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果实超清

      林间小屋,我们推开木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男人将女人压制在床上,激情的相吻,我脸一红,赶紧低下头转移视线,「喂喂喂,一把老骨头了,还上演这种戏码噁不噁心?」雷湛凉凉调侃道。

      男人一抬眼,眼神霸气,离开身下的女人,并体贴的将她的棉被拉好,「臭小子你们怎幺来了?」铁克斯丝毫不在意的问道。

「我…我们来看看清水姨的身体状况,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尴尬的说道。

      清水想起身,铁克斯看去,「做什幺?」

「少主来了,我得赶快起床倒水,不然太失礼了。」

「不必,」他不客气的把她扣回床上,「别宠坏那小子,先顾好妳的身子再说。」霸道,没有转圜余地。

「阿铁……」

「少啰嗦,躺好就是了。」铁克斯强硬的打断她的声音。

「好吧!」清水轻叹,歉疚的看向我们,「对不起,招待不週了。」

「不会。」我赶紧摇头。

      确定自己的女人不再有起身的意思后,铁克斯看向雷湛,「小子。」起身,示意雷湛跟着自己,两人外出。

      我坐上椅子,「清水姨身体有好点吗?」我关心道。

「没事,是阿铁太大惊小怪了。」她笑了笑,撑起身子,我赶紧上前扶她,帮她垫好枕头,「谢谢。」她道谢,将髮丝顺到耳后。

      我怔住,「清水姨妳的手……」

      她一顿,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略为尴尬的将手收回被单之下,原是纤纤玉手,此时却变成了枯瘦,满是皱纹,如老妇般,「抱歉,吓到妳了。」

「妳还好吗?」

      她望着我担忧的面容,叹了口气,「小梓,我能託付妳吗?」

      坐在床铺上,我注视窗外,隔壁的人家依然灯光昏暗,『託付我?』我不解。

      『请妳替我好好照顾少主和阿铁。』她恳求的用枯老的双手握住我,『我知道,妳对少主他们的心,只有妳是真心为他们着想,如果哪天我不在了,请妳成为他们的支柱吧!』

      『清水姨,我不懂妳的意思,照顾雷湛他们我是没问题,但是我是不可能代替妳在铁克斯爷爷心中的地位的……』

      『小梓,我快死了。』

      想鼓励她的自己所有话卡在喉咙,『我是幽兰花族,本不可以离开生长的深谷,需要族里的溪水和月光才能永续生命,我也不曾想过离开从小长大的地方,直到那一年,我捡到了一名身负重伤的男人,改变了我的世界。』

      我静静的听她叙述,『他不曾提起他的身世,只是愤怒以对世界,随着时间,或许我抚平了他的怨念,却也深陷不已,害怕他离去的日子会到来,而他的部属的确也找到了他,我虽然难过,可我明白,他并不会为了自己留下,所以我只能笑着放手,我以为他会转身的毫不留恋,他却对我伸出了手,要我跟他走。』眼神飘远,她回忆着当时。

      『张梓,跟我走吧!』想起雷湛对自己伸出手,我几乎能体会清水当时有多怦然心动。

      『一走,便是这幺多年,因为种族不同,我不曾被承认过,只能永远做妾,但起码我成为了他的女人,儘管他身边的女人多如繁星,可我知道,他心里还是有我,所以就算心碎,失望,我依然走不开。』她垂下眼帘。

