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超清

      早上,闹钟响起,我醒来,关掉,摇醒陈彬,「不要弄,再让我睡一下。」孩子气的赖床。

「陈彬你上班要迟到了。」

「不要,除非妳嫁给我,我才要起床。」他闭眼嘟哝。

      我一愣,「说什幺傻话啊你。」好气又好笑。

「妳不答应我,我就抱着妳不起床了。」语毕,他还真的收紧了拥抱。

「欸欸,未来的陈彬大教授,你确定你现在这个行为合理吗?」我失笑道。

      他皱皱眉,「那不然亲我一下。」勉为其难的折衷。

「真是的。」我笑笑,撑起身子的半趴伏在他身上,亲上他的唇。

  我含住他唇瓣,他却更快的开口,柔软侵入口中,轻易的夺过主权,别于从前的亲密但单纯的亲吻,此时多了爱恋和慾望,他稍稍鬆开拥抱,多了空隙,手却更自由的在我背部来回抚摸。

      我一惊,轻轻的推开陈彬,「你…你干嘛?」紧张,双颊通红的问。

「我没干嘛啊!」他睁开惺忪的眼浅笑,「张梓,我跟妳说过了,我已经不是当年年少无知的陈彬,现在的陈彬,是个二十六岁的成熟男人。」笑容多了一股成熟的戏谑。

「什…什幺成熟,会赖床的家伙还敢自称成熟。」我红着脸调侃道,要起身,却发现他扣在我腰间的手固定得紧,「放手啦!不然你早餐是打算吃自己喔?」将脸板得严厉。

      他失笑,乖乖的鬆开手,我立马起身,拉拉身上宽鬆的衣服──陈彬的棉衫,「快点起床刷牙洗脸,我先回去帮你弄早餐。」尴尬的说道,孰不知说起这种话的自己有多像个妻子。

      打开陈彬家门,突然看见一个女人,她显然和我一样震惊,「请问妳找谁?」我率先回过神。

「妳…妳是谁?」又见我身上宽大的男性服装,她心里当然明白这是谁的衣服,却不想承认。

「我是张梓,妳又是谁?」我疑惑,哪来的女人?

「张…张梓……。」她呢喃,是的,她知道这个名字,因为那个男人心心念念,甚至在酒醉睡梦中也唤着这个名字,她总安慰自己,儘管他爱的始终是这个听说已失蹤多年的青梅竹马,可自己才是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的人,所以或许有一天,他会看见她,但…这个名叫张梓的女人现在出现了,难怪他这几日总是若有所思。

「妳要找哪位?」

「陈助教……。」她喏喏的答道,显然还没回过心神。

「找陈彬?」我不解,还是回头出声:「陈彬,你有客人。」

「谁?」陈彬裸着上身,一脸睡眼惺忪的走出来。

      我侧身,露出女人的身影,陈彬顿住脚步,愣在玄关,「清妍……」

      女人看见陈彬刚睡醒的模样,又看回我身上宽大的衣服,了然于心的点点头,撑起一抹淡笑,「本来是想说你昨天怎幺突然请假,怕你是生病了,所以才想说顺路过来看看,没想到……」说到此,她抿了抿唇,「不好意思这幺早来打扰,我还得回学校上课,先走了。」她尴尬的急忙告退。

「清妍等等!」陈彬下意识开口,她如真的停下脚步,陈彬却傻着,因为他其实不知道为什幺要叫住她,可望见她逞强的背影,让他忍不住冲动想叫住她。

      女人捏了捏手中的纸袋,返过身,快速上前,将纸袋塞到我手中,「这个咖啡给你们喝,还有,」我可以清楚看见她颤抖的指尖,「祝你们幸福。」语毕,快速逃离现场。

      我不解的回过头看另外一位主角,「她是谁?」

「我们班上的一个学生。」陈彬若有所思的盯着那离去的背影。

「学生?」我挑眉,「只是学生会担心你生病,还会帮你送咖啡,更会祝我们幸福?」我觉得好笑的反问他。

「少啰嗦!」陈彬恼羞的低吼。

      我认得这个表情,好几次他被我猜中心事时,总会露出这种懊恼的表情,我淡淡一笑,将咖啡放到他手中,「别浪费人家的一片真心了。」拍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

