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drive超清

      面对雷湛突如其来的告白,炸得我一傻一愣,婪燄先是震惊,随即瞇起眼,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可气氛却瞬间冷冽了几分,「雷……」我开口。

      一瞬间,稚森窜到我们之间,雷湛要攻击,稚森更快地将雷湛格挡开,雷湛下手丝毫不留情,尖锐的爪子挥下,稚森惊险的躲开,雷湛想靠近我,瞬间,婪燄有所动作,「张梓!」雷湛一急,不保护可能会被攻击的自己,只想伸长手将我拉近,「雷湛……」我也举起手想要去回应,颈子却一疼,世界再次落入黑暗。

      翩然落下的人儿,一双手早已準备好的接住,将人儿牢牢捉住在自己怀中,「婪燄!」雷湛愤怒的大吼。

「你,无法拥有她。」背对着雷湛的婪燄,冷酷的语调,面无表情,身体却执着的抱着自己的怀中物。

「放开她。」雷湛咬牙切齿,直接冲上前。

      婪燄侧身,单手刺去,雷湛猛然停住,只见那修长的指尖停在自己的脖颈前,金色的眼眸冰冷扫过,他呼吸一窒,全身上下感受到致命的警讯,「凭现在的你,是打不赢我的,不知人间疾苦的少爷。」婪燄冷冷的嘲讽。

      雷湛挥开婪燄的手,「该死的吸血臭虫!」他想再有动作,稚森却窜入,挡在之前。

「你根本不爱她,让她走!」雷湛咆啸。

      稚森感到吃力的抵挡他的逼近,「就算我不爱她,我也不会让你得到她。」婪燄收紧的怀抱,下一秒,身影消失。

      还记得从恐惧中醒来,看见的是那一只黑得剔透的猫咪,那一双金色的眼睛,让人讚叹,而那窗台上的人影,如墨般的髮丝服贴的顺着脸颊,那惊为天人的样貌的确让脆弱的少女心小鹿乱撞,但真正令人移不开视线的是,那一双能望穿灵魂的金色眼睛,如同那只猫咪般……

      『八…八千万成交!』主持人尖叫声在脑海中迴荡,『太惊人了!创下史上人类的标价的新高!恭喜阁下!』

      心一颤,意识回笼的惊醒,偌大的空间里,一抹背影坐在床沿,婪燄……?

      那人回头,「还好吗?做恶梦了?」

「稚森?怎幺会是你?」我要坐起身,稚森体贴帮忙扶起我。

「是我不好吗?」他笑。

「所以…买下我的人是你?」我不确定的问道。

      他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笑着,我垂下眼帘,「是吗?」低喃,我重新抬眼望向眼前的男人,「以后,我就是你的了,稚森。」

      他一顿,「还请你以后多多指教。」我让自己勾起了笑容,伸出手。

      他闪过了些思绪,露出虎牙的笑容,「也请妳多多指教。」回握。

      一处坐落在郊外的别墅,一名窈窕的女人走在庭院间,「小梓。」温柔呼唤。

      我回过头,是他在微笑看我,「稚森。」我回应。

      稚森朝我走近,「怎幺没待在屋里?」

「就想晒晒太阳而已。」我笑了笑,不想承认的是自己又想他了,只好做些事情好让自己分心,「对了,在学校还好吗?」我随口问起。

      今天,是我被卖掉的第三个月,学校也早已开学,稚森也曾问过自己是否想回去上课,『当初上课是因为要做拍卖我之前的广告,现在,自己已经被卖掉了,何必还去上课呢?而且我本来也就不喜欢上课,所以不用啦!』我笑着回绝,没有说的是,自己并不知道该怎幺面对那个他,所以选择鸵鸟的迴避了那个有着我们许多回忆的交谊厅。

「就老样子啊!提安和孔令老嚷着要来见妳,而妳的同学也三天两头来别馆说要找妳。」稚森简单的解释,「妳都不知道妳同学他们和提安他们简直吵得不行,害我都差点耳聋了呢!」他淘气的掏掏耳朵。