      我心疼的皱眉,握了握她的手,她看向我,撑起微笑,『我曾期盼,当少主成为王,他便能从那高高在上的位置退下,或许我们便能永远相伴相依,只是……我没有时间了。』

      『清水姨……。』

      『花,一生为某人努力绽放过,如同女人,一生用尽力气爱过,便已足够。』她看向窗外,阳光洒在她脸上,虚幻得美丽。

      隔壁的灯光亮起,我回过神,下床,走出自己家,敲敲隔壁的家门,原本屋内活动的声音嘎然停止,十几秒过后,缓缓的传出声,「进来吧!」

      我打开门,见到的是浑身伤痕的雷湛,脸与身上满是擦伤和瘀青,就连衣服也破烂不堪,「你…你怎幺回事!」我紧张的上前。

「没有啦!妳别多问。」雷湛彆扭的回过身。

「雷湛你怎幺受伤了?刚刚去哪了?跟人打架了吗?怎幺会伤得那幺重……」我慌张的追问。

「妳问那幺多干嘛!不关妳的事啦!」他不耐烦的恶声道。

「雷湛让我看看……」我的手抚上他宽阔的背,将他转过身,心疼他脸上的伤口,「怎幺不好好保护自己呢?会不会痛?」

      指尖轻抚,就怕弄痛了他,他一颤,握住我游移的手,「张梓……」眼神深沉。

「我帮你擦药……」

      话未完,一双唇瓣堵住我的,激烈,霸道,力道强大的被猛然推倒在桌上,「雷…雷湛你…」好不容易脱离他的吻,又再次被吻住。

      大掌更是自主的掌握住我的酥胸,隔着睡裙的薄薄布料,感受那挑逗的揉捏,浑身颤慄,『小梓……』那温醇的低语,犹然在耳。

      那一双金色的双眸在脑海中窜过,我顿时清醒,倏地握住他放肆的手,挣脱他的吻,「张梓……」他压抑,因而喑哑。

      他低下头想再吻,我却反射性的偏头躲过,他怔然,「还是不行吗……」喃喃自语。

      低哑的嗓音让字眼全都糊成一块,但语气里的苦涩却让我一愣,看回去,是那双深邃的眼受伤了,「雷湛我……」想解释,想说明。

      他闭了闭眼,再次睁眼,一把拉下我,将我拖出了门外,关上大门,我傻住,「妳回去吧!」雷湛的声音传出。

「雷湛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急忙转动门把。

「张梓,」他低沉一唤,打断我的话语,「如果妳再进来,我会直接要了妳。」

      我僵住,愣愣的盯着搭在门把上的手,『小梓,妳是我的,只能是我的。』那曾令我着魔的嗓音如今却如诅咒,那一次次情慾的巅峰,只是现在一遍遍的心痛。

      手缓缓收回,面对门扉……

      门把不再有动静,雷湛低着头,背靠上门板,握着拳,闭上眼,硬忍着什幺,最后,吐出长叹……

      我以为,只要到隔天,我和雷湛便会恢复正常,没想到,我一早再去敲门时,剩的只有一间空房。

      就这样,铁克斯突然离开了部落,雷湛也消失了,面对雷湛一声不响的离开,着实令我心底空缺了一部分。

「清水姨,我又来了。」我提着水果走进木屋内,「身体有没有好点?」

      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回头,浅笑:「小梓妳来了。」

      日复一日的照顾着清水,让我更能感受到她温婉生命的流逝,我恐惧着,害怕她再也等不铁克斯的到来,「感觉有好点吗?」我关心问道,洗水果,打算要切水果给清水吃。

「嗯,好点了。」她微笑答道,「少主离开了好一阵子,妳肯定很想他吧?」

      我的动作一顿,「我才没有呢!」故作不在乎的耸肩,兜!一声用力将水果切成对半,将心中隐藏的怨气发洩出来。

「呵呵,如果没有,妳何必天天跑来照顾我这个老女人?」

「我根本不是因为他才来照顾清水姨呢!」我皱皱鼻子,「铁克斯爷爷不晓得这阵子跑去哪了,我不能放妳一个人,明明妳身体不舒服,他还乱跑,真是的。」埋怨的碎唸道。

「阿铁他……也是为了我。」她不责怪,只是垂下眼帘。

      见清水为铁克斯说话的模样,我不忍叹了口气,赶紧转移话题:「今天我买的水果很甜喔!清水姨妳嚐嚐看吧!」

      端着盘子,坐上床沿,替她用叉子叉了一块水果后递给她,她深深看了我一眼,闪过愧疚,低下头,接过叉子,「谢谢。」

      太阳下山,我收拾好我的东西,「清水姨妳早点休息,明天我会再来看妳的。」热情一笑,希望能传递一些活力给她。

      回到自己家门前,停下脚步,望向隔壁的屋子,灯光依然一片漆黑,不自觉的上前,打开门,走进,木桌上,依稀可见他挑食的模样,『我讨厌吃这个鬼东西,妳干嘛要煮青菜,这幺有空就多煮点肉啦!』挥舞筷子的抱怨,甚至幼稚的对着我夹到他碗里的菜叶发怒。

      来到卧室,印象中赖床的身影,仅剩一片平坦,坐上床沿,轻抚床面,『吵死了!』那声不耐的埋怨。

      侧躺下,细闻着床铺上残存的他的气味,『臭女人,妳很啰嗦欸!』他打死都不肯起床的怒吼。

      一颗水珠从眼眶滑下,滴落在床铺上。

      原来,不知不觉,竟也这幺思念了啊……

      『张梓,我喜欢妳。』

      雷湛,我很想你……

      意识朦胧中,粗糙的大掌触摸着,那温柔的就像是在触碰最珍贵的瑰宝般。

      别哭……

      低沉的嗓音宛若催眠,抚慰心灵。

      雷湛……是你吗?雷湛…我想你。

  • 名称:灰色果实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0: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