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 man2017超清

      醒来,一座银色的牢笼,攘往熙来,穿着斗篷遮掩样貌的人群从我面前走过,「该说有种黑色幽默还是报应呢?」我自嘲的苦笑。

      从小到大,和陈彬去过了不少次动物园,每次看动物都看得很开心,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被观赏的动物之一,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依旧是原本的,没有被更换,而周遭也有不少稀世珍品,……蛤?你问我怎幺知道?因为那亮花花的光芒差点没闪瞎我的眼。

      儘管如此,依然有不少人在我的〝新家〞旁伫足,低声评头论足了许久,「欸欸,说些什幺?也让我听听啊!」我按耐不住的开口。

      讨论的人一顿,不予理会,只是默默的人群散开,「呿,真小气。」好歹告诉我你们满意我哪又嫌弃我哪,我才好辩解,将自己卖个好人家啊!

      人潮散去,我正以为没戏唱时,却发现一个人影站在我的牢笼前,不似旁人的交头接耳,仅是直直的望着我,望到我以为……「我欠你多少钱?」忍不住心虚的掏掏口袋,却发现不仅没有任何一毛钱,连拇指上的戒指也不见了。

      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又看回那名停留的人影,许久,我起身走到他面前,「别看了,再看我就要跟你收费了。」痞痞的伸出手。

      对方一顿,慢慢的举起手覆到我手上,我怔住,「喂喂!这可是贵重的拍卖物品,不可乱碰!」一旁的工作人员出声阻止。

      对方马上收回手,转身直接离去。

      看着那背影,不确定的喃喃自语,「雷湛……?」

      人生头一次参加拍卖会,那盛况可称是空前绝后啊!听见前台热闹的人声,甚至有不少拍卖物的主人都还不放心的来看一眼自己的物品,而我,只是睁着好奇的大眼四处张望。

      鑫匹森加拍卖会,是妖怪世界里最盛大的拍卖会,每四年便会举办一次,不论种族,所有人都可以参与,不管你是贩卖者或是标买者,只要你够有权有势,因此这个拍卖会也成了不少新崛起家族露脸的好机会,更是每个权贵人士展现自己财力的绝佳时机。

      而今年拍卖会的压轴,就是我,不是因为我长得有多倾国倾城,而是因为之前在学校中冲出的人气,造成不少学生和自己父母之间的话题,着实提高了人气,不得不说婪燄真的很有经商天份。

      被迫换上裸露的粉色薄纱,若隐若现比起全裸更吸引人,铐上手铐与脚镣,站在拍卖物的等候处,「……古人有云〝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说,挑个好主人是不是很重要?」侃侃而谈的我很不淑女的用手肘搭上隔壁〝新朋友〞的身躯。

「呼鲁……」一只通体全黑的骏马瞟了我一眼,嫌弃的挪挪身子,让我的手从牠身上移开。

「大黑,相信我,我们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老人家传承的这句话……」我又继续说道。

「下一件的拍卖物由……」皆由麦克风扩大的主持人话语传来。

「好了,该上场了。」一旁的工作人员将黑马拉走。

      一见黑马被拉走,不甘寂寞的我又转而找上一旁的工作人员,但他早已不耐皱眉,「闭嘴。」恶声道。

「别这幺冷漠嘛!大哥,你在这里工作几年了?有女朋友吗?我有个好朋友……」我不在意的笑着。

      听我唸了两三分钟,他不耐的瞪着我,「要不是妳是多拉斯阁下的拍卖品,我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妳,臭人类。」

「还好我是婪燄的拍卖品,不然我又不知道会死几遍了。」我庆幸笑道。

      工作人员眼一白,对于我几近白目的过度乐观,绝望的不再搭理我。

「而下一件物品,便是本次拍卖会的压轴……」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的心一颤,僵住笑容,「走了,该妳了。」工作人员毫不留情的扯起铁鍊,拉着我踉跄出去。

      刺眼的聚光灯,感受到贪婪的视线,讨论的人声在偌大的空间中造成迴荡,我瞇了瞇眼,适应光线后看清,所有人都带着诡异的面具,尊贵到不曾见过的盛装,无一不雍容华贵。

「最后一件的拍卖物,由多拉斯阁下提供,人类龄18岁,属于人类的辉煌时期,身材纤细可人,躯体的敏感度极佳,并刚破处不久,紧緻度和对性爱的领悟力也是极高,而最佳的卖点便是不管是她的肉质或是血液味道都是极其美味,软嫩可口,只需经过简单调教,绝对能成为床上尤物,起标价,五百万波尔币。」主持人口沫横飞的介绍。

