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必安超清

      我顿住,静止动作,以为他们发现自己想逃跑的意念,但他们都还是认真的盯着电视。

      电视里的男女主角逐渐打得火热,让我更尴尬的想要离开,「那个男人刚刚跟妳说了些什幺?」突然,婪燄开口。

      我僵硬,「没什幺,就叙叙旧而已。」

「妳这个家伙该不会忘了吧?」雷湛纳凉的开口。

「忘了?什幺?」忘了关火吗?可是我刚刚又没有煮东西,我不解的眨眨眼。

      雷湛用力一拉,将我扯上他的胸口,「我们可是妖怪啊!」他挑眉。

      婪燄靠近,将我困在他和雷湛之中,「妳以为从这里到门口短短的距离,我们会听不见你们的对话?」微笑。

      我一愣,「难…难怪你们这幺爽快的就直接进来!」我恍然大悟,刚刚还在想说他们怎幺难得这幺好沟通,原来是这样!

「他该庆幸妳没答应他的求婚。」雷湛冷笑。

      我皱眉,「如果妳答应了,我们会杀了他。」婪燄依然微笑,眼底却有着冷意。

      我怔住,「如果妳因为他留下来,我们一样会杀了他。」雷湛也无情道。

      望着他们的眼神,我当然明白他们有多认真,「你们……的感情怎幺变得这幺好?还会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相声。」我讪笑。

      他们迅速皱了一下眉头,「谁跟他感情好了?」雷湛嫌弃的撇嘴。

「没错,只是暂且休战而已。」婪燄虽然微笑,眼底却有不屑。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知道要怎幺回去吗?」

      他们同时一愣,「而且,婪燄相信我了吧?我真的是从排水沟过去丝尔摩特的。」我始终没忘记我初见婪燄他们时,听见我的出处是排水沟时,所有人惊愕嘲笑的表情。

「或许可以再跳一次排水沟?」我异想天开的说道。

「不要,臭死了。」雷湛不悦的皱鼻子。

「不,应该是要有某种契机才是,跟那个地点并没有绝对的关係。」婪燄思索,绝对不承认他是不想再靠近一次那骯髒到令他浑身不适的地方。

「好啦!不烦你们了,我也该去休息了。」我挣扎要起身。

      雷湛却收紧怀抱,低头细闻,「妳自己的沐浴品,很好闻。」

      火热的鼻息喷在颈间,搔痒,我面露娇羞,婪燄微笑一顿,伸手扣住我的下巴,逼我只能看他,低头轻啄我的唇,「小梓别忘了,妳是我的。」

      脸颊旁的银髮,直视眼前的金瞳,两个男人不甘示弱,双颊热烫,自己只能在还保有一丝理智的状态下,迅速抽离身子,「你们两个别联手闹我了啦!」紧张的退开,「我要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赶紧逃离炙热的客厅。

      剩下的两个男人互相对视,「怎幺不去休息?」婪燄不着痕迹的微笑。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趁机溜进她的房间?」雷湛不屑的挑眉。

      被猜中的婪燄笑容一僵,「在这睡吧!起码我们都看得见对方。」雷湛冷笑。

      婪燄重新勾起笑容,不过如雷湛般,冷笑,「说得也是,只是短暂休战,并不代表我会放任你去碰我的东西。」

「彼此彼此。」雷湛道。

      一早,我在厨房里忙进忙出,听见开门声,我探出头,「早安。」灿烂一笑,招呼道。

「早。」陈彬懒洋洋的打招呼,多年来皆是如此。

      他瞟了一眼睡在客厅里的两个人,逕自走进厨房,「今天吃什幺?」

「你最爱的培根炒蛋。」我俐落的炒动锅内食材。

「妳还记得?」

「废话,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好不好?」我白了他一眼,「谁叫你爱吃的食物那幺少。」调侃道。

      陈彬还我一记挑眉,不在乎我调侃的笑了笑,手伸进锅内捏了一片培根丢到嘴里,「小心烫!」我紧张的打了一下他的手。

      陈彬故作没听见的细细嚼着,「真是的,去那边坐。」我无奈笑道,轻推他一把。

      陈彬坐到餐桌旁,撑头凝视着那抹在厨房忙碌的娇俏身影,如同他多年来的习惯,从他有记忆以来,只要一早看见那在厨房内忙碌的身影,心里就能描绘出未来婚后的生活,有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曾经失去过,更能体会那重要性,现在重新回来,他知道自己更不可能会鬆手,嘴角不免上扬。