      就算知道那个女人和陈彬之间并非纯粹的师生关係,可我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只有一种安心,起码我知道,在我不在的日子里,有人把陈彬照顾得很好。

      回到自己家,很安静,悄悄打开房门,睡在客房的雷湛,被子整个踢到地板,我蹑手蹑脚的进去,将被子拿起重新盖回他的身上,无奈的笑了笑,拨好他遮到脸孔的头髮,準备离开,「张梓。」

      我一惊,停住动作,回头看过去,「妳去哪了?我的肚子很饿!」睁眼,满脸不悦。

「好好好,我这就去煮早餐。」自己并不害怕他兇恶的表情,宠溺的拍拍他的额头,宛若安抚小孩般,「你再睡一下,待会好了我再叫你起床。」

「妳身上都是那个男人的气味。」他沉下脸,低声道。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我会去换个衣服,你别不高兴了好不好?」

「哼。」他生闷气的背过身,不再理我。

      我又无奈的朝他的背影轻叹,到底这个性一点都不像什幺可怕的狼人,反倒像还在念国中,脾气彆扭的小屁孩,轻声走出房间。

      进到自己房间,房间内昏暗,隐约可见床上微微隆起的物体,棉被老实的裹好,不像雷湛踢被子,我安静的脱下身上的衣服,镜子前,胸口上的结痂开始脱落,表示伤口已好得差不多,指尖轻触那疤,『婪燄!』我推开他,用身体挡下攻击。

      挡下的那一刻,刀刃刺入自己的胸口,刺痛却也让自己鬆了口气,虽然不晓得血族是否会因为刀伤送命,可起码婪燄安全了,当时的自己窜过这个念头后,着实庆幸了。

      其实自己一点也不奉行什幺爱比万物伟大,爱人比爱自己重要的这种鬼理论,人跟人之间本来就有一个天秤,一方倾尽全力的付出,根本得不到幸福,彼此互相,你爱我,我爱你,程度不相上下,或者你爱我多一点,这样才会比较容易得到幸福不是吗?从小到大我都如此告诫自己。

      不奢望刻骨铭心,只要平淡顺心,对方永远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结果现在自己,却陷入了这困境。

      带婪燄和雷湛去看暮X之城,自己的确带有私心,只是想让他们看看,种族差异的不同,当然也能相恋,可该如何爱对方,婪燄和雷湛却不会,对他们而言,什幺样的女人都是唾手可得,突然出现一个他们无法轻易得到的我,现在的感情也不过是由佔有欲和好胜心堆叠而起,直到自己甘愿为他们付出一切时,那感情恐怕也会随着新鲜感烟消云散吧!

      回过神,发现镜中倒映着婪燄,我一顿,「怎幺起来了?」不露心绪的勾起微笑。

「妳整晚没回来。」他回以微笑。

「抱歉,因为昨天有点事,所以就暂睡在陈彬那一晚了。」

      他扯了一下眉头,又马上恢复原状,「小梓,我肚子饿了。」

「你昨晚没出门?」我惊讶。

      他沉默,看着我的眼神扫过整面全身镜,眼神变得炙热,我一怔,跟着望向镜中的自己,只穿着单薄的内衣裤,赶紧套上手中的连身裙,扣上胸前的珍珠钮扣,他一手握住我要动作的手,另一手学着我刚刚的动作,指尖轻触我的结痂,「还痛吗?」语调平淡却温柔得实在。

「不,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说,「老师来检查我伤口的时候有说,因为你的药,所以我才能好得这幺快,听说那个药很贵重,对不起,让你破费了。」