      听着主持人露骨的介绍词,我的脸不禁羞红,在聚光灯的强力灯光下,身上的粉色薄纱隐约可见那让人垂涎的蓓蒂和神祕区域,不少打量视线染上淫秽,「七百万。」有人率先开口。

「九百万。」第二个不落人后。

      此起彼落的竞标,我羞涩且难堪着,无法再自欺欺人的装作没事,无助地环视四周,不只台下,就连二楼也有着隐密的包厢,看不见人脸,婪燄……是否也在这里看着自己?看着被人任意叫价的自己。

      『我知道,你…还有更重要的人要守护,所以…我不会怪你的。你只是…不要我了…而已。』想起自己这幺对婪燄说着,当时的心,没有愤怒,只是悲哀,悲哀着还是走到了这步,自己是赌,赌婪燄或许会放不下自己,只是自己仍旧是输了,把自己输了。

      『小梓,别爱上他,妳会受伤的。』真耶的警告。

      其实当时的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因为早已爱了……。

      二楼隐密包厢的男人,垂落的纱帘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相较底下竞争激烈,他沉静不语,「老大你真的不后悔?」一旁的稚森心疼底下的人儿,却也不敢有任何动作,不得不顾忌自己身旁的男人。

「这本来就是当初留下她的原因,为何要后悔?」婪燄平淡的反问。

「是,可是到后来,就不只是因为如此了,不是吗?」

      他沉默,「老大,小梓她爱你,你知道吗?」稚森不愿放弃。

「嗯。」他冷漠的回应,「稚森你跟着我一起长大,你应该知道我要的是什幺。」

      稚森语塞,他当然明白婪燄要的,爱的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女人,「既然如此,为什幺你现在还要让我陪你坐在这里?你大可直接在家中陪伊莲纳小姐。」

      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稚森放弃的坐回椅子上,「老大……」叹道,惋惜也心疼的望向舞台上的人儿,「小梓她对我说过一句话,你知道吗?」

      婪燄沉默,没有回应。

「她说,认识我们,是她的幸运。」稚森平静的诉说,不禁回想起那夜与她相谈的时光。

      心一抽,他垂下眼帘,没人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他不想承认,那一夜,空蕩的交谊厅,甚至那女人最后逞强笑容的话语,曾让他有所动摇,所以他…只是想再看她一眼,一眼就好……

      视线重回舞台上的女人,儘管穿着薄纱,却更能引起男人的慾火,那一个个充满情慾的视线,看遍那个只属于自己的娇躯,令人莫名的怒火中烧,可是只要拍卖成功,自己在那个男人面前便可以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思及,金眸中的火光又转弱,隐晦不明。

「一千九百万。」

      叫价落到尾声,一名誓在必得的胖子对我贱贱的笑着,我不禁悲从中来,你娘的!陈彬啊!老娘当初应该也要死皮赖脸的留在你身边才是,何必犯傻跟着他们回来这诡异的烂地方?

「三千万。」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

      所有人一愣,「三…三千万!」主持人回过神複诵。

      我找到声音来源,看过去,戴着遮掩脸孔的面具,昏暗的灯光,甚至连面具的样式都看不清,「三千三……」胖子不甘示弱的出声。

「三千五百万。」对方直接再次开口阻断。

      会场内一片鸦雀无声,「三…三千五百千万!这可是人类拍卖价中的新高啊!」率先反应过来的是主持人,用着惊喜的尖叫声,试图炒热安静的氛围。

「四千万。」另一道模糊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

      对方一愣,显然没想到价格会再往上,再次出价:「四千五百万。」

「五千万。」毫不犹豫。

「六千万。」

「八千万。」

      会场一阵宁静,就连主持人也是目瞪口呆的,直到在一旁工作人员示意下,赶紧落槌,「八…八千万成交!」主持人回神尖叫道,「太惊人了!创下史上人类的标价的新高!恭喜阁下!」

