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超清

      两个小时到,大伙集合后,理所当然的由婪燄买单,而东西则是由最壮的孔令提着,我和梅手勾着手逛街,宛若姐妹一般,「小梓,去买买衣服吧!」梅提议。

「为什幺?梅姐姐已经给我好几套啦!」

「虽然给妳,可是妳都不穿,怕是觉得样式不适合妳,还是去买几件属于妳的吧!」

      我不穿,是因为捨不得,再加上不是自己的,怕弄髒了不好交代,不过听见梅说要买属于我自己的衣服,虽然不好意思,却也难掩开心,「走吧!」观察力一向都很敏锐的婪燄微笑发话。

「老大都说话了,小梓别不好意思了,快点走吧!」稚森笑。

      进到一家佔地在闹区街口的衣服店,从装潢看来,像是我们世界里的名牌店,「呃……感觉很贵,我们去其他家好不好?」我犹豫的拉拉梅的手。

「不贵,老大会付钱。」梅安慰的拍拍我的手。

「可是……」我不想连衣服都让他帮我买,我有自己赚钱了,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虽然我那微薄的私房钱可能连这里的一颗钮扣都买不起。

「婪燄少爷,」一名女服务员快速上前招呼,「稚森少爷,孔令少爷,提安少爷,稚森少爷,梅小姐,欢迎各位大驾光临。」

「请帮她挑几件适合她的衣服吧!」稚森拍上我的肩。

「好的,小姐请跟我往这边请。」

      我带着犹豫的眼光看了他们一眼后被领了进去。

      没多久,我穿着一件洋装出来,浅紫色的素面短洋装,荷叶般的小领子显得青春洋溢,「好看吗?」我有点不自在的问,自己有问过店员有没有裤装,她却坚持要我先试穿这件。

「很可爱。」梅微笑。

「去换下一套吧!」稚森挥挥手催促。

      我乖乖的再走进去,一连又换了好几套,「这是最后一套了吧?」我疲惫的瞪着更衣室的门板。

      店员小姐似乎很开心,「我还有好几套,您都试试看吧!」说服着。

「不,就这样就好了,不然我就不出去了。」我固执的待在试衣间。

      她挣扎了一下,「好吧!反正已经把店里最新一季的都给您套上了,您还是快出来吧!」她妥协。

      终于结束了,我鬆口气,走出试衣间,便见她很是满意的频频点头,「您快点出去给少爷他们看看吧!」她高兴的把我推了出去。

      我踉跄几步,站稳后,埋怨的回头瞪了她一眼,看回面前的他们,全是怔愣,眼里透着惊讶,甚至提安都还夸张的微张嘴,有那幺丑吗?我不安的低头看看身上的裙子,圆领串着一圈珍珠,黑色蕾丝服贴曲线,里头上身穿着一件平口小可爱,下半身则是没比安全裤长到哪去的黑色小短裤,黑色蓬蓬雪纺纱垄罩着下半身,垂至膝盖,整体若隐若现,典雅不庸俗,性感不失清新,「我明白我自己撑不起那幺性感的衣服,但你们也不用一副活见鬼的样子好不好!」我尴尬的埋怨。

「不…不……」孔令口吃。

「我知道不好看,我去换掉。」我叹口气,转身要进去,虽然对他们活见鬼的表情有点失望,不过还好这是最后一套了,想到这心情也没那幺差了。

「很好看。」

      我一怔,不敢相信的回过身,婪燄若有似无的浅笑着,眼底有着自豪,「很适合妳,小梓。」

      又看看其他人,梅欣慰的微笑,剩下三人却将头别开,耳根有着可疑的粉红,「真的?」我还是有点怀疑,因为自己从没穿过这种类型的衣服。

      婪燄从休息用的沙发起身,走过我身边,拍拍我的头,对着在旁边守候的店员说:「从第一套开始,全部包起来。」

「好的,谢谢您的光临。」那位女店员兴高采烈的收下婪燄手上的卡片。

「不要啦!太多了!」我紧张的想要把卡片抽回来。

      婪燄看了梅一眼,梅接收到,会意的上前拦住我,「小梓,女孩子的衣服不嫌多。」安慰道。

「可是平常我都只穿制服,很少穿到便服。」

「没关係,慢慢穿就好。」她微笑。

      清晨,大伙都进房休息了,我洗完澡,习惯性的走到婪燄的房间,他显然刚洗完澡,裸着上半身,头髮湿润的滴水,「抱歉,我等一下再来。」害羞的要退出去。

「没关係,进来吧!」婪燄坐上床沿。

      我带上门,走过去,「饿了吗?」为了避免上次贫血的状况再发生,现在每天睡前,我都会认命的来餵他,虽然往往到最后我都是昏睡在他的床上,然后趁傍晚大家还没起床时,偷偷离开。

