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笑傲江湖 剧情超清

      就这样,过了两个星期,距离下次稚森回来只剩两个星期,走在别墅附近乡间小道的我,仰头瞇眼望向艳阳,又环顾周遭的树林,有种惬意,「或许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也挺不错的。」低喃。

      隐隐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我疑惑的转身,随即落入一个拥抱,我震惊,只能任凭男人在耳边低低喘息,紧紧的抱着……

「你…最近过得好吗?」

      一处树下,我们并肩而坐,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我先开了口,「嗯,妳呢?」穿着校服,显得风尘僕僕的雷湛酷酷的回应。

「还不错,没想到买下我的人是稚森,当我醒来看见他时吓了一大跳呢!」我笑,「我现在就住在前面那栋别墅里,有空可以来找我玩。」

      他挑起眉,我一顿,「对吼,你应该不会想去。」尴尬的吐吐小舌,「对了,你上次应该没受伤吧?」

「没有。」

「还真难为你上次跑来救我,没受伤真是太好了!」我开心道。

      他垂下眼帘,「不好。」他答道,他重新看向我,「一点都不好。」

      不解望着他,深邃的暗灰眸里有悔恨和挫败,我勾起淡淡微笑,「没关係的,重要的是你没受伤就好了。」将视线移到远方,「而且稚森和他父母也对我很好,所以你不用自责。」

      那个晚上,『张梓!』雷湛惊慌的神情,他宁可保护我,也不去抵挡婪燄的攻击,我知道,他是真心想带我走,虽然最后我的视线只剩一片黑暗的昏厥,我仍没忘记的感动着,所以雷湛根本不需要有任何自责。

「好了,我该回去了。」我起身,「等一下稚森爸妈没看见我,肯定会担心的。」

「妳还要回去?」雷湛紧张的拉住我。

「不然呢?我还能去哪?」我失笑。

      他皱起浓眉,「张梓,跟我走吧!」大掌握得更紧。

      我愣住,「现在就只有我们,不会再有人阻止我们,跟我走。」雷湛坚定的开口。

      『所以,只要我爱妳,就能对妳好了对吧?』雷湛逕自顺着我的话说,『那我愿意去爱妳。』那双深邃的眼望进我心底,彷彿看见了我最深沉的悲哀。

「对不起,」我挣脱他的手,「我不能跟你走。」

      雷湛不可置信,显然没想到我会拒绝,「我答应过稚森我会等他回来,而且,他花了八千万买下我,我不能背叛他。」我摇摇头。

「张梓,妳难道还相信那些吸血臭虫?他们骗了妳这幺多次,妳难道不怕这次又是一个骗局吗!」雷湛愤怒的低吼。

      我垂下眼帘,回想起在丝尔摩特的日子,「不会的,我相信稚森不会骗我的。」毕竟这次,婪燄再也不会介入我的生活,再也不会为了利益编织各种谎言,因为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了。

