的,因为今天那小女人身上的一切皆是他特地準备,所以他绝对不可能认错,这只原应该穿在那女人小巧双足的鞋,此时,却独自躺落在这,不安飞过心头,「小梓……。」握紧了跟鞋,薄厚适中的唇瓣抿了死平。

      回身走进大宅,啪!昏暗的室内,顿时被强光打亮,原本翩翩起舞或者沉浸在迷幻世界的众人惊醒,看向正自我走进的婪燄,站定主位,「宴会结束了。」好听,却冰冷的下令。

「呃……老大?」提安不解。

      先回到宴会内的稚森瞥见婪燄手上的鞋子,脸色一白,「该…该不会小梓……!」

      其他人听见稚森的话,加上他的脸色,也明白大事不妙,「好了,结束了。」身为主人的孔令也开始驱赶。

      人潮散去,「稚森你说什幺小梓,难道小梓发生事情了吗?」提安担心的问。

「你不是去找她吗?她人呢?」梅急急追问。

「该不会小梓被带走了吧?」孔令担忧的皱眉。

      孔令话一出,其他人的脸色也都和稚森一样难看了起来,婪燄拉出藏在衣内的银鍊,坠饰是一只镶着金黄宝石的银戒,一手扯下自己颈上的银鍊,将戒指戴上食指,一如之前,若不是要与她见面,他都是戴在手上,而不会特意隐藏的挂在脖子上,「找到那个女人。」放开手,银鍊落地。

「找出带走她的人是谁,」婪燄如王者般坐上主位,平时的温文的气质改变,剩下的只有冷冽的王者气息,「把她带回来,然后…杀了那个人。」

「是。」众人鞠躬。

      婪燄捏着手中的高跟鞋,黑色的表面衬得戒指的宝石金黄,也冷硬的无情,如他的双瞳,冰冷生硬,却也褶褶生辉。

      坐在床上,环抱着自己的屈膝,门轻声开起,来人虽然高大,动作却异常细腻,「嘿……。」雷湛坐上床沿,轻唤。

      我抬起埋在双膝内的头,看向他,撑起微笑,「嗨。」

「妳好点了吗?」刚硬的脸庞难掩关怀。

      哭了三天三夜的自己,将红肿的双眼垂下,「嗯,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不擅言辞的他心疼的拍拍我的头,「别哭了,以后有我在。」

      这样的温柔,又惹得我一阵鼻酸,「你不应该对我这幺好的。」我低下头,重新将脸埋进双膝,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又忍不住流下的泪水。

「我想对谁好是我的事,妳管不着。」明明就是一句讨人厌的话,他却说得温柔,温柔的让人讨厌不起来。

      半个月后──

      格达密切,由两个庞大的区域合成的国家,前者是一个风光明媚的部落,也是雷湛等人的家乡,在这里,四处可见小孩纯真的到处奔跑,开朗大笑,是个拥有大自然的纯朴地方,真看不出来像雷湛这样的人,竟然会出落在这种地方。

      但部落的另一头尽是各种训练营,据了解格达密切是世界上出产最多武术人才的地区,没有之一,若说血族的心思细腻让他们对于从商或策谋拥有相当高的天份,那狼族便是专门出产佣兵或军人的种族,比起血族的诡谲,狼族是一个专门狩猎的种族,精于追捕,骁勇善战,是他们种族的天性。

「小梓小姐早!」此起彼落的道早声,只逢我经过之处,无一不有人对我展现热情。

「早安。」我抱着一盒物品,微笑一一点头道早。

      进到一栋屋子,熟门熟路的来到一间房门前,敲门,无人回应,再敲门,依旧无人回应,我叹了口气,直接打开门,约略二十坪大小的房间内,阳光透着几扇大窗将房间照得明亮,大床上,白色的被单下有一团凸起,我走过去,轻拍那团,没有动静,我挑眉,再用力一点的摇动,还是没有动静,我皱起眉,「快点起床!老是赖床,有完没完!」不悦的扯走被单。

