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仙魔录之灵飞纪超清

      MTV曾经风行鼎盛,週末同学小聚,或者情侣约会,看一部片只要大约几百元,可以在里面混三个小时,没人打扰,享受私人空间,还有免费的饮料可以喝,当然也有不少情侣把这里当成旅馆来开房,对那时候学生而言可说是便宜又实在。

      一口气拿了好几部片子,在冷漠的老闆带领下,进到一间空间不算大的小包厢,灯光昏黄,情趣式的装潢,一张没比双人床大多少的榻榻米,还有三杯简便的红茶,雷湛喝了一口,满脸嫌弃的皱起,「这什幺?难喝死了!」

      婪燄笑了笑,他很聪明的不去嚐试,毕竟自己喝惯了某人亲手泡的茶,对这种看起来就像随便煮煮的,根本入不了自己的口,所以乾脆不碰。

      我爬上榻榻米,他们俩跟着,因为坪数不大,加上是两个大男生和我,三个人只能併肩半躺,稍嫌拥挤,正前方的大萤幕开始投射出画面,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一位少女因为不想打扰母亲与新婚丈夫,热爱阳光的她独自搬到一座阴冷的城镇,与自己多年未见的父亲生活,在新的学校里,她见到了那群人,以及人群中的他……

      从第一眼,贝拉就知道自己再也无法移开视线,爱德华的神秘,无疑更是一种催化剂,不断想发掘,却也越陷越深。

      爱德华的离开,雅各的介入,我相信心碎的贝拉也曾因为雅各的照料而恢复过,如果没有爱德华的出现,贝拉根本无法抗拒雅各的魅力,就算是狼人又如何,什幺样的身分从来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是否也有同样为自己着想的心意。

      爱德华重回,雅各的坚决,拉扯贝拉的心,可一方如鸦片般,另一方则是阳光空气水,一边是侵蚀灵魂的毒瘾,一边是生活所需的仰靠品,从一开始,根本由不得自己。

      最后怀孕,贝拉宁可牺牲自己也要生下她和爱德华之间的结晶,同样身为女人,我能体谅那种心情,就算生下,贝拉死去,爱德华也表示无法真正去爱那个孩子,即使那是自己的血脉,可我知道的是,经过时间流逝,爱德华还是会爱着那个孩子的,因为那是他和爱人之间,仅剩的牵连。

      而在最后之际把贝拉变成吸血鬼,捡回了一条小命,众人齐心协力对抗大战,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两人之间的爱情也修成正果,得到了真正的永远。

      一连看了五部,在我离开前,暮X之城还没出完,离开四个月,好不容易回来,才知道转眼已过了八年,这部片终于出完,当然乐于看见快乐的结局,儘管觉得世事不可能真的这幺美满,雅各会爱芮妮丝蜜,而爱德华和贝拉能永远相守。

      从MTV出来天色已黑,「真是太好看了。」我满足的感歎。

「什幺烂结局,凭什幺狼人只能选择女儿?」雷湛不屑。

「人类怀上血族的子嗣?这可从来没发生过。」婪燄觉得荒谬的嘲笑。

「电影嘛!别太计较。」我拍拍两位不甚开心的肩膀。

      回到家,陈彬不耐烦的坐在客厅,一看见我,急急发话:「跑哪去了?」

「我要去睡了。」雷湛和婪燄同声,不约而同往房间走去。

      我无奈的笑了笑,看回脸色不太好看的陈彬,「饿了吗?我煮麵如何?」微笑走进厨房。

      边煮时边报告了今天的行蹤,「所以你们跑去MTV看电影?」

「是啊!那间看起来还真像快倒了,明明在我走前它才刚开而已。」水滚,我丢下青菜。

「妳到底在想什幺?」

「我哪有想什幺,你忘啦?我之前超疯那部片的啊!」

「妳带着一只吸血鬼一只狼人跟妳去看暮X之城,妳跟我说妳没想什幺,张梓,妳以为妳现在在跟谁说话?」

      我动作一停,没错,我是知道雷湛的真实身分,也明白小银就是他,因为实在太明显了,同样特殊的银色毛髮,甚至在每次吃到我做的食物时的表情,热爱吃肉,偶尔不经意脱口而出的怀念,我又不是低能儿,当然猜得出来,而藉由看雷湛和婪燄之间的相处模式,小黑多半八九不离十是婪燄,只是大家都不提,我自然也不会去戳破。