「还好。」髮丝的水珠滴湿他的长裤。

      我微皱眉,「怎幺不把头髮擦乾呢?这样很容易感冒的。」拿起挂在他脖子上的毛巾,轻柔的帮他擦头髮。

      乾的差不多时,我低头看向他,他带笑的望着我,显然很享受,「你…你干嘛笑成这个样子?」有些害怕。

「没有,只是觉得小梓将来一定会是个很贴心的老婆呢!」

      我一抖,鸡皮疙瘩掉满地,果然,听见他喊一声〝老婆〞,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手要缩回来,他一把握住,我一怔,「今天的小梓,很漂亮。」微笑。

      呼吸一窒,心跳开始逐渐加速,感觉到耳朵发热,「谢…谢谢。」

「小梓将来想结婚?」他突然问道。

      我一愣,「你怎幺知道?」

「妳之前参加的专访,我相信全校都知道了。」他笑了笑。

      经他提醒,我赫然想起那次的访谈内容,理解的点点头,「会啊!人毕竟是群居的动物,而且…我满期待组织个家庭的。」

      他将我抱上床,替我在他身上挪个舒适的位置,静静的聆听,「小时候,我爸妈的感情很好,虽然很早就过世了,不过我还是依稀记得,我爸妈脸上幸福的表情,长大之后,也会希望自己将来也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把这份爱延续给我的小孩。」垂下眼帘,脑海中的印象儘管模糊,心中仍然记得那份美好的感觉。

      语毕,我羞赧的搔搔脸颊,发现婪燄始终没有开口,我抬眼看他,他看着我许久,彷彿在想些什幺,「怎幺啦?」眨眨眼,觉得婪燄似乎沉浸在思绪里。

      他回过神来,又是一抹标準的微笑,「没什幺。」手轻抚上我的脸颊,红烫的温度传到他的手心,吻上我的唇,开始一如既往的爱抚和吸血……

      这天,我面有菜色的坐在一张柔软的沙发上,心情说有多複杂就有多複杂,从小到大,我顶多就不爱唸书了点,但说起来还是个品学兼优的小屁孩,结果……「为什幺我要被你请来喝茶!」不悦的看着眼前正自顾自挑着鬍子样式的男人。

「张同学妳觉得这个翘鬍子比较好呢?还是另一个辫子鬍好呢?」学园长开心得对着镜子比划,出乎意料的,在平日的大鬍子底下,他有一张年轻的脸孔。

      额边的青筋微微颤动,大家请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一开始态度就这幺差的,还记得三十分钟前我也是很有礼貌的进来,他请我等一下,我也很乖的坐在沙发上等,而这个问题已经问了三十分钟了,是人都有忍耐极限的!

      我猛然起身,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冷眼看着他对比样式的模样,双手一抓,「鬍子还我!」学园长紧张的说。

「请您先告诉我,有什幺贵事需要请我来这吗?还是…我先把你的鬍子给烧了!」脸一狠,準备将鬍子丢进一旁装饰用的火炉。

      他脸一僵,「等等!」

      我停下动作,「唉──人类果然是没耐性的种族。」他叹气。

      哼!我撇头,「我今天找妳来是因为学校最近的斗殴事件太多了,才想找妳来讨论看看有什幺解决的方案。」

「斗殴?」打架?「为什幺要问我?又不是我唆使的。」

      他挑眉,一副不相信我的样子,默默的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粉红色的纸给我,「这什幺?」

「妳自己看。」

      我低头一看,先是错愕,震惊,转红,铁青,最后黑了脸,整张纸因为愤怒而抖啊抖的,只差没被我撕碎,「该死的……你们这两个损友──!」仰天长啸。

  • 名称:侍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7: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