      略微小麦色的健康肤色,肌理分明的体格,壮硕却不到令人作噁,只让人不自觉吞嚥口水的完美身材,宽阔的肩膀和胸膛,窄腰,长腿,甚至是那男性一早必然的昂首……

      不知是什幺的从心头涌上脑袋,轰的一声,只剩理智被炸碎的声响与热胀的脑袋。

「吵死人了……」床上的男人不耐的皱起眉,头微微侧过,银色的髮丝被惹得飘动,大掌一抓,将我手上的被单抢回去。

      呈现呆状的我把被单抓的死紧,倏地被他一拉,我不稳的随着被单落在男人身上,「重!」男人低呼,不适的睁开眼。

      倒在他身上的我好不容易回过神,又感觉到自己大腿内侧根部的位置有着炙热的牴触,「你…你……。」我结巴。

「你什幺你,吵死了。」他不悦的皱着眉。

「你…你这个……」被他坏语气的词句弄回了声音,「你这个大色狼!」尖叫,啪!

      走在路上,不少人掩嘴偷笑,一走进隔壁的大屋,首先遇到的来人便忍不住的大笑起来,「湛…湛哥你的脸……!哈哈哈──」牙和琛这对双胞胎挡笑得毫不客气。

「湛哥,」真皑还稍嫌客气的掩嘴偷笑起声,又忍不住真心问道:「你该不会是推倒没成功,所以才会变得这样子吧?」

「你们少啰嗦!」恼羞的雷湛大吼,虽然颊上顶着红红的五指印,挺没威吓作用就是了。

「吵死了!」一道威严的低吼。

      一位高大威猛的中年男人从大屋内走了出来,铁灰色髮丝剃了平头,古铜色的肤色,粗旷的脸庞却非常有男性魅力,身高甚至比雷湛还高出一颗头,而我可还只到雷湛的肩膀而已,由此可见我站在这名男人身边显得多娇小,男人定睛一看,毫不客气的捧腹大笑:「臭小子你也太弱了吧!」

「老头你不准笑!」雷湛更加羞愤的怒吼。

「小梓干得好啊!要是这小子下次还敢对妳乱来,直接朝他踹下去就对了,完全不需要客气,哈哈!」男人豪迈的大掌拍向我的背。

      不稳的向前倾,站好,「铁克斯爷爷您误会了,雷湛没有对我乱来。」我赶紧主动解释,完全不敢看旁边被气得七窍生烟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正是雷湛的爷爷,也是现在狼族的统领者,虽然脸长得兇狠,为人却豪迈大气,第一次雷湛带我去见他时,我还深怕会为雷湛带来不少麻烦,毕竟自己只是个人类,但他在我身上打量一会儿后,如现在般豪迈的拍着我的肩膀欢迎我,当时的我一点準备也没有,差点没被他的大力拍飞出去。

      他甚至摆宴欢迎我,替我安排住处,礼遇且善待我,只因我曾在丝尔摩特内,救过雷湛一命,虽然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知这件事情,但是凭心高气傲的雷湛是不可能提过这件事,而当下雷湛也是没好气的撇撇嘴,直到被糗得受不了时,又和眼前的男人大吵起来。

      雷湛和他简直就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坏脾气,却刀子口豆腐心。

「没关係,妳就不用客气的下手,反正也是这小子欠缺训练,之前才会被人偷袭到差点死掉。」铁克斯三句不离调侃。

「你这个老头!」雷湛气得準备抡起拳头。

「怎样,来啊!臭小子看你这阵子过得多安逸,让老子来痛扁你一顿吧!」铁克斯也不客气的準备接招。

「好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不是要出门吗?」我笑着缓颊,压下雷湛的拳头,好意提醒。

「哼!」雷湛没好气的撇头,「我们走。」被压下的拳头转而握住我的手,牵着我往外走。

「你真是的,干嘛一大早就动气,爷爷也是好意关心你的脸怎幺受伤了而已。」我碎念道。

「老头只是看热闹,才不是关心。」雷湛没好气的说。

「你不能老是对爷爷这幺没礼貌,口气至少也要好点……」

      渐走渐远,一对牵手的男女,从背影看来,宛若一对新婚不久的年轻夫妻,铁克斯看着那对背影,眼光变得深远。

      这天晚上部落里异常的热闹,因为明天是铁克斯的生日,但因为不想让铁克斯度过只有明日各国与各族领袖的虚假祝贺摆宴,我提议今天晚上提早庆祝,让他也能过过有人真心替他举办生日会的感觉。

