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超清

      我忍不住捧腹大笑,笑得大声姿意,旁若无人,彷彿见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他们三人听见我的笑声,同时震住,神情明明悲伤却笑得没心没肺,诡异的令人心疼难受,「反正过完这几天,我就要被卖掉了,你们就再也看不到我,何必吵架呢?不如……好好休息吧!」我苦笑道,蹲下,一一捡起黑色碎布,宛若这样就可以拾起自己破碎的心。

      一把猛烈的力道扯过我,转眼之间,我被摔到婪燄的大床上,抬头看向那人,婪燄绷着脸,似乎在盛怒中,粗鲁的扯下我身上仅剩的布料,脱下自己的,压到我身上,直接分开我的双腿进入,「痛!」尚未湿润被强行进入,我痛得皱起小脸。

      他置若罔闻,只顾自己的快速抽动,「不…」因未湿润更能体会体内的硕大,「婪燄……嗯…」腿间渐渐湿润,吞下呻吟。

      他伸长尖牙在我胸上刺入,我痛得倒抽一口气,他吸吮着蓓蒂,鲜血一同流入,手揉着另一边,又咬上稚森牙洞的位置,将痕迹覆上,变成属于他的,重新在我身上印上属于他的印记,好似我只专属他般。

      整整一日,我被他困在床上,无法下床,就连学校都没有去,过度的吸血和性爱,疑似想补回多日不见的空虚般,就连他熟睡时也是牢牢的抱紧我,让我不禁怀疑,他是否也和自己一样的思念……「你回来了……我很想你。」对着熟睡中的他呢喃,从不奢望他能听见,只想能有个机会如此偷偷的告诉他。

      窝回他的怀中,用脸亲暱的磨蹭他的胸膛,他收紧怀抱,完全不打算让怀中的人儿有离开的可能性,「我爱妳……」他睡梦呓语。

      我一震,心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回应着他的话,「我爱妳…伊莲妠……。」

      心倏地一停,所有的激情冷却,垂下眼帘,「我也爱你,婪燄。」低语,缓缓的闭上眼,入睡。

      感觉到爱抚,身体敏感的颤抖,微睁惺忪的眼,发现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婪燄?」我迷糊的唤道。

「小梓,妳有想我吗?」好听的嗓音在我的耳边低语。

「嗯…想你。」意识模糊中,身体迎合他的爱抚,渴望与他更加贴近。

「妳爱我吗?」催眠似的问道。

「唔。」我难耐的扭着身子。

      感觉到有手由后探入腿间撩拨,我皱起眉想逃离,横在胸前的手却霸道的不让我移动分毫,「妳爱我吗?」不放弃的再次询问。

「嗯…爱…。」

      得到满意答案的那人浅浅微笑,由后进入怀中人儿的体内,「啊。」我呻吟。

      初醒的身体,温热而紧实,缓缓的抽动着,许久,我难耐的扭动腰枝,「燄……」不被满足的娇嗔。

「求我。」性感的声音在耳边轻声响起,啃咬着我的耳骨,引起我阵阵颤慄。

      倔强的自己不想开口,咬着下唇,但胸前的手丝毫不让我有挣扎的空间,熟捻的摩擦胸前的蓓蒂,「嗯…」我低吟,「婪燄…不要…燄…求你…求你……」

      他将自己反压在身下,由后猛烈的抽动,自己忘情的迎合着,扭动腰枝,「受…受不了…燄…不要!」身体一紧,达到高潮。

      他用力挺入到最深,一同登上巅峰,我颤抖的感受完欢愉后瘫软下,他抱着我柔放进床铺内,紧紧的相拥着,不肯从体内退出,意识逐渐清醒,我眨眨眼睛,看清面带笑容的婪燄,笑容是许久不见的宠溺,「小梓醒了?」

「现在是什幺时候了?」我呆呆的问道,看向外头早已夜幕低垂,夜幕低垂……「啊──」我惊声尖叫,挣扎的起身。

      仓皇的下床,要冲出去,「小梓妳没穿衣服。」婪燄微笑提醒。

      被他一提醒,我紧张的扯下被单要围住身体,却发现床上的婪燄一丝不挂的呈现在自己眼前,「啊──」我羞红了脸,再次尖叫,赶紧将被单丢还给他,急忙套上散落在地板的上衣就往外冲。

      交谊厅内,大伙如往常的準备上学,只不过稚森脸上有着违和的大片瘀青,但依然不损他的悠哉,他们四人见我急急忙忙的冲出婪燄房间,还只罩件衬衫,敞开着,春光无限,所有人愣住,「不准看。」一道口气温和,却隐含杀机的命令落下。

      所有人又是一顿,只好赶紧故作忙碌的将头低下,只听见那扇门被开启的房内,传出主人焦躁的抱怨,还有因匆忙而过大的换衣动作,好不容易换上制服,我抄起书包冲出房间,「你们为什幺都不叫我?完蛋了,我的学末文考迟到了啦!」

      倚着自家门框,裸着上身只穿件长裤的婪燄,双手交叉在胸前始终微笑,却多了戏谑的意味,其他人则是带笑无奈的看向我,「给我整节考试我都写不好了,现在我还迟到了二十分钟,完了完了,我要被退学了啦!」焦急的抓抓凌乱的长髮,因为根本没有时间可以绑。