「还是喝咖啡牛奶好吗?」我回头问,见他浅笑,宛若丈夫看着自己妻子般。

      陈彬是个会喝咖啡的人,早餐更是需要,但我永远只会帮他準备咖啡牛奶,避免一早的咖啡侵蚀他的胃,「嗯。」他应允。

      準备好,送上餐桌,客厅的两个男人却莫名的起床,「小梓。」婪燄出声唤道。

「怎幺起床了?时间还早。」我走过去。

「好吵。」雷湛皱眉。

「太亮了。」婪燄也皱眉。

「好好好,我送你们去房间睡。」又是一个无奈,牵起两个大男人,一个送进客房,一个送进我的房间,并细心的将我房间的窗帘全部拉上,让房内昏暗点。

「小梓,」婪燄叫住要出房间的我,我看过去,「别乱跑。」闭眼的他嘟哝着。

      我淡淡一笑,「不会的,你睡吧!」在他额上落下一吻,替他盖好棉被后离开。

「抱歉,」我回到餐厅,坐到陈彬的对面,「我们快开动吧!」

「嗯。」他毫不客气的吃起自己那份。

      这天,我和陈彬彷彿回到从前,看电视,斗嘴,看漫画,闲聊,「库洛洛真的是太帅了……。」我心花怒放的抱着漫画。

      陈彬对我发花癡,只是嫌弃的瞟了我一眼,没打算搭理我,「陈彬你看你看,」我指着漫画里的内容,「盗贼的秘诀真是太好用了!」

「还是尼特罗比较强。」陈彬不感兴趣的回道。

「拜託,那个老头又不帅。」我不满。

「妳懂什幺,他比库洛洛强太多了。」陈彬辩道。

「可是库洛洛比他帅多了好不好?」身为外貌协会会长的我义正言辞。

「在猎人世界,实力等于一切,所以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实力……还记得稚森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说得也是。」我放下漫画,躺到他的身上,「在那边的世界也是如此。」

      陈彬也放下漫画,偏头看向躺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虽然在丝尔摩特才短短四个月,可是真的发生很多事呢!如果没有婪燄和雷湛,我根本就活不下来。」感叹。

      头顶一阵轻拍,我看过去,「现在妳已经回来了,有我在,所以妳已经不需要他们了。」

      我一怔,默默依偎在他的怀中,是啊!我终于回到原本的世界了,一直希望能够回来,还记得在丝尔摩特的日子里,自己根本不敢奢望能够回到这里留下,只祈求能再见陈彬一面,让他知道自己一切安好,而现在……自己却重新躺回他的怀抱中,远远超出自己所想的……

      『如果妳答应了,我们会杀了他。』婪燄依然微笑,眼底却有着冷意。

      『如果妳因为他留下来,我们一样会杀了他。』雷湛同样无情的说道。

      面对婪燄和雷湛,自己习惯了逆来顺受,可我明白,陈彬不可能会对他们妥协。

      晚上,身穿雪纺纱内搭背心,短裤配黑丝袜的自己看起来俏丽可人,雷湛与婪燄将就的穿上陈彬的衣服,陈彬和婪燄皆是衬衫,陈彬是较为休闲的水蓝色格纹衬衫搭配牛仔裤,而婪燄则是酒红色素面衬衫配上卡其色的休闲裤,雷湛因为比较高大,原本对陈彬而言比较宽鬆的POLO衫穿在他身上显得合身挺拔,下半身则是黑色的牛仔裤。

「明明就只是我跟陈彬的高中同学聚会,」在路上,我不解的看着硬要跟来的两个男人,「为什幺你们也要跟着去?」

「为什幺我们不能去?」雷湛恶声反问。

「还是说小梓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婪燄微笑。

「我…我才没有呢!」就算到现在,自己对于婪燄的笑容,免疫力依然提升不上来,依旧不争气的脸红别过头。

      别于婪燄常穿的白衬衫,酒红色意外的适合他,身为血族的他,肤色本来就偏白皙,比起平日白衬衫的素雅,酒红色更增添了一种致命的邪媚感,加上他跟陈彬和雷湛不同,本来就是个不吝啬给予笑容的男人,任何女人面对他根本就是一枪毙命。

      从一路上所有人头来的惊喜侧目,加上聚会上,一群女人只能说是接近失心疯的绕着他打转,虽然雷湛的部分也不惶多让,还想到我们出现时,所有女性为他们所发出的尖叫,到底是我的同学会还是他们的粉丝会啊?我哭笑不得的盯着那两坨人群。

「没想到小梓现在变得这幺漂亮欸!」

  • 名称:谢必安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0: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