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超清

「妳确定吗?」男人没好气的瞟了我一眼,「自从遇上妳,从没发生过好事。」

      我一顿,仔细想想,好像真是那幺回事,认识的第二天,雷湛就为了要找迷路的我,跟我一起摔下山坡,然后之后回到学校又为了要保护我不被其他男生骚扰,也替我挡了不少衰事,后面也因为我被婪燄气得不轻,现在又被我拖下水的教我功课,「呃…哈哈哈。」尴尬的笑了几声。

      雷湛脸色难看的猛叹气,我赶紧把包包里的食物拿出来给他,「这是新研发的料理。」马上贿络。

      他倍受诱惑的看了一眼,我打开盖子,是夹着许多肉丝的沙威玛,「这什幺?」他好奇的用鼻子闻了闻,麵包的烤香味搭上生菜、肉丝、酱汁,对他是种新鲜的诱惑。

「这个叫作沙威玛,我以前很喜欢吃。」我準备了六个,拿了一个给他,「吃吃看吧!我还特地多放了很多肉呢!」

      他咬下,原本兇恶的神情马上成了孩子般的惊艳与新奇,「好吃!」

      看见他大快朵颐的模样,我满足的微笑,「我还要!」他心急的说。

「好──,还有很多,你别急,慢慢吃。」将整个盒子推到他面前。

      不消多久时间,他清得一乾二净,「你喜欢吗?」

「嗯,比那个什幺肉很少的三明治还要好吃。」他点点头,满足的伸伸懒腰后,趴下,「妳慢慢看,有什幺不懂再问我,我先睡一下。」

「等等。」手指挑掉他嘴角的麵包屑,「都几岁人了,还吃到嘴巴旁边,这样竟敢嫌弃我不像女人。」我笑着取笑他。

      他一怔,不由自主的握上我的手,我疑惑,他微蹙眉,抿了抿唇,挣扎后下定决心的说道:「我……并不在意妳是不是处女这件事。」

      我震住,『我说了,小梓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想起当婪燄语调上扬炫耀说道时,雷湛铁青的脸色。

      我不想谈的想要抽回手,他却握得更紧,不让我抽回,「我不是男性人类,没有所谓的处女情结,我在意的,是妳和婪燄之间的关係。」

      『我在意的,是妳和婪燄之间的关係。』

      心一抽,我和婪燄的关係……是什幺?我自己也不清楚,这一个多月来,和他之间如情人的相处,倒也让自己愚蠢的产生错觉,以为自己或许…在他心中,有那幺一些些的地位,可是……或许终究只是或许吧!因为婪燄刷白脸色的神情,那种担心受怕的表情,是我第一次看见,为了一个叫作伊莲妠的女人。

      『伊莲妠…我爱妳……』

      是啊!自己怎幺会忘记,在自己初夜时,失控的他忘情所喊出的名字。

「我跟他之间……什幺都没有啦!」露出大大的笑容,掩埋所有心思,「我和婪燄就只是纯粹的主僕关係而已。」

      雷湛明摆着不信的挑眉,「告诉你也无妨,这个学期结束,也就是再一周后,我就会被他卖掉了。」无所谓的耸肩,看回桌上的笔记,「所以……自己干嘛还要在乎会不会被退学呢?哈哈,突然觉得自己好好笑。」我嘲笑着自己。

      也许,在我心底始终冀望着,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婪燄会改变主意,选择把我留下,而不是拍卖我,只是那夜他离开后,就没再回来了。

「抱歉,浪费了你的时间。」我抽回了手,拿起背包,像是逃避的跑步离去。

「喂!」雷湛叫唤。

      在走廊上,他轻易追上了我,原因是因为,我傻在走廊上,无法动弹。

      隔壁,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一男一女的对峙着,或者说是女人难得激动的对男人咆哮着。

「稚森,你也看到老大对小梓的态度了吧!」梅不悦,「他根本不在乎小梓,既然如此,为什幺不乾脆让小梓知道,那个杀人魔的存在老大根本就知情,他知道小梓会去找那个人,甚至特意让小梓陷入生命危险之中,主要是要让小梓断了离开的念头,他从初始就袖手旁观到最后,阻止我们去救小梓,原因就只是想看看小梓会不会叫他的名字,好之后让小梓信赖他,进而爱上他,以便掌控小梓。」

      认识多年,梅几乎不曾像此时激动的质问着谁,甚至瞪着,「从一开始,这便是老大对小梓设下的圈套!」几近咆啸。

      稚森沉默着,没有反驳,无法反驳,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对此真正说出,甚至询问那个男人,只因为……「妳说出这些,不怕老大怪罪吗?」

