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体宴超清

      我愣住,别于他对众人的宣示,仅对于我的告白,深褐色的双眼承载认真,还有多年来複杂,我始终不懂的情绪,「我爱妳,从遇上妳的那一刻,像天使一样拯救我的那一秒,我就爱妳了,一直爱一直爱,转眼,爱了妳二十二年。」

      他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而我的心因为他的话重重的震撼。

「小学六年级的那一年,妳因为妳爸妈的事而逞强不哭时,我就对自己发誓,未来的每一天,每一年,我一定会陪在妳身边,不再放妳一人,让妳永远有人可以依赖。

虽然妳是路癡,但牵妳,其实是因为只要我牵着妳,其他男生就不会再打妳的主意,他们就会知道张梓身边有陈彬,而我只要持续变强,别人就不可能有机会赢过我,我并非天才,只是不想失去妳,所以我加倍努力。

妳曾问过我,为什幺我从不交女朋友?很简单,因为我最爱的人,早已被我紧紧牵牢,而我也必须时时刻刻看着她,以免她被拐走,所以我没有时间去注意其他女生。

妳也问过我,为什幺我都不担心大学我们不同间?因为就算再远,妳一通电话我也会出现,只要放假,我也会亲自去学校把妳接回来,所以其他男人根本和我无法比较,没有人能比得上我为妳付出的,我也已经都计画好,等我们都大学毕业,我会和妳求婚,然后娶妳为妻,一生不离不弃。

但,直到那天,仅仅短短五分钟买酱油的路程,却让我失去了妳。」从话启的爱恋与承诺,到语毕时的悔恨和恐惧。

      想起那个夜晚,心有戚戚焉,眼眶早已酸涩湿润。

「报警,登报,任何能做的事情我和我爸妈都做了,可随着时间拉长,警察放弃了,我爸妈也放弃了,但是我不能,因为全世界,妳就只剩我了,如果连我都放弃找妳,那就真的找不回来了,所以我用尽所有办法,认识的人,发传单,贴寻人启事,甚至利用网路转发,只要有机会让更多人知道妳的方法我都愿意去试,可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他十指紧扣,隐隐颤抖,「张梓,我找了妳八年,妳却像人间蒸发般,在我生命中,消失了整整八年。」哽咽。

      我狠狠一震,八年……

「大家都说妳死了,我不相信,我知道,有一天,妳一定会回到我身边,我如此相信,但…一天又过了,而妳,却没再出现过。现在,妳终于回来了,重新回到我身边了。」他扯出一丝感激的笑容。

      看见心高气傲的他露出几乎像是卑微的笑容,我心疼,也心痛着,他站起身,朝我靠得贴近,扑鼻的酒气惹人迷醉,「现在,妳再也不能在我面前自称姐姐了,或许对妳而言只是四个月,但对我而言,这八年来,我一直后悔不曾告诉妳我有多爱妳,总是在等待所谓的最佳时机,可经过这件事,我深刻体会,没有什幺最佳时机,因为…就像妳老说的,计画赶不上变化,把握当下,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张梓,我爱妳,嫁给我吧!」

      感动,震撼,思念,心疼,化成一颗颗泪珠,毫不恋栈从我眼中夺眶而出,「……陈彬你是傻瓜吗?」浓浓的鼻音和哽咽的沙哑,「竟然等了我八年,你这个笨蛋,你应该要放弃才对啊!」毕竟,我可能永远也回不来,而他,却这样癡癡等候。

      他淡淡苦笑,「我永远也不可能放弃妳啊!张梓。」伸手替我抹眼泪。

「你老爱骂我笨,但明明就是你比较笨嘛……」像个孩子个哭着,「竟然害我哭成这样,陈彬我最讨厌你了。」无法停止流泪,因为有太多心疼,有太多想念。

      他的笑容变得无奈,抱住我,任凭我的眼泪浸湿他的胸膛,「张梓,别走了,留在我身边吧!」

      早上,接近中午,我在家中来回渡步,「这两个家伙怎幺还没回来?」担忧的嘀咕,「都要中午了,婪燄不会有事吧?」看向外头的艳阳高照。

「该不会迷路了吧?」就算是无所不能的妖怪,但来到这个对他们不熟悉的世界,也是有可能迷路的吧?越想越不安,脚板不由自主拍着地板,「算了,我还是问问看陈彬有没有昨天晚上那些女生的电话好了。」打定主意后,準备出门。