「结果我根本就没看到多少书,婪燄你干嘛都不让我起床啦!」开始迁怒于其他人,「所以我考不好都要怪你!」

「妳自己还不是跑出去跟别的男人约会?所以考不好怎幺可以怪我呢?」婪燄无辜的笑道,推卸的一乾二净。

「我……!」语塞,「我不要理你了!」对他吐出小舌,做了鬼脸洩愤后,冲出交谊厅。

      然而冲出去的自己完全没注意到为何其他人还没事般的坐在交谊厅内,「公文呢?」婪燄开口。

「在这。」提安递上。

「昨天临时在学校公布的。」孔令说。

      婪燄读完手中的公文,勾起高深莫测的笑容,「有趣。」

      急忙冲进教室内,「对不起,我迟到了!」

      所有学生和老师皆是错愕的盯着我,下一秒,广播响起:「张梓,张梓同学,请马上到学园长办公室,若五分钟内没抵达将会被退学。」

      我一愣,看看广播器,又看回老师,老师无奈的点点头,我只好又往下个目的地拔腿狂奔。

      砰的打开门,气喘吁吁,「早啊!张同学。」学园长笑得灿烂。

「你…你要…要干嘛?」我喘着。

「没什幺,跟妳说件事而已。」

      没多久,我只能震惊的坐在沙发上,盯着学园长那张老神在在的脸孔,「你……什幺意思?」

「就像我刚刚说的,这是一场游戏,只要妳能在今天之内躲过所有人的追捕,妳就赢了。」

      我思考着,如同鬼抓人的游戏规则,并不难理解,只是我不懂我为何要配合,「为什幺我要参加?」

「还记得之前我说过要妳帮忙一场活动吧?」

      我想了想,的确有这幺回事,之前因为徵婚启事让学校斗殴事件变多,学园长是真有叫我想办法,只是既然是游戏,一定有奖品,「赢的人能怎样?变全校第一名?」陈彬,我搞不好可以得到人生第一个第一名了,而且还是全校的,嘿嘿嘿。

「当然不可能,」学园长发现我露出奇怪的笑容,无奈的瞟了我一眼,「赢家的奖品,就是妳。」

      我一呆,奖品是我?

      他见我不解,再详细的解释,「赢家能得到妳的所有权,成为妳的主人,而如果妳能躲过所有人,成为赢家,妳便能赢回自己,不用再受任何人的控制。」

      我震住,赢回自己,不用再受任何人的控制……。

「……婪燄…同意吗?」我默默的开口,婪燄才因为稚森和梅想带我走而不爽过,我不认为他会这幺轻易放过自己。

「不管是婪燄还是雷湛,他们不同意也只能同意,」学园长不在乎的笑道,「而妳,只要赢了,我能保妳消失在他们面前,不用再受控于谁之下。」

      盯着面前笑得像只狐狸的学园长,平常老是挂着大鬍子,这里毕竟是妖怪世界,谁知道他到底活了多久,但能当上这所妖怪学校的学园长,肯定也相当厉害吧!

      自己,真的能重获自由吗?这件事我压根儿没想过,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根本躲不过婪燄他们的追查,还有因为婪燄,每每看着那双金色的眼睛,自己只能不断深陷,等到发觉时,早已无法自拔。

「我只是个人类,怎幺可能会赢?」虽然自己蠢归蠢,但这种差异性我连我的脑干都想得出来,自己根本躲不赢那群妖怪。

「放心,你们的条件会是一样的,妳只要告诉我,妳赌不赌一把?为妳自己往后的人生。」

      为自己往后的人生……只要自己赢了,就可以脱离婪燄的控制,我就能夺回自主权,就算回不去原来的世界,我依旧能在某处好好的活下去,不用被卖掉……

      脑中浮现婪燄的宠溺微笑,心动摇,却又想起,『我爱妳…伊莲妠……。』

「我赌。」下定决心的看向学园长。

      一座华丽的巨大室内厅堂,全校的学生都集合在里面,两方人马对峙着,正巧因为是隔壁班,对于这种需要全校集合在一处的活动,只能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听说你和小梓去约会了?」婪燄微笑。

「是啊!羡慕吗?」雷湛同样一笑,张狂至极,「她还特地为我打扮呢!」

「那件衣服是我买给她的。」婪燄不甘示弱,「不过也成碎布了。」

      雷湛一顿,「无所谓,反正以后她所有的一切都会出自我手。」他嚣张的笑了笑,「拍卖会是吧?」

      婪燄上扬的嘴角僵住,「小梓告诉你的?」

「是啊!我们是男女朋友,她当然会告诉我任何事。」周遭听见雷湛的情侣宣言,一片譁然,「既然你不要,想卖,这一次,我不在意是你使用过的,我会买下,让她永远只属于我。」首次,雷湛不在意婪燄有碰触过,因为能得到那人儿,才是最重要的。

      婪燄一震,缓缓收起笑容,凛利的盯着雷湛,他知道,对方是认真的。

「各位同学大家早……」麦克风的声音传遍整间。

  • 名称:blood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4: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