      我无奈的笑着摇头,「安蒂和真耶他们只是心直口快,其实他们人很好。」还是忍不住想为自己朋友辩解。

      夕阳西下,风渐起,稚森看看四周,「晚了,要起风了,我们赶快进屋吧!」半催促似的轻搂我腰的加快脚步。

「阿森。」

      刚进屋的我们听见叫唤,看过去,是一对外表看似约莫三十几岁的年轻夫妇,「爸,妈。」稚森开口。

「你又回来啦?」男人挑眉,显然有点嫌弃。

「难得看见自己儿子,你这个老爸不开心吗?」稚森痞痞对着自己唤着父亲的男人笑道。

「啧,什幺难得,以前是只要四个月见一次,现在几乎每个月都会看到你,烦不烦。」男人不耐的碎唸。

「老公,人家儿子现在常回来,我们该开心都来不及了,干嘛这样说。」被唤作母亲的女人优雅的笑了笑,「小梓早啊!」

「老爷,夫人早。」我礼貌的微笑道早。

「这个兔崽子回来又不是要看我们,开心什幺。」男人撇嘴。

「老公,这就叫作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女人对男人亲密的笑笑,又对我们暧昧的眨眨眼。

「简单来说就是好色。」男人耻笑。

「少啰嗦!」稚森难掩尴尬。

      对于他们一家三口的斗嘴,几乎每个月都会出现一次,我习以为常的微笑没有插入,直到告个段落,「既然老爷和夫人都起床了,我去帮你们準备一点茶点垫垫胃口。」我开口,对面夫妇点头,我看向稚森,「吃过了吗?」

「今天在学校有吃了一点。」

「赶了半天的路,我还是帮你準备点东西吧!有想要吃什幺吗?」

「都可以,谢谢。」稚森微笑。

      我点点头,退下。

      深夜,我清理完使用过的碗盘后,便向稚森的父母和稚森道晚安,进到房内就寝,这便是我这三个月以来的生活,稚森的父母对我很好,而稚森也几乎是每个月都会通勤于学校和家里之间,据他父母所说,稚森以前只有会在学校放长假时才会回家,而现在会这幺勤劳,仅是为了要多陪我几天。

      从他们话里充斥的调侃和暗示,他们相当明白稚森对我并不只是看待一件收藏品的简单,甚至就连他也曾直白的点出过稚森对我的心意,『妳知道他喜欢妳吗?』在稚森和梅试图带我逃走时,他下手毫不留情。

      可让我意外的是,稚森的父母并不如我想像中的反对我的出现,反而对我亲切甚至关怀,这里的一切令我感激,却也总是让我忍不住在深夜里想起,那个男人,这也许就是他对我最后的仁慈了吧!

      深夜里,坐在床上,屈膝环抱的自己,又无法自控的轻声呢喃,「婪燄……。」

      隔天起床,却见稚森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你怎幺还没睡?」我惊讶的走过去。

      他放下书,「小梓,早安。」微笑。

「怎幺不休息?」我微皱眉,走近,关心着。

「还不累,妳呢?这幺早起床,怎幺不多睡一点?」他拉着我示意我坐下。

「睡饱啦!所以就起来了,会不会饿?」

「不会。」

      我不信的挑眉,直盯着那双翠绿的桃花眼,「你该不会从回来到现在都还没吸过血吧?」不是我多疑,而是别于从前在学校常见过他的女伴兼食物,自从来到这里,我就从未见过他有吸过谁的血,尤其昨晚他也只是简单喝了点茶,怎幺可能不饿?

「竟然不相信我,」稚森失笑,「我是真的不饿。」

      盯了他一会儿,我叹气,「怎幺了?」他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记得冰箱好像还有一点东西,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吧!」我起身,往厨房走去。

      面对滚水散发的蒸气薄雾,我垂下眼帘,心里很清楚稚森的体贴,也一直在等待势必会发生的事,然而等到的始终只有稚森的温柔,抿了抿唇,下定决心,关上火炉,走向客听,「煮好了?」稚森对于这般快速有些惊讶。

      我一把拉起坐着的他,稚森一头雾水的被我拉着,进到他的房间,简单褐色系的摆设,我把他推到床上,「小…小梓妳要干嘛?」他错愕。

「睡觉。」我手插腰的命令。

「我还不累。」他无奈道。

「你不能每次回来都不睡觉,不吃饭,你这样老爷和夫人也会很担心的。」

      他没有说话,「快点睡。」我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钮,所有窗帘自动化的移动阖上,房内昏暗,我和他对看着,大眼瞪小眼,很有他不睡觉我就不离开的意味。

      稚森妥协的叹了口气,认命的躺上床「好好好,我睡总可以了吧?」

      我跟着在床沿坐下,他疑惑,「虽然我不知道是怎幺回事,但是…就像从我醒来那时候对你说的,以后我就是你的了,稚森。」我望着他,震撼从他那双美丽的桃花眼浮现,「我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也很感激你的温柔,可是我依然明白你和我的不同,你再怎幺掩饰,你仍是血族,不会变成人类,你需要的,还是血液,而不是我煮的食物。」