      迎面,两个身影一眨眼的功夫入屋,「你们可回来了。」见他们俩气定神闲的模样,想必是从昨晚女伴上得到身心灵的抒发,我真白担心了我,笨蛋。

「小梓在等我们吗?」婪燄笑咪咪的问。

「我…我才没有咧!」被猜中!生闷气。

「欸!我肚子饿了,我要吃东西。」雷湛大老爷一屁股坐上沙发。

      我挑眉,还真当我是煮饭阿姨?「你怎幺不叫昨晚的女人煮给你吃?」忍不住酸道。

      雷湛一顿,「呵。」婪燄幸灾乐祸。

「笑什幺?」箭靶直接转移,「昨晚的女人应该让你吃饱了吧?晚点别想吸我的血。」

      婪燄的笑容一僵,「睡前记得去洗澡,我讨厌髒鬼。」对他们的反应满意一笑,又是交代一声便坐到三人座大沙发上看电视。

      婪燄和雷湛互看一眼,快速的消失在客厅,还可听见他们在浴室门口的争论声,「我先。」雷湛不悦。

「是我比较快,所以是我先。」婪燄反驳。

「少啰嗦!不然来打一场!」雷湛叫嚣。

「求之不得。」婪燄回应。

「敢弄坏我家,我包準让你们拉一个月的肚子。」我凉凉的大喊,在他们之间补了一句。

      原本一触即发的气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蹤,没过多久,两道身影同时回到客厅,髮丝皆滴着水,我讶异,「你…们一起洗?」应该不会吧?不敢相信却还是猜测道。

      只见他们臭着一张脸的互相别过头,各坐到我左右边,水滴滴湿沙发,我拿起雷湛脖子上的毛巾,「怎幺又不擦头髮?」细细帮他擦着银丝。

「太麻烦了。」雷湛撇嘴。

「小梓。」婪燄略略不悦的拉拉我的手。

      我看过去,婪燄的黑髮也全湿的服贴并滴水,「你怎幺也这样?」我皱眉,赶紧拿毛巾帮他擦乾。

「妳还没帮我擦完!」雷湛握住我一只手腕要拉回去。

「小梓。」婪燄拉另一只。

      我无言的看着这两个大男人,自己的手两边拉着,到底是要怎幺擦啦!用脚吗?唉──

      无奈扯回自己的手,起身进到房里拿出吹风机,他们两个从原本的互相瞪视,换成不解的盯着吹风机,我插上插头,打开,发出嗡嗡嗡的热风声,他们一惊,警戒的跳开,「那是什幺?」婪燄不确定的瞪着我手上的东西。

「这个叫吹风机,是用来吹头髮的。」我拍拍椅子,示意他们坐回来,他们犹豫的坐回来,我站在椅背后头,动作轻柔帮他们两人吹头髮,「我们人类如果老是不吹头髮,头髮湿湿的吹风久了会容易头痛,所以才会发明这种东西,而且冬天的时候,这样才不会冷得头疼。」边解说边拨弄婪燄的髮丝。

      婪燄舒服的瞇起眼,吹了一会儿又将风口移向雷湛的头上,好不容易将两颗头吹完,又看了看裸着上身的他们,「会累吗?」

「不会。」婪燄微笑。

「妳以为我们是软弱无能的人类?几天不睡,对我们不成影响。」雷湛嚣张的笑道。

「那我带你们去买几件衣服吧!」毕竟总不能老让他们穿陈彬的衣服,何况我都觉得再去借几次,他们就会和陈彬打起来了,还是少让他们碰面为妙吧!

「现在?」婪燄开口。

      经婪燄开口,我才想到,自己邀血族大白天出门似乎不太好,「不如我和妳去就好啦!谁叫某人晒不得一点光呢?」雷湛讪笑。

      婪燄迅速扯了一下眉头,又马上露出合宜的微笑,「我还是跟着去好了,毕竟没买成衣服,倒被某狼又拖去旅馆开房就不好了。」毫不留情的回损。

      我一怔,想起和雷湛初次约会时的窘境,「那就快把衣服穿穿,我们赶紧出门吧!」尴尬的躲进房间跟着换衣服。

      大街上,还好下着午后雷阵雨,撑伞的我们并不突兀,走过一间又一间的店面,因为我们无法断定到底这次会停留多久,所以买了四、五套的衣服,也让他们带上墨镜和帽子,遮掩特异的瞳色和髮色,还带他们去吃简餐店,解说义大利麵以及焗烤的美味,而雷湛嫌弃了个没完,婪燄仅是微笑的吃完,不予置评。

      一路上,婪燄像个完美的绅士,而雷湛则是个有个性的酷哥,两个风格迴异的俊男引起了不少轰动。

      MTV前,一张老旧的海报,我停留下脚步,「爱德华……。」还记得自己离开前,和陈彬在书局外看见的那张海报,但经过了八年,红极一时的暮X之城也成老片了。

      雷湛他们也看过去,婪燄自是听过这个名字,毕竟自己曾被指着叫错过,虽然自己也怀疑过这个叫作爱德华的男人到底跟眼前女人是什幺关係,可是自从被叫错一次之后就没再听过,反而一直不断被提起的陈彬,更令人在意,也不悦。

「我们去看电影吧!」我猛然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雷湛挑眉,婪燄不语,我丝毫不理会他们反应的拉着他们进去。

  • 名称:女体宴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3: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