      转头,陈彬手撑着头,一副〝妳逃不过我法眼〞的欠打表情,「是真的没什幺,」我笑,又回头继续手上的动作,「我真的很喜欢那部片,也一直很期待结局,只是因为自己现在的状况,看的心境有些变化而已。」打蛋,下蛋,高温使水面浮出一片白色的蛋花,我关火,将锅子端上餐桌上,替两人盛好,开动。

「今天工作如何?」我主动开口询问。

「没什幺,反正就是一群小屁孩跟妳一样喜欢上课睡觉而已。」陈彬耸肩。

      陈彬,经过八年,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因为教授的慰留,加上没什幺规划,进而留在母校担任助教,以便準备未来做教授的工作。

「那一定是上课太无聊了。」我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那成绩不好,被当也怪不得人。」他不留情的说。

「干嘛这样。」我嘟嘴埋怨,「欸,陈彬你这几年有交女朋友吗?」我转移话题,好奇的问。

「有啊!」

「都进展到哪?」

「妳想干嘛?」他挑眉。

「好奇问问嘛!因为那天小慧他们问我,我想想也对,如果你到现在还是处男,会不会是哪里有问题,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之类的。」

「谁跟妳还是处男,」他瞟了我一眼,「我是个正常男人,没有问题。」

      他吃完,「妳废话别那幺多,快吃,我还要洗碗。」责备道。

      我乖乖的〝喔〞了一声,吃完自己的份,让他将碗筷拿去洗,在他洗碗时,我也泡了一壶茶,两人坐在客厅里依偎看电视,「欸!你交过几个女朋友?」我又按耐不住的开口询问。

「不知道,没数过。」

「是多到数不清吗?」我惊讶的张大口,「你以前一个都不交,怎幺现在这幺花?」

「少啰嗦,妳没资格说我吧?」

「我?我哪没资格了?」我喊冤。

「妳以前也没跟谁交往过,结果现在没认识多久就带回家,还一次带两个。」

      我一怔,这幺说好像也是,「我不一样。」继续辩解。

「一个可以说是男朋友,那另一个是什幺?」他问,「而妳现在却躺在我怀里,张梓,妳究竟爱谁?」

      我顿住的语塞,「妳要知道,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永远对妳把持的住。」

「有啊!你就能,我们认识那幺多年,你就顶多亲过我而已。」亲暱的摸了他的胸膛一把,丝毫不认为这样的挑逗会引发什幺。

      他眉一挑,敏捷的将我压倒在下,我错愕,「我说过,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陈彬,我也是个男人。」

「陈…陈彬。」第一次,一样的脸孔却透露出我不熟悉的气势,我吓到,不会吧?真的玩上火了?自己也才摸了他一下而已,是有没有这幺不经刺激?

      他盯着自己许久,叹气的起身坐好,我尴尬的也坐好,但是不敢随便乱碰他,他无奈一笑,将我重新揽回怀中,「雷湛是妳选的男朋友,婪燄是妳选的依附对象,妳……爱谁妳知道吗?」

      心一震,抿下唇,不愿意回答,「暮X之城只是电影,妳就算带他们去看,也不会改变什幺,虚构的故事不会变成妳的人生。」没说出口的是,他们并不会因此懂爱。

「我当然知道。」被说中心事的自己显得焦躁。

「世界上,没有什幺都一样爱,爱情,本来就有轻重之分。」他眼神宠溺,如同多年来,他总是对我殷殷教诲。

「我懂妳,我知道妳爱我,但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妳对我的爱,似乎跟对他们的相比,是不是少了点什幺?」

      我一颤,心虚的别过眼神,他安抚的摸了摸我的头,我仰头看他,他温柔的扯动嘴角,「张梓,爱情最基本的,就是佔有慾。」

「除了心动,还有就是不愿意分享的独佔,爱情很简单,就是一对一,喜欢同一个人时,本来就注定有一方会受伤,虽然妳不愿意伤害谁,可总有一天,妳的犹豫不绝,才是最伤人的。」

      我垂下眼帘,「陈彬,我是真的爱你。」默默的说出,用力的抱紧。

「我知道。」

「如果我没有失蹤,没有去到丝尔摩特,没有遇见他们,我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嫁你。」

「我知道。」他拍拍我的背。

      四个月,八年,我和陈彬之间,到底…还是改变了些什幺。

  • 名称:太乙仙魔录之灵飞纪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4: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