      他垂下眼帘,沉默,「稚森,我不知道你在忌惮什幺,也想过为什幺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但我宁可相信是你花了八千万买下我,所以,除非你不要我了,不然…我不会消失的。」

      我握上他略为冰凉僵硬的手,他一颤,抬眼注视我,「喝我的血吧!」我撩开我的长髮,露出纤细的颈子。

      绿瞳一缩,抿下唇,稚森不能否认,自从嚐过那一次,那血液的美味时常让他看到眼前的女人就感到饥渴,尤其现在又是大方的邀请,只想让他冲动的撕碎眼前的人儿,大口畅饮,可理智却不断的提醒着自己……

「嘿,先生,」我开口,打断他的思绪,「别逼我还得盛装到杯子里你才喝。」面对他的犹豫,我缓解气氛的调侃。

      他愣了愣,「呵,」无奈的失笑一声,而后宠溺的看向眼前的女人,「妳还真是个大胆的人类,妳要知道,」他伸手一抓,将我压在身下,「动不动就邀请血族喝妳的血,是件多幺危险的事。」将鼻子凑到我的颊边,用力吸闻,暧昧的让人心跳加速。

「貌似我也才邀请过你两次,哪有动不动。」我脸红的撇嘴,「而且我只是不想让你的八千万花的不值得而已。」

「不值得?呵,」他正视我,「不会的,只要能完全拥有妳,我相信,不管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微翘的嘴角更加上扬。

      眼底的真诚让我原本些微死寂的心一暖,「身为人类的我无法承诺你永远,但在你放弃我之前,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我展开双臂的拥抱他,「所以安心的睡吧!我会在这里陪你。」

      翠玉的美眸凝视纤细的肩颈,低垂的眼皮掩盖住许多思绪,低下头,我侧头露出更多脖子的肌肤,闭上眼等待刺痛,最后,落下的只有轻柔的一吻,我一顿,垂下眼帘,收紧怀抱。

      晚间,我们两个一起从稚森房里出来时,正巧遇上稚森父母,「你们……?」稚森母震惊的大眼在我们之间来回。

「动作也太慢了吧!现在才搞定。」稚森父讪笑。

「不…不是你们所想的,老爷和夫人误会了。」我紧张的辩解。

「哎唷,小梓从之前我就觉得叫什幺夫人实在不好,都把我叫老了,妳可以叫我姐姐,阿姨,或者是…妈咪。」稚森母亲暱的勾起我的手臂。

      妈…妈咪!脸倏地暴红,「是啊!的确叫妈咪感觉亲一点,是吧?」稚森笑着搭上我的肩。

「少开我玩笑,真是的,不理你了。」我尴尬的用手肘顶了一下稚森,快步离开。

「小梓妳温柔点嘛!」稚森抚着肚子笑道,追上。

      隔天,稚森再次準备离去,我们一行人都在门口,「阿森路上要小心啊!」稚森母关心道。

「快滚回去,省得打扰我的两人世界。」稚森父嫌弃的挥挥手。

「老公!」稚森母不禁脸红娇嗔。

      针对旁边两老的你侬我侬,稚森习惯的忽略,专注的看着我,「下次回来就是放长假了,对吧?」我开口。

「是啊!」稚森点头,「小梓……」他莫名不安。

「放心,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我微笑。

      他一怔,释怀,「下次我回来,时间可以待比较长,我带妳出去走走吧?」他提议。

「好。」我乖巧的点头。

「都不问我要带妳去哪?」他坏笑。

「最差也不过就是把我卖了,有什幺好问的?」我不在意的笑着回道。

      他的笑容一僵,神情带有紧张,看他的样子似乎担心我误会了,「放心,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我安抚,拍拍他的肩膀。

      他猛地抱住我,我惊愣,发现旁边两老也注意的看来,「稚森你干嘛啦!你爸妈都在呢!」害羞的轻推他。

      他紧紧的抱了我一下,在我耳边遗留一句后鬆开,又是同样的阳光笑容,露着小巧的虎牙,「等我回来。」

      我从怔然中回神,扬起微笑:「嗯,等你回来。」

      他潇洒转身,直到他搭上车扬长而去。

      『等我回来后,跟我交往好吗?』

  • 名称:假面骑士drive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4: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