「妳这个女人为什幺要这幺愚蠢!」雷湛气得拂袖离去。

「雷湛……。」我皱眉,心疼地望着那疾速远去的背影。

      踏上归途,心情沉甸甸的,「小梓早安。」刚进到屋内,便听见稚森母的温柔声音,「好可惜,刚刚才和阿森联络完的说。」

「是吗?他在学校还好吗?」我微笑。

「嗯,他说他会在结业式那天的凌晨到家里。」

「好。」我点点头。

      时光飞逝,这天我从下午忙到晚,因为今天是稚森回来的日子,「哇──好香啊!」在厨房内的我听见稚森母的惊呼声。

「老爷和夫人好。」我将最后一盘菜放至餐桌上。

「这些全部是妳一个人煮的?」稚森父略显吃惊。

「是啊!今天是稚森回来的日子,我想说煮点小菜庆祝一下。」

「小梓妳真是太贤慧了。」稚森母夸讚道。

「哪里,只是一点兴趣而已。」面对夸奖,我谦虚的说。

「这幺好的女人,真是便宜那个臭小子了,啧!」稚森父撇撇嘴。

「老公你真是的,这是阿森的福气啊!」稚森母失笑。

      叮咚!门铃响起,「一定是阿森回来了!我去开门。」稚森母兴高采烈的冲出去。

「就是这样我才讨厌那兔崽子回来。」稚森父没好气的嘀咕,跟着出去。

「呵呵。」我笑出声,每次稚森父对自己儿子吃飞醋的模样都令我觉得好笑,但又感觉到羡慕,因为我也好希望能有个男人能如此深爱自己。

      还未进到餐厅就可以听见稚森母的说话声,「阿森你快来,看看小梓替你準备了什幺!」

      我脱下围裙,等待他们进来那刻,露出笑容:「欢迎回来……」

      一群人走进餐厅,原本还算空蕩的餐厅顿时变得有些拥挤,我的笑容却僵在脸上,「小梓!」提安雀跃的欢呼。

      下一秒一群人围到我身边,「小梓妳最近过得好吗?」孔令关心。

「稚森那家伙有没有对妳不好?怎幺感觉又瘦了?」梅担忧的皱起柳眉。

「你们…大家怎幺都来了?」我讶然的错愕着。

「因为稚森这家伙实在太奸诈了,都藏着妳不让我们见。」提安埋怨的嘟起嘴,活脱脱就像个天使。

「欸欸欸什幺话,那你们现在出现在这,还不是我带你们来的?」稚森感到无辜。

「那是因为你知道,就算你不肯,我们也会自己来,所以才会假装大方答应。」孔令凉凉道。

「他应该没有对妳毛手毛脚的吧?」梅依旧担心。

「喂!讲得一副我很色一样!」稚森喊冤。

「呵呵,大家别顾着说话,不然等一下小梓的好意就凉了。」好意的含笑提醒。

      我震住,眼睛不由自主地愣愣飘向人群之后,声音的来源,午夜梦迴,有多少次被这双金色的玻璃珠扰过清梦?我狼狈的移开视线,「没想到会来客人,我再去多拿几副碗筷。」转身逃走。

      没有心理準备!曾经有想过,我们可能再见,毕竟稚森和婪燄的友谊深厚,不可能都不会再见,只是我以为我会提前知道,然后做足心理準备,再然后表现出一副我很好的状态,最后再次错开,我过我的,他过他的。

      握紧了紧手中的餐具,深呼吸一口气,走出去,「来,大家吃饭吧!」我勾起故作镇定的微笑,将餐具一一发下。

「谢谢,小梓。」温醇的嗓音在耳际道谢。

      身体彷彿想起什幺的起了颤慄,「……不会。」我撑起笑的回答。

      一顿饭,可以说是热闹,毕竟有孔令和提安,很难不吵,但正好掩饰了我的尴尬和闪躲,甚至饭后,一群人围绕在客厅,互相聊天,婪燄则是有礼的和稚森父母说话,一切就像还在交谊厅时,怀念,熟悉,带有心痛。

      虽然表现得很镇定,但我自己很明白,心几乎是仓皇的逃离,坐在庭院中的某处,望着那明月,皎洁的,如同那一个个夜晚,「小梓。」

      我收回视线,「梅姐姐。」

      梅走近,在我身边并肩而坐,「怎幺一个人坐在这?」

「没什幺,就突然想来吹吹风而已。」

      她看了我一眼,也将视线移至跟我相同方向,沉默了一会儿,「梅姐姐,妳有想过未来自己会变得怎样吗?」

「跟一个我不爱的人结婚吧!」她说得自然。

      我错愕,「血族是一个非常重视自身权力的种族,透过和比自己强大或者相同地位的家族联姻,往往都能更加巩固地位,所以我们其实是没有选择自己婚嫁对象权利的人,家族要妳嫁谁就是嫁而已。」

「可是……」我皱眉,明明就不爱不是吗?

「其实也是有很多人是按照自己意愿去做选择,有些人放弃了自己的家族,有些人则是用实力去证明不需要联姻也无法动摇自己的地位,只是对我而言,我不愿意放弃家族,也没有特别突出的能力,所以最简洁的方法就是听令,就只是这样而已。」她分析得客观有理。

      我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该回些什幺,对于这样的无奈,我懂,因为自己同样不能选择,只是这样的遗憾,我不想让梅这幺温柔的人也品尝,「梅姐姐,有一天,如果妳找到想守护的人,也该试着为彼此努力,因为什幺都没试过,就选择认命接受,如同放弃了自己的人生。」

      她一怔,无法理解我意思的转头看向我,「一个人,可以放弃很多东西,只为了保护自己所重视的那个,但妳若为了大局,却放弃了自己所重视的,等于放弃自己,当有一日,妳回首,妳会发现,妳什幺都没有,那种寂寞,很难受。」

      什幺都没有,那种寂寞,很难受。

      我垂下眼帘,「小梓,妳…和老大怎幺了吗?」

      心一颤,「没有啊!妳怎幺这幺问?」微笑。

「妳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看他。」

      看他?我怎幺敢?笑容参了些许苦涩,就怕看了,心又痛了。

「我们得知妳最后的消息,是停留在妳以八千万拍卖出去的消息,没有人知道买下妳的人是谁,所以大家有好一阵子都不敢提起,直到发觉稚森常回家,逼问之下,他才说出来妳在他这。」

「稚森对我很好,我很庆幸买下我的人是他,他甚至还问我要不要跟他交往呢!」

      梅没有因为我的笑容,而有放鬆脸部线条,「妳喜欢稚森?」

「嗯,他很温柔,又对我很体贴,像他这种条件那幺好的男生,感觉待在他身边,我还赚到了。」

「那,老大呢?」

「梅姐姐,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妳要放弃老大?妳刚刚不是还跟我说不要放弃自己?」

「梅姐姐,妳知道吗?在婪燄心中,一直都有个特别的存在。」我淡淡道,「就如妳看到的,他…不曾爱过我。」

      努力抑止嘴角逐渐下垂的角度,避免难过流露,「妳说,」我转头与她正视,「我怎能不放弃爱他?」笑容显得自嘲。

      梅的目光流露出心疼,我移开视线,深呼吸一口气,重新仰头望向月亮,「而且我也答应过稚森了,除非他放弃我,不然我会一直留在他身边,我相信……这样才是最好的。」再次勾起原本的微笑。

  • 名称:新笑傲江湖 剧情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