      巨大通天的营火将整个部落照得通红,几乎全部的人都来参加了,甚至还有不少人身上还穿着训练时的盔甲来参加,而每个人手上都端着食物和饮料,每个人吃了之后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对于主办人兼厨娘的我无不是莫大的喜悦。

      发现桌上的食物逐渐被清空,我转身準备要再去屋里多煮一点,「妳又要去哪里?」雷湛把我拦下。

「食物快吃完了,我想说再去多煮一点。」

「妳别忙了,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他们只需要酒而已,反倒是妳只顾着忙,都没吃。」雷湛拉着我往反方向走,完全不打算让我再忙碌下去。

      不少人席地而坐,喝酒聊天,轻鬆,也像是狼族的天性般,不拘小节,远远便可以听到铁克斯开怀的大笑声,一处,雷湛让我坐了下来,并将一个盘子拿给我,上面有着不少食物,「你特地帮我留的?」我惊讶的看向他。

「少啰嗦,妳吃就对了。」他催促着。

      心里一道暖流流过,却又想起了稚森和婪燄,心又再次冷却,释出的关怀,并不一定都是真的,我垂下眼帘,默默的吃着食物,安静了一会儿,「我很久没看见老头这幺开心过了。」一旁的雷湛突然开口。

      我不解,「大概从我爸妈过世后,他就很少这幺开心过了。」雷湛望着铁克斯,缓缓说道。

      我一惊,从来到这之后的确没见过雷湛的父母,但部落里也有不少人是一直被分配在外地工作,所以我并没有多想,原来雷湛和我一样,失去了父母,「其实我还挺意外的,没想到爷爷会这幺欢迎我,我以为你们妖怪应该都会很讨厌其他种族才对。」我转移话题,不愿让雷湛沉浸在悲伤的氛围里。

「因为妳是人类。」他垂下眼帘。

      嗄?我是人类所以欢迎我?就连稚森父母也没有对我表现出我意料中的反弹,难道人类在这个世界很受欢迎?怎幺跟我的认知差这幺多?

「人类的寿命很短,只有几十年,但不论是我们还是血族,寿命都是长达几百年甚至千年,对我们妖怪而言,你们人类只是一个寿命很短暂的种族。」

      我愣住,是啊!这幺简单的道理,我怎幺会没想到?因为太过短暂,所以可以忽略不看,所以就算稚森真要跟我在一起,也不足以影响他往后的人生,难怪他父母完全不在意我的出现,「而且你们太弱了,一拳就打死了,所以老头根本不怕妳会作什幺乱子,加上妳又救了我,所以报恩礼遇妳,只是刚好而已。」他细细解释。

      报恩……

      我扯出微笑,将吃光的盘子放到一旁,手往后撑的仰头凝望夜空,「太好了,还好大家都知道我弱,不会来找我麻烦。」笑道,今天晚上没有星星,是因为被营火的浓烟遮蔽了吗?还是因为我心中已经没有希望?

      一张脸庞移到我面前,成为我全部的视线,我一怔,「别胡思乱想。」雷湛酷酷的说。

「我哪有胡思乱想。」我微噘嘴。

「明明就有。」他不留情的顶了一句,看了看我的双眼,视线往下,那嘟起的双唇,像是在对自己邀请。

      默默的,眼前的俊脸低下,离我越来越近,心跳不自主的越跳越快,咚!一声大鼓,将我们震醒,尴尬的各自分开,随之而起的音乐节奏,不少人在营火旁随之起舞,不是充满礼仪的国际舞,而是拥有野性,本能跟随音乐的舞动。

      不晓得是否因为火光的缘故,两人双颊微红,雷湛焦躁的拿起旁边的大木杯,仰头喝了几大口的酒意,浓烈至连一旁的我都能闻得出酒香,突然感觉到自己手上传来一种包覆感,低头一看,那张大掌正悄悄的将我的小手覆上握紧,看过去,是他尴尬的侧脸,忍不住会心一笑,心头暖暖。

「小梓,湛哥快来快来,我们来跳舞!」牙和琛根本已经喝醉的在营火旁拉着其他女人跳舞,一边大声喊着。

「可不可以叫他们别叫了。」雷湛受不了的掩面。

「哈哈,有什幺关係,感觉很有趣,我们走吧!」我兴奋的拉起雷湛进入人群中。

  • 名称:末世人间道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9: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