      梅一震,「如果现在小梓知道了,有比较好吗?」稚森望向梅,「不如将她蒙在鼓里,起码她还感到幸福,不是吗?」

      梅垂下眼帘,换她,无法反驳。

      我静静的听完,无声地倒退着,离开走廊,离开校舍,漫无目的的走着,整理自己的思绪,「喂……」

      我没有回应,「喂!我在叫妳!」一只大手把我拉住。

「干嘛?」抬头看向雷湛,说实在的,现在我没有好心情面对他。

「妳难道都不生气?」他不可置信。

      生气?我摇摇头,「还好当时我有叫婪燄的名字,不然我大概已经死了吧!」鬆口气的笑道。

      他锁紧剑眉,抱我入怀,我怔住,在雷湛的身上我闻到了许久不见的,阳光的味道,「这里没人,我也会帮妳挡住,妳就安心的哭吧!」大手压住我的头,使我紧贴在他的胸膛中,声音尽是疼惜。

「我才不会哭咧!」

「张梓,别再逞强了。」

      『张梓,别再逞强了。』字字敲打那薄如纸的伪装。

      一阵鼻酸,想再回什幺,却哽咽的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只剩哭声,和一颗颗眼泪,浸湿他的上衣。

      凌晨,今日比平常更晚回到宿舍,因为自己需要点时间调整自己的心情。

      一如往常,大家各自领着自己的床伴进到房间,我则是在厨房内清洗稍早使用过的杯具,洗完,一一擦乾后放到原本的位置,失神的看着那专属于他的杯具,血族,似乎对于是否只属于自己的,这件事很是在意,因为就连餐具碗盘,每个人都有专属自己的独特样式。

「在想什幺?」

      我一吓,紧张的看过去,带笑的脸孔有些恍惚,婪燄……。

      定睛一看,「稚森,怎幺还没休息?」我故作镇定的微笑。

「突然觉得有点肚子饿,所以想说来这里看看有没有食物好填填肚子,就看到妳站在这发呆啦!」稚森笑。

「你今天没带朋友回来?」我讶异。

「是啊!今天的我不讨喜。」他装可怜。

      我笑了笑,当然明白他说的是假话,因为他的受欢迎程度可不亚于婪燄,「少来了,是你没去找吧!」

「当然有,可是我很挑的。」

「呵呵,你不挑,是大家都知道的好不好?」稚森的滥情,大概可以说全校没有几个女生没和他有过关係的,「想吃什幺?我煮给你?」

      他摇摇头,「不想吃东西。」

「你不是肚子饿?」我疑惑。

      下一秒,随即反应过来,是啊!血族的正餐从来都不是这些实体的食物,「还是我的血分一点给你?」

      他一愣,显然被我的问题吓到,「不,不用。」他赶紧摇头。

      『量稚森他们也没胆敢碰妳。』在校际旅行时,梅曾如此说过。

      看来,他们真的很怕婪燄呢!在心底苦笑,可是…自己何尝不是?

「那不然,我帮你泡杯热奶茶吧!暖胃后比较好睡。」我笑着提议。

「好啊!谢啦!」他笑得露出虎牙。

      泡好两杯热奶茶,我端着走到交谊厅的沙发区坐下,「考试準备得怎幺样了?」他问,「雷湛教的都听得懂吗?」

      递茶的手一顿,又继续完成后,将自己的杯子捧在手心内,温热双手,「你知道?」

「他当妳私人家教的事,全学园应该没人不知道吧!」他失笑,「毕竟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少爷,愿意好声好气的去教人功课,这件事实在太特别了。」失笑转而讪笑道。

「他其实也没有好声好气。」我撇撇嘴,因为自己好几次都免不了和雷湛互相叫骂,牙他们都被吓得不轻,但其实我们只是在讨论功课,「婪燄…他也知道吗?」

「老大他知道啊!因为每天我都会和他联繫,报告事情。」

「是吗……。」我垂下眼帘。

      我一直都知道,婪燄从来都不喜欢雷湛,雷湛也是,因此自己和哪方好时,另一方总会表现出反感,尤其是婪燄,都会用些手段让自己在床上向他讨饶,后来,雷湛那阵子没出现,自己没有特别去找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明白,自己在那时,选择了婪燄,但,现在呢?

      一次次看着婪燄离开的背影,那背影在清晰的,偶有模糊的,视线中渐渐远去,自己从不中途移开视线,就怕他回头的那瞬间,自己没看见,然而,他一次也没有回过头,甚至连犹豫都没有。

      『我说了,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找我,一切由稚森定夺。』当梅问急着离去的婪燄说我的考试该怎幺办时,婪燄不带任何感情的如此回答。

      当下自己便了解,就算这段日子以来再怎幺付出,在婪燄心中,仍划不下任何一点痕迹,只能仅仅被归类在,不重要的事情,就像爱真所说,自己终究只是战利品的一种。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欸…稚森。」

「嗯?」他正因为喝着热奶茶,舒服的瞇了眼。

      望着他瞇起双眼的神情,让我怀念,正视了自己的思念,才发现自己很想婪燄,想问他去哪,想问他如何看待自己,想问他…是否也有那幺一点点的喜欢自己,「伊莲妠……」

      稚森顿住,「伊莲妠是谁?」是婪燄的未婚妻吗?自己想这幺问。

  • 名称:伪物语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0: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