「应该的。」微笑多了一丝愧疚。

「那不是你的错,」我明了的开口,他一愣,「何况爱真只是太爱你了。」

「我不需要爱。」他的语调仍旧平稳,但我依然听见了些许的嘲讽。

      我垂下眼帘,在心底轻声叹息,「我知道。」

      重新抬眼看他,「不过你应该很气爱真吧!毕竟她对你下药,本来是想趁机赖上你,结果却便宜到我,还坏了你打算拍卖我的价格。」毕竟处女的价格比较高。

「不过你老实说就好,何必骗我说碰我是因为要气雷湛的关係?」我略略责怪,「你放心,我不会叫你对我负责的。」像朋友般的谈笑着。

      他的笑容变深,「那谁碰妳妳就会叫他负责?陈彬吗?」

      我一怔,因为他的笑容深沉得危险,「……应该也不会吧!」我想了想,挣脱他的手继续扣完釦子,「因为如果一个男人真爱上一个女人的话,不需要任何要求,便会主动负责。」绕过他,往门口走去。

「所以妳从不打算勉强任何人?」

「是啊!人跟人之间何必这幺辛苦?」不在意的耸肩,「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也不会幸福,而我要的,不多,就只是一份简单的幸福,所以为什幺还要勉强别人?总会有人愿意发自内心的爱我,如果没有也没差,自己一个人也挺轻鬆的不是吗?」偏头对他露齿一笑。

      婪燄的心尖一震,我不再理会的走出房间,去到厨房做起早餐。

      一个怀抱由后袭上,我吓到,手中的盐巴不禁多洒了几把,「我讨厌吃红萝蔔。」抱怨的嘀咕。

「陈彬你是想吓死谁?」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瞟了他一眼,「等一下不准给我喊鹹,还有不可以挑食。」

「今天吃什幺?」他亲密的把下巴靠上我的肩头,手环着我的腰。

「本来想做玉米欧姆蛋配火腿的,不过你快迟到了,还是换火腿蛋吐司就好?」我提议。

「没关係,我今天十点才有课,而且我不要吃吐司。」

「好吧!」将打好的蛋液倒进锅内,拿起锅铲,因为他的拥抱显得绑手绑脚,「哎唷,去旁边啦!」

「不要。」

「你再烦就不给你吃早餐了。」落下狠话。

「无所谓,反正比起早餐,我比较想吃妳。」热气搔痒的吹向耳际。

「啊!」我敏感的尖叫一声,丢下锅铲,摀住自己的耳朵,「陈彬你……!」转头瞪向兇手。

      听见叫声的两个男人冲出房间,来到案发现场,映入眼界的是一对男女拥吻着,男的游刃有余的关上火,将女人抵在自己与障碍物之间,女人则是无法抗拒的接受热吻,娇羞无力的藉由男人撑着自己的身体,反而像是热情的贴上男人的身躯。

      不爽,着实的不爽。

      无法再压抑那连日下来的怒气,没有人知道自己盛怒的原因,只知道,自己真的起了动手的念头……

      瞬间,陈彬被扯了出去,发出剧烈的声响,被吻得晕头转向的我喘了口气,看清眼前的画面,是两个冷着脸的男人,「婪…婪燄?雷湛?」我怔愣着。

      倒在地的陈彬,撑坐起,殷红的血丝从嘴角流下,不屑一笑,「陈彬!」惊见血迹,我慌张的跑过去。

      一把拉住,我回头看过去,挣扎想甩脱桎梏,「婪燄放开我!」

「妳在乎他?」英俊的脸孔线条紧绷,金瞳微微瞇起。

      我僵硬的傻住,体内危险的警铃奏响,「张梓,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雷湛沉声,十足的警告意味,头一次看见这样充满威胁性的雷湛,让我害怕。

  • 名称:傲娇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0: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