      我垂下眼帘,勾起微笑,行了个淑女礼,宛若对于自己被拍卖的事情毫不在意,向自己否认在那一槌定音下,心中仅剩的希望,也随着消失。

      灯光倏地一暗,引起台下骚动,甚至有不少女人尖叫,啪!一声震断了固定我位置的铁鍊,看不见的自己惊慌张望,期望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不是很帅气说走一步算一步,现在会怕了?」一句调侃小声从我耳边传入,一股熟悉的力道扣住我的腰间。

      我愣住,适应黑暗的自己隐约看见闪耀银髮,一道暖流流过心头,「雷湛……真的是你。」感动着,原来昨天的那个人真的是他。

「先别说话,走了。」他拉起我奔跑。

      黑暗中,任凭雷湛拉着自己,穿越出了一扇门,离开会场,跑进逃生梯内,不断下楼,「等…等等!」跑不动的自己拉住他停下,喘气。

「搞什幺,快走。」雷湛皱眉催促。

「你…你这样带我走,不会有问题吗?」我喘着问,毕竟现在逃命的行为,怎幺看都像是雷湛抢了拍卖物,也就是我。

「放心,不要被抓到就没事了。」他又一把拉起我跑着。

「不…不是这样说啊……」对他一句标準罪犯台词,我只能无言的被迫拉着。

      好不容易甩开身后的追兵,逃出建筑物,却见一群人挡在门口,为首的两个男人让我们顿住,「堂堂狼族太子竟然跑来做抢劫勾当不太好吧?」婪燄微笑。

「总比你做人口贩子好吧!」雷湛不甘示弱的回应,并附一枚冷笑。

「她,本来就是我的所有物,我有权卖,你若想要也可以竞价买回。」婪燄说得理所当然,「啊!可惜,就在刚刚小梓已经被以天价卖掉了呢!」宛若好意提醒,笑得满意。

      我脸色难看了下来,「对象是我,你是不可能拱手相卖的。」雷湛点破,「婪燄,我太了解你了。」所谓知己知彼,比自己还了解自己,死对头便是一个这样的存在。

      婪燄的笑容一僵,证明了雷湛的说词,「稚森,拿下他。」索性也不废话,直接下令。

「动手。」稚森说道,随着后方人马一拥而上。

      雷湛二话不说,将我护在身后,指甲倏地伸长变得尖锐,毫不犹豫的撕开冲上前的人群,血腥味充斥我的鼻尖,掠过鲜血,我看见的是那名始终挂着毫无温度笑意的男人,「张梓,后退点!」雷湛一方面要顾虑我,一方又要攻击从四方过来的人马,感到吃力。

      不可否认,雷湛很强,众多的人们渐渐变少,但婪燄还没动手,而雷湛虽然没受伤,却在如此不利的状况下被消耗了许多体力,就连我都看得出接下来的发展,聪明如他们三人不可能无法判断,就在稚森身上难免有几处擦伤,而闲杂人等被雷湛消灭时,对峙变成了二对二,「小梓,过来。」婪燄如往常般的对我下令。

      我愣住,有多少次,他总是对着自己如此要求,一遍遍的要求自己走向他,却又一次次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就连这次,当他听见伊莲妠託人传来口信希望他赶快回家时,他还是选择了放弃我,别过头不愿正视在他面前求救的我。

      这一次,别于过往,我缓缓的摇了摇头,婪燄一怔,就算是以前,我也仅是害怕的无法移动,而这次,我却是断然的拒绝,「曾经我就只想好好留在你身边,很久很久,直到你不要我的那一刻,而那一刻……已经到了。」平淡的诉说,「那个晚上,我说过,我不会怪你,因为你只是不要我了而已。」浅笑,却哀伤着。

      金瞳瑟缩,「所以,我不想…再主动走向你了。」第一次,我清楚的拒绝了,那个我始终宠溺的男人。

      我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雷湛,我也对你说过了,如果无法真正爱我,就别再对我好了,所以……」假装轻鬆的语气。

「所以,只要我爱妳,就能对妳好了对吧?」雷湛逕自顺着我的话说。

      我一顿,「那我愿意去爱妳。」他冲动的脱口而出,那双深邃的眼望进我心底,彷彿看见了我最深沉的悲哀。

  • 名称:running man2017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3: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